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b9g言情小說 諸天敗類討論-759、我便鳴金收兵相伴-y6bj7

諸天敗類
小說推薦諸天敗類
龙真君看着刷尽世间一切的五色神光,自天际扫来,手持干戚神斧,便要将这不朽神光斩碎。
可是黎山老母却拦下了他,率先出手了,拐杖向地面一杵。
轰!
顿时,整个天地,便充满了绚烂的色彩。
地面,是灰色规则组成的,水波一般的涟漪,不断荡漾,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天际,五色神光和灰色水波僵持,将天地染成了诡异的色彩和状态。
持续了数息。
五色神光和灰色水波,在不断的消弭,最终,只有一缕五色光彩,降临在了积雷山头。
龙真君张手便将这缕色彩握在手中,废了一些力气,才捏碎成虚无,而他的手掌,都在不断的颤抖。
这下,龙真君才知道,为何黎山老母不要自己出手了。
准圣后期的佛母孔宣,五色神光一出,圣人之下,少有敌手,刷尽世间一切。
自己即便手持干戚神斧,也是不可能对抗的。
即便是同为准圣后期的腾蛇,也未能完全抵御五色神光压制,漏过了一缕。
而即便是这小小一缕,自己不朽的大罗后期肉身之力,都差点儿被神光震伤。
这是一种何等的威能啊。
龙真君有些难以想象。
佛母孔宣凝目看向黎山老母,道:“腾蛇,有点儿能耐,不过光凭你,恐怕护撑不起这大梁吧?科技和鲲鹏还差不多,但是他们,如今自身都难保,敖青,你所谓的重建天庭,不过只是一个笑话罢了。”
这话,让妖族们都有些愤懑和悲哀。
愤懑的是,本来同为妖族的孔雀,竟然站在了佛界的那一边,似乎无人再能够对抗,他那刷尽世间一切的五色神光。
悲哀的是,这朗朗三界,除了女娲圣人坐下的腾蛇准圣,便再无一个准圣能够站出来了吗?
妖族,从上古巫妖大战量劫时期,就被仙佛算计。
封神量劫,死伤太多妖圣,要么魂飞魄散,要么上了封神榜,被天庭驱策。
西游时期,天庭和佛界,更是派下无数妖圣,前来分化西牛贺洲。
那些占据一方,神通广大的妖圣们,最终纷纷被天庭和佛界收服。
连平天大圣夫妇,也都被算计,被迫成为灵山的的护山神兽。
虽然平天大圣对佛界离心离德,但是光是这个护山兽的名义,就重重的打在了妖族脸上。
他们的领头大哥,也不过是人家的看门狗,妖族何去何从?
如今,红孩儿好不容易,以母亲即将诞辰的理由,半强迫的争取来了几日假期,回到了积雷山。
这次,要是还不能铸成大事,恐怕妖族领头人平天大圣,也再无一家三口,回家团聚的机会了。
我妖族,曾主宰乾坤的种族,除了腾蛇,便真就没有扛鼎的人物了吗?
金光乍现,瞬息而至。
又一位大罗金仙妖族降临。
不过那金光祥瑞之中的身形,却让妖族们纷纷厌弃不已。
正是证道大罗后期了的斗战胜佛,昔日的妖族齐天大圣,孙悟空!
孙猴子一身金甲凤冠,出场自带佛之威严。
他来到佛母孔宣身侧,笑道:“这么热闹,怎么能够没有我老孙啊,佛母,你出门咋不支会一声呢?”
佛母孔宣轻笑道:“你这不是来了吗。”
说罢,看戏一般,俯瞰妖族的态度。
平天大圣牛魔王站了出来,道:“老七,你昔日被西方教算计便算了,我且原谅你,可今日,你还要站在那云头,和我等昔日兄弟,正式为敌吗?”
其他很多妖圣,同样被天庭和西方教算计。
可如今这局势,却没有人站出来,虽然各为其主,但是选择直面与同族为敌的,还是很少的。
齐天大圣,不,应该是斗战胜佛,俯瞰积雷山群妖,本来尖嘴猴腮的模样,却在佛界的洗涤下,滑稽的自带一种悲天悯人相。
斗战胜佛叹息道:“各位同族,大哥,二哥,还有诸位昔日兄弟,你们,错了,大错特错,如今三界升平,佛道各占一方,不争,不斗,不抢,再无大灾害降世。
但是今日的你们,却要掀起一次量劫,与天地万物为敌,势必生灵涂炭,何苦来哉呢?
回头是岸吧。”
“哈哈哈哈……”
龙真君仰天大笑,道:“好一个斗战胜佛,本乃一沐猴而冠之辈,如今却真被佛陀们化蛇点睛了,这副悲天悯人的模样,你给谁看呢?你杀的人类,害的妖族,斩的神仙还少了?
成佛之后,便忘了昔日那些不忠不义不仁之举了吗?
哦,是我忘了,你的身份太多了,妖族大圣,天庭仙家,佛界行者,看来不是你忘了,而是从来未曾变过啊。”
斗战胜佛双眸陡然绽放金光,道:“呔!敖青小儿,你妄图掀起三界量劫,不知悔改便罢了,还敢诋毁你孙爷爷?你孙爷爷称圣额时候,你还是降龙坐下一玩物呢!徒逞口舌有何用,可敢于孙爷爷一战方休?!”
龙真君冷笑道:“敢倒是敢,就是怕你打不过了,找你的秃驴爹爹救命。”
“气煞我也!”
斗战胜佛气急之下,变出定海神针,隔空便向着龙真君打砸而来。
龙真君以烧火棍硬刚,霎时,空中便出现了一金一灰两色棍影。
轰隆隆!
炸鸣声中,虚空碎裂,能量溢散之下,无数天兵坠落。
而积雷山上,有护山大阵加持,倒是没有什么大碍,只是震颤不止罢了。
龙真君仰天大笑,道:“你拿我从我龙族抢去的东西,来打杀我这龙祖,真是好脸啊,我敖青向天轶闻,偷抢恣睢之辈,何以成佛?!”
斗战胜佛见隔空对杀,竟奈何不得敖青小儿,他也不敢只身杀入积雷山,怕被众妖圣群殴致死,便急的抓耳挠腮道:
“你敖青口舌利落,胡言乱语之能,确实无人能比,东海龙王敖广,如今和我都乃挚友兄弟相称,你敖青一降龙坐下玩物,何德何能,竟敢质问起我老孙了!”
龙真君冷笑道:“确实大家都和你挚友相称啊,不是挚友亲朋的,不,即便是挚友亲朋的,不都被你谋害了吗?
昔年你找上我那敖广小侄讨要兵器,我小侄大度,放开宝库,任你挑选,你却这也看不上,那也看不上。
最后抢了定海神针,致使海洋大乱,海族死伤无数,人类苦受水灾。
这还不算,拿了定海神针还不够,竟敢以性命威逼,迫使我那小侄召集四海兄弟,为你凑齐一身铠甲。
不给,便要恩将仇报,屠杀东海!
以你的秉性,我那小侄,敢不和你兄弟相称呢?
找你讨回东西,岂不被你当场打死?
我龙族其他人怕你,老子可不怕你,今日欠我们的东西,都给我还来!
不还,便学你那套,打死方休!”
斗战胜佛气的龇牙咧嘴,道:“一派胡言!欲加之罪!敖青,你不死,天理难容!我杀害的生灵,岂有你重建妖庭,掀起无边量劫,会造成的伤亡多?!”
龙真君啧啧道:“那这么说,胜佛是承认你抢夺神针铠甲,威逼荼害东海生灵和人类喽?放下屠刀,原来真能立地成佛,那今日你们便封敖青一个万佛之祖当当,我便鸣金收兵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