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说 玄渾道章笔趣-第三百七十一章 天言動道機相伴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严女道出了大阵,落至下方,飘落在了两界通道不远处。
这时那些飘散在外的耀目光芒往中间一聚,关朝昇自一片耀目烈光之中化身而出。
严女道打一个稽首,道:“贫道严若菡,见过关上尊了。张守正不在之时,就由贫道来领教前辈高明。”
关朝昇看了她一眼,道:“方才是你使的手段?”
严女道言道:“正是。”
关朝昇道:“你来此地,而那位张道友却是不见。”他目光移去大阵那里,道:“我来猜猜,是因为那位张道友有更好的手段对付我,需你来遮挡?”
严女道眼帘垂着,道:“贫道亦是不知。”
关朝昇道:“看来你是自信能够阻住我。”
他抬手一挥,就有烈气凭空闪出,严女道身外却是浮现出一层无形气壁,烈气光芒落上去,竟有闪烁跳跃的金火之光擦出,并在外陆续爆闪开来,她本人则站在里那里纹丝不动,语声平和道:“关前辈,贫道可不是只会那般手段。”
能举广大之威,必能守尺寸之地。
平日可没有其他修道人与她配合,要是没有足够的守御自保之力,那她根本就没有使出那“移天之力”的机会,此道法修持了也是没用。
也正是由于她的功法特点。所以玄廷并没有安排她直接与人斗战,而是让她在后方毫无干扰的出手,这样作用也是极大。
关朝昇道:“你能保住自己,却不见得能阻住我……嗯?”
他正要放出法力神通,却是发现四周虚空似是与自身认知不同,他沉吟一下,“你是封真人的弟子?”
严女道微笑道:“这有何奇怪呢,我辈天夏修士,可都是渊源可溯的,我们彼此原本是可以客客气气的说话的。”
婚房
她之道法,能推移天地之力,也同样能用来拨乱天地。
此刻她就是搅乱了虚空之流转。任何法力神通,若想正常运用,那就要在一定平稳的乾坤纲序之下。
此序一乱,就难以再按照往常的办法去认识,不过乱中亦有序,若是推算并理顺其中的乱机,那也一样可以如平常一般施展手段,可除非是本就专于此道之人,要想理清这些,那必然是会有所耽搁的。
关朝昇立刻就有所判断,此法施展出来,连严若菡自己也撤不了此法,他要想着强行在这个虚空逆流之中出手,那么也同样会遭受这股的力量的反冲,至于推算,等到算定,那此术早已是平息了。
这拖延其实不过只有数息而已,可对于修道人来说,一刹那间就会出现许多变动,而数息之间足够发生许多事了。
也就是在这一刻,他听得一声宏大道音从虚空之中回荡而出,与其说是听见,还不如说是从心神之中升起,同时他身上烈气灼光晃动了一下。
而在此声余音未绝之际,又是一声宏大道音传来,他身上气光又是一阵晃动,且比方才更为剧烈,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他神情微微一变,这已经不是一般的神通变化了,而像是来自更为上层的力量。
修道人在参悟镇道之宝后,会以此进行更高明的道法及神通变化,但终究还是出自于修道人自身的能为,可这个力量给他的感觉,却像是上层道理自身在运转。
严女道也是感应到了这里面的微妙的察觉,她也是惊讶。这道音虽然不是针对她而来,可这种似是阐述大道玄机的声音,也是令她感觉其中似蕴含无尽玄机。
但此声明明可以感受到,想要进一步凝神去听时,感觉又像是真正大道一般飘渺无端,难以捉摸。
张御站在大阵之内,背后那一圈光轮之中,随着他口中喝出道音,金色的道箓上面有一个个字迹浮现了出来:“封”、“夺”、“禁”、“镇”……
而每有一个字出现,他便自感意念向上拔升一分,也与那片高渺之地更为挨近一分。
先前斗战时他不用六正天言,那是因为没有机会。因为他必须随时保持清穹之气对对手的镇压,而现在有人替他遮挡,却是能够无所顾忌的施展出来了。
而在此术逐渐接近完满之际,虚空之中也是出现了某种玄妙变化,这变化似是将虚空万物本就深藏的力量引发了出来,无远弗届,却又遍及万有。
关朝昇凝神看着上空,他能深切感受到这股力量正是对着自己而来,每有一个宏大道音落下,他身上的压力沉重一分。
穿越不做妾
可哪怕面对等压迫之感,他依旧挺立在那里,身上气息每一次被压下去,就会升腾上来,且比方才更为强盛。
严女道看着此景,也觉佩服,那道音之中所蕴藏这等力量她也深感敬畏,可哪怕在这等威迫之下,这位还是能够不断抗衡,并且还不在面对她流露出任何破绽。
关朝昇是一个很能冷静判断局势之人,虽然眼前他顶住了那力量的侵袭,可他很清楚,自己现在是能不落下风,可这力量越往后方越能越大,到了最后,是极可能能将他镇压下去的,在无法击破那源头的情形下,唯一可行之策,就是退避去两界通道之内。
可这样维持通道之举势必要中断,要让他放弃这等作为,他是绝然不肯的,而他也不是无计可施了。
他拿一法诀,使了一个神通,身外光芒暴涨,一道道形如劫阳气珥的光芒飘渺散去,那每一道光芒之上站着一个他与自己的一般虚影。
此乃是抽调以劫阳之力变化神通,凡是劫阳光芒所在之地,皆为他自身之所在,此光此气,皆是我命,一光不绝,便身可存续。
张御此时喝出了第五个道声:
“敕绝!”
这个时候,他心神忽然一阵悸动,他感觉自我忽然拔高,去到了那无限高渺之地中,这种感觉,有些像是每回得以突破章书所限之后,再得上一层境界那般。
意念在高渺之域中,他心神之中也是涌起一阵明悟,这六正天印并不是直接依靠言印力量去镇杀对手,而是因为言印乃是入道之基,当他念动六印之后,此六印就助他将气意由这大道之触角更上层攀升渡去一瞬,由此借力俯观,去意摩弄世间。
这就像是驾驭镇道之宝,需先将心神投入到这更上层的物事中是一个道理,而镇道之宝若无人驾驭,本身也是不会主动攻袭任何人的,唯有赋予其某种意志或是某个目标,才能推动这股力量。
而在此刻,他便可做得此事。
他抬袖起来,对着下方一拂,口中言道:“诛!”
一语落下,言出法随!
随着最后一个道言完满,那六个道箓同时亮了起来。
那一股浩渺之力被此言所惊动,就好似水面被轻轻触碰,荡开微微涟漪,这一层隔膜仿佛是高渺之地与现世的屏障,现在随着此间动荡,却也是一层层传递落入到了现世之中,且动荡越来越大,越来越广。
这一刻,从万曜大阵到虚空另一端,从清穹云海再到上宸天,所有玄尊都觉有一股飘渺浩大的意志降临了下来。
关朝昇那些站在烈阳气珥上的身影一个个破散,那些用于寄托的光芒也是一道道黯淡消去,此就像是海浪冲来,沙堆一个个随之倒塌,毫无抵抗之力。
周围那无数金光由外向内,一层层的倒塌收缩,到了最后,场中就只剩下了他正身一个存在,虚空轰然一震,所有的力量都是一下汇聚到了他身上!
他不觉抬手看了看,见一粒粒碎砾从上面掉落下来,但不断有寄虚之地的神气灌落入他身躯之中,并修复维持着,使得那些破损的地方又重新恢复完好。
但这股力量并不止是摧垮他的在世之身,连寄托在寄虚之地的神气亦是在消磨削杀之中。
可是哪怕到这一步,他依旧没有倒下,因为他那存在的身躯却是在为寄虚之地不断弥补神气,神气又垂降下来修补在世之身,两者不断相济相生,似是要想如此从这股力量的压迫下坚持并挺受过去。
且哪怕到了现在为止,他都没有放松对两界通道的支撑,甚至背后那劫阳之影仍在隐隐约约冒出来。
可在此刻,仿佛是整个天地在驱杀他,此力出现之后,似已是变成了某种天地运转的道理,他越是对抗,所受压迫的力量也便越大,元气神气也是被不断被削磨,他身上的也随着破缺越来越多。
到了最后,随着身上最后一点神气元光被压灭了下去,他整个人轰然崩散成了一团泛着金光的碎屑,在虚空之中飘散开来,直至化为无有。
而就在他消失那一刻,两界通道也终是失去了法力的维系,被服幽虫洞开的门户向内塌陷,本来散落在外的光芒纷纷向里收缩而去,并于一瞬间退回到了最开始的模样。
此时此刻,所有留意这一战的天夏玄尊都是看到了这个结果,这一切并不长,但在感应之中漫长无比,同时异常清晰,关朝昇最后身躯崩塌的那一幕,令许多人心中都是震撼无比,久久无法回神。
……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