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css好看的都市言情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笔趣-第1224章 等什麼?就現在!(四千字修改中…)展示-2rr5i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四千字修改中,老样子,上一章修改完了,头有点晕…)
喊出那句话后,阿笠博士就感觉浑身轻松了很多。
就像是解开了束缚他的枷锁。
哼着情歌到天亮 紫色劫
他想着都在日本,以后总有机会再见。
可没想到,他突然看见车停了下来。
车一停,阿笠博士就又紧张起来。
就像是表白之后,不好意思面对女方。
就在这时,众人身旁传来一道熟悉的男声:
“看来还是得我出场啊!”
“光佑?”
众人第一时间就认出了这道声音的主人。
他们回过头,循声看去。
就看见光佑一只手拿着瓶果汁,另一只手拿着一个像遥控器一样的东西,往车的方向走去。
“下午好。”光佑跟众人打了声招呼。
他没有停下脚步,径直走到车旁,透过窗看着芙莎绘。
见芙莎绘抬头看向他,光佑就露出一个笑容,用指节敲了敲车窗。
看见光佑,芙莎绘连忙侧过头,拭去眼角的晶莹。
接着,她才按下按钮,打开车窗,随后问光佑:
“光佑,有什么事情么?”
“芙莎绘阿姨,何必要等到以后呢?”光佑收起笑容,认真的问道,“现在不行么?”
“可是…”芙莎绘欲言又止。
“可是他好像结婚了?”光佑猜测了下。
他没有灯芙莎绘回应,直接道出真相:
“那几个孩子并不是博士的孩子。”
“只是和博士关系好一些而已。”
“那个胖胖的姓小岛,满脸雀斑的那个姓圆谷。”
“至于那个戴着眼镜的,姓江户川。”
“那两个可爱的小女孩分别姓吉田和灰原。”
“我呢,就叫光佑,没有姓。”
“他这么多年都没结婚么?”芙莎绘犹豫了下,最终还是问出了口。
她现在并不在意光佑是如何知道她的想法,她更在意阿笠博士现在还是不是单身未婚。
“没有。”光佑摇摇头,说,“不仅没有结婚,在我的记忆里,博士甚至都没谈过恋爱。”
他并不知道阿笠博士是不是因为芙莎绘单身到现在,所以没有说,但他也没有否认。
剩下的都交给芙莎绘自己去想象。
“他没有谈过恋爱?”芙莎绘有些惊讶。
“在我的记忆里,他还真没谈过。”光佑如实回答。
他确实没听见阿笠博士说过他以前的感情生活。
到底有没有谈过,他也不知道。
他是这个意思,但没有解释,芙莎绘怎么想是她自己的事情。
很显然,芙莎绘想到的是另一种意思。
她很感动,同时也过意不去。
四十年很长,让人从少年步入中年。
而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只为了等一个不知道对方是否喜欢自己的人。
这种行为可以用“傻”来形容。
她就是这样一个“傻女人”。
没想到,他也这么“傻”。

喊出那句话后,阿笠博士就感觉浑身轻松了很多。
就像是解开了束缚他的枷锁。
他想着都在日本,以后总有机会再见。
可没想到,他突然看见车停了下来。
车一停,阿笠博士就又紧张起来。
就像是表白之后,不好意思面对女方。
鉆石軍婚【完】 石三少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看文基地】,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就在这时,众人身旁传来一道熟悉的男声:
“看来还是得我出场啊!”
“光佑?”
众人第一时间就认出了这道声音的主人。
他们回过头,循声看去。
就看见光佑一只手拿着瓶果汁,另一只手拿着一个像遥控器一样的东西,往车的方向走去。
“下午好。”光佑跟众人打了声招呼。
他没有停下脚步,径直走到车旁,透过窗看着芙莎绘。
见芙莎绘抬头看向他,光佑就露出一个笑容,用指节敲了敲车窗。
看见光佑,芙莎绘连忙侧过头,拭去眼角的晶莹。
接着,她才按下按钮,打开车窗,随后问光佑:
“光佑,有什么事情么?”
“芙莎绘阿姨,何必要等到以后呢?”光佑收起笑容,认真的问道,“现在不行么?”
洪荒之太昊登天錄
“可是…”芙莎绘欲言又止。
“可是他好像结婚了?”光佑猜测了下。
他没有灯芙莎绘回应,直接道出真相:
“那几个孩子并不是博士的孩子。”
“只是和博士关系好一些而已。”
“那个胖胖的姓小岛,满脸雀斑的那个姓圆谷。”
“至于那个戴着眼镜的,姓江户川。”
“那两个可爱的小女孩分别姓吉田和灰原。”
“我呢,就叫光佑,没有姓。”
“他这么多年都没结婚么?”芙莎绘犹豫了下,最终还是问出了口。
她现在并不在意光佑是如何知道她的想法,她更在意阿笠博士现在还是不是单身未婚。
“没有。”光佑摇摇头,说,“不仅没有结婚,在我的记忆里,博士甚至都没谈过恋爱。”
他并不知道阿笠博士是不是因为芙莎绘单身到现在,所以没有说,但他也没有否认。
剩下的都交给芙莎绘自己去想象。
“他没有谈过恋爱?”芙莎绘有些惊讶。
“在我的记忆里,他还真没谈过。”光佑如实回答。
他确实没听见阿笠博士说过他以前的感情生活。
到底有没有谈过,他也不知道。
他是这个意思,但没有解释,芙莎绘怎么想是她自己的事情。
很显然,芙莎绘想到的是另一种意思。
她很感动,同时也过意不去。
四十年很长,让人从少年步入中年。
而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只为了等一个不知道对方是否喜欢自己的人。
这种行为可以用“傻”来形容。
她就是这样一个“傻女人”。
没想到,他也这么“傻”。

喊出那句话后,阿笠博士就感觉浑身轻松了很多。
就像是解开了束缚他的枷锁。
他想着都在日本,以后总有机会再见。
可没想到,他突然看见车停了下来。
车一停,阿笠博士就又紧张起来。
就像是表白之后,不好意思面对女方。
就在这时,众人身旁传来一道熟悉的男声:
“看来还是得我出场啊!”
“光佑?”
众人第一时间就认出了这道声音的主人。
他们回过头,循声看去。
就看见光佑一只手拿着瓶果汁,另一只手拿着一个像遥控器一样的东西,往车的方向走去。
“下午好。”光佑跟众人打了声招呼。
他没有停下脚步,径直走到车旁,透过窗看着芙莎绘。
见芙莎绘抬头看向他,光佑就露出一个笑容,用指节敲了敲车窗。
看见光佑,芙莎绘连忙侧过头,拭去眼角的晶莹。
接着,她才按下按钮,打开车窗,随后问光佑:
“光佑,有什么事情么?”
“芙莎绘阿姨,何必要等到以后呢?”光佑收起笑容,认真的问道,“现在不行么?”
“可是…”芙莎绘欲言又止。
武神重生
“可是他好像结婚了?”光佑猜测了下。
他没有灯芙莎绘回应,直接道出真相:
“那几个孩子并不是博士的孩子。”
“只是和博士关系好一些而已。”
“那个胖胖的姓小岛,满脸雀斑的那个姓圆谷。”
“至于那个戴着眼镜的,姓江户川。”
“那两个可爱的小女孩分别姓吉田和灰原。”
“我呢,就叫光佑,没有姓。”
“他这么多年都没结婚么?”芙莎绘犹豫了下,最终还是问出了口。
她现在并不在意光佑是如何知道她的想法,她更在意阿笠博士现在还是不是单身未婚。
“没有。”光佑摇摇头,说,“不仅没有结婚,在我的记忆里,博士甚至都没谈过恋爱。”
他并不知道阿笠博士是不是因为芙莎绘单身到现在,所以没有说,但他也没有否认。
剩下的都交给芙莎绘自己去想象。
“他没有谈过恋爱?”芙莎绘有些惊讶。
“在我的记忆里,他还真没谈过。”光佑如实回答。
他确实没听见阿笠博士说过他以前的感情生活。
到底有没有谈过,他也不知道。
他是这个意思,但没有解释,芙莎绘怎么想是她自己的事情。
很显然,芙莎绘想到的是另一种意思。
她很感动,同时也过意不去。
四十年很长,让人从少年步入中年。
而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只为了等一个不知道对方是否喜欢自己的人。
这种行为可以用“傻”来形容。
她就是这样一个“傻女人”。
没想到,他也这么“傻”。

喊出那句话后,阿笠博士就感觉浑身轻松了很多。
就像是解开了束缚他的枷锁。
他想着都在日本,以后总有机会再见。
可没想到,他突然看见车停了下来。
车一停,阿笠博士就又紧张起来。
就像是表白之后,不好意思面对女方。
王者征途 孔圣人
就在这时,众人身旁传来一道熟悉的男声:
“看来还是得我出场啊!”
“光佑?”
众人第一时间就认出了这道声音的主人。
他们回过头,循声看去。
就看见光佑一只手拿着瓶果汁,另一只手拿着一个像遥控器一样的东西,往车的方向走去。
“下午好。”光佑跟众人打了声招呼。
他没有停下脚步,径直走到车旁,透过窗看着芙莎绘。
见芙莎绘抬头看向他,光佑就露出一个笑容,用指节敲了敲车窗。
看见光佑,芙莎绘连忙侧过头,拭去眼角的晶莹。
接着,她才按下按钮,打开车窗,随后问光佑:
“光佑,有什么事情么?”
“芙莎绘阿姨,何必要等到以后呢?”光佑收起笑容,认真的问道,“现在不行么?”
“可是…”芙莎绘欲言又止。
“可是他好像结婚了?”光佑猜测了下。
他没有灯芙莎绘回应,直接道出真相:
“那几个孩子并不是博士的孩子。”
“只是和博士关系好一些而已。”
“那个胖胖的姓小岛,满脸雀斑的那个姓圆谷。”
“至于那个戴着眼镜的,姓江户川。”
“那两个可爱的小女孩分别姓吉田和灰原。”
“我呢,就叫光佑,没有姓。”
“他这么多年都没结婚么?”芙莎绘犹豫了下,最终还是问出了口。
她现在并不在意光佑是如何知道她的想法,她更在意阿笠博士现在还是不是单身未婚。
“没有。”光佑摇摇头,说,“不仅没有结婚,在我的记忆里,博士甚至都没谈过恋爱。”
他并不知道阿笠博士是不是因为芙莎绘单身到现在,所以没有说,但他也没有否认。
剩下的都交给芙莎绘自己去想象。
“他没有谈过恋爱?”芙莎绘有些惊讶。
“在我的记忆里,他还真没谈过。”光佑如实回答。
他确实没听见阿笠博士说过他以前的感情生活。
到底有没有谈过,他也不知道。
他是这个意思,但没有解释,芙莎绘怎么想是她自己的事情。
很显然,芙莎绘想到的是另一种意思。
她很感动,同时也过意不去。
四十年很长,让人从少年步入中年。
而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只为了等一个不知道对方是否喜欢自己的人。
这种行为可以用“傻”来形容。
她就是这样一个“傻女人”。
没想到,他也这么“傻”。

他没有灯芙莎绘回应,直接道出真相:
“那几个孩子并不是博士的孩子。”
“只是和博士关系好一些而已。”
“那个胖胖的姓小岛,满脸雀斑的那个姓圆谷。”
“至于那个戴着眼镜的,姓江户川。”
“那两个可爱的小女孩分别姓吉田和灰原。”
“我呢,就叫光佑,没有姓。”
“他这么多年都没结婚么?”芙莎绘犹豫了下,最终还是问出了口。
她现在并不在意光佑是如何知道她的想法,她更在意阿笠博士现在还是不是单身未婚。
“没有。”光佑摇摇头,说,“不仅没有结婚,在我的记忆里,博士甚至都没谈过恋爱。”
他并不知道阿笠博士是不是因为芙莎绘单身到现在,所以没有说,但他也没有否认。
剩下的都交给芙莎绘自己去想象。
“他没有谈过恋爱?”芙莎绘有些惊讶。
“在我的记忆里,他还真没谈过。”光佑如实回答。
他确实没听见阿笠博士说过他以前的感情生活。
到底有没有谈过,他也不知道。
他是这个意思,但没有解释,芙莎绘怎么想是她自己的事情。
很显然,芙莎绘想到的是另一种意思。
她很感动,同时也过意不去。
四十年很长,让人从少年步入中年。
而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只为了等一个不知道对方是否喜欢自己的人。
这种行为可以用“傻”来形容。
她就是这样一个“傻女人”。
没想到,他也这么“傻”。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