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50i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蘭若仙緣 起點-第三八七章 欺人太甚 氣人太甚相伴-r1pui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
“捡漏,捡漏!”无生笑了笑。
然后将自己在临安城之中的遭遇和空虚和尚说了一遍。
“你的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好,只不过这法宝你用着不怎么合适。”空虚看着手中的青金棒。
“本来我也没想留着自己用,想给师兄,或者给灵猴。”无生道。
他已经有佛剑在手,还有昊阳镜,禹王神锋,无一不是至宝。虽说宝多不压身,但是他现在还真没那么多的精力再炼化一件重宝。倒是无恼师兄善用铁棒,这他是知道,所以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师兄。
至于灵猴,大圣不就应该用铁棒吗?
不过刚才听空虚一说,那东海不还有一件重宝吗?或许正等着有缘人呢!
“不错,给你师兄吧,这件宝物在你手上发挥不出多少的威力,你师兄应该可以,那灵猴倒也是可以,但是以它现在的修为未必守得住这般重宝。”
“师父,我为什么不能发挥出多大的威力,师兄就能?”
“有些宝物是会认主的,就像你手中的佛剑我就用不得一个道理。”
“得勒,我这就去给师兄送去。”
无生去了无恼和尚的禅房,发现自己的这位师兄正在望着窗外的细雨发呆。
“师兄?”无生轻轻地喊了一声。
“嗯,师弟什么时候回来的?”无恼一愣,回过神来,见到无生之后脸上露出几分喜色。
“刚到。”
“事情可还顺利,有没有受伤,吃饭了没?”
“还算顺利,没受伤,来之前在金华城中吃过了,师兄,我给你带来了一件礼物。”无生说着话将那青金色铁棍拿出来。
“这是?”
无恼和尚接过铁棒,那青金色的铁棒居然微微颤动了几下。
“路上捡的,刚才找师父看过了,他说是件宝贝,适合师兄使用。”无生道。
“谢谢师弟。”无恼和尚打量着手中的铁棒,慢慢的抚摸着。
他平日练习的就是棍法,只是手中少一件趁手的兵器,现在有了,这铁棒握在手里就觉得不凡,他自然欣喜。
“师兄喜欢就好。”
是夜,四个和尚聚在一起,看着外面的冷雨,喝着热汤。
无生将自己此次临安之行说与他们三人听。特别是祭天之后一路所见所闻,百姓遭受的苦难。
听完无生的描述,三个人都没说话,空虚和尚望着外面,天已经黑了,雨还在下,他的面色更加的凝重了。
“萧广果然是想办法借了九州万民的气运,意图再进一步,这种做法自然是要引来极大地反噬,因此各地灾祸连连。”空虚道。
“而且这可能只是刚刚开始。”
“师父,后面还会发生什么?”无生听后也很是担忧,这一路上所见,百姓已经够苦的了,这要是再严重一些,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呢!
“兵锋四起、妖魔横行、世间大乱,百姓遭殃。”
“为何遭殃的又是百姓,不是那皇帝老儿,这一切都是他的错!”无生颇有些气愤。
“你怎么知道他没遭殃?”空虚和尚道。
“啊?”
“这般异像,就算是他身负九州气运,又岂能好过!”
“那我们需要做些什么呢?”
“守住兰若寺。”空空和尚开口道。
“方丈师兄说的对,咱们首先要做的是守住兰若寺,至于山下的人,能帮多少算多少。”
阿弥陀佛,
“师父吃菜。”
“谢谢。”
这连绵的雨一下就是七天,虽然下的不大,但是连绵不绝,一刻也不停,即使是在夏天,这样的雨也是极其少见。
无生在兰若寺中整日修行,期间去过下面的伏魔大阵一次,在其中炼化那些血雾。
这一日,他出了寺门下了山,去了一趟金华城,城墙塌了一角,连绵的雨让这座城池生机和活力比他几天前来的时候更少了几分。
他特意到长生观的外面转了一圈,原本冷清的巷子现在一片寂静,冷冷的雨落在青瓦白墙之上。透过墙头可以看到里面两株探出墙头的树木树叶已经落尽,树枝枯萎,似乎是没了生机。
无生以法眼望去,在这道观上空飘着一片晦气。
踏空而起,来到高处,只见长生观大殿屋顶之上裂开了一道裂缝,碎了一片,还未修复,另外不远处还有一大片的新瓦,看那样子似乎是刚刚修复过的。
“都裂成这个模样了,里面不漏雨吗?”
无生落在长生观的院墙之上。
叮铃铃,院墙一角挂着的风铃在风雨之中发出清脆响声。
咳咳咳,屋子里传来了咳嗽声。
嘎吱,房门推开,走出一个脸色苍白的道士。
抬头望了望,看到了风雨之中,立在墙头之上的人,一片朦胧雨水,看不清楚。
哎,那道士一声叹息。
若是在往日,他定然是大喝一声,持剑上去。
现在,他身体昏沉无力、精神全无,一身法力散了大半,无心无力。
正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墙头上,无生望着那道士,头上青气微弱,掺杂着一片灰气,显然也是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一阵风起,吹得那房门咯吱一声,带来一阵风雨。
那长生观的道士抬手挡住风雨。
再看,那墙头之人已经消失不见。
哎,又是一声叹息。
转身进了大殿,却是一下子愣在那里。
大殿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站在长生道君身前,背对着他。
“你是何人?”
“这就是长生道君吗?”无生抬头望着眼前这座鎏金的塑像。
身穿道袍、头戴金冠、端坐祥云之上,面容威仪。
这还是无生这么久来,第一次在长生观中看到这位赫赫有名的长生道君。只是此时看来,他身上的金色微微有些暗淡,好似蒙了一层灰尘。
站在他身后的道士抽出了法剑,剑尖指着无生。
“你面色苍白、气息紊乱,身上怕是出了大问题,我只是看看,你无需担心。”
那道士闻言身体微微颤抖,气的脸色发青。
欺人太甚!
气人太甚!
在长生观中如此放肆,往日里谁敢如此大胆?
他手持法剑的手攥的紧紧地,身体颤抖,最终也没有刺出那一剑。
“你说,真能长生吗?”无生默默无声的盯着那尊塑像看了一会,突然问道。
“不知道。”那道士冷冷回道。
“似他这般,如何能长生?”无生伸手指了指那长生道君。
“大胆!”那道士气的浑身发抖。
这是他们整日烧香供奉的神明,怎能遭人亵渎。
“气大伤身,外面风雨湿寒,注意身体。”
这句话说完,那道士就只见眼前影像一晃,然后站在长生道君之下的人影一下子消失不见。
嘎吱,开着的门合上,将风雨挡在了外面。
那道士愣愣的站在那里好一会,神情一下子变得颓然,长长的叹了口气,身上的精气神又去了一些。
抬头看了看那位长生道君。
为何如此,为何如此啊!
他内心在质问,在咆哮。
那长生道君静静的望着他,一如往常那般。
咳咳咳,那道士几声咳嗽,嘴角渗出鲜血来。
出了金华城,无生转头望着身后的城池。
“情况在变得越来越糟糕。”
除了连绵的雨,无生发现山上的野兽也变得暴躁了很多。于是他专门去山中转了一圈,和它们仔细“谈了谈”,并叮嘱灵猴和白狐盯着点,不能让这些野兽闹出乱子。
一天的时间,金顶山附近十里之内,所有吃肉的野兽都被撵走了,不想走的直接被无生扔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
这一天,细雨之中,沈烈上山,来了兰若寺,带来了一个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