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k9t精品都市异能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ptt-第589章 畢竟這種事情第一次沒經驗展示-beatx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听了黎云的描述。
方正一时间沉默无言。
果然,人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不幸……
自己之前一直以为自己无法修炼便是极大的不幸。
但跟刚刚生下来便险些被母亲溺死的姚瑾莘比起来,跟生下来却不被人疼爱,甚至被人无视的云芷清比起来。
自己能获得二次重生,甚至三次重生的机会。
如今更在两个世界皆寻找到自己的归属……
他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师父从没有表现出来过。”
“因为小姐从一开始就喜欢把所有的事情都压在心里,九脉峰在你来之前灵气如此衰竭,但她却能始终将修为与玄天峰的阿莘小姐保持着差相仿佛的境界,你就可以知道她在这些年里到底吃了怎样的苦了。”
黎云叹道:“也是你出现之后,小姐才算是真正像一个正常的姑娘家一样了,前段时间里我还见她偷偷的在坊市里买了胭脂水粉,以前她可从来都不在意这些的……老实说,你虽是她的弟子,但你与她年龄相仿,可能她更多的是将你当成一个朋友吧,也多亏了你,九脉峰才算是有了生机,可现在……”
他恼道:“一切再次都毁在那云天顶的手里了,他但凡顾念半点父女亲情,半点夫妻情分,又怎会逼迫小姐和夫人至此?”
一瓶五粮液下肚。
黎云明显是醉了,含含糊糊的嘀咕骂着……
他曾是云天顶的家奴。
可如今,却早已经将所有的心血都倾注到了自家小姐的身上,面对咄咄逼人的云天顶,他自然心头愤慨。
对着方正倾诉完了心头的愤怒。
他倒头在柴堆里,呼呼大睡起来。
方正静静的缄默了一阵,起身,往院子后面的祠堂里走去。
祠堂房门紧闭……
显然,就像云芷清刚刚说的那样,她不想有人打扰他。
但方正还是上前,伸手轻轻震开了房门。
这是他第二次来这里,第一次还是拜师的时候……也是那个时候,他从云芷清口中听到她的父亲其实未死。
但当时他虽然感觉其中似乎有所隐情,但也没有多问。
现在他终于知道了,这所谓的隐情究竟是什么。
而此时,一尘不染的祠堂里。
一名白衣女子正恭敬的跪在蒲团之上,面对前方的无数牌位。
听得身后声音,她并未回头,问道:“谁?”
“是我。”
方正说道。
云芷清轻声道:“我不是说,我在向历代九脉峰峰主忏悔,不许人打扰吗?不然若是让他们以为我对他们不敬,那就不好了。”
“当着历代九脉峰峰主偷偷的流眼泪,这就算恭敬了吗?”
“瞎说什么……”
云芷清话说到一半。
方正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
面对方正,云芷清终于避无可避,
一直不曾回头的少女这会儿眼睛红彤彤的,粉颊犹有泪痕……
显然,即将失去家园。
云芷清的心情远不如她表面所表现出的那般平静。
“还说忏悔,是不是偷偷跑来哭来了?”
方正跪坐在她的面前,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面容,他伸手,将她脸上的泪痕擦拭掉。
“方正,你放肆。”
云芷清没有躲避,任由那带着些微磨砂感觉的手掌在她的脸颊上轻抚,口中道:“我可是你的师父……”
“但心理年龄的话,我可是比你大。”
方正柔声问道:“我没来的时候,这么多年,你是不是一旦遇到了什么难过的事情,就会跑到这里来偷偷的哭?”
云芷清逮了个正着,也不好说谎,只得含糊道:“其实也没哭过几次,更多的时候其实还是忏悔来着,这里可是祖祠,些微的放肆可以容忍,但如果一直放肆的话,那连祖宗都不会放过我了。”
“以后可不能这么对祖宗放肆了,真想哭的话,不是还有我吗?”
方正说着,轻轻按着云芷清的螓首,强压在了自己的怀里。
云芷清怔怔的看着方正。
没有反抗,顺势就那么倒在了方正的怀里。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在这里,今天在,明天在,以后也在,所以如果想哭的话,就来找我吧。”
方正轻轻抚着云芷清那削瘦的香肩,柔声道:“我跟你保证,眼下可能要暂时放弃九脉峰,但我一定会让九脉峰重新成为我们的家,我们不会离开这里,我们绝不会离开这里的。”
“方正,你越来越放肆了。”
云芷清声音里带上了些微鼻音,那本来已经积住的眼泪再度如断线玉珠一般滴落而下。
她把脸埋在方正的怀里,似乎这样就可以让自己不那么丢人。
含糊道:“你在欺负你师父。”
“在我面前丢人总好过在祖宗面前丢人吧……这么多祖宗在这里看着呢,我能怎么欺负你?”
方正就那么保持着搂着云芷清的动作。
而云芷清也就那么乖乖的缩进了他的怀里。
她轻声道:“这是我第一次被男人抱,从小到大,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娘亲抱我的时候,我很舒服,但我一直都很困惑被男人抱是什么感觉呢,现在我知道了……”
“什么感觉?”
“硬硬的,不像女人的怀抱那么软,但……很安稳,好像,什么都不用愁了。”
云芷清在方正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整个人仿佛鸵鸟一样完全窝了进去。
她轻声道:“就今天一次,方正,就今天在这祖祠的一次,我就软弱这么一次,你不许告诉任何人。”
“嗯,好的,我不告诉任何人。”
“尤其是阿莘。”
“我知道的,尤其是师姐。”
“还有。”
“什么?”
云芷清从方正的怀里抬头,看着他认真问道:“你刚刚说,就算我们失去了九脉峰,你也会想办法让我们重新拥有这个家,这话是认真的,不是在安慰我,对吧?”
方正说道:“我是仙玄之体!”
“也是,仙玄之体是很神奇的,你肯定有办法。”
云芷清重新钻了回去。
嗅着那熟悉的气息,那是她照顾了好几年的徒弟,她也一直将自己放在一个长辈的地位上,看他就好像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子侄一般。
可今天她才知道,原来,他的怀抱竟然如此宽广。
甚至,能完全容纳自己的身躯。
而且好温暖,那种温度,让她痴迷,让她贪恋。
好像无论未来有什么变故,只要他在自己的身边,就什么都不用畏惧了,修仙界再多的风雨,奈何不得自己。
她双手环绕在方正的腰间,叹道:“方正。”
“嗯。”
“我刚刚的话其实只是在无理取闹罢了,你不用有太大的压力的。”
云芷清一字一顿,认真说道:“对我而言,九脉峰只是一个名字,只要你在,只要黎叔在,那么无论我们在哪里,只要那个地方叫九脉峰,那么,那里就是我们的九脉峰,我并不是非要执着于此,你也不用太给自己压力。”
“嗯。”
方正应了一声,心头却已经暗暗下定了决心。
开什么玩笑,他方正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既然说了要还给云芷清一个完整的九脉峰,那么就定然会做到。
只是这话做成之前,倒是不必说太多空话,到时候,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的诚意。
“方正。”
“嗯。”
“你这样跪着搂着我,腿会不会很难受?”
“不会,我可是修士。”
“那……我能不能多躺一会儿呢?就……一会儿……”
“你想躺多久就躺多久,我这边有很多空闲时间可以陪你。”
方正轻轻抚着云芷清的秀发。
仿佛摸着旺财……
罕见的,柳清颜入怀之时,他总是忍不住想入非非,只能以大毅力强行将绮念扼杀。
可如今搂着云芷清,他心头却是一片澄明,全无半点绮念。
两个时辰之后。
当姚瑾莘终于想通,知道了云芷清才是最难受的那个人。
而她不过是愤怒的咆哮,却于大局全无半点改善,反而宛若在云芷清那已经千疮百孔的身上插刀子。
因此,当她想要去找云芷清道歉的时候……找遍了整个九脉峰几圈,结果都没有找到。
等了好半天之后。
才看到方正和云芷清两人手牵着手从祖祠里走出来。
或者说,是云芷清搀扶着方正出来,两人神态倒是亲昵无比……
而方正一瘸一拐的。
腿脚还颇有些不便。
看来纵然是修士,有些人类的身体反应,还是无法抗拒的,就如缺血会麻痹之类的。
“对不起,是我太粗鲁了,应该多多注意你的感受的。”
云芷清满是歉意的对方正说道。
“没关系,毕竟我也是第一次,这种事情多少还是没经验啊,不知道自己的承受能力到底有多强,结果被你压的爬不起来,啊哈哈,让师父你看笑话了。”
“下次不会这样了。”
“下次有了经验,当然就不会了。”
师徒两人会心一笑,就好像过去无数次师徒两人之间的默契一般。
姚瑾莘:“……………………………………………………”
默契个屁啊,她心头感觉好像……山崩海啸了。
(七夕还在陪对象的人肯定很可怜吧,真正快乐的人已经开始订阅我的书,愉快的阅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