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jpn9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我在東京教劍道 愛下-017 懷疑-8ogff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
和马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女孩,算是还不错的面容,一般的身材——这个一般是比较自家那些动不动平模水准身材的妹子得出的结论。
“你这话说得有点意思啊,”和马说,“难道您一直认为自己的朋友渡边君是他杀吗?”
女孩略一犹豫,然后一副下了很大决心的模样点头道:“是的。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能换个地方说吗?”
说着女孩看了眼白峰晴琉衣服上那有些泛白的水痕,又说:“啊,我在房间等着,两位可以先处理自己的事情。”
说完她开始后退。
重生之名门贵女 凤子君
“那我先走了。我住217房。”
和马跟晴琉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女孩就跑掉了。
晴琉一脸疑惑:“她为啥跑这么快?一般人遇到了可以求助的‘侦探’不应该是这个反应吧?”
和马看了眼晴琉,懂了:“晴琉,拿纸擦一下你这里,对,就是这里。”
错恋:一恨成爱
他一边说一边用手在自己身上比划位置。
晴琉疑惑的低头看了眼。
“卧槽,这是刚刚喝牛奶洒的啊!”
“对,但显然赤西小姐没看到你牛奶洒上去的场景。她肯定以为……”和马闭上嘴,对晴琉笑而不语。
“别人误会就算了,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混蛋!变态!”晴琉一边发出会让傲娇爱好者兴奋的咒骂,一边掏出纸巾擦拭浴衣上的污渍。
和马:“要帮忙吗?”
“死开,离我远点,变态!”晴琉抬脚要踹和马的小腿骨,被敏捷的躲开了。
和马:“好好,我死远点,正好赤西小姐邀请我去她房间,我走啦!”
“等一下,我也去!”晴琉把纸巾扔进垃圾桶,跑步追上和马。
**
赤西枫开门的时候,一脸意外的看了眼跟在和马身后的晴琉。
“这位是我的徒弟,现在客串助手。”和马解释道,“还有刚刚你看到的白色痕迹,其实是喝牛奶的时候……”
“你这样特意解释不是更让人怀疑了吗?”晴琉打断了和马的话,看起来要不是赤西就在面前,就要直接起脚踹和马了。
“总之,我跟晴琉不是那样的关系啦。”
赤西枫看了眼晴琉,“哦”了一声,后退一步:“请进来吧。”
完美欺詐師 易校林
林夕遇 夏日小檸檬
和马进了房间,四下打量了一下:“赤西小姐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啊?”
“这已经是旅馆最小的房间了。”赤西小姐微笑道,“我们幻想生物研究会又没有别的女生,男生们挤一间客房,我自己睡一间,我也想和别的女孩子睡一间啊,这样能聊聊天什么的。”
和马惊了,这个女人自然而然的就使用了“凡尔赛文学”的技法!
赤西小姐指了指放在窗边的小茶几:“坐那边吧,我刚烧上水,等会水开了就泡茶端过去。”
和马点点头,来到茶几旁边,盘腿坐到坐垫上。
按照礼节来刚认识的女性的房间应该正坐,但是和马特别讨厌日式正坐,觉得那是一种酷刑,他只要不强制正坐的场合必然盘腿坐。
晴琉本来要正坐的,一看和马盘腿,她想了想在和马左手边盘腿坐下。结果屁股刚碰到坐垫,她又觉得好像不妥,就改成了鸭子坐。
和马:“你不是摇滚少女嘛,像男人一样盘腿坐也没啥啊。”
“那是以前的我。”晴琉回答。
和马看了眼还在守着开水壶准备泡茶的赤西小姐,觉得那边过来开始正事还要点时间,便继续和晴琉闲聊:“那现在的你是什么?”
“普通的青春期女孩。”晴琉回答。
“是吗?看着不像啊。”
“就算你露骨的把目光往我胸口移,我也不会因为这种事就生气。”
你骗人,明明就生气了,傻子都看得出来生气了!
这时候赤西小姐端着托盘走过来:“简单的泡了点茶,希望桐生老师不要介意。”
“谢谢。”和马接过茶,礼貌性的抿了一小口,就把茶杯放下。
晴琉甚至不抿那一口直接把茶杯放下,看她的样子应该是茶杯太烫手。
赤西小姐坐到和马对面:“虽然桐生老师已经知道我的名字了,但还是让我正式的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赤西枫,明治大学二年级,是幻想生物研究会的成员。”
“桐生和马。”和马的自我介绍简单明了,反正都是走个过场。
晴琉:“我是桐生的徒弟,白峰晴琉。”
“我知道,白峰会大小姐,报纸和杂志发了好多你和桐生老师的故事。”
晴琉:“那你也应该知道,大部分新闻都是假的吧?”
和马:“别一棍子打死所有的新闻啊,还是有坚持报道真相的记者的。”
“有吗?”
“有吧。”和马也不确定,“跑题了。我们的事情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事情,赤西小姐。你一直认为渡边君是他杀?理由呢?”
赤西小姐目光低垂,放在茶几上的双手捂紧了装满热茶的茶杯。
那茶杯肯定很烫,刚刚和马自己拿过那茶杯自然知道这点。
但赤西小姐像是完全没察觉到茶杯很烫这件事。
她盯着茶杯里飘着的茶梗,仿佛在寻找代表好运的竖着的茶梗——在日本,茶里的茶梗竖起来,代表着会发生好事情。
都市邪神
和马:“赤西小姐?”
“是神社的神主杀了渡边君。”赤西忽然低声说道。
“哦?”和马用一个九十度转弯的长音表现自己此刻的感觉,“你为什么这么想?别说什么女人的直觉,我们要讲证据的。”
“因为渡边君发现了神主不正常。”赤西小姐继续说。
“什么不正常?”和马身体前倾,胳膊肘压到茶几上。
赤西小姐想了想,说:“我还是从头开始讲起吧。
“我们是幻想生物研究会,外人以为我们是一群专注于找槌子蛇的傻帽,但其实我们主要是研究各种幻想生物的现实起源和演变脉络,比如之前我们研究了玉藻前传说的形成和演变。”
和马听到这,突然很想告诉这姑娘:“你们白忙活了因为玉藻前就不是传说,她真的存在……”
但他没有开口,毕竟打断人家的倾诉不太好。
赤西小姐继续:“去年我和渡边君、小田君都是研究会的新成员,我们来自同一所高中……”
“同一年出了三个明治大学的高中?”晴琉打断了赤西小姐的话。
按理说这时候她作为和马这边的女眷不能插嘴的,但是摇滚少女不鸟日本那套条条框框。
赤西小姐歪头:“是啊,这有什么问题吗?”
“那不是超难考的大学吗?”
“确实难考,但我读的是升学率极高的私立名校啊。我们学校每年都有去东京六名校的人呢。”
和马:“私立名校是这样啦,像我高中读的北高是个普通的公立高中,同一届出了俩东大一个庆应义塾一个上智,那才叫奇迹呢。赤西小姐你继续。”
赤西枫点点头:“好的。我们从同一个私立高中升学进了明治大学,在高中的时候我们就是灵异部,热衷于发掘都市传说的成因……”
重生千金鬥豪門 勾心豆角
嗯?这个灵异部的活动内容,怎么感觉有点熟悉?
“……所以到了明治大学后,我们一看到幻想生物研究会的招募,就很感兴趣。
“当然我们还是先去了明治大学的灵异部,结果发现那里面都是些真正的灵异发烧友,热衷于分享各种都市传说情报的那种。
“觉得明治大学灵异部不适合我们之后,我们就去了幻想生物研究会,一直呆到现在。”
和马:“是你一直呆到现在。”
“不,竹井部长说了,永远不会从部员名册里把渡边君和小田君除名。这不重要。去年暑假,我们在一个小报上看到了发现槌子蛇的报道,地点就在这里附近。
“竹井部长立刻跑去订旅馆的房间,没想到‘发现地’的旅馆全给找槌子蛇的爱好者订完了。
“这时候部长看到了这个温泉街的广告传单,心想地理上也就差了十几公里,真有槌子蛇的话,它的栖息地必然也包含这个温泉街。
“没有槌子蛇的话,说不定也能在这边调查到和它的有关联的民俗。”
和马:“结果你们来了才发现,这边只有喜欢吃小孩心肝的妖狐存在。”
赤西小姐笑了笑:“是啊,而且还是乡下地方常见的吓唬小孩让小孩早点回家的传说。来这边的第一天,我们就知道这次肯定扑空了。
“但竹井部长说经费都花了,总得做点什么,不然不就像骗了经费出来吃喝玩乐的混蛋了嘛,于是我们开始每天上山去找槌子蛇,权当锻炼身体了。”
晴琉:“你这个前情提要还够长的。”
“呃,这个……”
和马:“无妨,这种细节是了解真相的很重要的一环。”
其实他很想了解一下去年发现槌子蛇的事情,但1981年没网络,不能在搜索引擎里敲几个关键字就轻而易举的找到大量信息。
他只能问赤西小姐:“去年导致你们开始这趟温泉之旅的槌子蛇的报道,你有留底吗?”
“有的,自从怀疑渡边君是他杀之后,我就一直在收集相关证据,这个报道我剪下来贴到了我的剪报本上。”
赤西小姐站起来,到门边自己的行李中翻找了一下,拿着本包着朴素的书皮的剪报本过来,翻开其中一页放到和马面前。
“就是这篇报道。”
和马瞄了一眼,点头:“行,还不知道有什么用,但请赤西小姐保管好这个剪报本。我们回到刚刚的话题,渡边君怎么发现神主不正常,是哪方面的不正常?”
赤西小姐点头:“我们三个,在高中的时候就热衷于调查各种传说的成因。这个温泉街的老婆婆们说的妖狐的故事看起来平平无奇,但我们还是进行了调查。然后我们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情。”
“什么有趣的事情?”和马很配合的在这个地方提问。
“这个温泉街上妖狐的传说,貌似是大正时期关东大地震之后才形成的。”
和马:“我们听到的说法,是这个地方以前有把养不起的孩子送到山林里扔下的传统,但明治维新后基本消失,直到关东大地震后再次进入困难时期,才又复发了。”
“说的那个人还警告你在山里不要唱《通行歌》对吧?”赤西小姐接口道。
“咦,是啊。难道你也是名侦探?”和马打趣道。
魔神變
但赤西枫很严肃,完全没有打趣的意思:“这个说法去年我们也打听到了。但我们还听到了更多。
“我们多次拜访温泉街里的野田婆婆,帮她打扫屋子、做饭什么的,以前我们去跟老人打听那些古老传说的时候也会用这样的办法笼络他们。
“这次这个办法也凑效了。我们问野田婆婆她从哪里听来的妖狐传说的时候,她告诉我们这不是传说,是她小时候亲眼看见的。她有一天在夜里醒来,听到邻居家的房子有响动,就爬起来趴在窗户上往外看。
“结果她看见白发的妖狐从邻居家的房子里走出来,怀里抱着昏睡不醒的邻居家的孩子。
“那妖狐也看见了她,咧开嘴露出獠牙。她吓得大喊大叫,连滚带爬的从窗边离开了。
“然后妖狐开始哐啷哐啷的敲窗子,同时房间里所有东西的影子都仿佛同时活过来一般……”
赤西小姐停下来,大口喘气,似乎刚刚讲述的这个场景,让她有点喘不过气来。
片刻之后,她说:“野田婆婆讲述这个场面的时候,真的太吓人了,我连她的十分之一都复现不出来。”
和马:“我觉得还行啊。”
赤西枫连连摇头,然后深呼吸了几次,才接着说:“野田婆婆的话让我们很兴奋,因为我们感觉这次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以前我们调查灵异传说的时候,还从来没有遇到这种‘亲历者’对我们直接讲述的情况。”
和马心想,我回头就给你介绍真正的玉藻前,她可以给你讲很多她亲历的故事。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投资好文】,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渡边君按照我们以前搞社团活动的惯例,去神社询问状况。因为神社往往会对当地的传说什么的进行记录,这本来就是神官的职责之一,有些地方的地方志也是神社负责撰写。”
这种情况貌似在中国以外的地方都挺常见的。
大多数地区文字基本都被掌握在贵族和神官手里,中国这种寒门也能识字读书甚至考取功名官至宰相的情况在全世界都很罕见。
日本学中国学了几百年,很多厉害的地方根本没学过去。像这样的日本乡下地方,明治维新之前说不定只有神官认字,自然地方志什么都有神官来撰写。
和马:“所以渡边君在神社看到了什么,对吗?”
“是的。他那天从神社回来,表情很难看,我问他到底出了什么事他也不说,只说累了要洗澡睡了,就进了男汤。
“我很担心他,就让小田赶快也借着洗澡的机会,问问他怎么了。小田答应了,拿着换洗衣服就进了男汤,我则去了女汤那边,一边洗澡一边听他们这边的动静。结果什么动静都没有。
“等我出来他们已经洗好了,坐在澡堂门口的长椅上,一人拿着一罐喝了一多半的牛奶,神色凝重。”
和马跟晴琉对视了一眼,随后用推测的口吻说:“然后,我猜第二天他们就出事了。”
赤西小姐严肃的点头:“对。那天进山之前,渡边和小田在严肃的交谈着,而且在躲着我,我一过去他们就开始聊黄段子,平时他们绝对不这样。
神仙讓我去異界
“后来我横下一条心,对他们嚷道:‘别把我排挤在外啊!’
“结果渡边君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别担心,没什么大事。’
“然后他们就……”
赤西小姐趴在桌上,呜呜的哭起来。
和马忽然问:“听说那天从山上下来,你在等搜救队的消息时,吐了出来,是紧张吗?”
赤西小姐哭着说:“当然是了!我当时有非常糟糕的预感,胃就像在痉挛一样。而且那时候我非常渴,不断的喝水,结果就吐了。”
寻鼎
“去年天气也很热吗?”和马问。
“应该……没有今年热。问这个干嘛?”赤西小姐抬起头,疑惑的看着和马。
“你说你口渴,也许是热的?”
赤西小姐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也可能就是紧张得想喝水,不少人紧张了就吃东西,可能就是那种反应。”
和马点点头:“我明白了。所以你一直怀疑,渡边君在神社看到了什么,然后被神主灭口了。”
傀儡游戏师 小胜随他
“就是这样。”
和马心想,这就有意思了,神主也怀疑渡边君是他杀,而且从神主的话来判断,貌似他和渡边君关系还行。
嗯……和马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