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frg好看的玄幻小說 大國製造 起點-第五百八十五章 有點門路相伴-k6ev1

大國製造
小說推薦大國製造
“小钟,你……?”面对钟白突如其来的主动帮忙,徐光先有些惊讶。
这个钟白,在专业技术上没得说,绝对是那种极具潜力的年轻人,以徐光先活了大半辈子的经验来看是不会走眼的。
而这一次自己一个越洋电话过去,钟白二话不说,回国之后没有来得及倒时差休息就第一时间跑到医院来,甚至在听说老周的病情之后又马上表示可以筹集治疗费用,联系外国医院医生!
从钟白清澈如水的眼神中徐光先可以看出,对方绝对不是有什么复杂的想法,仅仅就是急自己之所急而已!
但徐光先现在最担心的,其实并不是治疗费用的问题。
作为一名院士,他一贯相信科学,也知道肝癌晚期对于一名超过五十岁的人意味着什么。
不管能否成功治疗,至少在短时间内,周长青是绝对无法重返厂长岗位的。
而宁远稀土冶金厂不能一日无帅,这家冶金厂不仅仅承载着周长青的梦想,也同样是实现自己梦想的起点!
国内稀土行业发展缓慢、目光短视,绝大多数企业不愿意或者说不敢试水新技术,更不敢把脚步迈向稀土高端产品制造的深水区,这一点徐光先是有深刻体会的。
他跑过无数次,也劝说过无数次,响应者甚微,直到一年多之前周长青开了这家宁远稀土冶金厂,自己才算真正找到了一块稳定的试验田。
可现在事业才刚刚开始,你就告诉我这块试验田的主人病倒、田地即将荒芜了?
所以,周长青的病情,无论对于他本人,还是徐光先来说,都是一个极为巨大的打击!
而这一切的布局,徐光先始终都没有给外人透露过,包括钟白。
“哎,老周他进入稀土行业这大半辈子都是个劳碌命。”徐光先想了想,仰天长叹道:“小钟,你的好意我清楚,但……肝癌晚期这病,不是有钱就能治疗的,和平医院也算是这方面国内很强的医院了。”
没想到钟白的回答却有些出乎徐光先的意料。
“周厂长不能垮、宁远稀土冶金厂不能倒!”钟白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道:“我不是说和平医院的医生不行。这病本来就难治,现在多一个选择多条路。我马上想办法联系一下外国的朋友,看看有没有希望!”
钟白坚毅的眼神和肯定的口气,让徐光先察觉到,似乎对方也明白这家位于北华国小厂的重要性?
但就在徐光先犹豫着要不要把挽救宁远稀土冶金厂的想法告诉钟白的时候,钟白却三言两语问清楚了周长青的病床号之后,便匆匆离开了!
“这小钟……也有和我一样的急迫感啊!”望着钟白离去的背影,徐光先喃喃的自我感叹了一句。
……
钟白去了附近的邮电所打跨国电话,先联系上了余东峰。
余东峰听说钟白要支持周长青治疗,需要白峰集团拿出钱来,二话不说就同意了。
好歹也是刚刚打赢了跨国诉讼官司的老总,余东峰当场拍板可以拿出五万块用于周长青的治疗,如果不够还可以再加。
钟白来不及和余东峰道谢,电话一挂马上又打到了MD!
尽管常喷MD人的各种不是,但这个年代对于癌症治疗的技术,最强的医院和医生肯定在MD,这一点是不用说的!
要说以往在MD钟白还没个熟人,但现在不一样了,刚刚凭借一篇报道咸鱼翻身的《纽约时报》专栏记者戴维就成了钟白在MD的最大眼线。
“戴维,我现在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找你帮忙,你无论如何也要给我想点办法!”电话刚一接通,钟白就用无比严肃的口气对另一头的戴维命令道。
“钟,您尽管开口!”戴维不敢怠慢,马上应答道。
正好他最近几天声名大噪,参加一场座谈会和几次酒会之后,俨然脱离了以前的阶层,已经有不少医生和律师在各种场面上表达出和他认识的意愿。
毕竟在MD这种社会已经固化的国家里,律师、医生已经算得上精英阶层,而精英阶层随时随地都需要舆论的支持,能够和一位刚刚在媒体界爆红的新生代记者打好关系,这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所以,在听完钟白简短的叙述和要求之后,戴维立刻表示可以联系纽约方面的医院。
“今天晚上正好还有个酒会,是纽约市达夫俱乐部组织的,我也收到了邀请函,在酒会上应该会有不少医界人士,等我的消息。”戴维的回答让钟白总算感觉看到了点希望。
纽约的夜晚,就意味着京城时间是第二天上午。
打完电话,钟白心里总算有了点底气。
达夫俱乐部这个名字对于钟白并不陌生,在前世也他也曾听说过这个名字。
虽然不是那种顶级俱乐部,但好在无论它的举办者还是邀请参加人员都是属于实力派,也就是在行业内有一定影响力的人员才能参加。
能出席这种酒会,最近脱胎换骨的戴维应该会把握住机会,明天上午给自己带来点振奋人心的好消息。
钟白再度回到和平医院,隔着玻璃看到徐光先依旧没有回家,而是继续在病房里陪同。
看了看病床上的周长青因为刚刚输液治疗过,现在已经熟睡了过去,而一旁的爱人已经抹起了眼泪,钟白小声敲了一下门,这才进入了特护病房。
“小钟来了。”徐光先看到钟白进门,先介绍了一下周长青的妻子和儿子同钟白认识。
寒暄之后,钟白便给徐光先打了个眼色,示意他出门说话。
两人来到走廊转角处,钟白这才开口道:“徐院士,我已经联系上了MD那边,明天上午应该有进一步的消息,不出意外的话,大概率能够找到一位优秀的医生。”
“这么快?!”即使知道钟白从不撒谎,但徐光先听到这里依旧感觉有些意外:“你……不是一直都在国内读书、工作的么?MD那边的医生也能联系到?”
“有个刚刚认识不久的朋友有点门路。”钟白自然不愿意透露是怎么结实戴维的,含糊道:“如果周厂长的家属没有意见,那就可以考虑后续转院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