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qskf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漫遊在影視世界 愛下-第五百六十九章 歡迎歸隊-gve5g

漫遊在影視世界
小說推薦漫遊在影視世界
咔~
黑色轿车的门打开,一个人从里面走出来。
鼠耳马脸猴腮大金表,身上披一件裘皮外套——电影里很有辨识度的角色,发财总。
“建国,我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脆皮馄饨,你要不要尝一口。”
“张发财,你跟踪我?”
丁建国看着对面一天到晚在她眼前晃过来晃过去的男人,真想一脚把他踢进下水道,从此眼不见为净。
“建国,这怎么能叫跟踪呢?你爸说了,最近两个星期你对工作心不在焉,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工作忙顾不上你,让我照看着你点。”
“用不着。”丁建国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往前走。
“建国,你别急呀。”张发财在后面快步直追。
“张发财,我警告你,别再跟着我。如果你再不走,我可要报警了。”
“别啊,两口子吵架叫警察多没意思呀。”
“谁跟你是两口子?”丁建国大怒,这个张发财仗着他爹给公司投了一笔钱,逢人就说丁伟是他岳父,俩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也不瞧瞧自己长什么样,关键是那品味和一副有钱可以为所欲为的样子,典型的暴发户嘴脸,真是越看越恶心。
“建国,你怎么能这样说呢,咱们两家那可是世交。你跟我,这就叫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就在丁建国怒不可遏,准备摸弹弓的时候,林跃从旁边的胡同走出。
“丁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丁建国看到林跃愣了一下,没想到他来的这么巧。
“你谁呀?跟建国什么关系?”张发财一脸警惕地看着林跃,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恶感满满,或者说任何试图接近丁建国的人,都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
林跃说道:“朋友。”
丁建国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我告诉你,这里没你什么事,别给自己找不痛快,信不信我随便叫几个人,分分钟把你给灭了。滚,赶紧滚。”
张发财有说这种话的本钱,电影里最后堵住大破车的那些人少说也有二十几个。
林跃二话没说,上去就是一拳打在张发财脸上。
啊~
张发财一声惨叫,捂着脸倒在地上,疼得两只手臂直哆嗦。
“不是让我滚吗?来,滚一个给我看看。”
林跃一脚踹下去,把张发财踢了个驴打滚,仰躺在地上“哎哟哎哟”直叫唤。
这时黑色轿车上的阿帅和阿俊终于反应过来,打开左右车门拎着棒球棍从里面出来。
阿帅生得人高马大,阿俊画上眼影就是光头强。
“给我揍他,往死里打。”张发财弓腰捂胸,忍着痛大声说道。
阿帅走过去扬起棒球棍就打,哪里知道手臂挥落一半,便被一只手攥住手腕,逆时针一扭,人高马大的壮汉登时成了林黛玉,踮着两只脚哎呀哎呀直叫。
林跃另一只手夺过阿帅手里的棒球棍,对准阿俊膝盖一扔,啪的一声响,爆炸头跌倒在地,两手抱着膝盖疼得直哼哼。
搞定阿俊,他又一脚揣在阿帅胸口,一米八几快二百斤重的人呜的一下飞出去,啪叽,摔在地上磕懵了,一时半会儿爬不起来。
丁建国把弹弓放回裤兜,定定看着对面男人的背影,怎么也没有想到张发财、阿俊、阿帅三个人转眼功夫就栽了,而林跃别说伤,身上连丝烟火气都没有。
呜~
呜~
呜~
便在这时,十字路口那边传来连续的警笛声,两辆警车在路边停下,上面下来三个警察,为首的说道:“有人报警,说你们涉嫌打架斗殴。”
丁建国面无表情打量一眼周围商户,心里暗恨那些人多事。
“警察同志,是这三个人一直纠缠我,他为了帮我才出手打伤他们的。”
为首的警察说道:“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们当街打架是事实,有什么话回所里再说。”
林跃没有说什么,遵照为首警察的吩咐上了警车。
像这种事,只要进了派出所,有理没理都要各打三十大板,至于为什么。
谁知道呢。
丁建国努力了,努力帮林跃开脱,但是派出所那边还是以违反治安管理条例为由,给予五天拘留,罚款500的处罚。
当她把这个消息送到摇滚王子修车厂,杨双树等人全愣了,只有胡亮对这事很兴奋,因为林经纪一打三,差点把发财总仨人干进医院。
五天后。
林跃踏着晨光走出拘留所,随手把一包烟丢给给他开门的警察,迎着孙彤和胡亮走去。
“你跟里面的人关系不错嘛。”
孙彤递给他一瓶矿泉水,目光里带着三分笑意七分好奇。
林跃说道:“还行。”
“跃哥,你怎么好像一点都不忌讳,瞧你轻车熟路的样子……以前进去过?”
林跃没有搭理胡亮,仰头喝了两口水,往车里一钻,吩咐道:“开车,回家补觉。”
说起来,进局子这种事已经是三进宫了,《西虹市首富》的世界进过一回,《我是余欢水》的世界进过一回,说轻车熟路倒也没错。
回到修车厂,林跃一觉睡到下午方才起来,刷牙洗脸完毕由二楼走下来。
希希还没放学,老杨拿着手帕在擦拭心爱的吉他。
孙彤坐在沙发上捉弄夏侯,胡亮背对众人坐在角落的椅子上,双手抓头一副苦恼的样子,而旁边地上落着好几个纸团。
“胡亮干什么呢?”
杨双树抬头瞄了他一眼:“憋新歌呢。”
“憋新歌?”
“对啊,没见旁边丢得纸团吗?除了不满意还是不满意。”
“说到新歌,我在拘留所那几天倒是写了一首。”
林跃的回答一下子吸引了在场所有人,孙彤眨了眨会说话的眼睛:“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的。”
“你给别人纹身也这么猴急吗?”
“想知道答案吗?你可以试试。”
林跃无奈地摇摇头,走到黑板前面,拿起黑板擦擦掉上面的字符,完了捏着粉笔咄咄咄,咄咄咄地写出一个个字符。
当他结束写作,把粉笔头丢到黑板下面的凹槽里,回头一瞧,胡亮已经停止怀疑人生走了过来。
《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
我最爱去的唱片店,昨天是她的最后一天。
曾经让我陶醉的碎片,全都散落在街边。
我最爱去的书店,她也没撑过这个夏天。
回忆文字流淌着怀念,可是已没什么好怀念。
……
胡亮看着曲谱弹了两下吉他:“跃哥,这真是你写的?你怎么和……”
后面的话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没有说完。
“林跃,你知道我现在想什么吗?”孙彤伸手拿起放在脚边的一个橘子丢过去。
林跃伸手一接。
啪~
橘子落在他的掌心。
“想什么?”
“如果把你在拘留所多关一段时间,会不会收获更多好听的歌曲。”
“你的心可是够狠的。”
“谁的心够狠?”
不是孙彤在说话,声音是从外面传来的。
胡亮等人扭头一瞧,傍晚的阳光里,一个背着相比体型稍显臃肿的贝斯包的女孩儿正一步一步走过来。
“是建国。”胡亮的声音里有压抑不住的惊喜。
杨双树摘掉了眼镜,孙彤略带好奇地看着那个眼神跟她一样,有着浓郁桀骜不驯的女孩儿。
林跃笑着说道:“欢迎归队。”
丁建国看着他说道:“对不起,我来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