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我想留下來 涼月芳菲-三百二十四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周末约上许飞,咱们一起去看看欧阳妈妈和俩孩子吧?很久没见他们了,也不知道他们在老家生活得怎么样。”睡觉前,我对萧邦说,他正盯着手机。
“行,你约他还是我约他?”
“你打电话吧。”
“那你保证见了面,不要再给他脸色了。你看,菲儿的事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许飞也一直没再娶妻生子,说明他是真的在改了。”
農 嬌 有福
“哼!我可不信。要是朱珠没死呢?他们是不是这会儿正缠绵在一起?”我扭身。每次听到萧邦提续费开脱,我都很生气。
“对了,赵颖那儿,你这周去看了没?”
“没去。我没时间。”我又转过身,萧邦正看手机,见我转身过来,他赶紧将手机关掉。“你在跟谁聊天?给我看看!”我生气。
“没谁,睡吧!”他将手机放枕头底下,用被子蒙头。
“把手机拿出来,给我看看!”我大声说。
“哎呀,你说你怎么就那么的多疑呢?给你看,给你看!”他不耐烦的将手机扔给我。我拿起手机,输了密码。短信、邮件、信息、社交软件,我一一查看,却并未发现有什么端倪。我将手机还给他,但心里却很不踏实。
“我并没有怀疑你的意思,”我说着自己都不信的话。“我只是觉得我们既然是夫妻,有些事还是不雅隐瞒对方比较好。坦诚一点,不行吗?”
“等你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你还是找个班上吧,整天盯着,我很不自在的!”他并没有将身子转过来。
“不上,我现在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每天接送小宝、做做家务,悠哉游哉的,这样挺好。我要是再去上班的话,时间太赶了,我还真不喜欢那样过。”
“可是,你在家,就要老老实实的,能不能不要总是疑神疑鬼的?你这样,我很不自在啊!”他转过身,对我说。
“你不自在,是你自找的。谁让你之前背叛我?”我生气。
“你看,你又提旧事!”他很生气,又转过身。
“不想让我提,就不要做。做过就是做过,再不提起,也掩盖不了做过的事实!”
“别再说了,行吗?怎么越说越来劲啊?”
“我凭什么不说啊?你有本事做,凭什么不要我说?我心里不舒服,它就是那根时不时戳我一下的刺!拔都拔不掉!”
“那你要我怎样?!”萧邦一把掀开杯子,起身,大吼。“要不我以死谢罪?”
“死啊,谁稀罕你活着似的!”
“温贝,我最近工作上的事很多,也很烦。我不想跟你吵架,这样,这几天我跟小宝睡,你自己在这睡,行吧?”说着,萧邦起身,朝小宝卧室走去。
“滚吧!烦人!”
绵绵细雨,我最讨厌这样的天。萧邦驾着车,许飞坐在副驾驶。我和小宝坐在后排。去欧阳老家的路上,我们几乎没说一句话。我不知道前面两个男人心里次事在想什么。总之我抱着睡着了的小宝,心里想的是王菲儿和苟艺慧,还有那个该死的朱珠。
我越想心里越烦,心里越烦,越控制不住想要怼许飞和萧邦。“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是啊,我们都不是好东西,好像女人都是好东西似的!”萧邦得瑟。
“你妈逼的!你有病啊!你脑子叫驴踢了吗?谁让你接我话了?”我猛地揪了一下萧邦的耳朵。
“你干嘛?想死吗?我在开车啊!高速上!温贝,你是不是神经病啊,大爷的!刚差点开到另一个车道!要是刚好有车,咱们早都一起死了!”萧邦大吼。
我有些后怕,没了骂人的气势。我可不想就这样死了。
“温贝,对不起,我知道你心里还在因为那件事,怨我,恨我。我知道你不想见到我。你放心,等回来的时候,我就不坐你们车了。”许飞扭头,他低声说。
“哼!爱坐不坐!”
“我再次警告你温贝,平常你爱耍脾气就算了,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但是,以后我在开车的时候,请你管好你自己!你要是想早点死,那你就作吧!”萧邦再次生气道。
我没再说话。许飞和萧邦也都没在吱声。
夜半风雨声
精怪登录器 文字旁
惊醒梦中人
谁在立秋之后
时常来叩门
若终其一生
仍为情所困
命定恋人——我不是你妹妹
宁愿开始
就只一个人
清晨一盏灯
照亮了前尘
谁在大雪之前
以手来赶针
若心有余温
从不感觉冷
虽然最终
都还一个人
前路漫漫雨纷纷
谁在痴痴等
任其心头千般恨
不做负心人
若爱得越真
就陷得越深
断了缘分
就只剩离分
清晨一盏灯
照亮了前尘
谁在大雪之前
以手来赶针
若心有余温
女帝传说之凤临九州
从不感觉冷
虽然最终
都还一个人
前路漫漫雨纷纷
谁在痴痴等
任其心头千般恨
不做负心人
若爱得越真
就陷得越深
断了缘分
就只剩离分
回程无期夜无声
回头也无人
只闻身后一阵阵
莫名的心疼
若是有来生
你是否虔诚
苦守一生
只为她转身
若是有来生
你是否虔诚
苦守一生
只为她转身
只是今生
劝你别再等
“哎呀,能不能不要听这么伤感的曲子,换一个!”我不耐烦的说。
萧邦关了音乐。没多久,我们就到了欧阳的老家。“乖乖啊,你们怎么来了?快进来,进来!”欧阳妈妈开了门,见是我们几个,她脸上一下子冒出惊喜之情。“哎呀呀,这小家伙,长高了不少。”
“叫奶奶,小宝。”我对小宝说。
“奶奶好,哥哥呢?”
“你好,小宝。哥哥在里屋呢。秋彦、秋源,你们看谁来找你们玩了?”欧阳的妈妈扯着大嗓门。
上次一别,算算已经是很久之前了。今天再见面,三个小家伙有些生疏感。不过他们笑着,好在玩了一会儿后,三个人又像从前般熟识起来。你追我赶,这个家里,一下子有了人气。
“阿姨,身体还好?”萧邦问。
“好,都好。快坐。”欧阳的妈妈将倒的茶水端到我们面前。
“谢谢阿姨,别忙活了,你也坐,咱们说说话。”许飞说。
“你们坐,我去给你们做饭。”
“不用不用,阿姨,我们就是来看看您和孩子,坐一会儿就走。别忙活了。”我们忙起身,拉住了欧阳的妈妈。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