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nci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妖女請自重-第一百九十五章 普通操作讀書-25uoa

妖女請自重
小說推薦妖女請自重
宝香斋门前,气氛很沉重,沉重中带着某种蠢蠢欲动,仿佛有什么马上便会爆发一般。
两人虽然不是针锋相对,现在也差不多少了。
看两人那昂起的脖子,那眼中的锐利之色,跟马上要上战场似的。
看架势下一秒就真人表演一个什么叫血溅五步。
江云鹤心念急转,一连闪过十七八套方案,不到一秒就选择了成功率最高,效果最好的卖队友转移注意力大法。
当即仰天大笑几声,伸手在执月后背拍了两下,又在其肩膀上一搭:“哈哈哈哈,师姐想要两个人逛逛,毕竟这种时候可不多。不过我找姬姑娘确实是有事。”
姬诗泽神色幽幽,床上叫人家小甜甜,现在变成姬姑娘了。
趁两人还没来得及开口之时,江云鹤便飞快道:“前些日子苏小小是不是盯上了你府上的什么东西?”
嗯?苏小小?
执月目光顿时一凝,注意力完全转移了。
没什么比在她面前提起苏小小更能转移注意力了。
如果有,那就是卓如梦。
执月心中倒是没将其他莺莺燕燕放在心上,今天出门顶多是一波AOE,宣告自己来了,以及表态宣示主权而已。
毕竟宗门中那么多花花草草,她若是各个都放在心上,都不用修行了。
但苏小小和卓如梦不一样,这俩是大敌。
前者就不用说了,虽说江云鹤总是表现的很坦然,可昨晚自己还抓了个大老鼠。
半夜翻窗进一个男人的屋子想要干嘛?
这还是自己抓到的,自己来之前呢?
至于卓如梦,两人当初从水君府邸离开后她说的话,一直记在心里呢。
从裴音和其他地方传到自己手中的消息,这些日子江云鹤和卓如梦的关系也是匪浅。
这塑料姐妹如今的威胁程度直追苏小小。
……
“苏小小要什么,你不知道么?”姬诗泽幽幽道,忍不住刺他一句。
不过这种话对于江云鹤来说已经完全免疫了。
“我真不清楚。虽然我俩算是朋友,不过她的事情只有她自己知道。同样,哪怕我俩是朋友,不过她要是打什么不好的主意,我也一定会阻止她。”江云鹤将自己的立场摆的很正。
我是名门正道,绝不与那妖女同流合污。
让执月心中略微满意。
“真不知道?她的目标应该就是你借走的那张画了。”姬诗泽嘴角挂上一丝笑意反问。
“原来这样,当初她无意提过一嘴,我才知道那幅画在你手中,便想着借来看看。”江云鹤击掌恍然道。“不过那幅画我倒是看了,似乎缺了些什么,仙雍国留下来的藏宝如果容易找到,也不会留到现在了。”
“不对,如果说她的目标是画,那画在我手中的时候她却没有出现。”江云鹤皱了下眉头若有所思:“前两日她另外提过外道中人盯上那幅画。
她的目标可能是外道中人,她和那些人的关系可不好。”
先拉队友出来集火转移矛盾,然后再找机会给队友洗白,这是相当熟练自然的手法了。
“她和谁关系都不好。”姬诗泽说了句大实话。
苏小小那妖女得罪人的本事,也算是冠绝修行界了。
仇人名单拉出来,几乎半个修行界都在上面。
“陀罗宫的牧青雀也在永城,前些日子在城外杀人栽赃的便是她。”江云鹤给苏小小洗白的时候不忘继续扔出另外一个目标吸引二人注意力。
“她的目标是苏小小,苏小小不是被动挨打的性子,必然也在寻找牧青雀的图谋,她的目标是外道中人的可能比较大,可能有外道中人混入你的府上了,你最好留心一些,免得他们造成破坏。”
姬诗泽皱了下眉头,人的名树的影,陀罗宫的凶名和恶名不是一天两天的。
如果真有外道中人混入她府上,确实是个隐患。
想到此事,她也没心思在这斗气了。
“我知道了,我回去安排一下。”
“这事儿我回头也帮你查探一下,这些日子我都在抓那些外道中人的所在,已经抓到尾巴了。”
“你和他们有仇?”姬诗泽古怪的看着江云鹤。
“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江云鹤这句中二爆表的话在心底好几年了,终于有机会说出来了,心中顿时大畅。
还有一句“跟这种邪魔外道不用讲什么江湖道义,大家并肩子上。”他还在找机会。
姬诗泽继续看着他,江云鹤可从来不像是正义感爆表的人。
“当初在盛州,我见过他们屠村灭寨,将整个村寨的人制成皮鬼的惨状。”江云鹤神色带着厌恶,他是真的讨厌外道中人。
或者说他讨厌一切破坏秩序的人,何况那些人的手段让人发指。
“你回去安排一下,尤其近两年进入府上的人,还要留意是不是本人,有没有在某个时间后改变习惯的行为。”江云鹤认真出谋划策。
“如果找到了,先别轻举妄动,顺着这根线应该能抓到不少地老鼠。”
“知道了。”姬诗泽幽幽看了他一眼,江云鹤说这些话的目的,她自然清楚,心里明镜一样。
不过如果真有人混入自己府上,那这事确实要安排一番才行。
她也知道继续和执月闹没什么意义。
她只是不想像失败者那样离开,也想看看江云鹤怎么处理而已。
此时被转移了目标,倒是让她舒服许多。
“我回去了,改日来府上喝茶。”姬诗泽临走不忘了上眼药,也不知是给执月还是给江云鹤。
女人总是小心眼儿的。
有着强大力量的修士更是如此。
……
姬诗泽一走,执月那随时准备上战场的气势立刻消散的无影无踪,恢复往日清冷淡然的模样。
这转变之快,让人叹为观止。
之前的事江云鹤一句都不提,仿佛没发生过一样,拉着执月进了宝香斋。
临进去之前,若有所感扭头看了一眼,另外一个铺子里正走出一只似笑非笑的妖精。
江云鹤:……
“最好的,配得上这姑娘的,都拿出来选一选。”江云鹤进门就道。
“两位来我们这就对了。我们这宝香斋就是最好的,连帝都都有我们宝香斋的铺子。这位小姐的姿容,也只有我们这这的胭脂能配得上,外面那些的抹脸上那就是糟蹋了。”
江云鹤给了对方一个算你会说话的眼神。
这宝香斋的掌柜的是个妇人,其他的全是一副小白脸模样娘里娘气的少年,不得不说这店确实会做生意。
而且这个世界的店铺已经很讲究顾客体验了,用来休息的木榻、椅子,茶水水果,一应俱全,甚至还有图册,都是找画师画的好看的发髻、一副,当然也少不了胭脂。
江云鹤只是扫了一眼,便兴致勃勃的帮着执月挑胭脂,比她本人要热心的多。
执月从来就没用过这些东西,几乎完全是茫然的听着掌柜的在那介绍。
然后便是江云鹤和掌柜的在那你一言我一语。
“这个胭脂是现在最流行的,抹在脸上能让皮肤更加的白皙。”
“里面放砷了吧!”江云鹤眼睛一扫,又闻了一下,便断定道。
美白的胭脂里基本都有砒霜,从古至今都是如此,哪怕现代也是一样。
“公子这可就问住我了,这胭脂的配方连我也不知道。”妇人不过三十上下,很有风韵,笑的极甜。“公子是个懂行的,公子说里面有,那肯定就有了。”
“是什么?”执月一脸的茫然。
“没什么,只是我觉得你应该多加一些红色,这样离人更近一点儿,省的没烟火气,哪天就飞走了。”
“公子看看这锦燕支……”
“南红花?还加了美女草,师姐闭上眼睛……”江云鹤眼珠一转便一手拿着胭脂,另一手在执月脸上轻轻抹上一点,又揉散开。
执月感觉江云鹤那只手在自己脸上轻轻涂抹,垂下的眼睫毛不断颤动着。
“完美,这样就有人气多了。”江云鹤笑了笑,扯过镜子。“师姐看一看!”
执月睁开眼睛,只见镜中女子白皙的脸上多了一抹淡淡的红晕,也不知是胭脂上的颜色,还是其他。
这美人草也是剧毒,虽说不是见血封喉,但比砒霜还要毒不少。
但上的颜色却是极为自然、诱人,还散发着一种淡淡的香气,充满了异样的魅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