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fa3f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諸天辟邪-第581集:邪道末路推薦-9v8v4

諸天辟邪
小說推薦諸天辟邪
邪行终末,鬼颂葬歌,尸猢山上双刀决,异斩魔弯、夜叉枭王,双神座下的使者,在这一刻展开了最激烈的搏杀。
“鬼歌天唱!”
好似没有情感,唯心唯念,一心一念,唯有手中刀,异斩魔弯口中沉喝,鬼道天功催至极限,至极杀招再现,七杀魔刀破空瞬间,卷起漫天战火蔓延,奔腾咆哮向前。
交手已有数十回合,心知对手凶狂,不可小觑,蚩罗尽显夜叉枭王之能,掌中战刀锋芒所向,划破凄然夜空。
最极端的强者,最凌厉的双刀,瞬间碰撞在一起,烽火连天,魔焰焚山,将周遭花海悉数点燃,火光映照间,异斩魔弯魔道破空,蚩罗横断天穹,伴随着一阵阵接连不断的轰爆响起,渐渐逼上了生死极端。
“主上有令,今夜,你注定亡命于此!”
异斩魔弯自翻手转动魔刀,无尽鬼力回旋,盘绕周身激舞,霎时之间,周遭气象大变,一时天际风云翻涌,云海翻击,真气化作无尽风云奔涌,波涛汹涌之间蕴藏无限杀机,鬼道天功杀招再现:
“地狱无道,恶鬼凌迟!”
漫天风云狂涌,奏起幽冥鬼歌,一时巨大云浪奔腾滔滔不绝,地皮翻毁,周围百丈之内尽数消弭,无匹威能,径直笼向夜叉枭王。
蚩罗见状,脸上神色不变,手中战刀毫不犹豫贯向地面,邪力冲震周遭虚空全境,天穹之上,风云色变,一片血色云霾中,降下连绵血雨。
“蚀雨·修罗断!”
霎时之间,无尽血雨蔓延,目之所及之处尽是血轰一片,冰冷的血雨能够腐蚀万物,带来最可怕的末日灾劫。
“你确是强者,但想杀我,你,还不够资格!”
狂傲的妖邪,霸道的言语,伴随着他一刀劈斩,登时气浪翻滚,巨石炸裂,庞然邪力携着恐怖神威,铿然挡下异斩魔弯的杀招,同时,漫天血雨蔓延向前,一滴滴,无限杀机,欲要将之彻底吞噬。
异斩魔弯无所畏惧,手中七杀魔刀破空所向,强势劈破漫天血云,随即,再祭杀招,七杀魔刀旋动,快到了极点的速度,冷厉肃杀,破灭一切。
蚩罗同时举刀抵挡,两人再度交锋,火星迸溅,闪烁明灭,邪氛悠然,鬼气森森,在激战中不断逼上顶峰,随即,只见异斩魔弯催动极招,周遭顿成一片森罗鬼狱,可怕的刀势,封锁了四周虚空。
“嗯?”
蚩罗不敢大意,连忙功催极限,无匹邪氛中,乍现瑰丽邪影,这是他最不想动用的力量,但在此时此刻,他却不得不动用了。
“百鬼·夜泣血墙!”
曾经的故国,一夕之间,破碎成了虚无,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极度悲伤下,这一刀,百鬼夜行,凄凉莫名。
然而,他面对的却是鬼中枭雄!
“鬼令,七杀断魂!”
凌厉无比的鬼厉杀刃,如同来自森罗地狱的恐怖一击,铿然一击,劈灭百鬼,刀锋所向,径直斩向蚩罗身前要害,此时,正是他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刻,面对这逼命夺回的一刀,久违的,他感觉到了死亡危机。
“要……….死了吗?”
蚩罗本来以为,自己会害怕,会畏惧,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面对死亡,他非但没有畏惧,反而心中更有了一种即将解脱的轻松感。
或许,他早该死了,在那一年,他的国家,他的父母,所有的百姓子民,所有的一切,都被八岐邪神毁灭的时候,他就已经该死了,这迟来的死亡,还有什么值得令他畏惧的呢?唯有一丝遗憾,在临死前,未能见她一面。
“真……….”
山外一抹嫣红,就在察觉到蚩罗陷入致命危险的瞬间,白川凌花不由得脸色大变,当下,她连忙一声悲号,瞬间的爆发,催促邪神之力,几乎眨眼之间,就闪身挡在了蚩罗身前。
“轰!”
来自异斩魔弯的决杀一刀,伴随着一声轰鸣,猛然划破了白川凌花的护身邪力,一刀,斩在了她的身体上,将邪神的不死血咒生生斩破。
“不!”
惊觉白川凌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惊见她用自己的身体为自己挡下了致命的一刀,蚩罗口中不由得发出一声悲号,随即,一身邪力毫无保留的爆发出来,轰然一震,引爆了尸猢山下地气。
“走!”
趁着异斩魔弯被地气阻挠,蚩罗二话不说,直接抱着遭遇致命重创的白川凌花,化作一道晦暗邪光,冲天而起,没入夜空之中,消失不见。
“可恶!”
异斩魔弯劈开漫天气流,放眼看去,尸猢山上,哪里还有夜叉枭王的身影,无可奈何,他只得一声暗骂,随即转身往太初山城回返……….
与此同时,悬空仙阁,近神之战,渐趋顶峰。
战星帝龙胤,祸星众天邪王,强悍无匹的近神之灵,最极端的交锋,龙矛贯破长空,神枪崩裂大地,铿锵交错间,是神之争,是魔之斗,更是象征着双方永远都不可能相容的立场,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他们是生死仇敌。
“杀!”
一声冷喝,冥帝降杀,众天邪王神力爆发,最恐怖的一击,携着沛然神力,灌注终极冥帝,冲天而起的神芒,能可灭杀一切。
帝龙胤舞动黑龙矛,冷厉的目光,再无保留的出手,但闻一声铿锵,交锋一击,双方各自震撼,伴随着一声刺耳锐响,近身交接之后便是绝命之招,帝龙胤后退一步惊起万层尘沙,龙元所至,悬空仙阁顿时一阵剧烈摇晃:
“三龙噬狱!”
龙吟声啸破长空,地狱门开鬼道凶,磅礴的龙力,最凶猛的杀招,帝龙胤龙矛所向,只为一杀眼前强敌。
没有丝毫大意,众天邪王高举终极冥帝,正要行致命一击,却不曾想,就在此时,忽见远空一道凌厉无匹的剑芒破空杀来。
“不好!”
若是全盛时期,众天邪王自是无所畏惧,但此时此刻,他用的是天迹玉逍遥的身体,所能发挥的力量本来有限,又有帝龙胤这样的强敌在前,分神一瞬,剑气破空已然到了近前,他只得奋力一挡。邪行终末,鬼颂葬歌,尸猢山上双刀决,异斩魔弯、夜叉枭王,双神座下的使者,在这一刻展开了最激烈的搏杀。
“鬼歌天唱!”
好似没有情感,唯心唯念,一心一念,唯有手中刀,异斩魔弯口中沉喝,鬼道天功催至极限,至极杀招再现,七杀魔刀破空瞬间,卷起漫天战火蔓延,奔腾咆哮向前。
交手已有数十回合,心知对手凶狂,不可小觑,蚩罗尽显夜叉枭王之能,掌中战刀锋芒所向,划破凄然夜空。
最极端的强者,最凌厉的双刀,瞬间碰撞在一起,烽火连天,魔焰焚山,将周遭花海悉数点燃,火光映照间,异斩魔弯魔道破空,蚩罗横断天穹,伴随着一阵阵接连不断的轰爆响起,渐渐逼上了生死极端。
“主上有令,今夜,你注定亡命于此!”
异斩魔弯自翻手转动魔刀,无尽鬼力回旋,盘绕周身激舞,霎时之间,周遭气象大变,一时天际风云翻涌,云海翻击,真气化作无尽风云奔涌,波涛汹涌之间蕴藏无限杀机,鬼道天功杀招再现:
“地狱无道,恶鬼凌迟!”
漫天风云狂涌,奏起幽冥鬼歌,一时巨大云浪奔腾滔滔不绝,地皮翻毁,周围百丈之内尽数消弭,无匹威能,径直笼向夜叉枭王。
蚩罗见状,脸上神色不变,手中战刀毫不犹豫贯向地面,邪力冲震周遭虚空全境,天穹之上,风云色变,一片血色云霾中,降下连绵血雨。
“蚀雨·修罗断!”
霎时之间,无尽血雨蔓延,目之所及之处尽是血轰一片,冰冷的血雨能够腐蚀万物,带来最可怕的末日灾劫。
“你确是强者,但想杀我,你,还不够资格!”
狂傲的妖邪,霸道的言语,伴随着他一刀劈斩,登时气浪翻滚,巨石炸裂,庞然邪力携着恐怖神威,铿然挡下异斩魔弯的杀招,同时,漫天血雨蔓延向前,一滴滴,无限杀机,欲要将之彻底吞噬。
异斩魔弯无所畏惧,手中七杀魔刀破空所向,强势劈破漫天血云,随即,再祭杀招,七杀魔刀旋动,快到了极点的速度,冷厉肃杀,破灭一切。
蚩罗同时举刀抵挡,两人再度交锋,火星迸溅,闪烁明灭,邪氛悠然,鬼气森森,在激战中不断逼上顶峰,随即,只见异斩魔弯催动极招,周遭顿成一片森罗鬼狱,可怕的刀势,封锁了四周虚空。
“嗯?”
蚩罗不敢大意,连忙功催极限,无匹邪氛中,乍现瑰丽邪影,这是他最不想动用的力量,但在此时此刻,他却不得不动用了。
“百鬼·夜泣血墙!”
曾经的故国,一夕之间,破碎成了虚无,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极度悲伤下,这一刀,百鬼夜行,凄凉莫名。
然而,他面对的却是鬼中枭雄!
“鬼令,七杀断魂!”
凌厉无比的鬼厉杀刃,如同来自森罗地狱的恐怖一击,铿然一击,劈灭百鬼,刀锋所向,径直斩向蚩罗身前要害,此时,正是他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刻,面对这逼命夺回的一刀,久违的,他感觉到了死亡危机。
“要……….死了吗?”
蚩罗本来以为,自己会害怕,会畏惧,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面对死亡,他非但没有畏惧,反而心中更有了一种即将解脱的轻松感。
或许,他早该死了,在那一年,他的国家,他的父母,所有的百姓子民,所有的一切,都被八岐邪神毁灭的时候,他就已经该死了,这迟来的死亡,还有什么值得令他畏惧的呢?唯有一丝遗憾,在临死前,未能见她一面。
“真……….”
山外一抹嫣红,就在察觉到蚩罗陷入致命危险的瞬间,白川凌花不由得脸色大变,当下,她连忙一声悲号,瞬间的爆发,催促邪神之力,几乎眨眼之间,就闪身挡在了蚩罗身前。
“轰!”
来自异斩魔弯的决杀一刀,伴随着一声轰鸣,猛然划破了白川凌花的护身邪力,一刀,斩在了她的身体上,将邪神的不死血咒生生斩破。
“不!”
惊觉白川凌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惊见她用自己的身体为自己挡下了致命的一刀,蚩罗口中不由得发出一声悲号,随即,一身邪力毫无保留的爆发出来,轰然一震,引爆了尸猢山下地气。
“走!”
趁着异斩魔弯被地气阻挠,蚩罗二话不说,直接抱着遭遇致命重创的白川凌花,化作一道晦暗邪光,冲天而起,没入夜空之中,消失不见。
“可恶!”
异斩魔弯劈开漫天气流,放眼看去,尸猢山上,哪里还有夜叉枭王的身影,无可奈何,他只得一声暗骂,随即转身往太初山城回返……….
与此同时,悬空仙阁,近神之战,渐趋顶峰。
战星帝龙胤,祸星众天邪王,强悍无匹的近神之灵,最极端的交锋,龙矛贯破长空,神枪崩裂大地,铿锵交错间,是神之争,是魔之斗,更是象征着双方永远都不可能相容的立场,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他们是生死仇敌。
“杀!”
一声冷喝,冥帝降杀,众天邪王神力爆发,最恐怖的一击,携着沛然神力,灌注终极冥帝,冲天而起的神芒,能可灭杀一切。
帝龙胤舞动黑龙矛,冷厉的目光,再无保留的出手,但闻一声铿锵,交锋一击,双方各自震撼,伴随着一声刺耳锐响,近身交接之后便是绝命之招,帝龙胤后退一步惊起万层尘沙,龙元所至,悬空仙阁顿时一阵剧烈摇晃:
“三龙噬狱!”
龙吟声啸破长空,地狱门开鬼道凶,磅礴的龙力,最凶猛的杀招,帝龙胤龙矛所向,只为一杀眼前强敌。
没有丝毫大意,众天邪王高举终极冥帝,正要行致命一击,却不曾想,就在此时,忽见远空一道凌厉无匹的剑芒破空杀来。
“不好!”
若是全盛时期,众天邪王自是无所畏惧,但此时此刻,他用的是天迹玉逍遥的身体,所能发挥的力量本来有限,又有帝龙胤这样的强敌在前,分神一瞬,剑气破空已然到了近前,他只得奋力一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