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wtc超棒的都市小说 臨淵行 愛下-第五百零七章 一劍無雙讀書-epl8p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
第二日,是郎云与苏云的对决之日,天魁福地内外,高手云集,等待这一战的到来。
宋命、花红易、圣皇禹和各大世阀的首脑齐聚一堂,静静等候。花红易诧异道:“玉阑神君怎么还没来?”
宋命也是诧异,道:“他总是迟到。上次也是……”
正说着,只见郎玉阑面色苍白的走来,不仅气色不太好看,甚至看起来苍老了很多岁,白发苍苍。
先前他看似少年,丰神隽永,风流潇洒,而现在则多出了一些沉沉暮气。
宋命更加惊讶,他们这等仙族,遗传了仙人强大的血脉,寿元悠久。哪怕是千百岁,也有如少年少女,青春靓丽。
他们往往要等到四千岁之后,才会慢慢感觉到自己变老。
一日不见,郎玉阑怎么会苍老到这种程度?
他却不知,郎玉阑因为一招之差,败给了郎云,担心郎云夺权,于是夜间暗杀自己的儿子。似这等世阀内部争斗,是常有的事,只因他们寿元太长,占据了高位便直到老死才会下来,后来者在几千年的岁月中没有半点机会,因此出现家族内斗,父子相残的事情。
但郎玉阑没有料到郎云已经算到他的到来,父子二人暗夜交锋,郎玉阑战败,被钉在地上。
他毕竟是神君,死是死不了,但是想到自己的失败,自己将会失去权力,甚至失去神君之位,不由悲从心来,一夜之间变得苍老。
这时,郎云前来,腰间佩着郎家的断玉仙剑,身姿翩翩,如同浊世美公子。
众人不禁眼前一亮,郎云有一种无上的锐气,锋芒逼人,显然比从前再有突破!
宋命看了看意气风发的郎云,又看了看老态龙钟的郎玉阑,心中顿时了然:“郎玉阑被其子夺权了,以至于郎玉阑道心失守,有了几分老态。不过,郎玉阑的实力极为强大,郎云竟能夺权,难道他的实力还在郎玉阑之上?”
宋命惊疑不定。
境界,对于所有的灵士来说都是一样。当年圣皇禹尚未来到这里这里时,天象境界是极境,圣皇禹传道,将征圣、原道两个境界传授给世人,原道境界便是极境,因此最顶尖的高手也被称作原道极境的存在,或者原道圣者。
前方的成仙路已经被仙人断去,没有了成仙的可能。因此就算你修炼的时间再久远,也有可能被后来者追上。
郎玉阑便是如此。
因为所有的境界都是一样,同境界修炼到比他人更强的地步便显得尤为难得,尤其是修炼相同的功法神通,更难做到这一步。
郎云也是出身自郎家,他修炼的功法神通与郎玉阑并无不同,可能郎玉阑还会藏私,少传他几手神通。
在这种情况下,郎云还能战胜郎玉阑,就令人费解了。
“那么,郎云是怎么做到相同境界,实力超过乃父的?”
宋命大为疑惑,心中又有警觉:“郎云的实力在郎玉阑之上,那么苏仙使便危险了!修炼到我们这个境地,每提升一分都困难万分,郎云这次的提升,绝对非同小可!”
在他心中,郎云的胜算大增。
这时,人群一片喧哗,苏云走来,相比郎云的锋芒毕露,锐气逼人,苏云便显得沉稳了许多。
这位仙使温润如玉,俊秀挺拔,没有多少威严,显得平易近人。
喧哗声更响,人们议论纷纭,此次圣皇会多灾多难,赴会二百余人,归来的却只有三人,大部分人生死未卜。
苏云三人能够活下来,一定有着非凡的本事,他们三人,可以说是天府洞天战力最顶尖的存在!
谁的实力最强,谁才能成为天府的圣皇?
这次双云之战,一定会异常灿烂夺目!
苏云向郎云见礼,惊讶道:“郎云兄的气度大变,像是再有所突破。莫非这段时间再有际遇?”
郎云还礼,笑道:“苏兄弟,我的际遇便是你。你传授我钟山、烛龙等境界的心得,我得你指点,焉能原地踏步?”
苏云欣慰道:“你终于敢于与我平辈论交了。看来你的信心大增,认为可以胜我。在道心上,你已经不比我逊色,但是在修为上,你还是差得远了。”
郎玉阑身心俱震,眼中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抬头看向苏云。
宋命也是心神大震:“郎云能够胜过玉阑神君,原来是靠苏仙使的指点!怪不得,怪不得!”
他心中对苏云钦佩万分:“果然是个厉害人物,不知不觉间便让郎家改天换地,换了个主人。这郎云登上了神君之位,只怕会变成他的派系。”
花红易也看出其中的玄机,心中凛然:“郎玉阑不听话,苏仙使便换掉郎玉阑,换上来一个听话的!我花家是否也会被他插手,我是否会被人干掉,换一任听他话的花家神君?”
她深感危险。
“仙界好像发生了什么乱子,这段时间很难联系到仙界,这苏仙使便是想在时候让天府翻天,彻底变成他的势力。真是好算盘。可惜……”
她目光闪动,瞥了瞥宋命,又看了看圣皇禹,心道:“宋命是个墙头草,不到最紧要的关头绝不站队。圣皇会过后,圣皇禹便会离开。那时候动手,集合我与其他世家的实力,足以将苏仙使和其乱党,一网打尽!郎玉阑想来也一定乐意铲除他的儿子吧?”
郎云拔出腰间断玉剑,那仙剑出鞘,发出叮的一声脆响,墨蘅城内外,所有人都清晰的听到这一声剑鸣。
断玉剑的剑鸣声,就在他们耳边萦绕,仿佛有一口仙剑围绕他们飞行,随时可能将他们斩于剑下!
“此剑名叫断玉,乃是我郎家祖上仙人的佩剑。”
郎云没有了从前的嬉笑之色,面色肃然,道:“我郎家有两位剑仙,第一代剑仙仗剑披荆斩棘,斩魔神,夺福地,建立郎家。他老人家飞升之后,留下此剑,名叫断玉。郎家第二代剑仙,正值朝廷更迭的动乱时期,我郎家几乎毁灭。第二代剑仙仗此剑,斩杀无数匪盗,保护我郎家的周全。第二代剑仙以匪抠之血祭剑,将此剑炼得通灵。苏云,你可有宝物与之匹敌?”
苏云想了想,摇了摇头:“我身上有个蒲团,是我从岳父家偷来的,我还有一口钟,是请人炼的。对了,我还有青铜符节,也是一件不错的东西,但具体是不是武器,我便不得而知了。”
郎云掷剑,将断玉仙剑插在脚下,笑道:“既然你没有趁手的仙兵,那么我也不用。凭借仙兵利器的确呈现不出你我本事。”
他目光中满是锐利的剑光,气势逼人,气血激荡,在身后呈现出钟山烛龙的异象,只听钟声震荡,龙吟阵阵!
再加上天府洞天原有的长垣、广寒、雷池等境界,他的修为之浑厚,胜过其他原道极境存在良多!
郎云长啸一声,聚气为剑,一剑刺来,他的身后,天象性灵同时聚气为剑,伴随着他的这一剑一起刺出!
与此同时,那天象性灵摇晃,体内又走出一个尊天象性灵,随即有更多的性灵从他体内走出,各自持剑,向苏云刺去!
郎家分光剑术极为奇特,必须要与郎家的功法一起修炼,郎家的断玉功与分光剑术配套,让他的性灵也能分出许多份儿!
甚至,若是资质悟性足够好,还可以做到让数个性灵一起修炼,事半功倍!
郎云就是资质悟性足够好的那个,非但足够好,他甚至还打破王中廷的修炼记录,四百多年便修炼到原道境界!
郎家的断玉功在其中也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不仅如此,他能够这么快便领悟苏云传授他的境界,将这些境界修炼的有模有样,也是他能够分出许多性灵一起修炼的缘故!
更为恐怖的是,分光剑术在这些性灵的手中爆发,威力竟然丝毫不减!
那剑光一动,便径自分裂,霎时间便是漫天剑光,从各个方向向苏云杀去!
“咣!”
第一道剑光在接近苏云数丈之时,便突然听到当的一声大响,震耳欲聋,像是剑光撞击在洪钟之上,只是这口钟肉眼无法看见。
“咣!”“咣!”“咣!”“咣!”
剑飞如雨,那钟声也自响个不停,无数口密集的剑光在苏云四周炸开,绚丽的剑光终于让那口无形的钟显形。
那是钟山烛龙,钟形态的山,烛龙盘踞在山上。倘若细看,甚至能够看到钟山上的每一块石头,烛龙身上的每一块鳞片。
然而倘若再细看,便能看到钟山和烛龙是由无数星辰和星系组成的庞然大物!
甚至,在钟山烛龙的异象中,你还能看到正在诞生之中的太阳和行星,那是火焰的世界,熔岩的世界,狂风席卷一切,怒火焚烧一切!
这正是郎云的钟山烛龙所没有的东西!
只有亲自见到钟山烛龙的人,只有亲自进入钟山烛龙之中,才能够将这一境界参悟到极致!
正是郎云的剑光,照亮这隐藏起来的钟山烛龙,这才显现出苏云在这个境界上的可怕造诣!
伴随着一道道剑光破灭,郎云的性灵分身也持剑杀至,那些天象性灵伟岸无比,提剑突刺,嗤嗤嗤,一道道剑光刺入钟山烛龙,向苏云刺去!
然而这数丈距离却仿佛无比遥远,那些天象性灵向前突刺,粗大的剑光却仿佛进入无垠的星空,剑光从一颗颗星辰旁边飞速驰过,速度极快。
然而在其他观战者的眼中,一个个天象性灵却像是陷入泥淖之中,持剑僵在那里,剑尖艰难挺进!
下一刻,郎云真身持剑刺来,嗤的一声刺穿钟山,直指苏云眉心!
与此同时,他气息暴涨,一尊尊天象性灵飞速合二为一,共同助涨他这一剑!
这一剑的威力强横无匹,看得观战众人脸色齐变!
就在此时,苏云抬手,真元化剑,一道剑光封住郎云的无匹一剑!
郎云微微一笑,手中剑光突然炸开,分光剑术爆发,无数道细微的剑光飞出,从各个方向斩向苏云!
他的分光剑术已经细致入微,修炼到无比细致的境地,正是这一手剑术,他将父亲郎玉阑赶下神君之位!
他的剑术比那两位主掌断玉仙剑的仙人也丝毫不逊!
就在他分光剑术爆发的那一刻,突然一股莫名的道场从苏云那一剑中铺开。
郎云看到分出的剑光纷纷破灭,那无匹的剑术径自瓦解,荡然无存!
“不要动。”
苏云轻声道:“动了,你便粉身碎骨。”
郎云抬手,试图再度出招,突然整条右臂化作齑粉,完全碎掉。
那是无数道剑光将他的右臂切碎!
他不再动弹,声音嘶哑道:“这是什么剑术?”
“不知道。”
苏云面色平静道:“我刚参悟出来,第一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