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wwe1熱門都市言情 殘魄御天 冷羽無情-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秦宇的選擇展示-fpxau

殘魄御天
小說推薦殘魄御天
“圣皇令?”秦宇第一次听说。
“圣皇令是由两大公国一致公认的代表双放大帝意愿圣令,在两大公国无论什么样的人见到圣皇令都如同见到两位大帝,凡是能拿到圣皇令的人或家族无不是得到双帝绝对信赖的人,就连三大灵修世家也仅有一家有此殊荣。你为什么会有圣皇令!!!”
汤竹无比震惊,那三大灵修世家其中之一就是她们亚兰特家族,这样的东西是不可能被偷的,就凭这些人的实力还没有那个本事能从灵修世家抢夺圣皇令。退一万步说即便他们能抢夺到,那么丢了圣皇令的世家也必然上天入地查找,她不可能半点风声也没听到。
“你别管我是如何拿到的,见圣皇令如大帝亲临,即便是国王见了也要听命行事,如今令牌在我手中,我要你们全都让开!”比亚里亮出令牌对着安迦他们说。
“你太可笑了!你以为我们听命的是一块令牌吗?天真!圣皇令落入你等邪佞之手,今天我们正好代陛下收回!”汤竹冷声说。
“不愧是亚兰特家族的人,说话就是有底气,既然我拿这圣皇令还是劝不动你,那就换个人如何?”比亚里说完,在很远处的天边便爆发出一阵惊人的力量碰撞,那扩散的波动吹到他们这里也依旧是一股强风,那气息和力道丝毫不必秦宇刚刚与牙及两人战斗的时候差多少。
“你什么意思!!”从这扩散的波动之中,汤竹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没什么,那边应该也解决了几个接应的真主,鲁鲁啊什么的,很快你就会见到了。只可惜这次只抓到两个分身,但这也足以令天源魔和植物体原生元气大伤,百年之内两大公国可以无虑了。”比亚里说道。
“我明白了,为你们能那般轻易地从堂堂皇都的重狱监牢把一个死囚救出,虽然你们演得还不错,但还是太顺了了。堂堂皇都重狱,连个十万G力流的灵修都没见到出手,未免也太寒碜了点。原来下这盘棋的是两大公国!”秦宇所有的疑问都解开了,比佐格的自信,完美的营救,以及事发之后既没有限制出境也没有一点追究的迹象,再加上最后选择在这个非常空旷的地方,这一切都是为了一箭双雕。
先用自己的黑灵契和石碑碎片把天源魔和植物体原生调出来一网打尽,同时将自己网住,然后再在网中来获取石碑碎片和黑灵契,也只有两大公国才下得动这盘棋。
“你是说他们故意陷害亚灵娜学姐,然后又把人救出来通知你,目的是引来植物体原生和天源魔再将他们一网打尽!难道两大公国竟然与鬼修灵域和罪恶天堂合作!”希西不由得吃惊。
“雷莉姿曾经说过,两大公国真正的敌人只有植物体原生,天源魔也勉强算一个,再有剩下的就只有布一诺学院了。所以罪恶天堂和鬼修灵域恐怕从一开始就是服务于两大公国的,我说的没错吧!”秦宇目光深凝,难怪鬼修灵域的家伙们对学校的学生那般深仇大恨,只因为他们都是亲近学校的人,成长起来很可能会打破格局,所以就要提早扼杀。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们只不过是与某些势力有点合作关系吧了。”比亚里淡然一笑,就在这时远处传来的波动渐渐平息,一群穿着整齐的人出现在众人面前。
“竹丫头,见到圣皇令还不过来!”其中一位金发老者看着汤竹说。
“楼爷爷!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与罪恶天堂的人合作,难道真像秦宇所说的那样,这一切都是两大公国在幕后操纵吗?”
汤竹一时间无法接受,她与火陨儿他们虽然都是公国的人,但是她的家族是直属公国的,因此比起火陨儿他们对于王国的荣誉感强于公国,她则是从小以公国为荣,以家族为荣。以至于她也立志要成为公国的一位最高骑士,而且是世上唯一一位最高女骑士。可是今天她才发现公国也会做这样阴暗龌龊的事,罪恶天堂和鬼修灵域一直都是她的敌人,是她的打击对象,现在却突然变成了同盟,变成了友军。
而比起汤竹,火陨儿他们心情更加复杂,对于汤竹来说她身位灵修世家的人有太多可以选择了,哪怕今日她叛族而去,家族也不会受到牵连。但是他们不同,他们的家族只是一个王国家族,一旦今日处置不当,整个家族都会带来灭顶之灾。可是知道了公国的真面目他们又怎能对秦宇坐视不理。
“你呀还是太天真了,你以为这个世界是非黑即白的吗?就那你身旁的人来说,你觉得他是真的很信任你们所以才叫你们一起来这鹿耳山?不,你们都错了,他这么做不过是拉几个帮手罢了。你们每一个都实力超绝,背后又有家族支持,这样的机会他又怎么会放过。”汤楼看着汤竹和其他人说。
“老头,你不要一副很了解秦宇的样子在那里胡说八道,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希西第一个出言反对,她们都曾与秦宇同校同班,甚至同寝室,秦宇的为人她们比任何人都清楚。
“了解?你们所谓的了解也不过是一个月不到的时间罢了,一个城府深的人几年几十年都能装一副清高模样,何况一个月。既然你们说了解,那么我问你,他身上有黑灵契你们可知道,他可曾告诉你们?”汤楼说道。
“什么!秦宇你有黑灵契!?”众人着实吃了一惊,他们突然想起来之前莱茵和几个鲁鲁的对话,莱茵说她要石碑和人,而对方说他要黑灵契,在那种合作的语境下大家都以为他们在谈条件,没想到他们说的条件是在秦宇身上。
“是啊,在雪灵分校认证图书管理员的时候得到的。”秦宇很坦然的承认。
“难怪这么多人要找你,原来你这家伙好东西都占尽了。”希西嘟囔着嘴巴说。
“除了黑灵契,恐怕还有一件事你也没说吧。刚刚你明明有机会可以杀了那两个植物体原生和天源魔,为什么你不动手!”汤楼质问道。
“两个分身罢了,放了便放了。”对于这质问秦宇毫不在意。
“说得好听,你与植物体原生关系匪浅吧,是你自己说还是我来说,那位叫鹿铃的小姑娘~”汤楼淡淡地说。
这句话一出,秦宇的双目立刻深深眯起,如果说之前他只是猜测,那么现在他百分之百能够肯定。而鹿铃则是一怔,她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点她的名,不过她有不好的预感,所以抱着秦宇的手臂向他靠了一些。而其他人的第一反应也跟她差不多。
“喂老头,你把话说清楚,我家鹿铃怎么了?得罪你了!”希西双手叉腰说。
“经过几年的调查,已经确定了她的身份,她是植物体原生的原力种子!!”汤楼语出惊人,除了秦宇和辉学长以外,所有人的表情均是一般。
“你胡说!这根本不可能!鹿铃怎么可能是植物体原生!”希西自然不信。
“不信你话你可以回去雪灵国问问你的国王,这个调查信息是他亲自送到公国的。再不然你还可以问问你们自以为了解并且信任的这位秦宇,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他要瞒着你们,难道就不怕有一天东窗事发牵连你们的家族被公国加罪吗?”汤楼说道。
“秦宇,难道你早就知道~~”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了他。
“是!不过之前是猜测,现在也才确定下来。”秦宇的表情恢复了平静,他不经意地瞥了辉学长一眼,这件事恐怕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但是现在不是问的时候。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是怕我们泄露出去?”汤竹的脸色也突然平静,这两件足以影响他们决定的事,很有可能牵连他们家族的事他都没有说。
“有些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秦宇面无表情,他只是拍了拍鹿铃僵住的玉手,现在最不能接受的人恐怕还是她,生而为人却发现自己并非人,这种感受没有谁能体会。
“那么这次你为什么一反常态要带着大家一起来,以前的你像这种情况就算知道是龙潭虎穴也必定会一人单刀赴会,绝不会连累别人。”汤竹越想心绪越乱,其他人也都沉默以对。
“一切如你所想,也如他所说,这个答案你可满意?对了,如果不满意的话我再告诉你们一件事,其实我是天源魔,只不过因为一些特殊的科技手段让我能避开仪器检测,同时还可以不用茹毛饮血吃人活命。这样满意了吗?”秦宇说道。
所有人都愣住了,秦宇突然间就像变了一个人,往日在他眼里的和煦和温柔都没了,剩下的只是讥讽和嘲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