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zgim優秀都市小说 這個修士很危險 線上看-六百九十一章 合作鑒賞-8pvcq

這個修士很危險
小說推薦這個修士很危險
东明公子诚恳地道,“我也不易,还欠着你一百玄黄精,再说,那帮混账都备好了赎金,有赎金为什么不挣,不知多少人瞄着这笔买卖,只是无人有这位道友的手段。”
许易道,“我没问题,反正,你们谁发展的客源,谁负责抽成,谁立下功了,我也给分成。大家都不容易,我还是那句话,有玄黄精大家一起赚。”
唐恒心中不爽,他夹袋里的客户,东明公子一准都识得,反之,东明公子掌握的大客户,他未必掌握。
便听他向许易传意念道,“道兄容禀,我看东明公子掺和进来,想做生意是假,想托庇于道友是真,若待在道友身边,以道友的手段,那便再无被劫之忧了。”
许易知道唐恒的忧虑,传意念道,“不管怎样,七鬼钉头书都签了,还能后悔不成?”
传罢意念,听他朗声道,“行了,咱们准备上路吧。”
东明公子找许易要了件斗篷,毕竟要干脏活了,他也须顾全名声。
这下,他三人都斗篷着身,谁见着他们三个,都知道不是好货,一路上,各种躲避沧溟烟逼近的修士,避他们更甚沧溟烟。
“东南方向,叶飞燕,那是个大手。”
东明公子和唐恒同时出声。
许易嗖地一下,奔着那边去了,东明公子和唐恒抵住了叶飞燕身侧的两人,许易劈了两记掌心雷,叶飞燕就怂了。
还是那句话,撑到现在,一只脚已经跨过了武试的门槛了,这档口,再被淘汰,实在太冤枉。
唐恒直接替许易报了价,“一百二十玄黄精,可以了结此事。”
叶飞燕没有还价,直接取出了七鬼钉头书,这玩意儿简直成了世家公子试炼的必备之物。
叶飞燕持拿七鬼钉头书,同样要许易签订协议,同时愿意多付五十玄黄精,需要许易三人在他有危险的时候,出面救护他。
到嘴边的肉,许易自然没有放过的道理,叶飞燕的要求也不过分,东明公子和唐恒帮着补全了关于“救护”的详细定义后,双方在友好和谐的氛围下,成功签订了合作协议,巩固了双边关系。
一百七十玄黄精到手,许易大度地给东明公子和唐恒一人分了二十。
唐恒还好,毕竟已经分过一次脏了,东明公子第一次分赃,心里感觉怪诞得不得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随着地图地大幅度缩减,许易的生意越发好了。
有了东明公子和唐恒的指示,锁定猎物变得容易多了,短短两个时辰,他又猎了三个倒霉鬼,收获了三百玄黄精,分出去六十给二人,以资鼓励。
唐恒是越来越欢喜,他觉得自己此番试炼,干的最得意的一件事便是被这位斗篷大爷俘虏,不但多了个强悍的保镖,还彻底生发了,前前后后,赚了快小一百玄黄精了。说出去,一准没人信。
东明公子的心情却越来越差,虽然随着沧溟烟的弥漫,地图在飞速缩小着,但还是没有向影心的踪影。
而随着地图的缩小,故旧重逢的几率越来越高,故旧扎堆的情况变得严重起来。
最麻烦的是,他们三人一路作案,恶名远播,已经激起了公愤。
有两次,他们还没动作,反倒引得人家两拨人联合起来反击,许易放了好几个掌心雷,才将局面镇住,勉强脱身。
“也罢,看来是天意了。”
东明公子沉沉一叹。
按这个局势发展,即便撞上向影心了,向影心身边的人也绝不会少于七人,达到了七鬼钉头书约定的许易不出手的条件。
他的一番谋划,已经无效了。
许易道,“东明兄,约书解了吧,剩下的一百玄黄精,我也不好意思要了,不过,你放心,遇到向影心落单,能出手,我还是出手替你扫平了这混账。
许易此人,有个怪癖,没有和他发生联系的,在他眼中就是npc,比如东明公子等人,人家出身豪门,又不是人家的错,凭什么就该被你许易打劫?
但许易心里头没有半点的羞愧,只会觉得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反过来,和他发生联系后,他又极为讲人情,比如这东明公子,以前是他的打劫对象,现在合伙一路做打劫的买卖,虽然东明公子是自有私心,为了赚玄黄精,顺带着寻求许易的庇护,但许易还是肯讲情面。
按照七鬼钉头书的规定,即便条件不允许他出手对付向影心,东明公子依旧要如数支付尾款的一百玄黄精。
但到这个份上,许易却动了恻隐之心。
东明公子抱拳道,“如此,东明能感激不尽,他日有用得着我东明能的地方,东明能一定竭尽全力。”
当下,两人同时施法,两缕微红的光芒从两人体内飘出,消散而去,七鬼钉头书的约誓,自然消解。
“行了吧,事到如今,咱们也该解散了,预祝二位此番大比,顺利过关。”
许易准备拆伙了,三个人在一起目标太大,简直是漆黑夜里亮晶晶的萤火虫。
东明能道,“还不知道友名号,若道友能留个信物,将来有事,出示信物,东明能必有报效。”
许易有些懵,打劫打出这效果,如果这里能评先进的话,他当仁不让。
“客气了,咱们也算不打不成交,报效什么的就说远了。”
许易口上客气,一枚水源印珠毫不客气地甩了过去。
唐恒道,“不到散伙的份上,道友觉得三个斗篷目标大,我和东明兄可以不穿,还是可以一道行事,我观道友对这里的人头都不大熟,至不济我和东明兄还可以给道友指指路。”
他可不乐意现在就散伙,能不能打劫就不说了,关键是,有许易这个超级保镖跟着,别提心里有多踏实了。
至于摘了斗篷后,会不会被东明能发现他的身份,他已经不关心了,他心里清楚,当时,东明能就能将范围锁定在两个人之中,现在肯定已经锁死了自己的身份。
反正,现在双方关系已经融洽,他也不担心东明能找后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