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ptt-第1429章 蜚皇(3-4)鑒賞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十万倍的流转速度,使得空间模糊,扭曲,旋涡之外的场景,已经看不清楚。
许多树木,就像是一幅富有弹性的山水画,被人狠狠地从两边拉伸,变形。在帝女桑的加持下,镇寿墟的吸收速度成倍增加。
这个基数可是十万倍,哪怕帝女桑不是镇寿桩的主人,只要她倾泻力量,增持两三倍不是难事……毕竟她的修为深不可测。但这两三倍,却将镇寿墟的流转速度增至三十万倍。
天启之柱,脚下无数的生灵都感受到了急速的衰老。
花草树木,都在一念之间衰败凋零。
郁郁葱葱的植被树木,眨眼间枯黄尽染,干瘪枯萎……
被镇压在镇寿桩之下的大祭司,一身的鲜血和水分都被镇寿桩榨干,瘦成了皮包骨头,像是柴火似的,眼珠子凸了出来。充满了不甘和愤怒,以及绝望。
无论他怎么反抗,都无法中断镇寿桩的吸引。
镇寿桩就像是蚂蟥,死死地贴着他的身子,疯狂且贪婪地吸允着养分。
大量的生机和寿命,令镇寿桩的光芒异常夺目。
大祭司的嗓子里发出一道尖锐的撕裂声,像是风划过狭窄的山口,头一歪……没了气息。
【叮,击杀目标,获得5000点功德,种族加成1000点功德。】
这是真人级别的奖励。
陆州是大真人,击杀贯胸大祭司,竟费了这么大的力气。
在大祭司断气之时,附近刚爬起来,像是僵尸似的贯胸人,意识失去了控制,失去了主导,如同躯体被人抽走了骨头,哗啦啦倒在地上。
陆州翻掌向下,控制镇寿桩减缓流转速度。
待镇寿桩的流转速度消失以后,那金色的光芒,消退了下去。
周围枯萎的景象,令陆州有些意外。
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圆形枯萎的场地……又像是古树砍断之后,平整的切口,在镇寿桩的吸引之下,形成了一道道的圆环似的枯萎纹路,像极了古树的年轮。
帝女桑安静地站面前,目不转睛地打量着陆州……
许久过后,开口道:“你认得魔神?”
“魔神?”
这个词语让陆州想起了岳奇,想起了时之沙漏,想起了赢勾。
“时之沙漏是他的东西。”帝女桑说道。
“修行界的宝物易主,并不奇怪。”陆州说道。
帝女桑点了下头,说道:
“你说的也对。”
“你认识魔神?轮到陆州反问这个问题。
帝女桑笑了下,说道:“时常听到关于他的传说,可惜,从来没见过。”
“他有何奇特之处?”陆州问道。
帝女桑说道:“以前我也在想这个问题……为什么修行界都怕他,为什么修行界都叫他魔神?为什么他一定要走魔道呢?为什么他会突然消失……“
“……”
陆州问道:“他是太虚中人?”
帝女桑摇摇头说道:“那时候我还小知道的不多……我只知道,天下本为一体,这里处处都是阳光,多姿多彩,就像是莲花一样。”
说到这里,帝女桑感觉到有些奇怪,问道:“你好像对他很感兴趣?”
陆州说道:“老夫得了时之沙漏,自然好奇。”
帝女桑闻言,点了下头,好像说的有道理。
“别的我就不知道了。你别问了。”帝女桑说道。
陆州收起镇寿桩。
那镇寿桩飞起时,帝女桑悬空而立。
白鹤从远处飞来,托住了她。
这哪里是神尸,这哪里是被焚化之人,这分明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陆州尝试感知。
正常的人类,拥有体温,心跳,呼吸,脉搏,血液流动。
然而帝女桑的身上,却是静止的。
没有温度,没有心跳!
“这……”
真的是神尸?
这个结果很难令人信服,至少陆州不会信服。
帝女桑忽然道:“他已经死了,接下来轮到你了。”
“嗯?”
陆州摇头道,“你想对付老夫?”
“他冒犯了我,他得死……你看到了我出手,你得死。”
她说话的时候很轻松,仿佛死亡在她看来是一件极其普通的事情,没有明确的敌我观念和是非观念。
这和小鸢儿的天真无邪完全是两回事。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那便是——冷血。
“杀人灭口?”陆州反问。
帝女没说话。
陆州又问道:“你很惧怕太虚。”
帝女桑摇头否认:“我不怕任何东西。”
“那为何要杀人灭口?”陆州道。
这一反问,把她给问住了。
杀了对方,等于承认自己害怕太虚。
陆州负手道:“况且,天底下无人能杀老夫。”
“……”
帝女桑黛眉微蹙,看向陆州说道,“你不怕太虚?”
陆州沉声道:“看好了。”
脚尖一点。
嗖。
陆州朝着鸡鸣天启之柱掠去。
“白泽。”
脚踩祥云,浑身沐浴着祥瑞之气的白泽从远处掠来,托住了陆州。
帝女桑露出疑惑之色,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反而好奇地看了过去。
只瞧见陆州和白泽飞入天际,靠近天启之柱。
突如其来的爱情 一北
陆州道:“来。”
白泽吐出一口白光,将二人笼罩。
在迷雾遮住的天空之下,如同一轮皓月。
陆州的天相之力全部恢复,当即朝着天启之柱推出惊天一掌。
轰!
鸡鸣天启之柱发出轰天巨响。
罡气四散,光圈照耀当空。
帝女桑与白鹤一同朝着天启之柱飞去。
魔天阁的弟子们,在一切安静了下来之后,也纷纷从远处返回。
站在远处的山峰之上,眺望天启之柱。
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还有下方镇寿桩留下的巨大圆形的枯萎凋零区域。
“到底发生了什么?”
众人赞叹不已。
帝女桑来到了天启之柱的附近说道:“你要干什么?”
“毁了它如何?”陆州说道。
“不可以。”帝女桑摇头。
“为什么?”
“它要是毁了,天就塌了!”帝女桑说道。
“天也会塌?”
“不知道。”帝女桑说道,“反正,它毁了,天就塌了。”
“是太虚要塌了吧?”陆州问道。
“不知道。”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黑色豪门:错嫁冷血大亨 拓拔瑞瑞
陆州又岂会不知道这天启之柱支撑着的便是太虚,什么是天什么是地,太虚不是天,未知之地也不是地……
一切都是假象罢了。
“老夫不惧太虚。”陆州说道。
帝女桑说道:“好吧……我信了。”
说完,她又补充道,“天如果真的塌了,我的家就没了。”
“你的家?”陆州不以为然道,“你是赤帝之女,你的家,何在?”
“桑树就是我的家,桑树就是我的一切。”帝女桑回头看了一眼,那茁壮成长的桑树。
陆州从高空俯瞰那巨大的桑树。
他突然有种错觉。
似乎,桑树才是帝女的弱点。
只不过,想要靠近桑树,是一件很难的事。
环形湖里的小白鹤很多,每一个身上都泛着光华,来回飞翔盘旋,充当着桑树的护卫。
每当有凶兽靠近,都会被那些小白鹤驱离。
陆州停手。
向下落去。
帝女尾随。
陆州停下,反问道:“你为何跟着老夫?”
“天启之柱下,有一蜚皇,实力凶悍……你想拿太虚种子?不对,太虚种子还没成熟。”帝女桑疑惑地道。
这女人真是太多事了。
陆州说道:“你可以回去了。”
帝女桑摇了下头,不愿意回去。
陆州说道:“蜚皇……蜚?”
“你看起来很厉害,应该能轻松拿下它,但是得浪费点力气。”帝女桑说道,“你为什么不求我?”
陆州无语。
自己能办到的事,为什么要求人?
帝女越是这样,陆州就越觉得奇怪。
若真的欠了人情,想要还,只怕没那么容易。
陆州不为所动,继续向下落去。
果不其然,天启之柱脚下,突然出现一道黑影,像是野牛似的庞然大物,冲锋而上。
帝女桑和白鹤虚影一闪,瞬间离开了千米之遥,继续看戏。
那蜚皇的速度快如闪电,令人反应不及。
陆州本能落掌:“绝圣弃智。”
轰!
双角发出黑光,顶在了掌印上。由于太过突然,以至于陆州被顶了上去。
帝女桑看到这一幕,竟掩面失笑了起来。
她知道这蜚皇不可能是这强大的人类的对手,只是能看到对方狼狈一下,似乎也不错。
陆州掌心迸发天相之力。
那掌印像是长大了似的,轰!
烹 肉
“哞——”
掌印如天,重如泰山,将其重重压了下去。
帅不过三秒,便砸在了地面中。
溅起漫天碎渣。
帝女桑原本很高兴,看到蜚皇坠落,表情瞬间失落:“无趣。”
陆州依旧是一尘不染,云淡风轻。
身上这见长袍,起了很大的作用。
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用什么材质做成,但他能明显感觉到,长袍具备水火不侵,刀枪不入的特性。
“陆吾。”陆州下令。
远处冒出巨大头颅的陆吾,听到陆州的声音,踏空而来。
陆州道:“这蜚皇,交给你了。”
陆吾大喜,早已安耐不住,浑身痒得不行的它,大吼一声,朝着那蜚皇扑了过去。
端木生手持霸王枪,一同跟着掠了过去:“还有我!”
天启之柱的脚下,成了兽皇之间的战场。
陆州没必要理会了。
以陆吾的本事,战胜蜚皇问题不大。
“陆吾?”帝女桑说道。
“你认得它?”
“不……我认识它的爷爷。”
“……”
这时,于正海和虞上戎分别骑着狴犴和吉量掠来。
帝女桑微微惊讶。
如果一个坐骑陆吾也就罢了。
两个也能接受。
一下子出来四个,着实让人意外。
而且都不是一般的坐骑。
“师父……我来了!!我来救师父!”
嗖!
明世因骑着穷奇,飞得极快。
众人:“……”
然后就是乘黄,英招,当康……各自带着人出现在附近的天空。
帝女桑垂落目光,说道:“一群特殊的人啊。”
“特殊?”
陆州到现在没放弃对帝女桑的警惕,所以,全程离她很近。
帝女桑踩着白鹤,在空中来回盘旋,又停了下来,说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她再次问起这个问题。
觉得不明确又道:“不要破坏天启之柱……我能违背一次神的规矩,就能再违背一次。”
离歌 饶雪漫
网游之对抗 thaty
“你觉得老夫能毁掉天启之柱?”陆州反问。
帝女桑:“这……”
她低头,思索了一下,“好吧,我好像想多了。”
嗖。
她和白鹤回到了环形湖的最上方。
桑树上徐徐冒起淡淡的荧光,将其包裹。
宛若仙境中不食人间烟火之人。
叶天心忍不住称赞道:“这位姐姐秀色出尘,真的不一般啊。”
小鸢儿点点头道:“是啊……是啊……”
诸洪共立马补充,覆盖掉了小鸢儿的话:“的确不一般,就比六师姐差那么一丢丢。”
“……”
陆州提醒道:“她便是十大神尸之一的帝女桑。”
叶天心、小鸢儿:“……”
这形象真是刷新了她们的认知。
有这么漂亮,出尘的神尸?
在场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见,故而非常惊讶。
孔文喃喃道:“真的大开眼界,太过匪夷所思……回去都没办法跟人吹牛逼,压根没人信啊。”
众人深以为然地附和点头。
下方不断地传来打斗声。
“也许她是伪装的神尸,并非是真正的神尸。在搞清楚之前,所有人不得擅自靠近那环形湖。太虚的规矩似乎约束着她,但要记住,这些规矩,意义不大。”陆州说道。
“阁主说的是。”
“师父英明!”诸洪共道。
“……”
众人讨论了一会儿,下面的战斗还是没结束。
于正海和虞上戎同时俯瞰了下去,战况还在激烈地进行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打完。
看局势的话,陆吾已经占据了上风,那蜚皇也不是善茬,防御力惊人,力量巨大,颇有排山倒海之能。
“师父,要不徒儿下去帮忙?”于正海手痒了。
“徒儿愿一同前往。”虞上戎道。
陆州摇了下头,看了一眼那遍体鳞伤,却顽强抵抗的蜚皇,说道:“陆吾。”
陆吾抬头,疑惑道:“嗯?”
“太慢。”
陆州翻手如山,向下落掌。
满格状态下的天相之力爆发。
一招大成若缺掌印,从天而降,笔直地落在了那蜚皇的身躯之上,将其牢牢地砸入深坑之中。
立时血肉模糊,化作肉酱。
“……”
PS:求月票,月票……保住第七名就满足了。谢谢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