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t14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諸天福運-第三百七十八章 消弭內耗-bp0c9

諸天福運
小說推薦諸天福運
晁盖黯然……
他是个很重义气的人,不然也不会好好的都保正不做,跟着几个初相识的存在去劫什么生辰纲。
就是眼下,知晓智多星吴用不甘一身本事埋没,弄出种种幺蛾子也没怎么生气。
柴大官人话里话外,已经表露得十分明显。
晁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智多星吴用眼下和宋江联系紧密,主要是宋江能帮他施展抱负,晁盖比不上自然被抛弃。
“大官人可否帮某解惑,事情怎么就发展到了眼下地步?”
黯然神伤了一会,晁盖收拾了心情,看向柴大官人直接问道:“不弄清楚,心中实在憋闷得慌!”
“天王肯定没有主动接受朝廷招安的心思!”
“那是当然,某只想和弟兄们一同在梁山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日子过得潇洒自在!”
“可眼下部分头领,却想要更好的前程啊!”
“他们想要更好的前程,离开梁山奋斗就是,某绝对不会拦阻!”
“可若没有了梁山这块基业,这些头领在外头也掀不起多大风浪,朝廷哪会费心招安?”
“合着,这些家伙想要鸠占鹊巢?”
晁盖怒目圆睁,一脸不爽道:“这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
“天王说笑了吧!”
柴大官人好笑道:“咱们本就是贼寇,贴上了标签的那种,哪有什么道理可讲?”
晁盖一时哑口无言,可看他气愤的神态,显然并不服气。
“天王,现在关键是梁山上的头领和弟兄,基本上都是宋公明的人马!”
柴大官人不以为意,悠然道:“天王想要有所作为都不太可能,拿什么和宋公明斗?”
晁盖一时沮丧万分,大官人的话虽然说得难听,却是实话。
不过……
他很快反应过来,直接道:“难不成,大官人也支持接受朝廷招安?”
“怎么可能?”
柴大官人好笑道:“好不容易脱离了赵官家的监管,某自然不会自投罗网!”
“那宋江要是接收朝廷招安,大官人不也得跟着?”
“那不一样,宋公明那是要全身心投靠朝廷,某就用不着了,老实在梁山水泊看家就成!”
见晁盖还想说什么,大官人笑道:“某和天王也不相同,天王乃是梁山名义上的首领,不让位的话……”
后面的话没有出口,但语气中的森森寒意,已经显露得相当明显。
“某倒是想让!”
晁盖很有些意兴索然,无奈道:“某对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不感兴趣,只想和志趣相投的弟兄过潇洒生活,可某又能退到哪去?”
这话不是假的,晁盖虽然成为了梁山大首领,可他的家族和亲人依旧还留在东溪村那,就是都保正的位置都掌握在晁家人手里,显然这位也给自己留了后路。
不然,凭晁盖的家底,就算比不得祝家庄却也不会差太多。
起码,拉上千人规模的青壮不成问题!
有了千人青壮作为心腹,在梁山的日子也不会如此憋屈。
说来说去,宋江之所以能够迅速后来居上,让晁盖变成名副其实的摆设,也是因为手下缺少可靠心腹的缘故。
“天王若是信得过某,某倒是可以指出一条出路!”
眼见气氛沉闷,柴大官人笑吟吟开口道:“某知一处距离大陆不远的海岛,方圆足有一县之地,若是开发得当住下五万百姓不成问题,还能开垦数十万亩耕地!”
晁盖猛然睁大眼睛,惊喜道:“还有这样的地方,大官人不会在蒙骗于某吧?”
“怎么可能?”
柴大官人好笑道:“只是那处海岛比较荒芜,还需要天王带人亲自开发才成!”
“这没什么问题!”
晁盖不以为意道:“某本就与田地打交道几十年,只要环境不是太过恶劣,人手充足的话多努力几年而已!”
“那就好!”
柴大官人笑道:“那处海岛距离登州不过数百里,若是海船速度够快的话,差不多一两天的航程!”
“要从登州出海?”
“那是自然,若非是海上的大岛,怎么可能到现在还没经过开发?”
“那之后的事情,就有劳大官人了!”
……
柴大官人也算松了口气,能够说服晁盖自然最好。
虽说他不看好梁山以后的发展,却也没想过眼睁睁看着梁山内乱,特别是大头领被二头领干掉这样的恶劣事件。
虽说水浒原著描写比较含蓄,可晁盖的死确实谜团重重。
要说宋江没动手脚,傻子都不相信。
等晁盖进攻曾头市的时候,宋江的实力已经膨胀得相当厉害了,可以说梁山绝对部分势力都控制在其手里。
这时候,晁盖这个大首领就有些碍眼了……
就算宋江没有杀人的心思,他手下的那帮子无法无天的心腹,也会找机会干掉晁盖的。
柴大官人虽然很少混迹前营,却也察觉到了某些不好的气氛,这才借助晁盖主动上门的机会劝说一回。
若是晁盖不停的话,他也不会主动参合。
不过晁盖表现得相当干脆,那柴大官人也不会让他死得不明不白,总得给这位没什么大志向的梁山大首领一个安度后半生的机会。
正好这时,宋江带着大队人马,已经从华阴赶回梁山。
九纹龙史进,跳涧虎杨春,白花蛇陈达还有神机军师朱武加盟梁山,自然又是好一番热闹。
柴大官人难得从后营露面,吃过了欢迎酒宴后,直接找到满脸红光的宋江。
“什么,天王哥哥怎么会有如此想法?”
听了柴大官人的讲述,宋江大吃一惊不可思议道。
柴大官人不以为然道:“晁天王的性子比较江湖,根本就没有接受朝廷招安的心思!”
“随着上山的朝廷军官越来越多,招安也会逐渐成为山上的主流,到时候非得爆发冲突不可!”
“晁天王不想梁山出现内耗,所以就提出了退位让贤的想法,这不难理解!”
说到这里,笑了笑悠然道:“再说了,眼下的梁山,还有晁天王继续坐头把交椅的可能么?”
宋江好不尴尬,心中却也松了口气……
要说他一心想要弄死晁盖,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毕竟不是真正的枭雄,和晁盖多年的交情也不是说没就没的,只是眼下形势使然,把他俩逼到了对立面。
一旁坐着的智多星吴用率先回神,笑吟吟道:“这事,怕不是大官人游说的吧!”
“自然!”
柴大官人也没有否认,悠然道:“晁天王毕竟不是傻子,他已经反应过来自己眼下的处境,因为兄弟义气不想闹内乱,那就只有他主动退位了!”
吴用认真问道:“有什么条件么?”
这厮,当真是个翻脸无情的小人!
能够混到梁山谋主的地位,说实话晁盖的功劳不小。
可现在一旦立场不同,抛弃以往盟友连眼都不带眨的。
不知道宋江心情如何,柴大官人却是平静如波,反正他和吴用以后打交道的机会,只会越来越少。
“某知登州外海有一大岛,面积足有一县之地!”
柴大官人笑吟吟道:“晁天王知晓后,有意搬迁至海岛之上定居,以后再不理会梁山之事!”
这……
宋江心情相当复杂,不过最后还是答应了晁盖的条件。
“大官人,晁天王既然愿意移居海岛,这事就由大官人一力主持了!”
宋江倒也大气,笑道:“若是需要什么,尽管提出来便是,能够拿出来的某绝不吝啬!”
“这次,怕是得梁山水军全力配合了!”
柴大官人也不客气,直接道:“另外登州的几位好汉,也暂时借调过来帮忙,后勤部这边也会将大部分资源向那边倾斜,公,公明哥哥可不要埋怨才好!”
……
等柴大官人离开后,宋江好一阵唏嘘,悠然道:“学究,你说咱们是不是做得有些过了?”
吴用不以为然道:“哥哥不用内疚,事情发展到了眼下地步,晁天王已经成了咱们继续前进的拦路石,他自己主动退让也算是好事一件!”
“可某心中总感觉,有些不好!”
“哥哥用不着太过计较,倒是柴大官人的威望,是不是太大了一点?”
“学究这是……”
宋江吓了一跳,急忙道:“你可不要胡来啊!”
“放心吧!”
吴用摇头道:“若是没把握的话,某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继续道:“某只是觉得,大官人和哥哥不会是一条心!”
“大官人不赞同诏安!”
宋江苦笑道:“这事,大官人早早就把心中想法道明,直言为了避免以后因此闹矛盾!”
见吴用露出怀疑神色,他苦笑道:“不用怀疑,大官人行事光明磊落,没有必要诓骗你我,其不想继续受到赵官家的监视,也不会拦阻咱们的行动!”
“那他想要什么?”
“什么都不想要,只是暗示若梁山前营主力离山后,他想继续留在梁山不愿出来替朝廷效力!”
“这也想得太好了吧,难道朝廷会答应这样的条件,哥哥会答应不成?”
宋江苦笑道:“若咱们的计划真的成功了,柴大官人不愿意跟随的话,那就不要勉强了!”
吴用张了张嘴,本还想说些什么,最后什么都没有出口。
他想到了被经营得犹如铁桶一般的后营,柴大官人可不是晁盖这样的江湖草莽,想要靠上不得台面的手段针对,那就是自取其辱。
吴用就算想玩花样,也得掂量掂量后果……
他又不是傻子,那看不出柴大官人对自己的疏远态度,想要玩攻心计都得不到信任。
对于柴大官人,他其实很有一些想法,想要利用这位的出身,以及某些独特优势做事的。
只是可惜,柴大官人一上山就表明了态度,直接掌管了后营搞后勤去了。
更没想到,柴大官人能力出众,不仅将后营管理得井井有条,还将后营弄成了铁板一块。
眼下,就是宋江都不好随意得罪这位,更别说只是谋主位置的吴用了。
……
柴大官人可不知道吴用的心思,就算知道了也只会撇嘴表示不屑。
若是一个正常势力的谋主,那名声和威望绝对不是说着玩的,起码下面的头领肯定服气。
可吴用么……
阴损手段用多了,不少梁山头领对他没有多少好感,至于敬畏也就不用指望了。
若是有机会的话,某些被他坑得太惨的头领,甚至都有可能敲他闷棍。
在这样的情况下,除了宋江的心腹铁杆对其客气,老实听话之外,吴用在梁山的威望真的一般得很。
若是不扯宋江的虎皮,他根本就指挥不动几个头领。
这也是吴用和宋江一直都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缘故,吴用根本就没办法独当一面的说。
他想要支使柴大官人,若是没有足够正当的理由,根本就没有作用。
柴大官人可没心思理会其他,他此时直接招呼了登州来的一干头领,同时动用了后营人马直接跑去登州打前站。
先想办法再海边的村镇立下脚跟,而后通过一些手段弄来海船,招募到足够的船员后,便试探性的在沿海海域积累航行经验。
话说,登州这边有个水师指挥营地,其老大指挥使正是呼延灼的族人呼延通。
这位也是有些本事,柴进手下的人马和其接头后,便可以大摇大摆的在登州沿海海域航行。
在知晓大致方位的情况下,不过花费了半个月时间,派出去的海船就寻到了济州岛所在。
没错,柴大官人给晁盖寻的养老之所,正是众多水浒同人文里,必须提到的济州岛。
柴大官人虽然在现代那世没去过,却也知晓济州岛的大概方位,又是沿着朝鲜半岛海岸线寻找,很快找到倒也不算稀奇。
只是之后大规模海运人口物资,就是个耗费时间和精力的麻烦事儿了。
好在柴大官人不觉得如何麻烦,还有兴致会和晁盖一同赶赴登州,规划拿下济州岛后的各种规划和经营细节。
晁盖显然没想到柴大官人的速度如此之快,可看的出来他的心情相当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