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唐朝貴公子 線上看-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閲讀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许敬宗说罢,立即收获了无数冷眼。
岑文本冷笑:“许相公以为,三省若是退了一步,便能落到好吗?这不啻是贿秦之策,因为如此,于是,今日割一地,明日割五城,那么这天下,谁才是宰相,又到底是三省来代陛下执宰天下,还是鸾阁呢?”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许敬宗地位比较低,此时受了责备,便默然无语。
房玄龄也有了几分火气。
他一向与人为善的。
但是并不代表,自己要将三省的权力,分一杯羹给鸾阁,这是立场问题,若是房玄龄不能维护三省,那么谁还会敬服他呢?
房玄龄正色道:“让人上书,此前的财政部,也不许立了。就说这不合规矩,六部、六部,朝廷已有六部,何须要设七部?万万没有这样的道理,这朝中,三品以上的大臣……有一百七十二人,老夫要明日午时之前,有一百七十二本奏疏送到三省来!”
此前三省还捏着鼻子认了财政部,只是希望尚书是三省所提的人选。
可现在,房玄龄特意的被惹毛了。
他的话掷地有声。
众人听罢,纷纷道:“喏。”
“不要在乎你们个人的得失。”房玄龄淡淡道:“谥号不重要,荫职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自己,你们若是现在便要将手中的大权,分给鸾阁,那么谥号和荫职,要之有何用。要图眼下,不要图死后事。要图你们自身,因为你们自身才是根本,若是连根都挖了,还计较儿孙们的荫职有何用?”
这番话,真是拨云见日。
对啊,若是连自己的权力都动摇,那么荫职有什么用?
众人振奋,杜如晦道:“鸾阁那里,要不要敲打。”
“不必。”房玄龄风轻云淡,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给陛下留一些体面吧。”
这话的用意很明显,不要在乎几个妇人,之所以大家不反击,是因为看在皇帝的面上。
次日,一百七十二份奏疏,齐齐整整,送到了三省,都是关于对于新设财政部的质疑。
房玄龄也没有批注,而是直接让人送入宫中。
李世民看着这些奏疏,不由得苦笑:“看样子,秀荣还是棋差一招啊。”
他摇了摇头,苦笑。
张千小心翼翼道:“陛下此前不是说公主殿下有大本事吗?”
“她能想到用礼议来制三省,就已是有大本事了。可是……朕的房公、杜卿他们也不是吃素的。”李世民笑着道:“想从三省手里分权,哪里有这么容易呢。”
张千若有所思:“所以,遂安公主殿下还是输了?”
“应该是的。”李世民看着这一百七十二本奏疏,大为头痛:“三品以上的大臣,都上奏了吧,而且如此整齐划一,足见这一次,是鸾阁引发了同仇敌忾的心理。”
张千道:“这岂不是说,房公和杜公,执掌朝政,如火纯青?”
李世民凝视着这些奏疏:“可以这样认为。”
张千道:“陛下不得不防啊。”
李世民叹息道:“朕不必防备,朕担心的是太子防不住,这也是为何,朕设鸾阁的原因,皇家,不能让执宰天下的人牵着鼻子走。”
“陛下是否要出手,帮助殿下呢?”
李世民抚案,若有所思:“再等等看。”
…………
一个宦官,碎步的入殿,而后道:“陛下,陛下……最新的新闻报来了。”
李世民抬头,看了一眼那宦官。
这宦官显然走得急,一般情况之下,说明新闻报里肯定有大消息。
李世民道:“取来。”
新闻报送到了李世民的手里,李世民一看,却道:“秀荣的反击也已来了,陆贞讨要谥号和许昂不法之事,统统都见诸报端。用词很犀利,直击三省,暗示三省袒护。有趣了……”
张千皱眉:“陛下,这……岂不是让人非议起朝廷了?”
“这是将房卿家他们放在火上烤啊。”李世民道。
“那么宫中……”
“宫中看热闹便是了。”李世民道:“依着我看,事情不会这样结束。你没发现吗?这报纸是今日发的,而三省的反击,也是今日。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报纸今日放,但是一定是昨日校对和排版,也就是说,昨天的时候,稿子就定好了的。秀荣早知道今日三省会反击,所以昨日便布局争锋相对,这就说明,秀荣很有判断力,她早料到,三省不会善罢甘休,而一百七十二本的奏疏,早就是她预料之中的事。这件事可怕之处,不在于见诸报端的事,会让三省丧失威信。而在于,秀荣处处占着了先机。一时的伤害不可怕,可处处料敌如神之人,才让人恐惧。”
张千一脸无语的样子:“公主殿下向来纯善,倒是看不出来。”
李世民淡淡道:“她身边只怕有姜太公一样的人物。”
“此人会是谁呢?”
“这不重要。”李世民道:“驾驭群臣的人,不一定要绝顶聪明,只需要她能知人善任就可以了,再聪明的人也有穷尽之时,可能发掘人才,纳为己用之人,方可立于不败之地。”
李世民放下了报纸:“三省……可能要焦头烂额了。”
…………
政事堂。
这已是不知多少次,宰相们凑在一起了。
房玄龄昨日还淡定无比,今日却显得有些浮躁了。
一百七十二本奏疏进上去,他发现并没有起到昨日预料到的效果。
因为报纸登报了。
登报就意味着,昨天鸾阁就已经预料到了三省的反击。
而现在……三省的宰相们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可细细一想,三省的反击呢?看上去很吓人,可实际上……却是不痛不痒。
因为财政部就算是不设立,对于鸾阁而言,也是不痛不痒,可公主殿下这么一闹,却有点让三省伤筋动骨了。
“据闻:中书舍人许敬宗,放任其子,抢掠民女,其恶行已至人神共愤的地步。可如此大奸大恶之人,三省竟要予以荫职,使其出仕为官,此滑天下之大稽也……”
“好了,不要再念了。”房玄龄烦恼的挥挥手。
那拿着报纸的书吏忙是三缄其口,将报纸收了。
许敬宗已是冷颤不止。
果然……事情恶化了,现在哪里还是让自己儿子做官的问题,现在是要不要给自己的儿子治罪的问题啊。
甚至……还可能波及到自己,因为,报纸中再三暗示,这都是自己放纵和袒护的结果。
他惶恐不安的道:“房公,房公,再争执下去,是两败俱伤啊。”
房玄龄踱了几步,其余的宰相个个面露骇然之色。
“可惜……她是公主……”杜如晦苦笑:“不然……就让御史,查一查陈家吧?”
房玄龄驻足,他明白杜如晦的意思,要让公主知道害怕,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从他的夫家入手了。
这是朝中收拾一个人最好的办法。
这政事堂里的都是宰相,哪怕是号称为君子,可实际上,没一个是省油的灯,即便为房玄龄,被人称之为贤相,可这样的路数,却还是懂的。
只是……查陈家的过失……
这事太大了。
一个不好,可能引发更可怕的后果。
可是……三省不能退,一旦退了,这朝廷的三省,就真正变成了三省一阁了。
房玄龄见诸相公们都看向自己,带着几分期待之色。
显然……许多人已经摩拳擦掌了。
王爷追妻忙:医妃请上座 晓婷.
在此掌握机要的人,可没一个是善类,他们可能很贤明,可能是正人君子,可要是被人招惹了,照样是杀人不眨眼的。
房玄龄眯着眼,一字一句道:“查一查,但是……不要过头,可以好好的敲打敲打,让鸾阁的人识趣一些。”
众人明白房玄龄的意思了。
许敬宗也咬牙切齿道:“说起来,精瓷之事,就有很多玄机,不妨从这里入手,许多市井消息里都……”许敬宗说到这里,没有继续说下去。
其他宰相们都暗暗点头。
精瓷之事,其实许多人已经回过味来了,当然……都没有真凭实据,可若是当真大张旗鼓的去查,陈家那边,怎么向天下人交代,他们陈家把天下人都坑了?
房玄龄淡淡道:“可以,就从那里开始,大张旗鼓的去查,查个底朝天,动静大一点。御史台、刑部、大理寺,摆出彻查的架势。老夫倒要看看,到时那陈家坐得住坐不住,让他来求老夫!”
众人吁了口气。
似乎这一下子……终于可以扳回一局了。
房玄龄的脸色也好看了许多,他坐下,呷了口茶:“老夫现在担心的,是陛下啊。陛下建鸾阁,心思就很明显了。而公主殿下,如此的咄咄逼人……只是我等不能退让,国家大政,怎么能操持于妇人之手呢。”
众人点头。
房玄龄心里却是悲哀,其实自己才不想管这烂摊子呢,多一个鸾阁,倒没什么。
问题在于,他是宰相之首,若是自己无动于衷,那么三省六部,还有天下的官员,会怎样看待这个房相。
李秀荣要树立威信,而房玄龄则必须保住威信,这都是决不能退让的事,谁退让了,谁便失去了底牌。
………
当日,御史台、刑部和大理寺,甚至包括了工部,都已开始摩拳擦掌,各自发了公文,要查一查当初精瓷的事,甚至,御史台还打算派出人员,亲自往浮梁县去。
这一次动静很大。
显然,这也是不少人乐见其成的事。
当初精瓷暴跌,实在过于恐怖,不知多少人差一点倾家荡产,本来这件事的风头,已经要过去,可现在旧事重提,又摆出一副彻查到底的架势,倒是让不少人上了心。
“少爷,少爷……”陈福匆匆的寻到了陈正泰,而后将一封来自朝中的书信交给自己。
陈正泰将书信打开,随即笑了笑:“噢,是要查精瓷啊。”
“少爷。”陈福是极少数知道内情的人之一,他不无担心的道:“若是查出点什么来,只怕对陈家不利。”
“不慌。”陈正泰淡淡道:“这是三省要收拾我的夫人呢。不过……我相信武珝。”
“啊……”
“和武长史有什么关系?”
“因为……所以……”陈正泰随即一笑:“就不告诉你,总而言之,我们陈家要淡定,不要慌,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让他们查吧。”
陈福点点头,泱泱去了。
陈正泰这时对于这一幕神仙斗法,倒是引发了浓厚的兴趣。
这三省和鸾阁,都在层层的加码啊,现在等于是武珝单挑所有的宰相,就是不知……最后怎么分出胜负来。
不管了,继续看戏。
…………
一份份公文送到了鸾阁里。
李秀荣蹙眉起来,心惊肉跳:“精瓷的事,虽然夫君没有告诉我,但是从陈家的收益来看,精瓷的背后,一定有许多蹊跷吧。”
她抬眸,看着武珝。
武珝颔首:“是。”
“会查出来吗?”李秀荣不无担忧。
武珝道:“朝廷真要彻查,就没有查不出来的事。”
李秀荣显得犹豫了。
双方见招拆招,才几天功夫,各自的手段就不断升级。
李秀荣的本意是完成父皇的使命,与此同时,也让陈家多几分依靠。
可若是现在继续这样下去,难保不会到鱼死网破的局面。
她凝视着武珝:“事到如今,如何破解?”
武珝诧异道:“我还以为师母会说……会说……”
李秀荣道:“会说什么?”
武珝道:“会问学生,是不是该鸣金收兵了。”
李秀荣美眸里,掠过一丝精光,她手拢了拢云鬓道:“我既下了决心,要做出样子来,就没有退让的道理,我身上流淌的乃是皇族的血脉,又是陈家的妇人,若是跑去寻三省的宰相们求饶,岂不成了天下人的笑柄?事到如今,已经没有退路了。怎么还可以期望别人的宽恕呢?”
武珝隐隐察觉到,李秀荣的双目之中,只怕还掠过了一丝与众不同的欲望。
似乎大唐的女子,内心的至深处,都渴望着什么东西。
以至于连一向与人为善的李秀荣,现在似乎也开始染指权力,似乎想要操控什么。
武珝道:“师母,时机已经成熟了。”
万象神眼
情深不兽:总裁不可以 霂梓
“什么?”李秀荣看着武珝:“什么时机?”
武珝正色道:“起初,用礼议对三省步步紧逼,其实就是要得到他们一样东西,而现在已经得到了,得到了这样东西之后,我们才可以无所顾忌。”
“什么东西?”李秀荣越来越觉得武珝匪夷所思。
“那一百七十二本奏疏。”
“你继续说下去。”
“只有惹怒了三省,三省必然反击和敲打,而我猜测,他们一定会让所有三品以上的大臣,一起上奏。”
“他们上奏,我们能得到什么?”
“得到陛下对我们的鼎力支持。师母,你想想看,陛下为何要设立鸾阁?经过了李祐谋反,陛下终究是对人不放心啊。而三省执宰天下,且都是位高权重的老臣,所以才有了设立鸾阁,制衡三省的意思。只是……陛下未必愿意鼎力支持,毕竟帝心难测,可是……现在通过礼议逼迫了三省发动三品以上的所有大臣,统统上奏,那么陛下看了之后,会怎样想呢?陛下一定觉得……自己设立鸾阁是对的,三省可以让所有的三品以上大臣唯命是从,难道不值得可虑吗?正因为如此,所以现在的鸾阁,权力理论上是无限的。”
“无限的?”李秀荣开始有些明白了。
“因为无论鸾阁为了制衡三省,做出什么超出了规矩的事,陛下也不会阻止,因为陛下要的,就是鸾阁制衡三省,无论用什么方法。”
“也就是说,礼议根本不是逼迫三省妥协的方法?”
“不是。”武珝摇头:“礼议固然厉害,可若是大唐的宰相们如此就轻易就范,那么师母就太小看他们了。”
“那么……”李秀荣道:“我们的后手是什么?”
武珝道:“后手已经预备好了,只是……要等到明日。”
“是非常手段?”李秀荣看着武珝。
武珝点头:“是非常手段,在这一百七十二本奏疏递上去之前,若是轻易去用,可能引发宫中的阻止。可现在……已经可以无所顾忌了。接下来……便是用完全超出三省所想象的办法,逼迫三省的宰相们,彻底的服软。”
“如果他们不肯屈服呢?”
“不肯屈服……”武珝目中似发着光,她凝视着李秀荣,斩钉截铁道:“师母不是说了,现在师母已经没有了退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开弓没有回头箭,那么,就将这些宰相,一个个的敲掉。”
李秀荣伫立着,双眸没有表情。
武珝继续道:“先从许敬宗开始,而后是岑文本,再此后是杜如晦、房玄龄,直到天下知有鸾阁会同三省执宰天下为止。”
李秀荣明白了。
她淡淡道:“好好布置吧,不要有什么差错。”
“喏。”
“武珝。”李秀荣道:“你怎么看待你的恩师?”
“嗯?”武珝抬眸,竟有一丝慌乱。
…………
第三章送到,求求求求月票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