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7665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暗流之門 ptt-第兩千一百一十八章 吉麗奇城的士氣閲讀-m9xf0

暗流之門
小說推薦暗流之門
海军的全军覆没对于金格腾人是非常糟糕的消息,可以说整座城市的抵抗意志都受到了非常严重的打击。以至于许多观战的人都产生了非常惶恐的情绪,进而是更加积极地去着手收拾细软了。
这毕竟是第一支赶赴过来进行救援的军队,可没想到在接触过后没多久就全员遭到了俘虏,甚至就连炮击都能没进行过两轮。据说他们还是正儿八经接受过战争洗礼的军队,那么精锐的部队都表现的如此不堪一击,那么自己城市中残留的那些防卫力量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城中贵族起初为战斗失利的辩解就是城防兵缺乏训练战斗经验,那么残弱的部队在遭到夜袭时当然是坚持不住了。如此托词倒也能免除一大堆军官和贵族的责任,但此时却成为了束缚全城士气的紧箍咒。
因为最开始遭遇到袭击时还是发生在夜里,大部分的目击者都由于身处家中而被强迫带走,所以也没太多人能说清楚两边的战斗力如何。此次交手的过程与前天凌晨可就不一样了,可以说从头到尾全部都发生在天气晴朗的白日,而且是在几万金格腾人没有任何遮挡的情况下进行的。
战斗的结果就是会飞的敌人轻松俘虏了所有军舰,甚至连船员带船体都被通通打包地带了回去。就仿佛远远跑来这么一趟就是为了专门送人送货似的,那种缺乏反抗的经过实在是太过窝囊,甚至还导致“舰队司令通敌”的流言广为传播。
但大家千盼万盼终于到来的救兵终究是完蛋了,对于专业群体去解决安全问题的期望一下子就泡了汤。专业人员的训练和专业舰船的制造都要花费好多时间,而这些存在一旦受到损失就是好几年都补不回来的。
无论想以怎样的方式做解读都改变不了战力上的巨大缺口,那么还有谁敢于继续待在城市里等待被抓么?那可是每艘船都能通过几十门火炮进行强力输出的战争兵器啊!连他们都没法解决高度堪比小楼一般大的战争兵器,那难道还能依靠驻扎在附近观望的陆军么?
靠着双腿以及畜力赶来的军队终究是血肉之躯,没谁能够在超过常规时间的负重赶路中还能保持正常体力。而且到现在为止也只是在调兵路线上有所改变而已,无论在心理还是物质上终究都没能展开完整的动员和整备,所以他们才不得不在看到城市的边缘时进行休息。
哪怕受到城中人等的误解也是没奈何,落后道路和装备状况下的军队真的是快不起来。
他们就算是精锐也只是相较于自己所处的时代,所以在配属了相应的火炮上也存在着固有的上限。不然很难想象全是炮兵编制而缺乏起步配合的军阵,那就相当于欢迎其他配置的敌人采取更灵活的方式去缴获军械了。
但其实他们就算是能及时赶到吉丽奇城也做不了什么,在口径上就受制于陆地运输能力而不得不受到严重限制。倘若在数量和质量上占据优势的舰炮尚且无法击毁那些能飞能战的高大人形兵器,那么寻常的步兵炮又能做到怎样的程度呢?
舰队全军覆没的直接影响不仅仅是在市民的心气上,就是渐渐聚拢起来的城防兵和缉贼署也出现了不稳的迹象。
“如果是碰见那些软脸的怪物还能打,咱们的火铳未必就能比弓箭差到哪里去,而且我看他们的准头也不怎么样嘛。”
“是啊,还好那天晚上遇到的是软脸怪,不然咱们这些人恐怕当时就全被碾死。”
“不,或许是被碾死几个,大家就被吓得一起跪地投降了,之后再被他们捆起来抓走。我听说他们是要搞献祭才会抓这么多人的,就是不知道受害者的灵魂还能不能回来?”
“不是吧?据说他们基本不抓小孩和残疾,那么就是说抓走都是要干活的。”
道听途说的消息经由每个人的嘴巴不断流传,愚昧的人会加上神神鬼鬼的观点,胆小的人会加上敌人无比强大的传言,不服气的人则会臆想出各种各样的抵抗奇招,但就是缺乏真正用在敌人身上的实际效果。
原始的内容就在经过不断加工后渐渐变了样貌,这相当于一群手握武装的人们也在制造幻象。一开始还由于来源关系而带着将信将疑的态度,但等人人都在传播之后便当做了自己人的内容,以至于大家都渐渐地对此深信不疑了。
不是所有人都能面对不利消息进行坚守的,职责、战友情以及保卫家园的情绪都组成了继续战斗的意志。英勇的守卫者或许会对战斗的代价有所顾虑,但他们绝不希望看到一场没有希望的徒劳抵抗。
灰心丧气之下就令许多人大打退堂鼓,反正被击溃的队伍也来不及重新编制花名册,那么只要身边的战友不说便不大可能被事后追究。更何况就算是贵族们也未必能挡得住那些怪异兵器,将来是否还有追究这种事情也未可知。
首先是几个心志薄弱之人悄悄离去,而在这些带头者的示范下就引得他们的熟人相继模仿。过不了多少时间就死的逃亡状况变得愈演愈烈,以至于渐渐收拢的兵员竟然在不到一顿饭的时间就减少了三成多!
军官们的士气也同样受到了沉重打击,不过他们在面对逃兵潮时的反应却是有所不同。有的人是挥舞着佩剑大喊大叫地阻止逃亡,有的是心灰意冷地坐在原地看着逃兵从自己身边经过,还有的则是将军服一脱就混进了逃兵之中……
至于随着大势蒙头逃跑的贵族也有不少,这个本事其实也算是他们的传统艺能了。
得知这一情况的城主府也是默然无语,伯爵更是叹着气下令道:“让花园里的炮组们都撤下来吧,他们躲在那里挺不舒服的。如果炮击无效的话就还是不要冒着风险去触怒人家了,最忠诚的官兵们不应该被消耗在无意义的送死上。”
忠诚的老管家则是一如既往地回答道:“是的,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