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5qsh爱不释手的小說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寅先生-2307-你怎麼不叫炎帝呢展示-vdwse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小姬焕几句气人的话说出口,列山算是没辙没辙的。
一时间大意让小姬焕把主动权抢走了,搞得现在自己处处吃瘪。
深吸了一口气,列山舒缓心态:“我承认,阿良能打没错,不过阿良也不是不能战胜的。在你没来之前,在你没有从我手里把领地二次抢走之前,我有的是机会强攻拿下太阳郡并杀掉阿良的。这一点,你承认不承认?”
小姬焕唔了一声,这一点,他倒是认同列山。
当时太阳郡处于孤立无援士气低迷的时候,就算阿良统帅才能再强,可在当时那种逃生无望的绝境之下,只要列山愿意,完全可以堆死阿良,然后再掉转头来,或者去抢其他领地,或者是和后续支援的自己作战,这些都是不错的选择。
就是小姬焕怎么都没有想明白,明明列山有提前结束战斗的能力,他为什么一直都没动阿良。
现在列山这一说,小姬焕心里好奇被勾了上来,就忍不住去瞧列山。
列山轻轻的一笑,拿手揉搓着鼻尖:“因为我不想和联邦关系恶化,所以我没有强攻太阳郡,你知道的,我如果强攻太阳郡的话,那太阳郡里面的阿良,阿巨,阿虎,飞鸟他们就全都会死。”
小姬焕冷笑:“说得就跟你攻击联邦不会恶化了关系一样。”
列山摇头:“那是不一样的,我只是想拿回来曾经属于太阳部落的领地。我抢也就抢了,但杀了阿良他们,情况就不一样了。大王现在是不在联邦,可他出海终究是要回来的。等大王回来,如果知道了我杀了阿良他们,那我也活不成了,我可不认为自己是大王的对手。”
小姬焕瞥了一眼列山:“你到是对自己实力挺有认知的。”
列山轻笑:“那当然。”
“你还没说你喊我来到底是干什么呢?总不是和我说这些废话吧?”
列山摇头:“不,我喊你来,除了说这些话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想和你商量一下,把太阳部落当初的十一块领地让给我。只要你让给我这些领地,那么这一次战斗中所有的损失,我都担了,怎么样,你考虑考虑?”
小姬焕让气笑了:“列山,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你一开口就要走十一块领地?你认为我现在会和你开玩笑么?”
列山把手摆动:“所以你先别着急嘛,听我说完你再决定。我要走这些领地不是说没有代价的。”
“不需要,联邦损失等收拾了你之后,自然会有补充。”
“我说的不是这个,我的意思是,我拿我手下十一块领地,来换太阳部落当初那些领地,同等交换,我还赔偿损失,怎么样,够可以的了吧?”
小姬焕拿出来了姬贼轩辕剑把玩:“所以,这才是你的目的?”
“没错,你同意么?”
“爹爹出海的时候把联邦交给我管理,我就要为联邦负责。不说你是拿同样的领地来换,就是你把你手下所有领地都拿出来,也别想让我答应。”
列山眉头皱了起来。
小姬焕心里却把列山给骂了一遍。
这混蛋玩意,是把自己当成了白痴么?还同等数量领地兑换,开什么玩笑,你就是拿十倍以上的领地来换我也不会给你。
除了领地间间隔过远不方便管理之外,最重要的,其他领地有虎豹郡的铁矿优势么?
当初联邦凭借着铜矿锡矿发展成为了东方霸主,这好容易找到了铁矿正准备第二波发展呢,你来一句用同等数量领地把虎豹郡在内的领地给换走,用姬贼话说,你这是在想屁吃呢。
小姬焕拒绝的毅然决然,这让列山有些下不了台。
他瞪着眼看小姬焕:“就没有商量?”
小姬焕举起来轩辕剑:“是要和我轩辕剑商量么?”
列山点点头,站了起来:“好,既然这样,那咱们也没有什么说的了,开战吧。大王回来之前,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差距。你现在不是代替了大王号称黄帝么,行,那我从今天开始,就是火帝,姬焕,等着我的攻击吧。”
小姬焕坐在那不屑一顾:“我呸,你还叫火帝,你怎么不叫炎帝呢,至少比你的火帝好听多了。”
正转身打算走的列山闻言停住,转过头来瞧着小姬焕:“嗯,炎帝的确是比火帝好听,好,从现在开始,我就是炎帝了。姬焕,你现在拒绝了我的提议,马上你会后悔现在的决定的。”
小姬焕一愣:“你什么意思?”
列山哼哼冷笑,快速后退的同时让夸父拿起牛角号吹动。
当呜呜沉闷响声回荡而起时,不过两三分钟时间,四下里周围平地之中,便出来了无数黑压压的人头来,数不尽的连山战士成群结队出现,瞬间围住了百步之外的黎娅他们厮杀。
土山瞧见了大怒:“该死的!列山你太不地道了!”
列山在夸父的保护下撤退,撤退的同时听到土山这声愤怒咆哮,还得意的笑道:“不地道?哼哼,这是和大王学的,战争,就是以打击对手为主要目的,才不管什么手段不手段的。”
说话功夫,列山已经退出去了安全距离。
土山瞧见了大怒,想要上前去追杀列山,小姬焕旁边猛地喊住了:“土山大叔,现在不是追列山的时候,赶紧回去,和大家汇合。”
说着,小姬焕吹一声口哨,刃齿虎甩开四肢飞来到跟前,驮着小姬焕在了背上。
这么会儿功夫,列山提前在伞盖周围埋伏的数十名精锐也纷纷露头,他们挖坑藏在附近,上面盖着荆棘杂草,若是不仔细瞧,还真看不出来。
这会听了列山的号召,这数十名精锐全都跳出来,手持弓弩来进攻小姬焕和土山。
来时土山根本就没有携带铜锤,腰间只有一把铁刀,他右手抽出刀来,左手抓起了刚才列山和小姬焕喝酒用的桌子当成盾牌在身前,跟在小姬焕身背后,刀桌舞动,去挡空中射来的箭矢。
夺夺声响之中,土山自身中了数箭,倒是护住了小姬焕周全。
列山得意大笑:“姬焕,我说过你会后悔的!”
小姬焕在虎背上呸了一声,回头来骂:“列山,你以为我什么准备都没有么?”
土山叫苦不迭:“小姬焕大人,都这时候了,您别嘴硬了。”
列山也四顾夸张的看:“准备?在哪呢,来啊,让我瞧瞧啊。”
小姬焕哼哼心里一声念叨,还不动手?
随着小姬焕腹语落地,列山安排的那些精锐之中,有四五个距离列山非常近的连山战士猛地转过身来,将弓弩对准了列山,猛地扣动机括。
情况突发变化,列山都没有反应过来,还是旁边夸父反应快,一把将列山推开。
不然的话,这弩箭怕是要将列山爆了头。
不过即便如此,列山脑门之上还是被弩箭钻出来了一道血槽出来,疼的列山捂着脑门就蹲了下去。
夸父大怒,直奔那袭击列山的连山战士。
那连山战士见一击没能成功,也不纠缠,丢了弩,从腰间拔出了和狩同款长短风雷双刀。
他手持双刀,与身边四个持有怪异武器的同伴避开夸父,杀向连山战士群众,所过处无可阻挡,一路杀奔到了骑在刃齿虎的小姬焕跟前。
到了跟前,所有人脸上身上满是血污。
那持风雷双刀,肤色较黑,给列山来了一箭的年轻人单膝跪下参见:“小姬焕大人,对不起,我们任务失败了。”
小姬焕倒是好说话,口中安慰:“没关系,这才刚开始不着急。要列山真死了,那多无聊,夜,你不用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