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lqc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靈器復甦-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沒有選擇是錯的看書-wjz7k

靈器復甦
小說推薦靈器復甦
辰风的身体冲出了好几米好停了下来
他踩在了一块田地上。
怔怔地看着前方。
前方是一片长得旺盛的菜园。
那是长盛村外面的田地。
他没有抓住安若雪。
明明就差那么一丝!
就差那么一丝!
“为什么会这样……”
他的手在颤抖着。
“对不起。”
妙妙的眼睛含着泪花,小手紧紧拽着乾坤锁。
整个驿站都收在了乾坤锁中,所有人都安然无恙。
但唯独她没有回来。
“你早就知道?”
辰风转过身,看着妙妙,难以置信。
“她不让我说的,对不起,辰风哥哥,但这是唯一的办法。”
妙妙抹着眼泪,哭着说道。
“可她……可她并不是道鞘,她的时间灵器被解除了。”
“历史被修改了,她没有解除过眼云烟,幽老怪发现她是很完美的人选,想办法让灵器反噬了她,成为她的能力……”
妙妙把从安若雪那里看到的记忆留给了辰风。
那段记忆,也是安若雪留给妙妙的。
辰风怔了一下。
安若雪的身体,正好契合了一位神。
当太阳落山之后,不周山就会陷入休眠中,无法再让神降临,到那时安若雪的身体对幽老怪就没用了。
所以她赶在了太阳落山的最后一刻,做出了选择。
在那种情况下,神想要进入她身体,就只能出现在便利店附近。幽老怪没有时间转移,因此打开了不周山对便利店的封锁,让神过来的同时,也让妙妙抓住了转瞬即逝的机会。
——
“对不起,辰风哥哥,若雪姐姐她要我保密,她不让你知道。”
妙妙低着头,仍然在抽泣。
他握紧了拳头。
胸口仿佛被打了一拳,空气都被挤出了肺,强烈的窒息感包裹着他。
原来失去一个喜欢的人,可以这样难受。
可是他还没有对那个女孩说出那句话。
他以为那不是时候,以为安若雪只是在安慰他。
根本没有想到安若雪是在向他告别。
他那么傻,什么都没有察觉。
等他醒悟的时候,却只剩下夕阳下那抹决绝而无悔的血芒。
“她说过相信我的。”
他呢喃道。
天通境的人,永生境的人……
都像是一座大山,压着他,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努力了,但无法做到让她相信。
他忽然很恨自己。
为什么会这么没用!
为什么修为到现在还是化窍后期?
为什么自己不能给她最后的保护?
她什么都失去了,他成为了她的全部。
可是他没有替她撑起那片天空。
“她说,你活着,就还有希望。”
妙妙哭着把玉笛拿给辰风。
辰风怔怔地看着这把玉笛。
谁家玉笛暗飞声。
握住那把玉笛,耳畔似乎有阵阵清幽的笛声回荡着。
“为什么这么傻?”
他低着头,拳头握得紧紧的。
那个女孩的声音依旧历历在目。
——我对你试过了各种看法,咋一看,猛一看,正面看,偷偷看,不经意看,翻白眼看,眯起眼睛看,匆匆一瞥看,目不转睛看,假装睡眼朦胧看,睁着半只眼睛看,站在楼上看往下看,站在楼下往上看,在人群中蓦然回首看……
——我对你用了八十一种看法,但居然看不透你的脸皮!
——我必须摸你的脸,确定你是不是执天者。
……
那熟悉的音容笑貌,在他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闪过。
他才明白,很多东西只有失去了,回忆才会变得如此清晰。
可他很不甘心。
他以为自己可以保护她,成为她的后盾。
最后却是她用生命保护了驿站了所有人。
夜风吹过,就像是吹散了离人最后的眷恋。
妙妙抬起头。
那道身影却已经消失在暮色中。
——
“妙妙。”
空空出现在妙妙身边。
“空空,我做了一件坏事。”
妙妙拽着乾坤锁,伤心地哭泣着。
“辰风哥哥不会再原谅我了……”
泪水宛若决堤般,在妙妙的脸颊上流淌着。
空空知道了方才发生了什么事,他和妙妙心灵相通,当妙妙的心情传到他身上的时候,他也感同身受。
可这一次,空空离奇地止住了眼泪。
他抱住了妙妙,像个小大人一样拍着妙妙的后背:“不要哭,空空在这里。”
他安慰着妙妙,声音有些苦涩。
“空空,如果是你,你会像我这么做吗?”妙妙泪眼朦胧地问道。
空空迟疑了片刻。
他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可是妙妙已经知道了空空的答案。
“你不会像我这样做,你会去阻止若雪姐姐,就像你会去把怪叔叔拉回来一样,你也会拉住若雪姐姐。”
妙妙搂紧了空空的脖子,伤心地说道:“所以我是一个坏孩子,我做了一件错事。”
她抱着空空,小小的胸膛里满是愧疚与难过,她把错误都归咎到自己身上。
“妙妙,如果让你再去选择一次,你还会这样做吗?”空空问道。
妙妙哭诉着,许久,她才断断续续地哭道:“若雪姐姐不让我说出来,那是我能看到的唯一的办法,不然我们都要出事,包括辰风哥哥,包括若雪姐姐,若是驿站被毁,就没有任何希望了……”
“那你的选择就是对的。”空空坚定地说道。
妙妙抬起头,看着空空。
看着这个和自己一起长大,从不分开的哥哥。
“顾爷爷以前和我们说过,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选择。你有你的选择,若雪姐姐也有她的选择。”
空空闷闷地说道:“顾爷爷说,只要无愧于心,任何选择都不能说是错的。”
两人曾经都是不谙世事的小孩,他们本是不周山的混沌阴阳,镇守着历史,无意间化作了人。
离开了不周山,老爷子本该抹去他们的意识,把他们送回去。
可是老爷子教他们如何做一个人,如何选择自己的路。
他们两人性格截然不同,就导致了能够看见的事情都不一样。
“哪怕你的选择和我不一样,也不能说你是错的。”空空咬着牙说道。
理智与情感。
空空会选择后者,而妙妙会选择前者。
但谁能说,哪一个选择就是错的?
妙妙懂这个道理,但她还是很难过。
“我们先回村子。”
空空望着辰风消失的方向,眼里有些许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