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ql0超棒的都市小说 深淵歸途 愛下-47 終點站閲讀-64hia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连笔生的背后的衣服开始延展,膨胀,化为宛如筋膜一般的半透明色泽。当这片薄膜延展到大约三四米长的时候,一些有着不同表情的脸开始通过色泽的加深慢慢浮现。自他的右手上剥开的皮肤卷曲成了一团,从那凹陷之中涌出了一根盘旋着黑色风暴的立柱。
这样的变化,任谁都会察觉情况不妙,车厢顶部的人们早已躲到了更靠后的地方,只有陆凝几个依然留在前面。
“他情绪失控了!我根本没机会去沟通!”早未用最大声音喊道,“当心!财宝如果失控立刻会化身为至少第四级的事件——”
“知道了!”祝沁源和袁捷同时喊了一声,两人俯身向着正蹲在前方的连笔生冲了上去,袁捷双手掷出了两把利斧切开那正在涌现人脸的薄膜,祝沁源凭借高速度躲开那些仿佛要扑上来的脸后直接拔刀,凌厉的靛蓝色光辉直切连笔生此前捏住哨子的那只手!
咚!
连笔生在最后的关头倏然扭头,黑色风柱一样的武器反手架住了时间切割的利刃。他双目猩红,皮肤上布满了褶皱,一些黑色的血管正在从皮下慢慢浮现到表面,整张脸似乎正在扭曲为另外一个人的外貌。
祝沁源凌空消失,连笔生将武器向上一撩,一团黑色的烟云卷向天空,充斥着哭喊和哀嚎的声音在烟雾中散发出来,让许多人都不得不捂住了耳朵,甚至有人眼睛和鼻子开始向外渗出血来。
“这个财宝的威力怎么这么大?”让皱着眉,他顶着光荣教会为身后挡住了大部分余波,但纵然如此也能感受到这次攻击的精神杀伤力。
“财宝融合时散发的力量来自国王注入的记忆,是关于记忆所涉及的那些人的。对于有着熟稔关系的人,那份记忆制作的财宝固然强大;可如果是记忆中包含了对许多人的愧疚一类的情绪,那么这份记忆将会包含全部那些人的情绪。”邵解释道,“从表面上的反应来看,那些人脸应该也是这件财宝内的记忆力量来源。”
祝沁源已经出现在了连笔生的身后,她这次举起的是时针,随着这件武器力量的激发,连祝沁源周围也产生了蓝色的碎裂痕迹,时间在指针所指向的方向受到了巨大的负荷。袁捷及时冲到了连笔生面前,一斧子架住了黑色风柱的武器,让他片刻间不得回转,紧跟着吼道:“交给你了!”
“时点压碎!”
祝沁源一个疾刺命中了连笔生的肩窝,恐怖的蓝色雷霆从他的肩膀处炸开,鲜血从中迸发开来,那握着武器的胳膊被掀上了天空,连笔生一个趔趄向旁边摔倒,被袁捷眼疾手快揪住了领子。陆凝却在这时启动了轻身,迅速追了上来,身后的胶卷卷动中再次形成了那把胶片组成的无刃长剑,一剑刺向天空中的那条手臂。不过她即便动用了最大的速度,依然还是慢了半分,空中的断臂轰然炸裂开来,大量的人脸带着黑色烟雾向下猛扑,陆凝的剑卷碎了一个人脸,却被另一个人脸钻入了胸口,一瞬间一股阴冷而绝望的情绪浸润了全身。
“压制下去……”她全力发挥着财宝的力量,但此时此刻人脸数量实在太多了,她顶多能让自己的状态维持正常,可那些人脸还在扑向车顶的其余人,甚至无视车厢的阻挡钻进了车里,有的还跨过了时间的轨道冲入了别的列车之内。
让用紫色盾牌弹飞了几个飞向自己的人头,他已经听不见圣歌的声音了,光荣教会的防御几乎到了极限。邵骂骂咧咧地甩出了一蓬白色棱刺,可是消灭一个人脸至少要六七根棱刺,他的攻击速度根本达不到那么快。
“完蛋了……”柳云清脸色铁青,她还没接触那些人脸就能感觉到那阴冷到死的情绪,要是被上了身是什么结果几乎都能猜到。她的几个同伴正在拼命掩护,可是连已经融合的财宝都只能发挥一点作用,他们这些刚刚到手的哪有什么威力可言?
“初步判断,算是长途列车级别的事件吗?”
此时,一个清亮的声音在每个人耳边响起,顿时令人精神一振,甚至驱散了那堆人脸带来的恐惧和绝望感。
空中一瞬间似乎出现了齿轮,紧接着下一秒,所有人脸如同时被自左而右的剑锋撕碎,重新还原为了黑风,在每个人的意识反应过来之前,他们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聚集在了一处,车厢的前部,一名身穿绿色研究员制服,手里握着洁白长剑的青年站在了他们面前。
外务官。
很多人从侧面看到了青年的衣领,顿时便有了安心的表情,甚至开始了庆幸。
“外务官!是外务官!”
“太棒了!我们有救了!”
“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快就进行庆贺,而是将它留到你们下车之后呢?”外务官侧过脸,一脸微笑地说,“如果你们被增加了额外的工作,会很开心吗?”
那几个人顿时闭嘴。
“外务官先生,这是一件财宝所引发的。”让站起了身,从对方刚才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把所有人都聚集在了一起就能看出这个Dacapo外务官实力之强,这群专门处理大型事件的人应对一件财宝的问题恐怕真的只是一件小事而已。
“财宝,持有者还活着吗?”
袁捷试探了一下连笔生的鼻息,然后点点头:“还好。”
“那么我可以将它取走吗?”
反正现在都控制不住了,连笔生还昏迷者,陆凝和让对视了一眼就替他下了决定:“可以的,我们是他的同伴。”
外务官笑着看向了天空,然后扶了一下额头:“可是,现在是在一件大型事件中卷入了一件财宝,我还控制得住吗?”
就在陆凝奇怪这外务官怎么每句话都在以疑问句结尾的时候,她再次看到了齿轮,伴随着宛如机括合拢的声音,耳边的喧嚣和那上万奔腾的列车一霎时消失,阴沉天空下的荒原此时显得是那样可爱,而周围的人也和她一样有点茫然地看着周围。
“希茜,这些人是你带回来的吗?”
陆凝听见声音一扭头,发现晏融半跪在地上,一名同样打扮的外务官用剑点在她的长枪尖上,就这样压制住了身上已经布满红网的晏融。而之前见到的那位外务官则点了点头:“按照惯例,能凭自己本事离开时间限制的人,不是要奖励他们吗?”
“里面的问题严重吗?”
“你听说过财宝引发的事件和大型事件发生了融合吗?”
“即使是这样,职责所在,我们有什么办法呢?”
“幸运的话,可能会干脆地死掉吗?”
在弄懂这两个人是怎么用问句来沟通之前,陆凝还是先站了起来:“二位……外务官,如果是来处理这场大型事件的话,我想最好快一点,刚刚那些情绪化的人脸涌入乘客当中,之后会发生什么实在难以预料。”
“是好心的提醒吗?”名叫希茜的外务官对陆凝微笑了一下,然后向同伴点了点头。
另一名外务官也松开了剑锋,对晏融说:“谢谢,很不错的热身,如果还能活着的话,会可以再见吗?”
晏融有点说不出话。外务官并不在意,走了过来,晃了一下手里的剑:“希茜,准备好了吗?”
“你说呢?”
齿轮再次扣合,两名外务官不见了踪迹。
“……他们使用的是时间的移动。”祝沁源说。
“Dacapo的外务官当然是靠的这个。”陆凝呼出一口气,“这里是三号车厢,前面……我们过去吧,车长应该就在那里。”
陆凝走过去扶起了晏融,晏融的神色有些尴尬:“没打过。”
“那也是正常的吧。”
“确实是的,光看身手也知道他比我更加厉害一些,谁知道经过了什么样的苦练,输了确实不丢人。不过外务官要都是这个样子,要想短时间内达到类似的战斗力可不太容易。”
“武力至上在这里不通用了?”陆凝开了个玩笑。
“要想得到碾压性的武力越来越难咯。”
接着,陆凝捧起了自己的水壶,对着里面说了几句话,但没听见蓝荼的回音,看来离开了那片时间后,联络也就中断了。
“找车长去。”让经过的时候说道。
这一群人要冲进车头驾驶室内,凭门口的两个乘务员是拦不住的。有李移居和让的努力,这帮人倒也没进去就动粗,驾驶室很宽敞,和有些古老的列车外部不同,这里的样式很有些科技感,或者说这本身也不是一列真的蒸汽机车。
“那两位阁下的行事风格还真是令人头痛啊。”车长看到这么一群人涌进来,神情也不算惊慌。
“看来车长先生已经有心理准备了?”让带着意味不明的微笑问道。
“每一次回转列车出站,我们都必须做好心理准备,那就是一部分实力特殊或强大的个体会自主脱离大型事件的范围。实际上,每次都有。”
“所以这其实不是什么新鲜事。”
陆凝听见柳云清低声说。
“如果你们只是来抱怨或者提出一些不合理的诉求的话,我是没有那个闲工夫处理的,作为车长,在大型事件发生之后负责观测和记录也是我的本职工作。我们不会进行救援,两位外务官的行动已经有些逾矩了,不得不说他们虽然说话有点古怪,但人还都不错。”
车长说完,看了看每个人的脸色,目光放回到让的身上。
“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是的,即便您说了这么多,依然不改变我们希望你能设法救人的心愿。车长先生,您既然可以进行观测,而最初的危机又是发生在中段车厢,说明您其实很早就发现了这次事件,故意放任它发展壮大恐怕另有意图吧?”
“这是Dacapo的决策,和你们无关。我想你们有时也会接到一些听上去荒谬的命令,和那个一样。我也无权过问上面的意思,我们只要严格遵循工作标准完成自己的部分即可。”
“所以除了我们以外的所有人都会被回转?”李移居问。
“在你们之后如果还有人有那个幸运离开,也不必遭受这些。如果你们担心的是死亡,那没必要,列车回转之后一切都会恢复到刚刚发车的状态,除了你们以外,别的人都会正常活着。”
大概这也是车长完全不担心的原因吧。
“既然如此,我听到外务官说我们应该有奖励。请问我们能乘坐这辆列车抵达终点站吗?”陆凝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
“自然可以——你们想去吗?或者在中途下车也可以,这样的方便我是可以给你们稍微开个后门的。”列车长说着,转身敲打了一下,一个屏幕上出现了一排车站的名字。
“那个……请让我们中途下车。”
“不用终点站,只要让我下车就行。”
这群人妥协得很快,就像是早就想好了自己的底线一样。陆凝暗暗叹了口气,她就知道这帮人无论嘴上叫得多凶,终究不敢违抗贵族的强权。
“那么需要多久?”她问。
车长笑了:“这是Dacapo的列车,小姐。实际上如果您乘坐我们正常的班次就知道,Dacapo要到达目的地的时间可以很短,也可以很漫长。”
话音刚落,陆凝感觉周围的光线瞬间暗了下来,车窗外面变成了一片漆黑,驾驶室里的屏幕中闪烁的光点也变得十分诡异。她左右看了看,除了自己和柳云清两队人以及吉斯三个以外,此前在车上的人已经全都不见了,而车长正在看着自己。
“发生了……什么?”袁捷一脸茫然。
“我将时间快进到了抵达终点站的时刻。”车长说道,“毕竟此前行驶这个形式只是为了观察大型事件,此外不需要浪费时间去等待。”
Dacapo出来的人果然都有种诡异的时间观。
“这里又是哪里?”陆凝问。
“本次列车的终点站,幽冥黄泉。诸位,请下车吧,你们应该能够在这里找到幽冥列车的车站,放心,那辆列车绝对没有任何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