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9kuc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玉虛天尊 ptt-第五百零七章燒!(祝大家七夕快樂)-hbsit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黎姐姐,太羲对骊山圣女的昵称。
不论床下,还是床上,左右无人的时候他都喜欢这么调戏风黎。
那话语间的轻佻,话语间的甜腻,恍惚让风黎回到当年的时光。
她深吸一口气:“你……你记忆到底恢复多少?”
“至少该记的,不该记的,都想起来了。”任鸿向风黎走过来,整个人气质陡然一变,仿佛成了另一个人。
那份与生俱来的邪气和占有欲,根本不是一位得道仙真,而是一位戏弄众生,操控命运的狂神。
任鸿笑容灿烂:“姐姐前世肩膀上的那颗红痣,我很喜欢……”
风黎脸一黑,反手一道剑光斩去。
任鸿面色不改,屹然不动,剑光从他鬓角划过。
风黎面如寒霜:“如果舌头不想要,可以直接割了喂狗!”
“明明是黎姐姐逼我说的。”任鸿不理会风黎手中的利剑,站到她跟前,一脸真挚道:“虽然我不想承认,但你应该看出。道口这块碑是我的笔迹,但并非我所留,也不是三代时期。所以我很好奇,为什么我的笔迹会在这里。”
“因此,我必须去死禁区。”
到底任鸿没有挑明颛臾的事,仅仅装作好奇,装作此地和自己有关。
“你的意思,你在三代之后,今生之前,还有一段人生?”
风黎想起当初纪清媛的话。按照纪清媛的描述,在任鸿今生之前,好像还有脱离轮回的一段经历?
“我不知道。”
任鸿很干脆:“我只是怀疑,骊山派覆灭,是这块石碑主人干的。
天皇境,颛臾默默无语,感觉自己很中枪。
不过,要说动态度坚决的风黎,这是最佳办法。
总不能真跟三代时一样,直接亲上去吧?
看风黎陷入沉思,任鸿露出犹如日辉般的阳光笑脸:“现在,黎姐姐选择跟我联手,还是……”
他手中,可是有一些旁人不知道的情报哦。
风黎看着他,忽然笑了。
“混蛋即便再如何转世,那股子混蛋味道总是改不掉的。今世你我无缘,所以……”
她转身,化作遁光飞向天路深处。
“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今生,你我再无瓜葛——”
任鸿仍是那副笑脸,只是笑意从来不曾进入眼眸。
“哎呀,哎呀,黎姐姐真是好大的气性。”
他不知从哪里翻出一把折扇,慢悠悠挥着玩。
颛臾:“你连自己恢复记忆的底都托出去,可最终还是没笼络住。接下来怎么办?”
“不用怎么办,跟着走就是。有人帮我们踩点,难道不好吗?”任鸿笑容敛去,冷酷道:“一位道君主动踩陷阱,咱们只管坐享其成。”
听到任鸿的话,颛臾暗暗一叹。
莫说当年,便是前些年的任鸿,也万万说不出这等话啊。他的情感消失的未免太快了。或许,这就是一魂分裂的弊症吧?
对此刻的任鸿而言,无论怎样行为处事,不过是在自己脸上带上一层面具。
和仙家同道在一起,就扮演一位得道高真。
和亲友们在一起,就扮演家人。
和徒儿们在一起,就扮演一位高深莫测的严师。
而和风黎独自相处,任鸿选择用当年三代时期的姿态。
掏出昆仑镜,任鸿扯了扯嘴角,露出当年最常用的嬉笑:“还可以,能模仿出当年的几分姿态。”
若不是现在整天照镜子模仿,怕是连怎么笑,都快忘了吧?
然而这一声心底的叹气转眼散去,任鸿大跨步走入天路。
……
没多久,他来到那群皮人处。
皮人们捉对站立在天路两侧,面无表情的皮人直直看着前方。
风黎站在皮人队列的最后,没有直接走过去。
“怎么,黎姐姐怕了?如果是这样,我可以先打头阵。反正我相信。黎姐姐肯定会救我的。”
风黎本不想理他,但听着一声一声的“黎姐姐”,心中莫名烦躁。
千年修持的心境,泛起阵阵涟漪。
虽然自己当年很干脆的放手,但并不是不爱他。若是不爱,又何必兵解转世,应了自己二人当年的赌约?
只是二人相爱,结果只有相杀。
既知结局,又何必受这牵肠之苦,相思之疾?
见她不说话,任鸿绕过她,走到皮人中间。
这时,皮人们纷纷扭头看着任鸿。
除却最后面几个皮人是修士皮囊外,前面的绝大多数皮人都是兽皮加工。
“黎姐姐,前面的皮人都是骊山派留下的。它们通过虫云驱使,会攻击我们,你要小心啊。”
这时,一缕缕红雾从皮人们身上涌出,围着任鸿寻找破绽。
任鸿手托六合仙盏,太元五灵神火自动点燃,将他团团护住。
风黎见状,催动上清仙光扫灭虫云。
然而不论是仙光,还是宝焰,面对无穷尽的红云,都难以将其完全覆灭。
以二人法力强闯,半路就会法力耗尽,被虫云蚕食殆尽。
任鸿看了一会儿,忽然道:“黎姐姐,用骊山秘法试试?”
风黎心中一动,放弃上清法门,转而催动骊山秘术。
“定——”她手捏法印,一片金光扫过,虫云如同温顺的绵羊,纷纷回到皮人体内。
“果然,骊山派的手段能控制皮人虫云。就是不知道,这种虫云是骊山哪代山主老母所创。”
任鸿笑嘻嘻招手:“黎姐姐,接下来一起走吧?”
风黎没理他,自顾自从皮人群走过,前往天路上的第一个休息点。
走过三千玉阶,她看到皮人行列中又出现几具修士皮囊。显然是前人闯关失败,半道法力枯竭,被虫云吃掉。
……
北地,任魁一行人在矿洞中穿梭,最终来到一座冰晶神殿前。
这座神殿以昆虫为主体,冰柱、冰壁上雕刻无数虫类图案。甚至在一些断裂的冰柱内,能看到一些红色的微小介虫。
“这就是刚才偷袭我们的虫云?虫子是骊山派从这座神殿找到的?”
任魁一行人在神殿展开搜查。因为神殿诡异,他们这一行人折损不少,但终于找到神殿内部的一篇资料。
这是某位骊山女仙所留。
夏凌辨认文字,对众人道:“骊山派在冰窟中找到这座神殿。从神殿中带走一块石碑,据说通过那块石碑打造天路,能前往一个很奇妙的地方。她们称其为‘造化大秘’。”
“还有,她们通过神殿柱子里的虫子,培养了一种皮人矿工。”
“至于骊山矿场的玉石,是被她们运走,去打造那条所谓天路了。”
……
任鸿和风黎来到天路阶梯的第一个休息点。在这里,有一片宽敞的宫殿群。
而在这里,出现好些骊山女仙的石像。
“这些石像都面朝天路之巅,但身子却朝着入口,应该是打算逃离?”
任鸿站在一尊人身蛇尾的女像前。
她一脸惊恐,时间凝滞在死前那一刻,似乎对发生的事十分惊讶而惶恐。
“看起来,她们是知道天路上方的问题,打算逃离某种威胁?”
风黎走在宫殿中的几尊女像前。对任鸿的猜测,她也这么想。
可是,天路之上能有什么威胁?
而且,骊山派当年为什么非要建立天路?
风黎想起自己从听雷中得到的那份地图?
或许,天路之上就是骊山城?
她猛地回头,观察这片宫殿群。
的确,这片宫殿群的建筑模式,已经和骊山城的形象有七分相似。
这时候,任鸿祭起昆仑镜,罩住石像。
察觉仙气波动,风黎蓦地回头:“你想干什么?”
昆仑镜中景象变幻,在任鸿全力推演下,跨过数千年光阴,照映来自过去的一幕。
天路之巅,无尽金云徘徊,有一重重宏伟壮丽的宫殿神城浮现。同时在那一刻,一道紫色漩涡缓缓流动。
“天变了!”
天路尽头,凄厉的女声传遍天地。
“快撤!”
各宫女仙蜂拥而动,从天路尽头向外逃离。
“睁眼了!造化开眼了!”
惊恐的女仙们纷纷逃离。但漩涡扩散的速度极快,仅仅一刹那,漩涡覆盖天空,绝大多数女仙被漩涡石化。
少数逃走的女仙也在天路上,面对莫名攻击。
空气中,好像有着无形敌人,将她们一一杀死。
最终只有一位女仙逃离出去。
“那个女仙,就是我在补天宫路上看到的人。”任鸿:“黎姐姐,对天路尽头的城池?你怎么看?”
他也看出来了。那尽头的城池,和眼前这片宫殿群大概是同一系的建筑。而且这套建筑风格跟骊山派的三宫十六殿很像。
难不成,那座城市是骊山祖师女娲神所留?
风黎没吭声,她研究天路尽头的那个漩涡。
忽然,昆仑镜表面出现裂痕。
嘭——
整面镜子被天路尽头的光辉击穿。这道跨越时光的力量,甚至向任鸿和风黎袭来。
任鸿立刻后退,手中仙盏一震,宝珠和五口神剑化作剑阵镇压光辉。
另一边,风黎手中多出一道轮盘。
无当宝轮转动间,无数先天灵光绞碎光辉,将靠近自己的光辉悉数毁灭。
“是先天不灭灵光。天路尽头蕴含先天大道。骊山派当年应该是进行某种禁忌实验,打通前往那个地方的道路。然后被反噬。”
对那个地方,风黎心中有一个猜测。
能让骊山派上下如此痴狂的,恐怕只有传说中的造化大秘了。
她偷偷看向任鸿,任鸿蹲下来,捡起自家昆仑镜的碎片,嘴里念念有词。
“惨了惨了,昆仑镜镇压我道气运。要是此镜破碎,我昆仑气运流逝,回头青玄师兄铁定饶不了我。”
风黎见他愁眉苦脸,不禁道:“你大可放心,回头去补天炉修一修,这镜子还能用。”
“是啊,差点忘了补天炉。黎姐姐,能不能请你帮忙,用补天炉帮我将镜子修好?”
少年俊俏的脸庞伸到自己跟前,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让人生不起拒绝之心。
风黎忍不住在他脸上捏了一下。
“疼疼……疼疼……姐姐轻点。”
“不用玩这套。补天炉,你也会用。”
“是啊,还是姐姐当年教我的。黎姐姐技术比我好,还是你来吧。”
“……”风黎见他这得寸进尺的模样,索性转过身:“走吧,接下来的路还长呢!”
她身后,任鸿咧嘴一笑,收起昆仑镜,大摇大摆跟上。
……
玄灵宫,凰公主、菡萏、姚青囊、钧天、雷雄、云嘉等人汇聚。
宿钧在众人到来时,悄然化作蝴蝶离去。
凰公主和众人说起自己二人的经历,继续等待董朱、纪清媛以及齐瑶。
可过去许久,三人也不见踪迹。
诸人合计后,又开始从玄灵宫往下走。
走到第七殿的兰台,纸人仙女已经消失。
“奇怪,她还能离开?”
“既然皮魔能行动,她能动也很正常吧?”
可望着眼前茫茫迷雾,众人心中开始打鼓。
一个皮魔已经够麻烦,再来一个纸人仙女,这是要男女双打吗?
众人忐忑不安在周边搜寻,很快在通天河源头,远远看到纪清媛的身影。
可当众人走过去,看到纪清媛的动作,顿时大惊。
菡萏:“清媛,你疯了吗!”
钧天急匆匆上前,从她手中抢走纪瑄,气得骂道:“这可是我们昆仑的气运之子,你这是干什么!”
他看到纪清媛抱着纪瑄浸泡在弱水中,哪里有什么好脸色?
这要是纪瑄死了,昆仑七子缺一,老爷的计划就崩了。
姚青囊抱过来检查,轻轻诧异,疑惑地看向纪清媛。
纪瑄浸泡弱水,竟然没事?而且呼吸很稳定,体内生机勃勃。
被众人这一叨扰,纪清媛幽幽一叹:“罢了,天数如此。是我这丫头没机缘。”
她站起来,对众人道:“我顺着通天河行走,看到此地的弱水通天河,突然动了念头。”
“弱水固然凶险,但也是绝佳的炼体材料。我方才去造人池取来五色造化神泥涂满纪瑄全身,让她通过弱水浸泡,从而成就先天道体。”
“若是功成,便可媲美真人法身,刀枪不入,百毒不侵。”
可惜众人这一搅局,纪清媛的盘算随之落空。
看着钧天怀中的纪瑄惊醒,身上神泥药膏开始脱落,纪清媛知道再没机会。
她重新拿出莲花胎囊,把纪瑄收入其中,然后放入飞凤镯。
看她这熟练的动作,众人目瞪口呆。
雷雄摸着脑袋,干巴巴道:“所以,仙姑你是把女儿都带进来了?”
“骊山胜境的机缘,我自然也想让她撞一撞。”
可惜,好不容易准备的机缘,又被众人破坏。
噗通——
通天河中,弱水咕嘟嘟冒着气泡,然后一面赤色火旗卷着齐瑶从弱水下面出来。
见状,众人连忙动手,将齐瑶救到岸边。
凰公主给她披上斗篷:“董朱呢他的仙旗怎么在你这?”
“快……他……”齐瑶喘着气,哆嗦着道:“快想办法救董朱。他还在弱水海里。”
不久之前,二人在弱水海寻觅,没找到其他受难者,只能自行思考脱身之策。
最终,董朱见齐瑶送出来,让她想办法找人救援。
“他在弱水海?”
雷雄面色凝重:“师叔提及,弱水海十分凶险,道君进去都不好脱身。他……你们俩刚才怎么支撑的?”
“我们用神火珠的九大神火抵抗弱水。我出来时,把身上所有仙药都留给董朱,当他支撑不了多久,必须早点下去救人。”
“你说,董朱在弱水海下面?”
凰公主脸色难看,直接要去下面救人。
纪清媛赶忙拦住她:“公主等等,你这化身若是进入,恐怕救不了人,就会被弱水化去吧?我们想从长计议。”
“是啊。”昌侯:“弱水吞没万物,但凡生灵皆难存活。”
“所以,不是活人就可以了?”凰公主纵身一跳,噗通钻入通天河下。
不是活人?
齐瑶心神一震,想起老婆婆的话。
难道凰儿她已经死了吗?还是说,化身不算活物?
凰公主沉入弱水中,感受到四面八方的水压。但这吞没万物的弱水触及自己,反被一层离火灼烧,发出呲呲烟雾。
接着,凰公主化作一团火焰,在水中寻觅董朱的下落。
炎谷,凰公主真身似有所悟。整个人幽幽一叹,身躯散开,一片火海转眼吞没宫殿。
“果然,我不是活物。从来都不曾拥有生命。”
她,只是一团拥有意识的离火之精罢了。
而这么一想,自己那位母亲所谓的生下自己,还有一模一样的容貌,这其中可推敲的地方太多了。
……
纪清媛等人站在岸边,忽然远方一片黑影扑向云嘉。
她身后神剑出鞘,反手一记混元剑气把皮魔逼退。
“你还敢出来?”
如今诸仙汇聚,还怕区区一道皮魔?
轰隆——
雷雄把皮囊一扬,无数颗上清雷珠在空中炸开。别说皮魔,就连自家同伴们都被一起炸开。
“雷雄,你就不能注意点吗?”钧天挥动玉尺,张开一层屏障保护身边纪清媛和齐瑶。
另一边姚青囊等人也庇护在昌侯的法力下。
“先弄死他,回头再说。”雷雄随后祭起诛仙、陷仙两道剑气,将皮魔斩成无数碎片。
可是,当碎片落入通天河,转眼又再度复原。
“这玩意杀不死,封印吧。”齐瑶看皮魔盯着任鸿的面孔,摇动聚仙旗。
可皮魔身上冒出一片先天道光,从聚仙旗演化的云气中脱身。
伏羲八卦?
齐瑶面露异色,她看到皮魔身上的花纹。那密布在皮肤上的神纹,不就是天皇阁一脉的神纹图腾吗?
他……他正跟太羲有关?
难道,他是太羲的遗蜕?
齐瑶很自然的,想到三代当年的尸身。
如果有人盗取三代尸身,抛尸弱水的话……
想到这,齐瑶心中颤抖,再也下不去手。
她一愣神的皮魔,皮魔窥见机会,利爪对着她抓来。
呼哧——
天空,一团火光乍起。
五色烟罗飘然而至。
皮魔一声利啸,钻入通天河消失。
“纸人仙女?”钧天看到女仙飘然而至,捡起灯笼,静静看着通天河中的皮魔。
“这皮魔果然怕她。”钧天走到仙女身边,连连稽首:“仙子在上,不管你是什么来历,这破玩意就交给你——”
纸人仙女缓缓抬头,直直盯着钧天。
钧天被她的眼睛盯着发毛,干笑道:“你们聊,你们随意,当我刚才没说。”
纪清媛第一次看到纸人仙女。
她面带疑惑,看看纸人仙女,再看看下面的皮魔,喃喃自语:“风黎师姐?”
“风黎?”
齐瑶听到这个名字,一瞬间眼神变了。
她死死盯着纸人仙女,要不是顾忌在场众人,怕是第一反应就是把她烧了。
风黎啊。
他当年爱过的人,而且据说他们彼此情谊深厚。要不是风黎死后,他来烈山王朝,恐怕……
想到这,齐瑶心中警钟大冒。
但同时,她也通过纸人仙女,确认皮魔的确和他有关。
“这果然是太羲的遗蜕吗。”
然而,太羲的遗蜕会对自己动手,却不敢和纸人仙女交锋?这……
想到这,齐瑶内心刺疼,说不出的难受。
说到底,自己是不如她的吗?
菡萏仙子默默看着风黎仙子,站在一旁默然不语。
而纪清媛联想纸人仙女和皮魔之间的关系,隐约猜出一点联系。
难道风黎师姐提及的任鸿师兄前世,其实跟她自己有关?
难道师兄前世的妻子就是师姐?她是故意劝我放手吗?
三女一个个不吭声,云嘉和青囊站在菡萏和纪清媛身边。
只剩下雷雄、昌侯以及钧天思考:如何利用纸人仙女对付皮魔。
但皮魔躲在通天河中不出来,他们也没办法。
钧天:“咱们想办法将它钓出来?”
雷雄:“我看可以。我用钓龙杆将你缠住,然后扔到弱水,引诱它出来。接着让纸人仙女来对付它。”
“等等,为什么是我?”
“因为我要操控钓龙杆啊。”雷雄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那其他人……”钧天小脑袋转了一圈。
一群女孩,直接排除。
而三个男人,只剩下昌侯。
“我要用玄武秘法将它定住。加上你的纯阳道体稍微能抵抗一下弱水,所以你做饵更合适。”
昌侯对雷雄打眼色。
二人不怀好意地走过来,围住钧天。
“等等……等等……咱们再想想其他办法?”
“不用想了,这是你自己想的主意,肯定不差。”
雷雄一把抱住少年,然后昌侯在他身上缠金线。
这时,悠扬琴声穿过迷雾,从山上遥遥传来。
听到琴声,纸人仙女身形一动,向着琴声源头飘去。
“等等——仙女姐姐你别走啊!”钧天挣扎着向她伸手,然而她看也不看众人,独自飘回兰台。
“走,跟上去。”
雷雄一声招呼,众人立刻从通天河畔离开。
齐瑶思索风黎和太羲当年的情事,一时茫然,倒也忘了通天河中的凰公主以及弱水海的董朱。
不过有皮魔在通天河,他们也没其他办法。只有诛杀皮魔后,他们才能想办法从水下救人。
走之前,纪清媛看到纸人仙女遗落的兰花灯,默默捡起跟上。
不久,皮魔从水中钻出。
它漂浮在水面,静静聆听琴声。
虽然它灵智懵懂,但这琴声很熟悉。
它张着嘴巴,却因为没有声带,无法发出清晰的音节。只是从口型,能辨认出它想说的话:羡仙曲。
然后,它歪着头,似乎也在好奇。自己为什么知道这首曲子。
白影在水面飘荡一会儿,忍不住好奇向着琴声方向飘去。
……
兰台,众人追着纸人仙女走来。
看到兰台上的琴自动奏响,而纸人仙女默默拿起竹笙吹奏。
“没人?”
听到琴声,雷雄本以为是任鸿在这。
却不想,竟然是琴声自己奏响?
菡萏似有所觉,看向一侧角落。
是他吧?
宿钧躲在暗处,默默看着纸人仙女与琴声合奏。
“我的琴艺,到底是不如任鸿的。”他暗道:“如果是他,恐怕能直接演化幻境,映射当年的景象,把皮魔一起吸引过来。”
宿钧一拍手,兰台飞出无数蝴蝶,幻化数千年前的一幕。
那是一男一女,在兰台谱曲奏乐的情景。二人面带笑颜,相互依偎,宛如一对神仙璧人。
齐瑶默默握紧衣袖。
是啊,自己怎么就忘了。这里是骊山,骊山是那个人的家。在这里,怎么可能看不到那个人和太羲当年的事?
纪清媛握着兰花灯,脸上带着古怪的笑容。
“原来是他啊……”
虽然纪清媛没有九阴绝日之前的记忆,但是她清楚风黎仙子的身份。而当年和风黎仙子谈情的人,她还是清楚的。
三代天皇阁主,这就是师兄当年的第一世吗?
而师姐,是他当年的挚爱?
琴笙合奏,渐渐地皮魔从远处飘荡过来。
就是现在——
宿钧手指一动,琴声戛然而止,只有凄婉的笙簧之音绵转不绝。
皮魔见状,飘向兰台,来到木琴边。
不假思索,仿佛本能一般,他替代宿钧进行演奏。
琴笙合奏再起,纸人仙女和任鸿皮魔依偎在一起,和幻境投影出来的那对神仙眷侣,似乎一模一样。
“毕竟,那可是风黎啊。”
宿钧神色变幻不定,默默对纪清媛传音。
“将兰花灯扔过去。”
纪清媛心中一动,四下张望,并未看到声音的主人。
“那声音沙哑而难辨雄雌,应该是假声?或许,是他用琴声吸引皮魔过来?”
纪清媛压下心里的些许不舒服,将手中兰花灯扔向兰台。
轰嗤——
一瞬间,兰花灯中的烛火在兰台上点燃,转眼形成一片火海。
“这是净世天火?”
齐瑶怒声道:“净世天火怎么会在一盏灯里?”
这是太羲专属的神火啊。她……她的纸人灯笼竟然有一朵熊熊不熄的净世天火?
跨越五千年岁月而不熄的神火。在脱离兰花灯的瞬间,就成为一片熊熊燃起的火海把皮魔、纸人仙女包围。
但原本凶戾的皮魔,此刻并未闪躲,而是静静弹奏着木琴。他面目柔和,仿佛带着一腔深情。
纸人仙女的衣裙被净世天火吞没,已不成人形,但她仍抱着竹笙,靠在皮魔身边和他一起演奏。
最终,熊熊大火点燃整座兰台,木琴、竹笙灰飞烟灭。
那最后一刻,众人仿佛看到皮魔和纸人相拥在一起,然后随火焰消逝。
又一段情缘了结了。
宿钧看着火海中拥抱在一起的纸人皮魔,长舒一口气。
今生恢复记忆以来,他不知道解决了多少前世遗留的情债。
颛臾时期布种天下,多少当年的女子重新转世,让宿钧一一摆平。
至于三代时期的三段恋情,一段在颛臾时了断,一段早就告终,还有一位甩给任鸿。
但宿钧万万没想到,这早已在三代时期画上句号的恋情,竟然在骊山胜境留有余韵。
跨越五千年岁月,他们遗留的皮蜕、纸人,还能携手相拥,共赴黄泉。
“不过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
天路,风黎似有所感,默默扭头看向玄灵宫方向。
“终于结束了吗?”
任鸿倒是没心没肺,他站在旁边:“黎姐姐在看什么?那边不是玄灵宫吗?难道,你在找这个?”
他亮出自己从玄灵宫那边淘来的梅子。
“记得,这是咱们当年腌制的吧?”
看到梅子罐,风黎呆了一下:“你,你居然还记得?”
“黎姐姐跟我的约定,我从来没忘过啊?”
他捏起一枚梅子,笑眯眯递到风黎面前:“姐姐尝尝?”
风黎深吸一口气,正要开口。
噗嗤——
空气中,仿佛有无形的攻击将她刺伤。
衣襟瞬间开满梅花般的血痕,她露出一脸难以置信的神情,就连任鸿脸上的笑容也没了。
一位转世重修的顶级道君,一位天皇阁主的转世身,竟然在无声无息间被潜到跟前偷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