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萬法無咎笔趣-第二百四十章 順勢爲我 道斷心劫相伴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一座龙纹玉璧之前,一个青年盘膝而坐。
此人面色微微泛红,一头长发半青半白,同时略显散乱。身着轻盈秀美的玉叶服,左右腰悬玉坠、虎符各一,气象仿佛王孙贵胄。但是从他清澈双眸之中,却能看出一丝不合时宜的沧桑感。
此人静坐行功不知多久,面前丈二高的龙纹玉璧,蓦然清亮,散发出柔和光华。远近数丈方圆,平白生出些许暖意。
青年微微一愕。
然后,他长身而起,迎着那温润光泽,一步踏入龙纹玉璧之中。
这恍若镜面的玉璧珍宝,对照观心,一眼可知自有妙用,但是其在本身用度之外,却又兼有传送法阵之用途,可谓奇绝。
面前情境一转。
此时眼前所见,乃是一座半高的山麓,中有一片凹陷平坦之地,两株桃花盛开。
桃花树下,立着一方圆桌,一只木椅,坐着一位气象幽渺、仿佛能容天地的黑袍人。
青年恭敬一礼,道:“拜见师尊。”
黑袍人似乎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声音听不出喜怒情绪:“宗三免礼。”
这两人,正是当世屈指可数的巨擘,阴阳道主;与其另一位弟子、连秦梦霖亦素未谋面的阴阳道“活子”夏宗三。
此刻,夏宗三心中,却泛起一丝涟漪。
其实此间山麓,桃花,桌椅,俱非真实。
阴阳道主修持之地,乃是阴阳洞天中一处虚玄秘地。正如阴阳道主本人之姓名随时变幻,无有定数一般。他的修持之地亦是如此,从来都是显化为幻象假名。
由于能够得到这等人物耳提面命之故,夏宗三的眼力,亦非常人能比。以他之见识,深明“法到至处反近人”之理。往常师徒之间,亦没有太多琐碎的规矩界限,俨然忘年之交,相接如友邻。
但是有一条——
授业布道之场所,往往都是显化成星辰台之相,庄严盛大。
这便是修心中的“中观正道”了。师徒之间,心中无隙、破除形式上的桎梏固然重要;但是若疏宕不羁、不分彼此,那就过于穿凿,不伦不类。
花间独酌。
呈现如此景象,在夏宗三记忆中只出现过一次。
并且,那一次对他来说,其实并不算太好的回忆。
那是接近二百年前。师尊出游一趟,返归之后,怀中抱着一个婴儿,由是庆贺,将虚玄秘地演化出如此气象,举杯独饮。
然后,从那一日起——
夏宗三便从阴阳洞天主界,挪转到了四秘地中的崇峘秘地。
今日……
阴阳道主却并未与他打哑谜。只听他淡然言道:“宗三。自今日起,你就不再是我阴阳道弟子了。”
夏宗三猛然抬头。
阴阳道主自袖中取出一枚玉符,续道:“此物是通往北极天的关门通道。巫道之法,十之七八与我阴阳道相通。你若能够采撷法门,借鉴辩证,未必不能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
夏宗三瞬息惶惑之后,立刻镇定下来,若有所思的道:“师尊之意……是让子弟假意投靠巫道,传递机密消息?”
阴阳道主微微摇头,微笑道:“有八祭大巫那等人物在,此等伎俩,如何可行?”
夏宗三眉头微皱,略一思忖,试探性的道:“是大势之下,胜负难料,所以分注两头?”
阴阳道主微微一笑,道:“已摸着些边界了。只是终究肤浅,似是而非,未入真流。”
微微叹息一声,阴阳道主淡声道:“你且看仔细了。”
夏宗三定睛一看。
阴阳道主大袖所指之处,正是身前木桌。
此时木桌之上,放置着两枚小巧酒杯,白中泛黄,而底子却是略微呈现棕色。不知是木制,还是黄铜亦或其余异种金属所制。
以夏宗三甚为高明之眼力,轻易可以断明——
这两杯宛若孪生兄弟,大小形制,无有一丝差别。
只是现在两只酒杯之中,一杯盛满美酒,另一杯却是空空如也。
阴阳道主举起满酒的那一杯。
不过,他并非是直接将其饮了;而是指尖一拨,杯身一斜,缓缓倾倒。将此杯中之酒,注入到彼杯之中。
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当桌上那一空杯渐渐注满,直至增无可增之时,阴阳道主转手将掌心杯底一亮——
当中赫然有二成酒水未净。
夏宗三一愕之下,若有所思。
以阴阳道主的通天修为,自然不至于无聊到暗中施展什么小伎俩,徒作耍子。那么眼前之象,就颇值得玩味了。
阴阳道主停顿了片刻,终是将杯中残余一口气倒了下去。
就在最后一滴酒水落定之时,底下那一杯满溢水杯,轰然破碎,化作微尘。
火爆妖师
阴阳道主淡淡言道:“嬗变分形,宛若蛇蜕。这是哪一家都避免不了的。”
又道:“譬如两国交锋,获胜一方亦有战殁之人;战败一方亦会有人得以存身。任己智力,依旧有大有可为之处。莫要心中落了枷锁便好。”
夏宗三目光之中,似乎清明了许多。
忽见他转身上前,大礼一拜,郑重道:“出此门户之后,前路如何,还请师尊开示。”
阴阳道主缓缓点头,言道:“所行前路,无有高下之分。姑且以左右名之。”
“尔之道路,或有左、中、右三条。”
“其中一条。避世隐居,身为客卿,不问世事。借鉴巫道诸法,自开一脉道传,播流后世。紫微大世界中的风起云涌、胜负争衡,皆与尔无涉。”
“第二条路。亦敌亦友,或出或入。虽名籍在彼,却有意调和两方,长袖善舞。虽是悬崖一道,左右皆空,但未必不能泰然处之。”
“至于第三条路……”
夏宗三抬起头来,略感迫切的言道:“第三条路,是何道理?”
阴阳道主面目中,似乎有些深不可测的意味:“那就是彻底加入巫道一方,与阴阳道为敌,与未来的阴阳道主为敌。”
夏宗三一愕,连连摇头道:“弟子决计不会选择这一条道路。”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思索片刻,夏宗三沉声道:“弟子心意已决,走第一条道路。”
阴阳道主望了夏宗三一眼,沉吟良久,才道:“不然。为师更建议你走第三条道路。”
夏宗三脖颈微动,惊诧莫名。
阴阳道主忽道:“宗三。近二三百载以来,你道途修持,自感顺遂否?”
夏宗三一怔,不知师尊为何错开话题,有此一问。立刻答道:“启禀师尊。弟子自感修持还算勤勉,未有懈怠之处。”
阴阳道主摇首道:“未有懈怠之处……这倒是不假。”
“但是……你有心劫傍身,终究未竟全功。”
“二百年前,为师观辨天象气机。你若步步成就圆满,在未来大世英杰之中,当足可名列前十;但是今日观之,只怕你已在二十五名之后。这还不算那些断界自守,莫知虚实的人物。”
夏宗三目光微显暗淡。
阴阳道主声音平静深邃:“尔之心劫,为师心中有数。这也并非是你心性不足;更多的是我阴阳道道则所限。所以……你若选择第三条路,却是你破除桎梏的好机会。”
夏宗三一阵恍惚,双眸之中光芒流转,反复变幻。良久之后,才毅然颔首道:“弟子,明白了。”
对于别家修道之人来说,能够臻至近道之境,已是非同小可的成就。
但是对于阴阳道而言,止步于近道之境,却意味着惨烈的结局。
而由于冥冥中的制约,阴阳道唯有历代阴阳道主成道无忧。那隐于暗处的“第二人”,得法之几率,十不足一。
原本,夏宗三也算资质盖世,当世罕见。
在前代阴阳道主之中,他之资质,亦可算得上中数。
原本以为,阴阳道这一脉继位之人,非他莫属。
直到二百年前,阴阳道主抱回来哪一个婴儿。
对于秦梦霖而言,夏宗三是素未谋面之人;但是夏宗三手中,却早藏有当年阴阳洞天之战的照影石。
这是夏宗三的心结。
然而,有一件关窍,不得不提。
寻常人遇到对手,自然是砥砺奋发,对其发起挑战,直至战而胜之。可是由于阴阳道两不相见的定制,夏宗三连这一条路亦无法走通。
裁决的依据,是阴阳道主的判断。
秦梦霖与夏宗三。
秦梦霖是潜力更大的那一人。
阴阳道主,身负通彻造化之功,夏宗三自然也相信师尊的判断。
只是……
没有亲论高下、断明虚实的机会——
到底意难平。
这就是阴阳道主所言。夏宗三虽有心劫,但却并非完全是他自己心性修持不足之过。如此情境,设身处地的想,茫茫一界中,能够从容消解者,真可谓凤毛麟角。
今日,若是夏宗三选择第三条路,那就是意味着一个机会。
一个弥补遗憾,和秦梦霖正面交手的机会。
阴阳道主平静言道:“道途破立,并非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若真有与你师妹执剑相对的那一日,为师绝不会教他手下留情。保命手段,你需筹谋广备。能否在她手上活下来,破而后立,全看你自家的造化。”
夏宗三低声道:“这是自然。”
“师尊良苦用心,弟子铭记不忘。”
言毕,一礼之后,夏宗三翩然转身。
告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