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j4i精品都市小說 無限血核 蠱真人-第206節:我不是針金熱推-c8cex

無限血核
小說推薦無限血核
就在败亡之际,痂沙凭借脑海中的一点灵光,发现了紫蒂的破绽,让针金终于看清楚紫蒂的真实意图。
“没想到我的身边,居然潜伏着一条致命的毒蛇!”
“你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想害我的性命!”
针金惊怒交加,拔出银电,就要刺杀了紫蒂。
关键时刻,痂沙惊呼,留了紫蒂一命。
“我的神力已经不足了,单靠自己,没有办法在侵占权限。但是我的精神一直和紫蒂的精神力纠缠。她的精神得到了塔灵的认可,我正努力调整自己的精神,伪装扮演成她的。只有这样,我才能再次掌控传送等等权限。”
“当然,如果紫蒂小姐能乖乖配合我,那就最好不过了。”
紫蒂顽抗不遵,痂沙满脸狰狞,低声嘶吼:“给我折磨她,狠狠地折磨她!”
针金一脚将紫蒂踢翻。
手中细剑银电连连刺下,随后又挑破了紫蒂的手脚。
巨痛让紫蒂全身抽搐,血液流淌,很快积蓄成鲜红的血泊。
针金精通武艺,折磨拷打人的手段更是娴熟无比,他对人体结构相当了解,紫蒂承受极大的伤痛,一时间却不致死。
紫蒂受到剧痛干扰,精神对决方面再不是痂沙的对手,连连溃败。
针金继续折磨着面前的少女,恨不得将她直接抽筋扒皮才好。
“你居然敢愚弄我,欺骗我!”
“你以为你是谁?一届商人之女,我能够娶是你多大的福分,多大的机遇!”
“你居然爱上了一个替身,居然舍弃我?!”
“呵呵呵,哈哈哈!果然渣滓就是渣滓,底层就是上不了台面。”
针金不断咆哮着。
紫蒂已经无力睁开双眼。
但她仍有余息。
“求饶吧,求饶啊!”
“只要你开口求我一声,我就少戳你一个洞,哈哈哈!”
然而,紫蒂至始至终都没有丝毫投降的打算。
即便她虚弱得无法抵抗,尽管她只能任人宰割,此刻已经面目全非,沦为血人,凄惨无比,但她始终一声不吭,没有丝毫妥协求饶之意。
这让针金更加愤怒,也让痂沙感到了某种不安。
“怎么回事?”
尽管神父迅速侵占着权限,但他仍旧感受到紫蒂尚有一股精神,缩在角落里,始终顽强地抵抗着。
针金折磨人的手段,冷酷阴毒得让痂沙也心中发冷。
“她这样的伤势,早该昏迷了。”
“不,确切地说,她已经昏迷了。但为什么?”
“为什么就算她在昏迷的状态,她还有一股精神没有溃散?”
“她在坚持什么?”
“她到底在坚持什么?难道她觉得还有什么希望?”
不安在神父的心中不断扩大,他迅速审视整个局面。
中枢塔第四层中,他已经掌控了局面,针金、四位护教骑士都集结在他的身边,而不久前差点让他丧命的大敌紫蒂,已经彻底败北。
在第三层中,时而有一道闪电无序劈下,只有血核附近的空间是安全的。鬃戈、苍须等人得到紫蒂的提醒,团团围拢血核,不敢混乱走动,唯恐像替身一样被闪电劈死。
在第二层、第一层,以及塔外是大量的人造魔兽。这些魔兽正在相互厮杀,场面既血腥又混乱不堪。
而在更远的地方,熔岩战场中,那头被封印的炎龙之王也距离脱困很远很远。
痂沙始终找不到心中不安的根源。
“难道是成功将临,我反而患得患失起来了?”
黑暗。
一片深邃的黑暗。
一声兽吼过后,少年的意识在这里一丝丝地重新汇聚。
“哪里?”
“这是何地?”
“我这是在哪里?”
少年的神智越发清晰,开始询问。
无边无际的黑暗笼罩着他,静寂无声,没有任何的回应。
少年心中的希冀越来越少,他审视自己,却看不到自己。
心中的困惑不免越来越多。
“那么,我又是谁?”
“我是谁?”
伴随着这个疑惑,忽然间,一个画面向少年袭来。
丛林河畔。
一个紫眸少女满脸急切之色:“你是针金啊,你可是针金男爵。天呐,大人,你连自己的身份都忘记了吗?”
“针金,我是针金?为什么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少女回答道:“大人,我们在几天前遭遇了海难。暴风卷席,船只断裂,幸存者流落到了这座海岛……”
……
夜晚篝火旁。
紫蒂仔细斟酌了词语之后,这才回应:“针金大人,我对你其实并没有太多的了解。”
“但是根据传闻,大人你平时不近女色,独来独往。即便遭遇大事,也不轻易流露出喜怒的情绪。”
“你大部分时间都在进行圣殿苦修,神情严肃,沉默寡言。而你的衣食住行和一举一动,都优雅从容,富有贵族风范。”
“你虽然朋友很少,但乐于助人,尤其是维护弱者,帮助穷贫。所以大人你在下层中的风评,一直都很好。”
“还有,大人你这一次忽然出手,成功地加入这一场白沙城城主的竞争,似乎是令其他的圣殿骑士十分吃惊的。”
……
闷热的山洞中。
圣殿骑士的赴死冲锋!
惨烈的搏杀之后,猴尾棕熊死亡,而少年也倒在了地上。
“嘿嘿嘿……”他看着巨大的熊尸,发出了虚弱的笑声,直至气息消散。
……
蜘蛛森林中,黄藻求救。
少年和少女商谈:“你说的不错。但你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
紫蒂连忙收敛笑容,正色垂首:“还请大人训示。”
“我是圣殿骑士,是骑士中的骑士,帮助弱小,救死扶伤是我的信条!即便是危难时刻,我也不会抛弃同伴。”少年掷地有声的话语,在静谧的林间回荡。
一时间,紫蒂看着少年,愣了一愣,现出笑颜:“大人,我明白了。”
……
苍须带着蓝藻、黄藻主动投靠。
针金看向周围的人,身躯笔挺如枪,平淡的声音清晰地传达到每个人的耳中。
“圣殿的光辉,笼罩每一寸土地。帝国的军旗,庇护每一位帝国子民。跟着我,我将带领你们活着离开这里。”
“是,大人!”众人齐声回应,纷纷半跪在地上。
……
蓝藻发自内心地赞叹道:“主人,您的实力真是强大!”
“针金大人,您的天资让人惊叹。您的勇武和战绩,也必将会被人广为传颂。”苍须也道。
……
“大人,有您在,根本没有什么好怕的!您可是骑士,是圣殿骑士!这一次,就是您救的我们啊。”白芽激动得喊道,打破了沉默。
“主人,我兄弟俩必将誓死追随您,不管何时何地,不管天塌地陷。”蓝藻也表达自己的忠心。
……
“真不愧是百针血脉!要论精准,百针血脉在整个圣明大陆中足以名列前五。针金大人,您是百针家族的希望,您必定能将荣光带回整个家族。”
……
探索队粮食耗尽,危在旦夕。
只有围猎飞鼠群成功,才有一线生机。
战前。
少年大声呼喊:“今天,如果我们战胜它们,那它们就是我们的食物。如果我们失败,我们就是他们的食物。”
“我针金,作为一名圣殿骑士,百针家族的唯一继承人,将与你们同在。将领导你们,越过艰难,跨越险阻,收割胜利。跟随我,让我们获取荣耀!”
……
沙漠中,少年冲锋在前,率领众人突破蜥蜴群的包围。
“我说过,不会舍弃任何一人。”针金斩钉截铁,“白芽也不会例外!”
“大人!!”绝境中的白芽,看到针金来救自己,激动万分,目光中充满了感激、崇拜、爱戴之色。
带着白芽,针金又杀回去,成功地和其他人汇合。
“跟我离开这里。”针金语气平淡,再次冲杀在前。
“是,大人!”众人齐声应和,士气暴涨。
……
摆脱了蝎群之后,少年回到沙漠,队伍只剩下四人。
“我曾经说过,我会尽全力拯救所有人,不会放弃任何一人。这是我的承诺,也是我的责任。”少年对紫蒂和苍须这样说。
“大人,您高尚的品质让夜空中的璀璨的明星都为之黯淡!”苍须发自内心地感叹道,“您就是圣殿骑士中的典范。”
……
绿洲中,白芽苏醒。
他眼眶泛红,落下热泪,哽咽道:“针金大人,我知道的,是您背着我走了一路。您是高贵无比的圣殿骑士,却为我这样一个卑微的小人冒生命的危险。您还把宝贵的水给我喝,这些经过紫蒂大人和苍须学者都告诉我了。”
“扶助弱小,拯救良善本身就是圣殿骑士的信条。”少年微笑。
……
“针金大人,您真是了不起!你这么年轻,就掌握了心灵的力量。比起疾风剑圣,大人你还拥有更加优秀的血脉。在圣殿骑士当中,大人你也一定是最特殊的。能够遇到大人,能够追随大人,真是我的荣幸!”白芽发自内心地感叹道。
苍须哈哈一笑,以十分肯定的语气道:“针金大人天赋卓绝,绝对拥有比疾风剑圣更光明的未来。但最让我敬佩的,是针金大人您身上的品德。有您的话,百针家族一定能够重新崛起的。”
……
初见鬃戈,双方对峙。
少年顿时握紧剑柄,眉头深皱,脸色沉下来,目光变得冷冽如冰,他低喝道:“鬃戈,注意你的言辞!你胆敢轻视神明!我身上承载着圣明大帝的目光,这是神明的祝福。神术更是神明的恩赐,绝非是表演或者是用于身份的证明。现在就给我道歉,马上!否则你将迎来一位圣殿骑士的怒火!”
……
“走吧,一起回营地吧。”少年主动向鬃戈等人发出邀请。
“我们是同一条船上的人,我们都是海难的遇难者。”
“我们来自很多地方,我们有身份上的差别,但在这里,我们都是沦落到海岛上想要逃出生天的遇难者。”
“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我们应该团结在一起,任何的怀疑、冷漠、厌恶、对立等等,都会让我们合作艰难,从而减少我们逃出这里的可能。”
“我是圣殿骑士针金。在这里我向诸位允诺,我必将公平公正地对待任何人,不管他来自哪里,不管他是什么种族,不管他有什么血脉。我也必将严惩罪犯,惩治真凶,不令罪恶逍遥法外。我必将竭尽全力,身先士卒,带领大家,一同寻求获救的希望!”
……
营寨防御战后,少年和鬃戈、三刀、蓝藻一同追杀败逃的魔兽军团。
半兽人被少年的形态惊到,半晌才开口,用带着古怪、无奈以及一丝气愤的语气道:“喂,针金,你小子该不会是……神眷骑士吧?”
“神眷骑士?”少年扬起好看的眉头,“我是神眷骑士?我算是吗?我也不太清楚。”
……
在小山谷中,少年一行人终于和大部队汇合。
蓝藻站在次级石梯上,高声宣布:“尔等须竖耳聆听!此刻站在你们面前的,便是我的主人——针金大人。他是百针家族的唯一继承人,是高贵的圣殿神眷骑士,必将是蛮荒大路白沙城的未来城主!”
少年宣讲:“不管是高山,还是海洋,是沼泽,亦或岛屿,我主的圣光都照耀一切。帝国的军旗,永远迎风招扬,屹立不倒!”
“没有任何东西,能阻碍我前行。我将获取荣耀,而跟随我,荣耀也将分属你们。”
“从现在开始,这里由我来掌管。”
“谁有异议?”
……
新船建造的过程中,小山谷遭受了魔兽军团的持续攻击。
少年声调微扬:“这艘船每个人都有位置,谁也不会被落下。”
“换言之,我们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人。”
“我知道,我们之间存在差别。”
“身份上的,血统上的,相貌上的,性格上的种种差别。”
“但这些差别,不应该成为我们怀疑、对立、内耗的理由。我们应该紧紧地团结起来,只有这样,才能最大可能地扩张逃生的可能。”
“我们都是……自己人!”
不出意料,他的即兴演讲赢得了众人的欢呼。
……
白芽的昏死打击到了少年。
通道中,紫蒂主动投入到针金的怀抱中。
“大人!”她双手环住针金的腰,紧紧地拥抱住少年骑士,“针金大人,你绝对是合格,不,优秀的领袖,你是骑士,我的……骑士,请不要怀疑自己。”
……
山谷倒塌,新船无法航海,地震中大地开裂,转眼形成新的河流。
“就在刚刚,圣明大帝向我传达了启示!”针金手指着这条河。
众人再楞。
“难道说,这条河流是圣明大帝制造的吗?”
“难怪我们没有死去一人。”
“神明的意志无法揣度!”
“神眷骑士……”苍须对针金深深鞠躬,感叹不已,“这或许就是您的英雄之路了。我的针金大人!”
在场几乎所有人都有些头皮发麻。
他们似乎感到自己在见证历史!
这将是英雄的史诗!
……
黑暗中,少年的意识凝聚接近成形。
“所以,我是针金。”
“我是一名贵族,一名骑士,一位英雄!”
忽然,少年意识又猛地混乱起来。
杀死猴尾棕熊之后,他在山洞中休养。死后余悸让他向圣明大帝祈祷、忏悔,祈求垂怜。
没有回应。
探索队食物短缺,围猎飞鼠群又风险太大。少年彷徨无助,向圣明大帝祈祷
没有回应。
猎杀飞鼠群时,少年默默在阵前祈祷。
没有回应。
陷入沙漠中,少年无助地向圣明大帝祈祷。
没有回应。
绿洲中救助了蓝藻,少年陷入了自我的怀疑当中,向神明祈祷求助。
没有回应。
营寨防御战时,少年刻意大声祈祷,欺骗同伴。
因为神明仍旧没有回应。
兽化的秘密差点曝光,少年祈祷。
怀疑自己被血核蛊惑,沉迷力量之中,少年祈祷。
山谷倒塌,同伴兽化,身陷绝境,少年祈祷。
没有回应。
没有回应。
没有回应!
……
蜘蛛森林中。
“这,这是怎么回事?!”他双手异变,杀死了刀锋蜘蛛头领。
围猎飞鼠群时。
他双臂暴涨,掷匕杀死了黑铁飞鼠头目:“我的心脏中,怎么会有一颗血红魔晶?!”
火山地貌。
他杀死了枪蝎头领,击溃其余蝎群:“我长壳了。我还长了尾巴。对了,我竟然能主动控制魔晶了!!”
小山谷外。
以一人屠戮一整支魔兽军团,少年完全变身怪物,志得意满:“哈哈哈,就算就算是来再多的魔兽军团,又能拿我如何?”
……
阴雨笼罩的训练场中。
青魁踩过少年的头,恣意地羞辱后,率领一帮少年扬长而去。
“奇怪,我的心情非常平静,好像路人旁观一样。”这段屈辱的记忆,此刻重现心头,却没有给他带来愤怒和仇恨。
……
搏杀了猴尾棕熊,少年险死还生。
紫蒂开心地道:“大人,你的身体恢复得很好,更准确地说,是极其惊人。这样的身体素质,绝不是白银层次能够拥有的。”
……
发现一处营地被蝠猴群攻击。
“大人……这片营地好像是我建立的。”紫蒂说出了让人意外的话。
“你来过这里?”少年楞了一下。
紫蒂摇头。
“我率领其他人深入雨林,发现了大人。大人处于昏迷的状态,无法唤醒。我便决定就在附近搭建营地。打算就地疗养,尽早治愈大人。”
说到这里,紫蒂再看营地,点头确认道:“没有错的。我对这座木屋和这片营地的印象很深。为了大人的安全,以及方便将来治疗,我当时是想好好驻扎一段时间。所以建造木屋耗费了很多时间,建设得十分坚固。”
白芽愕然:“那这座营地怎么就到了这里……啊,我知道了,是传送!”
为营地解围,击退兽群,少年接见了木板。
“启禀针金大人,这就是我设计的连射弩。”
“这个数字八是什么意思?”针金手指着箭匣,“你的八号作品?”
木班摇头道:“不是的。制作连射弩的木料,是我从这片营地中搜寻来的,材质上等。它原本上面就有数字八。”
地下炼金工厂。
在广场中,还有大大小小的箱子。大的箱子比熔岩巨龟还大,最小的箱子长达三米,宽两米,高一米。
箱子看起来像是铁制的,但实际上是一种铁木。
铁木制成的箱子表面,还有红漆,描绘出一个个的字母和数字。比如Em-096,Sg-734,ID5D-VR-862之类。
……
中枢塔中。
少年感受到了召唤。
“这种隐秘的呼唤,到底是因为什么?”
“为什么我看这座中枢塔,也有些眼熟呢?”
“难道我曾经来过这里?”
“不太可能,我怎么会来过这里?”
当他进入第三层,发现了第二颗血红色的魔晶。
“战贩也有心核!”
“这颗心核就是他制造出来的吗?”
“他将它放在第三层,一定是觉得其价值超出青玉黄金棺、美人鱼的童话!”
“但是,为什么会有这样强大的吸引?”
针金体内的心核冒出诡异的红光,一闪一闪,好像在大声地提醒针金:“吃了它!吃了它!快吞并了它!!”
……
痂沙叹息:“神器不能这样滥用,它们太重要了。塔灵受创太重,绝不会是我的对手。我快要成功了。传送门形成之后,我们就先将这两件神器送出去。”
这个提议被少年断然否决:“不,先送人,再送神器!”
痂沙心中焦躁,连忙对下一层大吼,“针金!快顶上去,用尽全力。我知道你的顾虑,这些都不要紧!放心,有我在,我会为你净化一切。”
少年犹豫了一下,随后一咬牙,展开冲锋。
他冲向第四层的阶梯。
“停步!”
“针金,你想要干什么?”
“再不停下来,后果自负!”
少年充耳不闻,速度越来越快。
咔咔咔!
几道闪电连续劈下,劈中少年,将其当场劈死。
……
黑暗的空间中,少年的意识猛然稳定下来。
他回想起了一切。
“所以,我不是针金……”
下一刻,他缓缓地,缓缓地睁开双眼。
(ps:这一章码出来后,忽然又有新的想法,觉得这样写能更好。但着实太费事了些,迟到了,不好意思,但此章的确更有质量。今天应该是万字更新了。明天恢复一更,想对一直支持我的朋友们说声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