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穩住別浪 ptt-第三十七章 【不開心了呀】看書

穩住別浪
小說推薦穩住別浪稳住别浪
第三十七章【不开心了呀】
孙家的房子不大,那种建于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老式单元楼。这种老式的房子有个特点,就是客厅很小。格局规整——一点面积都不带浪费的。
两个卧室一大一小,平日里老孙两口子住主卧,小房间则是孙校花的闺房。
陈诺把孙校花放在沙发上休息,自己站在了客厅通往卧室的走道口子那儿,略一思量,大声道:“你们家药箱在哪儿?”
这个年代,家家户户都家里背着药箱的,体温计,以及一些常备的感冒药,退烧药,消炎药什么的。
毕竟平时谁都难免有个头疼脑热的,一般老百姓得个小病都自己先扛着,自己吃点药,弄不过去了才去医院。医院也远,而且这个年代,药店也没有开的大街小巷都是。
不像二十年后,很少有人在家里备这些了。一个美团送药,直接就送家里来——还能送TT呢。
孙校花晕晕乎乎,她确实是发烧了,刚才路上走着还行,这会儿进了家门,往沙发上一靠,却反而有些不清醒,含含糊糊低声道:“在我爸妈房间里,就在梳妆台下面的竹篓子里。”
陈诺嗯了一声,没掩饰自己的脚步声,故意松松垮垮的走了过去,拉开了主卧的门把手。
他开门的动作很大,直接推开门就走进去。
进门也没东张西望,直奔梳妆台而去。
安德森的身形如同一条游鱼一样,脚步轻如狸猫,无声无息的从房门后滑了出来,就落在陈诺的身后。
他整个人看上去就如同个鬼魂一样没有分量,看着脚步是沾着地面的,但一看身影移动却仿佛是飘着的感觉。
陈诺在屋子里走动,从门口晃到放在卧室里那张双人床侧面的梳妆台的时候,安德森的身形,非常诡异的游走,始终保持在陈诺的背后——这是一个视觉上绝对的死角。
而且,无声无息。
安德森在静静的打量眼前这个少年。
看着年纪不大,穿着蓝白相间的外套,走路的时候肌肉松弛,而且耷拉着拖鞋。
此刻这个少年就背对着自己,蹲在梳妆台前翻东西。
从身形上看,肩膀的肌肉是松弛的——没有任何戒备感觉。
安德森只用了一瞬间就做出了判断:这是一个普通人。
陈诺故意把自己的后背卖给了对方,没有做任何多余的动作和姿态,甚至连肌肉也都是放松的,看着就仿佛真的是一个毫无察觉正在一心翻东西的普通少年。
而实际上,就在他眼前,是梳妆台抽屉的铜把手。
把手上的漆已经磨光了,铜底上,陈诺能清晰的看见,自己的身后,一个白种男人正在紧紧盯着自己。姿态如同一只捕猎状态的猫科动物。
尤其是对方指间夹着的一枚钢针。
陈诺眼神一凝。
这是个高手。
而且……外国人?这就不是普通蟊贼了……
陈诺翻出了药箱子,然后起身。
就在他起身的瞬间,安德森已经飞速的后退,身子贴在了墙壁上,然后他整个人仿佛违背了物理规律一样,身子贴着墙壁……
就如同蜘蛛一样后退,然后爬上了墙壁,最后身子吸在了天花板和墙壁的交界处!
陈诺故意从他下面走过,没有抬头,甚至他的后脖子有那么一瞬间,就暴露在安德森手指间的钢针下。
出了主卧,陈诺随手把房门也带上,回到了客厅。
假装拿起暖水壶,茶杯,倒水。打开药箱找出了感冒药,又亲手喂孙校花吃了两粒。扶着她在沙发上躺了下来。
从头到尾,陈诺的眼睛其实都紧紧盯着主卧的房门。
几分钟后,他的眉头稍微松了松。
人走了。
陈诺想了想,伸手在已经迷迷糊糊的孙校花的后脖子上某个位置轻轻按了一下。
孙校花闭上了眼睛,沉沉睡去,陈诺则重新走进主卧。
看了一眼,人确实走了。
陈诺皱了皱眉,走到阳台上,扫了一眼,发现了左侧的铝合金窗有一丝缝隙。
伸手轻轻的打开窗户,手里收着劲儿,窗户无声无息的拉开,陈诺身子一跃就上了窗台,双手往外摸到顶沿,身子就如同一只狸猫般灵巧的滑了上去。
老孙家在五楼,上去,就是楼顶了。
楼顶空空荡荡无人,陈诺落地的时候目光已经扫过一遍了。
楼顶平日里也没人上来,地上的隔热水泥板有不少都已经破败烂掉了,还有一些则是乱七八奥摆放的空调外机,还有太阳能热水器的装备。
陈诺飞速的绕着楼顶的边缘跑了一圈,最后在左侧看到了楼下,大约十多米外,一个身影正在不慌不慢的离开。
戴着帽子,双手插着裤兜。
衣服的颜色和自己刚才在铜把手上看到的一样。
左右打量了一下四周。
这栋宿舍都光秃秃的矗着,周围没有什么住宅楼,远处则是一个工厂。
陈诺直接侧身翻了出去,双手轻扶挂在楼体外侧的排水管,身子直接顺着就滑了下去,整个过程不到十几秒。
落地后,陈诺飞快的把校服脱了下来,在手里一窝,随手扔在了楼下的灌木丛中,然后飞快的跟了出去。
安德森步行的速度很快,虽然低着头,但其实并没有放松警惕,在几个路口的时候,借着等红灯的时候,还特意观察了身后。
确定了安全,安德森才放心的换了个方向,朝着酒店就去,在到酒店之前,他甚至还停下,进了路边的一个小超市买了两瓶矿泉水。
半个小时后,安德森走进了酒店大堂。
站在远处的一个路灯下的陈诺,看着安德森的身影消失在了酒店里,尤其是安德森进门的瞬间,他准确的看到了在落地玻璃墙上倒影出来的安德森的脸孔。
陈诺的双眼眯了一下。
站在原地,思索了几秒钟后,陈诺扭头离开。
·
孙校花从沉沉的甜睡之中醒来,第一个反应就是:人呢?
试着喊了一声:“陈诺?”
厨房门口,探出半个脑袋,少年脸上带着可爱又无害的笑容:“醒了?”
脑袋缩了回去,片刻后,陈诺端着一碗白粥走出来,轻轻放在了沙发前的茶几上。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转身又进了厨房,拿了个小碗出来放在了白粥旁。
小碗里是一叠切成了丝儿的榨菜,洗过去了皮的,只切了菜心儿。旁边还挑了一小堆肉松。
不顾少女愣神儿的样子,陈诺直接伸出爪子,在孙可可的额头上摸了下。
“嗯,不发烧了。感觉怎么样?”
女孩的脸上带着娇羞,侧头让开了陈诺的手,低声道:“还行,就是没力气。”
“饿的。”陈诺把碗往前推了推:“把这个吃了,这都下午三点多了,你午饭都没吃,当然没力气。”
少女望着陈诺,有些怔怔的出神,然后忽然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开始泛红,就像涂了胭脂似的,赶紧低头拿筷子,捧起碗来就乖乖的吃了起来。
饭后陈诺又扶着她进了房间去床上躺着,然后又把个清洗消毒过的体温计晃了晃。
“张嘴,啊……”
女孩害羞的笑了笑,陈诺让她把体温计含着:“三分钟后拿出来。”
转身出了卧室。
孙校花躺在自己的小床上,房门没关,能听见陈诺在客厅里收拾碗筷,和随后传来的厨房里洗碗的水声。
脸上又开始泛红了。
嗯……平日里,爸妈在家,好像也是这么过日子的呢……
女孩娇羞的身子缩成一团。
陈诺洗好了碗筷,回到卧室,看了一眼时间,从女孩嘴巴里拿出体温计瞧了瞧。
“三十七度不到,嗯,不发烧了。应该就是个小感冒。”
说着,陈诺走过去把窗帘拉上了。
窗帘并不是那种隔光的材料,只是让房间的光线变的暗了几分。
“能睡就再睡会,生病了就要多睡觉,睡觉最养人了。”
窗帘拉上的瞬间,女孩又有些羞不可抑,仿佛想到了什么,拉起被子把半张脸蒙住了,只露出了眼睛。
但下一个瞬间,被子就被陈诺拉下来了。
“睡觉别蒙着脸,不怕把自己闷出毛病么?”
说着,陈诺就转身要出房门
“你……你是要走了么?”孙可可柔柔弱弱的喊了一声。
“……”陈诺回头,看着女孩亮晶晶的眸子,犹豫了一下:“我先不走,等你睡着了,我就在客厅看电视,你有事就叫我。”
孙可可松了口气,看着陈诺走出了卧室,然后客厅了电视机打开,传来了隐隐约约的声音。
女孩睁大双眼,看着天花板,不知道脑子里想着什么,发了会儿呆。
终究还是生病体弱,渐渐的,眼皮沉重下来,慢慢合上,不多会儿,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孙校花发现房间里已经黑漆漆。显然已经是天黑了。
自己卧室的门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关上了,但是隔着房门,能隐约听见外面传来老孙和杨晓艺说话的声音。
孙校花起身,甚至来不及穿拖鞋,就开门走了出去。
客厅里,老孙和妻子正不知道在商量着什么,看见女儿跑了出来。
“可可。醒了?”老孙开口。
孙校花没言语,目光在家里打了个转,没看到那个少年的身影,不由得心中失落。
半婚主义 慵阳懒昧
“陈诺呢?”
老孙一听,眼角先抽了抽,吐了口气,才道:“他下午就走了,你妈下班回来,他就走了。”
杨晓艺一眼看见自己的女儿光着脚,过来就赶人:“怎么下来下地不穿鞋?你还生病呢,赶紧去床上躺着去。”
孙校花撇了撇嘴,回到卧室里,身子往床上一倒。
……哎,不开心了呀!
·
【照例邦邦邦求票求打赏。
然后,要对你们说点题外话:最近疫情有所反复,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啊,尽量别去公共场合,别乱跑,有闲暇的时间就窝在家里看书吧。
我有一枚合成器 夜影恋姬
尤其是身在河北和东北的,你们要保重呀!】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