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1nd优美都市言情 《拉馬克遊戲》-1062 第二十一章上 引而不發(第三十七節)閲讀-94l89

拉馬克遊戲
小說推薦拉馬克遊戲
任棉霜听完打了个寒颤,却感觉更加困惑了:
“那难道他从你小时候,甚至可能在你出生之前就开始处心积虑的算计你,直到他死后也不肯放过,还能有什么惊天阴谋不成?”
曲芸轻轻叹了口气,总体还算是不以为然道:“倒也算不上什么惊天阴谋。只是我的存在本就是他雕刻的棋子,趁手的工具而已。
我不知道他是否爱过我,但花费几十年的时间用至亲之人布局这种事对他而言显然是家常便饭。
不要看他最后为了救下陌生人而死。从本质上讲,他其实和霍悯阳是一类人。与善恶无关,他们都是那种冷静得不似人类,为了达到目的可以舍弃一切的人。
想想霍悯阳那些可悲的儿子们,以及被删除记忆丢在巴藏丹守墓的老昆汀。何其相似?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通过五感的刺激全面激活童年时期深藏的催眠烙印,甚至可以达到改变一个人人格的效果。这一点即便他并非什么心理学家催眠大师也完全可以凭借神器的力量事先布局好所有的步骤。
如果我没有刻意要你们代劳去观察和破解通往这密室一路上的层层试炼,那么纵然以如今神醒之魂,怕也定然会做出什么事与愿违的举动。”
“所以伯父他到底想要从你身上得到什么?”蓝枫也有些害怕了,紧咬着嘴唇问道。
曲芸飘在天上,用手指卷起一缕发丝继而放开:“说实话,不知道。这世上依子看不透的人不多,战场诡术师怕是头一号了。
或许他希望我拿到神器后放弃自己生命返回救世让这支血脉得到他心目中的救赎,或许他希望我借助神器的力量独自逃离完成对世界的报复。
当年被自己一直以来所信奉的公众意志逼到走投无路的战场诡术师到底是怎么想的永远也不可能有人清楚了,但是最后的结果无疑是这样的我被他当做了贯彻自己意志的最后手段。
随着我们追随他足迹一步步解开当年他埋下的后手,你们不觉得天下没有谁能比他更为自相矛盾了么?救世灭世,只在他一念之间,与依子何干?
我只要知道,一但着了他的道,那么我自己所设下的布局一定会被他搅局乱套,所以我必须根本杜绝他一切想要干涉影响我心智的企图就足够了。
而且那个男人真的可能幼稚到自以为哪怕死后也能完全将依子控制在掌中么?我的存在,从基因开始便融合了两位冠绝当世的顶尖高维生命体的遗传信息。哪怕没有如今这叛逆的性格,拉马克游戏恐怕也会是我最终的归宿。
绕过他一路上的布局走到最后这里我方才明白,哪怕我加入拉马克游戏,打破他的魔咒莅临绝巅,即是此时此刻我们所做的,难道就逃出他的布局了吗?
或许他所希望的,正是我贯彻自己意志想要做到的事情也说不定。
谈笑间逆转生死助这让依子毫无眷恋的世界成为【清算】的胜利者,让他的女儿成为救世主,难道不是对当初那些意图断尾求生的大人物最好的嘲笑吗?给弱者以和平,给世界以救赎,难道不正符合他烂好人的性格么?
纵能做到旷古绝今,你又怎么可能去打败一个已死之人?
局中套局复杂详尽,尽可能算计到所有的可能性并牵一发而动全身地引导局势走向,不正是他战场诡术师的育成法么?”
听闻此言,伙伴们的神色多少都有些不太自然。任谁得知自己在不知不觉间被一个陌生人算计到这种程度脸色都不会好看。
如果曲芸始终被战场诡术师几十年前的谋划牵着鼻子走,难道不正等于她们这段时间在表世界辛辛苦苦的工作全都变成了给那个男人打工?
唯有曲芸自己露出不以为然的样子,落在亭中的一瞬微微回头话锋一转:“但这又如何?
他或许胜利了,达成了自己的目的,但与依子何干?毕竟依子才是当世执掌众生的那位,我只要确保自己的意志没有被动手脚,且得到落实便足够了。
唯心唯我,自由意志高于一切。”她简明扼要地总结道,很是可爱地对自己点了点头。
看着曲芸脸上那熟悉的邪魅微笑,任棉霜确信她是真的能想得开,真的不在乎。于是,温柔的笑容也爬上了任棉霜的嘴角。
这样也好,这才是她熟悉并深深沉迷的那位音乐家大小姐。唯我唯心,自由自在,那个一生无悔者的满分心态。
亭子正中还是一个熟悉的石台,可以看出这个空间的一切都在仿造命运挑战迷宫中原本真正存放神器的密室。
而石台之上,是一团虽然没有异味,但看起来颇有点恶心的形状扭曲面目狰狞的肉块。
“这便是三大神器之一的【解围之神】了?”任棉霜面对着肉块,犹豫着要不要肩负起团队中的职责上去用手戳一戳。却没有注意到身旁的康斯妮露出吃货的表情,似乎在认真思考神器这玩意儿吃下去是不是能得到奇怪的力量。
“是真货无疑,雷特辛之书的反应十分剧烈,这不是赝品能达到的程度。更何况当年解围之神确实最后落在了战场诡术师手里,他没有道理在最后时刻弄个假货放在这里坑我,”
曲芸似是不想让伙伴们仔细研究,翻手便将解围之神收入了自己的徽章空间。这至少可以证明了眼前这团恶心的东西并非什么生命体存在:“别忘了我事先强调的条件,回去后解围之神和密室中所有的经历都不要对诗诗她们提起。
嗯……尤其是不能让龙女姐姐知道。这对于我们在【清算】中的行动和最终胜利至关重要。”
曲芸极少如此郑重,于是便连康斯妮也收起了玩笑的面孔,认真回答一定照办。于是,淡淡的金光闪过,密室中隐去了四道少女的身影,就连曲芸那一环魔法【微光】也随之消弭。
密室回复了数十年来的黑暗与死寂。只是令人惊异地,一切并没有结束……
“明明有着方便的辩音成像场域,居然却因为目标尽在眼前而忽略了观察房间吗?还是说沉浸在为同伴解惑上了?
哎……所以说,我最讨厌这种随心所欲难以推演之人了。偏偏被那几个家伙选中的又只能是她么?”
没有吟诵咒语的声音,一团类似曲芸【微光】的明亮在密室角落悄然出现,映照出一只布满皱纹,尽显沧桑的手。
这只手追随着微弱的荧光从地板的石缝里抽出了一叠文稿。A4纸,打印着密密麻麻的宋体庸文。
接着握着文稿的手凑到了脸前。那是一张远远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对曲芸而言却是无比熟悉的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