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cvvh扣人心弦的小說 獵戶出山 愛下-第1313章 真正含義展示-dtv0g

獵戶出山
小說推薦獵戶出山
在医院里关了一个多星期,刚出院又跟着陆山民跑了一整天。
离开沈林家后,小妮子就像一只出笼的小鸟,自由翱翔。
先是拉着陆山民去逛商场,当然,花陆山民的钱她依然很抠,美其名曰逛商场与钓鱼一样,重在逛不再买,享受的是那个过程,最后还是陆山民硬给她买了两件衣服。
然后又去电影院看了场电影,一场无聊的武侠电影看得陆山民直打瞌睡,但小妮子看得是眉飞色舞,手脚不停。
这段时间在医院当陪护,再加上脑袋里一直装着事儿,陆山民一直没休息好,好不容易熬到电影完,小妮子又拉着去王府井吃小吃。
陆山民不想扫她的兴,只得陪着她又去王府井。
王府井还是人山人海,各种地方的人,各种地方的口音汇聚在一起。
小妮子在医院吃了一个多星期清汤寡水的饭菜,一进入王府井就一头扎进人堆里找不到了人影。
陆山民边走边逛,走到一处烤蝎子的摊位旁,认真的看起来。在烧烤店呆了那么久,什么菜品都烤过,唯独没有烤过蝎子。
“先生,来串尝尝,不是我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我烤的蝎子是这条街上最好的”。
“给我两串吧”。说完伸手朝右后方招了招手。
“每次都被你发现”。过了一两分钟,王晓楠嗔怪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陆山民将手里的蝎子递过去一串,“刚烤好的,趁热吃”。
王晓楠往后缩了缩,一脸的嫌弃,“这玩儿意也能吃”。
“小姑娘,别看蝎子看着不好看,营养着呢,美容养颜还排毒,保准你吃了之后你男朋友更喜欢你”。
“听见没有,吃了之后你男朋友会更喜欢你”。
王晓楠脸蛋微红,一把拿过蝎子串,低声嘀咕道:“我又没男朋友”。
“说不定吃了就有了”。陆山民笑呵呵的说道。
王晓楠脸更红,哼了一声就往前走。“你的耳朵属狼的吗,什么都听得见”。
“你忘了,我是猎人,耳朵不好进山打不到猎物不说,还会成为猎物的腹中餐”。
王晓楠盯着手里的蝎子串,实在下不了口,但这是陆山民第一次送她东西,又舍不得扔掉。
“你什么时候发现我跟踪你的”?
“嗯、、让我想想,在电影院的时候吧,坐在最后一排的左边的角落”。
“哎、、”王晓楠沮丧的叹了口气,“没道理啊,我刚进修了一个月跟踪技巧,都是按照教官所说的做的啊”。
陆山民笑了笑,“尽信书不如无书”。
“我到底哪里做得不对”,冯晓兰揉了揉脑袋瓜,眼里带着浓浓的疑问。
“最后一排的角落是最隐秘的地方,确实隐蔽性是最好的。如果你跟踪的是普通人,选择那里确实也没错。但像我这样的人,每去一个地方都会观察周围的环境,这已经是成为一种本能的习惯。对于我来说,越是隐蔽不可察觉的地方越是我观察的重点区域,所以我一眼就看到了你”。
冯晓岚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那跟踪你这样的人是不是应该反其道而行,灯下黑反而容易瞒过你”。
陆山民呵呵一笑,“冯警官,你可真会开玩笑,明目张胆的出现在我的视野范围之类,你当我是瞎子”。
“那、、岂不是无解”。
“算是吧,武道中人身上的气机与常人大为不同,只要境界不是超出我很多,都不可能不被我发现,相对来说,在这种人多的地方,你这样的普通人还要容易一些”。说着顿了顿,“当然,有一类人或许是个例外”。
“哪一类人”?冯晓岚好奇的问道。
陆山民看了冯晓岚一眼,“看上去像普通人的武道高手”。
冯晓岚反复了默念了两遍,“你刚才不是说武道高手与普通人气机大为不同吗”?
陆山民看了眼冯晓兰夸张的表情,淡淡道:“吴家发生的事情,你们不可能不知道吧”。
听到‘你们’两个字,冯晓兰心里有些不爽,淡淡道:“我也是刚刚得知,所以就赶紧跑来找你”。
“那你知道吴民生失踪了吗”?陆山民问道。
冯晓兰嗯了一声,庆幸的说道:“你没杀他是对的,否则你就成杀人犯了”。
陆山民呵呵一笑,没有说话。
“你笑什么笑”。
“你怎么知道我没杀过人”。
“我知道你杀过人,但你杀的是毒贩,是坏人,那是立功”。冯晓兰理直气壮的说道。
“吴民生是不是在你们手里”?
冯晓岚微微张张了嘴,“你怀疑我们掳走了吴民生,这怎么可能,我们不干这种事情,即便真是他们掳走的人,也肯定第一时间送他会吴家,怎么可能到现在还没有吴民生的消息”。
冯晓岚的话,陆山民并没有太多失望,即便真是他们掳走的,又怎么会告诉这个单纯的小警察。
“我想请你帮我个忙”?
“你想让我帮你查找吴民生的下落”?
“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现在整个天京的警察都在找,多你一个就能找到吗”。
冯晓岚张牙舞爪的做了个鬼脸,“你也太瞧不起人了”。
“我想见苍鹰”。陆山民淡淡道。
“什么”?!冯晓岚停下脚步,怔怔的看着陆山民,一脸的为难。“我都没见过”。
“那我们就一起去见见,如何”?陆山民含笑说道。
“不行不行”!冯晓岚连连摇头,“他是不可能见你的”。
“你告诉他,我已经掌握了影子的重要线索,必须当面告诉他”。
“真的”?
“你看我像是在撒谎吗”?陆山民笑着反问道。
冯晓岚仔细的看着陆山民的面庞,眨了眨眼,“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在撒谎”。
“那你愿不愿意帮我这个忙”?
“我、、、可是、、我是警察,不能帮着你骗人”。
陆山民叹了口气,脸上流露出浓浓的失望,“对啊,你是警察,而我是你们重点关注的嫌疑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冯晓岚着急的解释道。“我们也没把你当坏人”。
“没把我当坏人还处处防着我”。
“我、、”冯晓岚急得直跺脚,“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一直都在努力帮你洗白”。
“洗什么白,我难道很黑吗”?
“你、你只要协助我们揪出那帮见不得光的邪恶分子,你就是立功”。
见冯晓兰急得语无伦次,陆山民没有在激将她。伸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认真的说道:“晓楠,我的想法和你一样,你相信我吗”?
冯晓兰先是肩头颤抖了一下,紧接着脑袋嗡嗡作响。
“你,你刚才叫我什么”?
“冯晓岚”。
“不对”。
“冯警官”?陆山民有些摸不着头脑。
“还是不对”。
“哦、、晓楠”。
冯晓楠面带桃花,喃喃道:“我相信你”。
“既然你相信我,为什么不让我和苍鹰见一面呢”。
看着冯晓岚离去的背影,陆山民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是作孽啊。
“我才走开一会儿,你又在这里泡妞儿啊”。小妮子摸着圆滚滚的肚子,笑嘻嘻的打趣道。
“她是个警察”。
“警察怎么了,挺好啊,制服的诱惑,你不喜欢吗”?
“越说越离谱了”,陆山民轻轻敲了下小妮子的额头,“你不是不喜欢她吗”。
小妮子老气横秋的叹了口气,“除了梓萱姐姐我谁都不喜欢,我想通了,其它的你就随便挑吧,不过我有个条件”。
“你还有条件,是你找媳妇儿还是我找媳妇儿啊”。陆山民没好气的说道。
小妮子扬起高傲的小脑袋,“如果梓萱姐姐在的话,我愿意做小,现在梓萱姐姐不在了,其它的不管是谁,我必须做大”。
“大你个头啊,回家”!
··········
··········
黄九斤坐在院子里,静静的望着天空。
“想不到你也会有今天”。祁汉缓步走到黄九斤身旁,坐在不远处的台阶上。
黄九斤没有理会,仍然看着天空,神色之间看不出任何情绪。
“被人打败的感觉不好受吧,当年在中科迪拉斯山脉,我也尝到过这种滋味”。祁汉淡淡道。
黄九斤转过头,看向祁汉。“当年你与我之间的差距并没有今天这么大”。
祁汉半眯着眼,双眼圆睁。
黄九斤回过头去,淡淡道:“我只是意志力比你坚强,比你更能坚持到最后。”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当年你我之间一战之后,我走到山下就晕倒了,一个种甘蔗的当地农民带我去他家里养了一个星期才离开”。
“什么”!?祁汉震惊的喊了出来。
黄九斤淡淡道:“你刚才问我被人打败的感觉好不好受,我现在告诉你,其实没什么好受与不好受。只有弱者才会因为一两次失败而泄气,也只有弱者才会因为失败而让心境蒙尘。你不懂得勇猛精进和一往无前的真正含义”。
祁汉从震惊之中渐渐平静下来,细细的咀嚼着黄九斤的话,胸中的那么郁结渐渐有了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