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95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蒼青之劍討論-第四十七張 誘騙展示-83fr7

蒼青之劍
小說推薦蒼青之劍
最难的闺蜜二人组被搞定后,就只剩下美狄亚和米娅了。
这两人……说难也难,说不难也简单。
简单是因为存在取巧的法子。比如米娅,直接哄骗就可以了;又比如美狄亚,只要让她感到满足,她自然对名分就无所谓了。
然而阿斯克作为一个心向光明的屑人,还是不想变成一个欺骗小女孩的坏叔叔,或者是被榨干成药渣的垃圾。他更希望能通过互相尊重和平等沟通,来维系住这个后宫的存在——而不是依靠谎言和身体。
他选择先去找美狄亚,是因为和米娅对话容易降智,被拉到和她同样的水平上才能互相交流,后续如果再去找美狄亚就容易被完虐。
美狄亚此时正带着小莉莉丝,在炉火岛北部的近海处玩水。
母女俩都穿着泳装,美狄亚的身材简直完美到爆炸,将魅魔的种族天赋体现得淋漓尽致;小莉莉丝只是个孩子,就不用多说了。总之阿斯克来到沙滩边上,目光就被美狄亚的身体曲线给吸住,几乎没有办法挪开。
“哼。”美狄亚也注意到了丈夫的目光,将手里的排球丢给了女儿,然后大方地转过身来。
好大啊,那个排球好大……
阿斯克回过神来,就看见美狄亚已经离开了海水,戴上墨镜,在沙滩椅上躺了下来,开始懒洋洋地晒日光浴。
小莉莉丝则是仍然在齐腰深的浅水区里不停蹦跶,捧着相比她而言大得多的沙滩排球,玩得不亦乐乎。
“怎么了?”美狄亚嗅了嗅鼻子,悠闲说道,“刚刚和希德莉法亲热完毕,现在想到我们母女俩了?”
“咳,你怎么知道的?”阿斯克有些尴尬。
“希德莉法的洗发水是海藻提炼物。”美狄亚言简意赅,“你现在从头到脚都是她的香味儿,嗯……还有佩姬,亡灵的堕落味道。”
“你身上是什么味道呢?”阿斯克使出反撩。
面对诺菈和埃莉诺,这样口花花肯定会被锤。不过美狄亚是不同的,这种级别的撩拨只是普通交流而已。
果然,魅魔女士没有露出任何愠色,只是随手拉了下泳衣,妩媚道:
“你来闻闻不就知道了?”
女儿就在旁边玩水,阿斯克还没傻到在这里和美狄亚腻来腻去,因此只是凑近了她的酒红色长发,小心翼翼地闻了一下:
“似乎是威士忌的香味?你用了酒味的洗发水?”
“我只是来之前喝了点酒。”美狄亚慵懒地道,“魅魔是不会用有香味的洗发水的,因为我们不需要用外在的手段来增加魅力。如果一个魅魔开始化妆了,说明她已经自觉年老色衰,没有办法去和更年轻的魅魔竞争了。”
“原来如此。”阿斯克在她旁边的沙滩上坐下来。
“听着。”美狄亚将右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细细地摸瑟着他的锁骨,柔媚地道,“如果你还想了解更多,我会帮女儿支走,等下去房间让我细细地告诉你……”
她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阿斯克立刻有种本能的惊恐,仿佛即将被丢入油锅里的虾子般。
“呃,那个……”他连忙扯开话题,“你不介意我和其他姑娘的……呃,这个,关系吗?”
“阿斯克你可真有意思。”美狄亚将手支在下巴上,玩味地看着他,“我们在房间里谈心,跟你和其他姑娘有什么关系呢?即便是你结了婚,难道就不可以和我来往了?”
“当然不行!”阿斯克认真说道,“结婚后怎么可以和除妻子以外的女人来往了?”
“确实不行,除非是被动的。”美狄亚点了点头,“比如说,和埃莉诺结婚后又跑去诺菈鬼混;和诺菈登记后又跑去找蜜儿和米娅没日没夜。”
阿斯克:………………
“我感到很惭愧。”他羞惭而认真地说道,“如今我已经洗心革面了,等这次事情定下来后,我绝不会和除了我妻子们以外的女人交往。”
美狄亚:?
她也露出了稍微有些凝重的神情,因为她知道阿斯克最近虽然表现很屑,但其实骨子里还是比较传统的。
一旦后宫名单确立下来,自己又没有顺利入围,那么即便是托了小莉莉丝的关系,两人并不会完全断绝来往,但某些事情……基本就不用想了,除非再次用药物之类的手段。
“好吧,我无所谓。”美狄亚故作大度,“反正我们已经有小莉莉丝了,我也不可能从你身边跑掉,不是吗?”
得到了美狄亚这边的答复,阿斯克也很是振奋欣喜,于是便搂住魅魔吧唧亲了一口,然后站起身来,拍拍屁股上的沙子走了。
美狄亚:???
等等,刚才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团长是不是亲我了?他主动亲的我?他居然会主动亲我?
不可思议地摸了摸被亲的脸颊,美狄亚从沙滩椅上站起身来,摘下墨镜,表情逐渐从错愕变为了狂喜。
所以阿斯克这是完全放开了是吗?也对啊!连后宫都可以接受了,主动亲吻女性这种事情,对他而言简直不是顺理成章的吗?
该死!一定是我最近被小莉莉丝牵扯了太多心神,反而对于忽略了他的心理状态变化。
如今的阿斯克,可不是当初那个为了回家,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装傻直男了,而是已经可以自由恋爱自由交往自由啪的成年男性了啊!
好耶,今晚就去夜袭!
“妈妈的表情好像在说‘今晚就要去夜袭’一样。”小莉莉丝抱着排球,从海水里走了出来,在沙滩上留下一排细密的脚印,“丢人呀,被亲了一口居然就如此幸福,我这个做女儿的也快看不下去了。”
“闭嘴!还不是你让我太操心的缘故。”美狄亚恬不知耻地将问题推到女儿身上,然后才有些疑惑地摸着脸颊,问道,“我的表情……真的那么明显?”
“就像是饥渴很久的人,突然闻到宴席的气息一样,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哦。”小莉莉丝装模作样要擦眼泪,不动声色地拱火,“太可怜了呀妈妈,我都为你感到难过和气愤,堂堂魅魔女王居然会被爸爸欺负成这个样子,真是太过分了。”
她声情并茂地说着,让美狄亚也有些感触,这么多年的寂寞涌上心头,让魅魔女王在心里暗暗咬牙。
六年,让老娘等了六年的代价,就是今夜连本带息都要从你身上收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