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qfan優秀都市小说 鹿妖逐鹿 起點-390.登山分享-vgzso

鹿妖逐鹿
小說推薦鹿妖逐鹿
当年趁老猿外出不在家,师父就曾越过圣猿山潜入到圣犀谷,与老犀合谋坑老猿。
再之后,灵山寺那老和尚分身也进来过。
除这两位化神,万万年以来,虽说才只是一缕分身,自家也要算第三个得进入此谷的人族。
只不过时过境迁,圣犀谷改名为白狮谷不说,谷里还多出一座迁来的兜风岭,妖族视之为圣地、人族则当作眼中钉。
自家这缕分身是正式与三七妖打过招呼,作为使者堂堂正正上门的,白鹿妖那厮架子倒大,未亲到山脚迎接不说,也没有妖王、妖祖招呼,只有两名妖将等着。
才进白狮谷,从圣猿山陪过来的三七妖便丢下自己先行一步,改由大匿王从谷口陪飞进,到兜风岭山脚,大匿王也转身回去,就把他丢给这两妖将。
山脚等候引路的两名妖将,一个双眼发黑,一个身着黑皮,本看不出根脚来,不过如今各大派对兜风岭的情报已是一等一重视,钱一禄猜测应是兜风岭门下的貊妖半玄和黑虎妖死鬼,居然还不是兜风岭大将军狗宝。
妖族不愿与自家讲礼数,但这兜风岭上,别说钱一禄来的只是缕元婴分身,便本尊亲至,也全无耍横的资本,只能收起郁闷,老实随在两名妖将身后,一步步攀上兜风岭。
这次分身进妖族核心之地,是北俱芦洲各家修士共议出来的结果,为的当然是废仙种与灵根交易,聚众家之愿行事,但妖族有化废仙种为灵根的本事,又肯外卖,灵根为本源之物,得之涨灵气添气运,从来可遇而不可求,妖族肯卖已要烧高香,人族是非买不可,说不得要任对方拿捏,再利的嘴也难讨到好,议价更是别想,大家心里都清楚,这差事才会落在声望跌至谷底、化神又不在家的玄天派头上,倒不只是玄天派和白狮谷离得近的缘故。
若不是怕各家分头行事,更要被妖族所趁,只为收灵根合洲那场议事本都可以免了的,主持外事的各家元婴又不是真闲得没事做,窦一声至少还能去挑粪。
对那能生出灵根的白鹿妖,现如今各家化神也是大变态度,议事时,各家外事元婴齐表明:知晓玄天派十余年后与白鹿妖有一场赌斗,不管道玄有多少算计,到时只许生擒,不许打杀,且擒到后要交出去,由合洲共管!
窦一声带回这消息来,筑基期的二师兄气得脸黑了好久,三师兄回房后砸坏他自家屋里所有物件,倒是小十三眼笑得眯起来,与平日肉笑眼不笑的样儿全然不同。
各家化神门派态度一致,莫说师父不在家,便在家里也违拗不过,对十多年后这场赌斗,大师兄愁得连皱好些天眉。
这趟不得不走的行程,既然只能任宰,钱一禄也没打算玩出朵花来,只当是到妖族核心之地一游,最多再窥探些隐秘事回去就成。
因此,妖族同意他到兜风岭后,先前随三七妖,倒以难得的心境领略一番圣猿山景象,再进谷和大鲵妖同赏了犀牛湖的数百里烟波。
果然还是全无人烟之地,风景更有味道些,瞧着蛮荒而又自然。
兜风岭很是高大,双腿登山用时却久,迎湖这面,果然满山是枝叶茂盛长满毛桃的野桃树,听说桃儿都酸涩,不中吃。
山道上,上下往来的小妖不少。
钱一禄分身走得慢,引路的两名妖将也不催促,同样放缓了脚步。路遇的下山小妖不说,好些上山的从后面赶上来,与两名引路妖将见礼过,好奇地瞟瞟钱一禄,就超过他一行先行。
不管上下山,路遇的全都是小妖,妖丁有坐骑,妖将更自己会飞,从这方面来看,兜风岭虽热闹,能登山的生客却少。
大家都有共识,白鹿妖绝对要算妖中另类,对他自家的白狮谷防范之严,妖中极是少见,常年往白狮谷跑营生的妖多,能登上兜风岭的却几乎没有,妖奸探子进谷都不容易,更莫说上山窥虚实,各派只能从侧面获得些山上情报。
缓步慢行近一个时辰,才见到半山上第一座妖族建筑,是粗犷结实的一座大土楼。
土楼下,此时却有名脸上带疤的小妖手拉着绳索,趾高气扬地喝骂:“你几个该剐的奸细、遭瘟的妖和尚,山主老爷有吃喝供应,就该跪谢天地,还敢挑肥拣瘦?还当是你家里么?”
钱一禄神识轻轻一扫,被那小妖绳索拉着骂的居然是三名妖王!
再仔细扫过,除被绳索穿过琵琶骨系在一起外,三名妖王体内还都下得有禁制!
看那小妖未化形的双腿、胸,应是名犀牛妖;三名妖王则全蓬头垢面,神情萎顿,此时全低着头,任那小妖喝骂不还嘴。
五年前就得了情报,想是白鹿妖本事再长进,汇往白狮谷采日华的妖又扩了两千,兜风岭上也新化出一百小妖,这犀牛小妖才显双臂,应就是五年前所化。
三名妖王是兜风岭的阶下囚,难怪小妖敢叱骂!
瞧三名妖王惨模样,遭囚的时日当已不短,没听说妖族有内战,莫不就是离离原大战被擒来的?灵山寺的护法妖王?
当年离离原大战,一干妖圣为白鹿妖练手,不顾体面出手擒走两百多名妖王,其中好些得解掉那毒和尚的咒,分遣在老雕、老熊家门下行事,后来也都被打探出来。
没要解咒被拘押兜风岭的,便是白鹿妖练手对象!
那鹿妖现今的本事,旁者难知晓,他等被拘押的妖王囚却通透得狠!
白鹿妖从灵桃峰外逃还不到八十年,当初的妖丁如今晋为妖将,却已能采日华,能描法器,与三师兄大道相仿的,指不定法宝也易得,能越阶拿妖王练手,可见其厉害程度,万幸师父远见,那场赌斗未安排年青的七杰出战,而是委屈二师兄降阶,否则真没有半点胜算!
当年的七杰为筑基中顶尖,三十年过去,倒已有两个晋为金丹,但便现在金丹修为,都不知可还斗得过妖将的白鹿妖。
师父的安排,当时以为稳妥,如今看来,被缚上手脚的二师兄,却也不定能稳胜!
能探得一二毛皮回去,稍助二师兄也是好的。
他这边刚心动,想要算计,领路的黑虎妖已冲那小妖喝骂:“狗日的软蛋,哪个叫你带这等瘟生来此张狂?不知有外客上山?”
被妖将喝骂,妖王面前耀武扬威的疤脸犀小妖才发现这边,吓了一跳,忙叫:“死…死鬼将军,俺…俺不知……”
想来疤脸犀小妖名字就叫软蛋,另一个貊妖将瞪过去,也开口骂:“快拉滚回妖祖洞去,莫在此碍眼,明日叫你软蛋日辣去!”
两名妖将都不笨,喝斥那小妖拉走妖王囚徒,是防着自家!
折一具分身,神魂总要受损些,钱一禄可不想和师父分身第一次上兜风岭一般有来无回,瞧那犀牛小妖果然拉着三名囚犯就走,只得作罢。
自家是正式求见的,消息早该传至此地,但兜风岭所遇正常出入的小妖、本该紧藏的重囚,无不说明一事——自家这元婴分身上山,妖族压根就没当回事,便折在山上也属平常!
四师兄马一命还在就好了,他那专门送命的道,来做此等事最恰当不过。
收废仙种、售灵根,便自家有三寸不烂之舌,也无法改变丁点,只能由白鹿妖说了算!
收拾起沮丧心情,钱一禄随两名妖将,再沿石梯向前。
再路遇的小水潭边,又有座结实的凉亭,倒也略有些雅致,不过仔细一扫,周边野桃树之前,一株玄上品紫枸杞,旁边还有七八株玄中品灵植,成堆在一起,最差那株杏树也是黄上品。
这般多高级灵植种在一起,虽没有地级,要耗的灵气也堪称巨量,野桃树中才只百十株灵根,本该供应不上才对,不过兜风岭灵气浓郁程度,比五十年前的玄天派道宫中还强,这些灵植瞧着长势都好。
兜风岭前山种桃,后山植李,人族卖过来的废仙种就以道祖果核最多,那白鹿妖既有变废为宝的本事,大批李树灵根想都是藏在后山,不知可得机去瞧上一眼,估估数量。
两名妖将领着,直行到相连着的几个大洞前,方才算到地头。
居中一个大洞,上方“圣洞”二字,字体在妖族中算少见的端正,当然,也仅只是端正而已。
圣洞门前一溜石凳,已座等的几位妖圣,全在离离原见过,手上抱着个猴娃的是搬山大圣老猿;披白色羽衣的是如今掌管北漠的玉爪大圣老雕;小圆脸着黄袍的是潮汐大圣老黄鱼;高髻上插着凤钗的美妇是焚炎大圣老凰鸟。
妖圣之后,末位是先赶至的绿袍妖祖,三七妖旁边那白袍俊俏妖,想就是灵山寺逃脱的白泽,妖祖身份。
白泽身后石凳上,才是着带字白袍的白鹿妖,白狮谷兜风岭地主。
居然有四位妖圣在此,对自家这趟行止,妖族到底是重视呢?还是不在意?
钱一禄分身倒有些迷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