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x4sd有口皆碑的小說 我的一天有48小時 起點-第六十章 一場詭異的劫持(七夕快樂)熱推-z24p8

我的一天有48小時
小說推薦我的一天有48小時
丘比特付了那个趴在桌上扮演他的服务生八百块钱,之后由赛姬扶着坐下,先听赛姬讲了她这一下午的经历,随后则开口讲述了属于他的故事。
原来丘比特在接到公司被入侵的消息后就在第一时间订了回来的机票,而且随后又收到了赛姬发给他的信息,警告他路上有人可能会对他动手,在现在这个有些敏感的节骨眼上,丘比特当然也不会托大,立刻就警惕了起来,干脆将头等舱的位置都买了下来。
而且一上飞机就告诉了空姐自己要休息,不想被任何人打扰,也不需要任何服务,结果之后的一路上丘比特的身边再没有其他人,就在他以为这样做就能保证自己的安全了,而飞机也快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异变突生。
丘比特透过飞机的舷窗看到了一个椭圆形的飞行物体从一片云朵背后飞了出来,先是和飞机并行了一小段时间,接着就向飞机上方飞去,引起了一些乘客的惊呼。
没办法,这玩意儿的样子太经典了,就差把ufo三个字给刻在脸上了。有人甚至还在对面的驾驶室里看到了两个身材矮小相貌丑陋的小绿人,丘比特的心中顿时也生出了一股不详的预感,他在第一时间拉下了遮光板,而且还准备换位置。
但是他刚站起身,头顶句突然多出了一道白光,将他笼罩其中,丘比特忍不住爆了句粗口,而话音未落,他的身体就从机舱内凭空消失掉了。
再出现却是已经位于那架ufo上的笼子里了,而笼子外面两个小绿人一人握着一把前端绑着电击器的长矛,就向丘比特的身上戳来。
不过丘比特的动作却更快,下一刻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把金色的长弓,赶在长矛伸进笼子前就射翻了那两个小绿人,但是不等他找到破笼离开的方法,紧接着身上就又被白光笼罩。
这一次却是被从ufo上传送到了一座仓库里,而也就是在那里丘比特遭遇了一场新神们专门针对他的伏击战,虽然最后丘比特成功的干掉了其中一人,但是他自己也受伤了,眼见剩下三人逃走,他担心之后还有埋伏也没有去追。
丘比特匆匆离开了仓库,之后甚至没敢直接去酒店,叫了个美团跑腿,给自己的妻子赛姬送信约她来到了这家咖啡馆。
丘比特讲完自己的故事后,赛姬也小心翼翼的掀开了他的上衣,结果当看到了丘比特小腹上的那个伤口,眼泪就忍不住流了下来。
那不像是任何一种现实武器能造成的伤害,伤口的形状是个整齐的圆形,大概拳头大小,里面的内脏和血肉居然都不见了,如果不是因为丘比特是神明,中了这一下估计早就已经死掉了。
而他居然还能带着这样的伤口从几个新神的围攻中硬生生杀出了一条血路来,不可谓不强。
但是这也是他的极限了。
丘比特示意赛姬放下他的衣服,随后开口道,“新神与旧神之间的战争已经打响,身为旧神中的一员,我本来应该去帮忙的,但是我们夫妻两人都不是托尔或者阿瑞斯那种喜欢打架的人,再加上现在我身上的伤,就算想动手也动不了了。”
说到这里他拍了拍赛姬的肩膀,“放心,我还死不了,但是想治好也不容易,所以接下来我打算找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隐居一段时间,先把伤给养好了,到时候看看战争进行到哪一步了,再做打算。”
赛姬擦掉了脸上的眼泪,哽咽道,“好,我这就回家收拾东西。”
丘比特闻言却摇了摇头,“不用,就这么走吧,公司那边我也准备解散了,已经告诉小何让她通知人事发放离职补偿金了。”
“好,都听你的。”
丘比特又看向张恒,“你救了我的妻子,我不能对你没有任何感谢,伸出你的手来。”
张恒闻言伸出了左手,丘比特则用一根手指沾着自己的鲜血在张恒的手腕上花了两只小箭,随后喘气道,“我也没什么别的东西能给你,就送你这对儿箭吧,如果遇到你喜欢的女生可以用金箭射她,遇到想拆散的人可以用铅箭,记住,这种效果只对目标中箭后第一个看到的人有效,各能用三次。”
——丘比特之箭,张恒也是久仰大名了,相爱金箭和分别铅箭也和传说中是一样的效果。
而在丘比特送完箭后,赛姬又再次感谢了张恒的救命之恩,随后这对儿夫妻让咖啡馆的服务生帮忙代叫了一辆出租,互相搀扶着走向门外。
张恒亲眼看到丘比特的身体在出门后一点点的变小,最终成为了三岁婴儿的样子,被赛姬抱在了怀里,在自己妻子的身前沉沉的睡去。
张恒等两人的车从眼前消失,本来也准备离开,但是之后却看到刚才一直没说话的魅魔小姐依旧坐在位置上没有动弹,后者望向他,一改之前那副事不关己的酷酷样子,神色严肃道。
“我们得聊聊了。”
“好。”张恒点头,也收回了脚步,重新在桌前坐下。
“我知道你是谁了。”
魅魔小姐的第一句话就石破天惊。
张恒神色不变,“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不是就知道我的真名还有住址了。”
“我说的不是这些,最近有传闻说,拉莱耶的就要从他的城市中苏醒了,以一个玩家为容器,重新回到陆地上,而那个被选做容器的玩家就是你吧。”
“为什么这么说?”
“你之前询问赛姬的那些问题,都是和如何抵抗降临有关的,而且就在不久前,赛姬刚帮你抵挡了一次灵魂攻击,她比较单纯,想的可能没有那么多,但我不是她,我知道这样一来就证明之前那些问题你是代你自己问的。”
“没错。”事到如今张恒也没再否认,“我带着你就是想要找到对抗降临的方法。”
“不止,你带着我是还想知道组委会和其他神明怎么对待你吧。”
“的确,这也是一方面的考虑。”张恒承认道。
赛姬闻言望向张恒的神色变得复杂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