ra06e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是學神-第2265章 應該的?-lvjyq

我真不是學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學神
一段时日过去,成群的战马奔腾在福建内,看着前方福州城遥遥在望,马队里,祖大寿和吴襄等人才豪迈的大笑起来。
他们这些从辽东一路南下的军将兵丁,总算可以看到家了,以后吴襄以及其麾下就是镇守福州的兵马了,祖大寿的军队就算还要过海,还要适应各种海浪颠簸,但,迟早会习惯的。
看着前方福州城外接应的人群,隐隐约约还有水师游击郑的旗帜,祖大寿笑道,“李府尊,你说咱们就这样杀来东南,还想要从郑芝龙手里挖银子养兵,这位郑游击,会答应么?”
笑声里,祖大寿看向马队中李维贤的视线,也多了一丝异样,这些天一直都是同行南下,他真的没想到,这位尊贵的知府,文人之一,竟然还有一身好骑术。
反倒李知府身边的锦衣卫千户庞隆生等,在急促的马背上各个都是摇摇欲坠的样子走不了急路,都还在马队后方慢慢走呢。
是的,出身现代位面的文二代,一直喜欢古文化,那骑马什么的运动,只要想他就可以享受到,庞隆生等人是紧急加训一阵子后,能骑在马背上跟着步行的大部队一起走,一旦骏马奔腾起来就扛不住了。
这最先抵达福州城外的,一个穿越客锦衣卫都没有,李维贤身侧帮他扛旗的,是从广州一路北上到汉口,临时购买招募的一些青壮男丁。
买了几百人使用,里面有不少妇孺和老弱,可挑出几个会骑马的青壮也不难。
伴随祖大寿的话,李维贤笑着抚摸额下的短须,他一两个月没刮胡子,现在看来更有那种古代士绅的风采了,“这位郑游击会认清形势的。”
李维贤不清楚,当初的几个富豪穿越客,是如何轻松请郑芝虎走下郑家旗舰上游艇的,但他肯定,郑芝虎知道他们这群穿越客背后的游轮,是什么怪兽!
郑芝虎都亲自上过游轮啊。
目前郑家最大的福船也就是体长五十来米,放在那艘豪华的现代游艇面前,就是个弟弟,只是游艇一半长,而游艇面对排水量五万吨的豪华游轮,又是个小弟弟了。
你只要见过游轮的体型多么庞大,像是一座移动中的海上城市,还是钢铁铸造??
知道这底细后,郑芝虎一定会告诉郑芝龙,郑芝龙也会服软的。
他们从北方一路南下,这都到福州城外了,却从没有听过和游艇、游轮相关的信息,就知道,郑芝龙郑芝虎,在刻意封锁这消息。
当初意外在海外相遇,郑芝虎是带着一个舰队的,亲眼远距离目睹过游艇、游轮的郑家水师,都有好几千人。
那么多人见过,外面没有流传丝毫信息,这就是最有利证据!
下一刻,骑兵团最前方的众人再次加速,一口气抵达了福州城外人潮前,两个总兵带领的骑兵只有三千多人,全是他们两家原本的家丁战兵。
但三千多骑兵一起奔腾在大地上?整个福建省都不知道有几个人见过这样的大场面,他们还在靠近中,许多人已经吓得面无血色摔倒在地,更有人本能就向城内逃去。
只有郑芝龙、郑芝虎等一些郑家骨干,还能勉强白着脸在平地上站稳。
等祖大寿等人再次减速,在郑芝龙等人面前停好马,吴三桂都忍不住伸手赞道,“不愧是鼎鼎大名的东海王,郑游击的定力,长伯佩服!”
马群前方,郑芝龙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堂堂东海王南海王,什么时候需要一个小屁孩表露佩服之意了?
虽然郑游击目前也才25岁,但25岁和17岁的吴三桂相比,也是两代人了好不好。
白了一眼郑芝龙笑着行礼,“郑芝龙见过几位上官,欢迎诸位上官驾临福州。”
他只是一个水师游击,目前还没成为一方总兵,那么前方别说李维贤、祖大寿、吴襄这样的总兵了,随便一个参将都是他上官。
李维贤一个翻身就下了马,双手扶起郑芝龙双臂,“本官早就听闻了一官大名,少年间就名扬诸海,今天一见果然不凡,哈哈~”
笑着夸赞了对方几句,在郑芝龙匆匆避让谦虚时,李维贤继续抓着郑芝龙的手臂不放,“一官,本官奉圣命升任弯弯知府,但据说那里大部分还是不毛之地,还要从福建各地移民去开发才行,到时候,就多要借助一官手下水师之力了,还希望一官务必助本府一把。”
郑芝龙脸色也从之前千马奔腾中恢复了过来,一脸客气的笑,“上官有命,一官莫敢不从。”
笑容客气归客气,郑芝龙心下都在滴血。
李维贤再次笑道,“对了,祖总兵要和本府一起调任弯弯,到时候,军费方面,不知道一官能否慷慨解囊?哈哈,这本该是圣上调兵部来做的事,但本官在陛下那里推荐,福建有大义之臣郑一官,得知国有难,愿意散开家财为陛下解忧。”
“陛下一直不信,还是本府各种许诺,才让陛下信了,允许本府来试一试。”
郑芝龙心下杀了这个死老头子的心都有了,可是表面上还是不得不笑着回应,“应该的应该的。国有难,一些浮财家当算得了什么。”
只是眼前的几千关宁骑兵,若他不想被赶回海上重新当海盗,就不得不服了这个大局。
更别说,一两个月前来自郑芝虎口中的各种恐怖消息了,犹如海上宫殿和海上城市的钢铁巨舰,有一拳打在身前,就可以冰封冻结数百人不能行动的神人……
还有这些时间里,原本是从北方入寇侵略大明的后金集团,差点被团灭在关内遵化城外,原本被夺走的辽阳、沈阳等城市,被大明重新收复,现在鞑子虽然出关了,也只能回他们的白山黑水,老巢一带忍受各种苦寒。
没了鞑子威胁,没有倭寇威胁,为祸全国的辽饷也废了,就算北方还会出现天灾,但听说了朝廷掌握着几百杆超神的火统,每一杆火统威力都比火炮更恐怖,借助那些火铳才能大败后金?
那样的火铳,他就算回了海上重新化为海寇,又能有出路和希望么?朝廷又不是无力造船。
拿出自己家财去养这些关宁军,应该的??这是吐血跳楼大亏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