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唐朝貴公子 起點-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展示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高昌国的反应,显然引起了朝野的震怒。
叫你来不来。
不来居然还敢备战!
这是啥意思,这是挑衅哪。
每个时代的挑衅都是不一样的。
若是在汉武帝的时候,你瞎咧咧两句就是挑衅。
倘若到了南宋,可能你兵临城下了才能作数。
可在大唐,显然这种备战的行为,和挑衅已经没有什么区分了。
一时之间,群情激愤,当日便有吏部尚书侯君集和兵部尚书李靖请求出兵征讨。
而此时的李世民,钱粮充足,兵多将广,自然而然在这求战心切的气氛之下,也有了征伐高昌国的打算。
于是李世民连日召文臣武将入文楼商讨军机。
过了几日,又召陈正泰觐见。
见了陈正泰,李世民却是道:“正泰的气色很好,显然是心宽得很。”
话里隐隐有陈正泰这几日又不知去哪里躲懒的意思。
陈正泰倒是坦然地道:“儿臣在太平盛世之中,又有圣君在朝,天下大定,心宽是免不了的。”
言外之意却是……这不怪我啊,谁让皇帝这么圣明呢,大家都没事可干。
星河之魂
站在一旁的有房玄龄、杜如晦、长孙无忌和李秀荣数人,又有李靖和侯君集在侧。
诸人听罢,为之莞尔。
李世民方才本有些许的责备之意,可随即烟消云散,却显得颇有几分尴尬:“你是上卿,也不可成日游手好闲,该为君分忧。”
草草的说完了这番话,便算是圆了场。
陈正泰心里却想,话是这样说,皇帝看着他懒惰,固然有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可换个角度来看,若是他每天勤勉,朝中的事什么都来插一脚,这岂不就成了喧宾夺主了?
李世民对陈正泰可以说是十分的放心,哪怕陈正泰总能化腐朽为神奇,门生故吏开始遍布朝野,他也依旧不觉得陈正泰有什么企图。也正是因为李世民看穿了陈正泰的性子!
这种人,送他皇帝宝座,只怕他也要躲起来呢!
李世民随即微笑道:“诸卿已经议定,预备征伐高昌。你们陈家,乃是河西之主……”
陈正泰就立即打断道:“陛下……不是我们陈家是河西之主,陛下具有四海,率土之滨莫非王土,这河西,乃陛下的疆土,陈家不过是世代替陛下藩守河西之地而已。”
李世民心里忍不住地说,这家伙,怎么说话就是这么让人舒服呢。
虽然这一切只是理论上,事实上,那河西之地,包括了朔方,朝廷都没有染指半分,从未真正进行管辖,甚至连官吏都没有委派一个。一切都凭陈家做主,可至少名义上,陈正泰还是很给李世民面子的。
李世民颔首道:“卿家不必细究这些。”
陈正泰则是无比认真地正色道:“这是大义,所谓名正才能言顺,可不是旁枝末节。”
李世民叹了口气,随即道:“好吧,朕让你们陈家,世代藩屏河西之地,这河西之地与高昌国为邻,朕打算用兵高昌,不知你有什么建言?”
陈正泰便道:“陛下可还记得当初的许诺?当初陛下说过,这关外之地,统统让儿臣来拿主意。儿臣掌朔方、河西的征伐、邦交事宜。”
李世民道:“这些,朕当然记得。只是此次,高昌欺朕太甚,朕不打算轻饶他们。且诸卿群情激愤,纷纷请战,朕以为,士气可用。”
陈正泰瞥了一眼李靖和侯君集。
这两位将军,都已成为了尚书了,一个掌兵部,一个掌吏部。
显然这个时候,都不甘寂寞。
不过大唐的臣子们,没有太多的文武界限,在朝做尚书,出关做将军的大有人在。
李靖自不必说,早就磨刀霍霍了。
而侯君集显然这一次更为热衷,以内对他而言,现在皇帝对他已经开始渐渐的疏远,虽然还没有撤掉他的吏部尚书,可无论他身居什么样的高位,倘若失去了皇帝的信任,身败名裂,也只是迟早的事。
此次,他显然是想立下攻灭高昌国的功劳,利用这大功,换取李世民对他的刮目相看。
因此,这一次他请战的态度最是强烈。
因而,大家都盯着陈正泰,陈正泰毕竟是实际上的河西主人,一旦用兵,大军肯定要途径河西之地,到时少不得也需河西之地来供应粮草。
陈正泰见众人都盯着自己,却是一字一句道:“儿臣以为,不必用战争去攻灭高昌,只需略施小计,保管这高昌拱手来降。”
“什么?”李世民惊异地看着陈正泰:“什么小计?”
“荒谬。”侯君集有些急眼了。
对侯君集来说,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是他能在陛下面前表现自己忠诚的最好时机,一旦错失,不知还要多久才能等到了。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道:“国家大事,岂能儿戏?用区区的略施小计,就可以屈服高昌国吗?高昌的君臣,个个桀骜不驯,他们世代在西域之地,以刚强而著称,朔方郡王此言,是不是有些儿戏了?”
侯君集的理由很简单。
高昌国不是这么容易屈服的,当然……这也是实话。
这些汉朝时的遗民,驻守在西域,中原大乱之后,他们犹如沙漠中的绿洲一般,在四面都是胡人的险恶环境,没有中原王朝的支持下,依旧坚守!
虽然高昌国已经历经了数个王朝,分别被不同姓氏的人所统治,可大汉的国体以及语言,还有汉人们的血脉却是一直都留存了下来,这可是足足的坚持了数百年,数百年来,从不曾被胡人所攻灭。哪怕在最险恶的环境之下,也依旧深深扎在西域之中。
但凡他们的性情,有一丁点的软弱,如何能坚持到现在?
侯君集认为,对付高昌国,单凭招抚,是绝对没有效果的。
陈正泰则瞥了侯君集一眼。
他很清楚,若如历史上的侯君集发兵高昌,会发生什么。这侯君集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大军过处,四处劫掠,杀戮百姓,对于高昌而言,就是一场十室九空的兵灾!
到时就算是拿下了高昌,得到的也不过是一座座空城而已。
遗留下来的高昌百姓,本是和大家同一血脉,可经过了这样的征战之后,只怕也对大唐恨之入骨了!
在这绵绵恨意之下,这些本是一直坚守汉人道统的遗民,会迅速的进行胡化,自此之后,大唐得到的不过是一个都护府的空壳,却再没有人自称自己是汉人了。等到大唐开始收缩,西域之内,便再看不到汉人的踪迹。
陈正泰倒没有动怒,而是淡定地看着他道:“那么侯将军意欲何为呢?”
侯君集则是看向李世民道:“陛下给臣三万精兵,半年之内,必破高昌。陛下,高昌侮辱大唐过甚,当初便勾结过突厥人,而今陛下召其国主不至,桀骜不驯至此,若是朝廷不立即发兵,只怕要为天下人所笑。”
李世民颇有些犹豫,想了想,看着陈正泰道:“你这略施小计,需要多久时日?”
“三个月。”陈正泰正色道。
“三个月……”李世民一时恍惚。
他背着手,来回踱步,而后道:“不妨就如此吧,朕命侯君集为招讨高昌大总管。朕给你三个月的时间,若是三个月之内,你一事无成,侯君集将军便立即进兵,如此,也好让侯君集有三个月时间准备,你看如何?”
陈正泰心里想,我是说三个月,可我特么的说三个月,是因为侯君集说只需半年啊!
特么的……
可是话都说出来了,他还能怎样,此时也只好硬着头皮接下了,陈正泰道:“那么儿臣即刻赶往新宁,只是……能否请陛下……恩准天策军随儿臣一道去?儿臣倒是不打算用兵,就是想要……想让天策军出关去见识见识,留在这长安,操练的久了,他们也烦闷得很。”
李世民笑了:“原来你是想要讨要天策军的,这天策军是你的宝贝,也是朕的宝贝,朕还靠他们做仪仗呢。”
说实话,让天策军做仪仗真的很好用。
这些家伙们队列整齐,个个虎背熊腰,气势如虹,皇帝出行在外,单看着仪仗,便能让人产生敬畏之心。
李世民随即道:“不过你开了口,朕能不允吗?就随你去吧。”而后,李世民突然拉着脸,带着肃然道:“只是……你记住一句话,天策军,不容败!”
这是一个警告。
朕不管你想做什么。
但是天策军绝不容许打任何败仗,这不是军事问题,是政治问题!
锦衣卫之绝世高手
陈正泰心里想,想当初皇帝赐新军为天策,他还以为得了便宜,现在看来……反而成了累赘了。
他心里唏嘘着,却还是乖乖的应下来了。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不管如何……自己只有三个月,必须要拿下高昌。
那高昌国……据闻现在征发了十五岁以上的男丁,招募了六七万军马,可谓是磨刀霍霍,就等大唐出兵了。
显然……高昌国这等丧心病狂的战时体制,还是很令人敬畏的,当然……其实也可理解,处在西域,四面都是仇敌,想要保存,只怕这数百年来,实行的都是这等耕战体制。
既然事情有了决议,陈正泰领命而去。
那侯君集倒也心满意足。
毕竟皇帝也只给了陈正泰三个月的时间,这三个月时间,也足以他奉旨召集军队,开赴河西,做好征伐高昌的准备了。
就看那陈正泰能否三月之内拿下高昌了。
侯君集也领了命,前去准备了。
李世民看着余下的众臣,若有所思地道:“三个月……三个月的期限,朕是不是有些苛刻了?”
房玄龄在一旁微笑道:“陛下……既然这是朔方郡王自己主动请缨,便谈不上苛刻了。”
这时间可是陈正泰自己订的,怨得了谁?
李世民颔首,目光则是留在了李秀荣的身上,忍不住道:“正泰是该找点事做了!男儿大丈夫,哪有家中妇人尚且为君分忧,自己却躲在家中游手好闲的?朕看着就生厌,送去河西……好好磨砺去吧。”
…………
天策军上下,已是欢呼一片。
每日在这宫中卫戍和操练,早让他们受不了了,因而等旨意下来,在欢呼雀跃之后,随即便准备开拔。
浩浩荡荡的军马,带着无数的军资,当日出发。
众人至车站,在车站里,早就调配了几辆蒸汽火车,预备运送他们。
现在铁路线疯狂的铺建,前往朔方的铁路线已大致贯通。
而朔方和西宁的铁路,则两头并进,正在修建路基。
朔方和二皮沟之间,毕竟当初铺设木轨的时候,早已修了路基,唯一做的,就是将木轨替换成钢轨罢了。
因而,进程很快。
爱在离别时
反观这朔方和西宁,难度就大了许多,工期的难度也是极大。
这天策军需先抵达朔方,在那里,一路朝西进发。
当然……好处就在于,因为沿途都有大量的工地,提前让人在沿线储存一些粮食,足以让这天策军上下,可以就地进行补给,不必担心需要大量民夫携带补给的问题。
除此之外,随军的马匹也是足够,可以确保快速行军。
反正这些皮糙肉厚的家伙们,苦头吃惯了,不至有人掉链子。
而陈正泰则带着护军营,次日出发了。
他决定带着武诩同往,关于这一点,李秀荣是支持的,李秀荣知道此次夫君难得出一趟远门,难免还是有些担心。而武诩的能力,李秀荣已有见识了,让武诩跟着他的身边,偶尔出谋划策,夫君可以早一些回来。
因而李秀荣直接给武诩准了三月的假。
到了二十日之后,陈正泰便已抵西宁。
他这算是第一次出关,眼看着这关外广袤的土地,也不禁为之震惊。
其实在上一世,陈正泰是去过蒙古的,在后世,蒙古更多的是荒漠为主,虽然一直都在治沙,可那种荒凉,却依旧让人触目惊心。
可是在这个时代,草原却是另一番景象,无数的青草茂盛,那南北朝时期的诗文里,曾有: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句子,说的便碧绿的原野茫茫不尽,那风吹到草的低处,有一群群的牛羊若隐若现。
其实这诗句,讲的就是朔方一带的风情。
后世的朔方,砂石和黄土裸露,可在这个时代,雨水充沛,草地茂密的生长,这草原壮丽富饶,与后世相比,可以说是完全的两个世界。
陈正泰虽也知道唐朝时候的草原和后世的草原不同,可真正见到这样的景象,却还是震惊了。
等到了河西之地时,沿途所见,也不似后世的甘肃一般荒芜,依旧是四处青草,虽无高大的树木,水土却是丰美,甚是壮阔。
快抵达西宁的时候,需途径崔家的一大片土地,在这里……崔家已经开始建起了高大的坞堡。
在这一片坦途之中,巨大的汉家形制的堡楼让人远远望去,不禁心旷神怡。
坞堡之外,是开辟出来的无数良田,他们挖了许多的沟渠,将水引至土地上进行灌溉,而后开荒,耕耘,随处可见的是风车,大量的牛马,被驯养成耕畜。部曲的房子,则以村落的形制,围绕着那巨大的坞堡四散开来。
而在这里,陈正泰受到了殷勤的款待。
那崔志正居然带着一行族人,在途中等待陈正泰的车驾,来和陈正泰见礼。
陈正泰惊诧的看着崔志正:“崔公不是在长安吗?”
崔志正笑道:“当初让人去上书请高昌国国主来朝,我就晓得战事要起了,所以率先出发,到了关外来,就等着我大唐的军马从这里走过去,杀入高昌国呢。只是万万想不到,殿下居然亲自来了,你我能在此相见。”
陈正泰看着这老狐狸,心里不免的想,只怕这个时候,这老狐狸正准备卷起袖子来,协助出征的大军呢,到时候,等大军攻入高昌,崔家也跟着分一杯羹。
要不要这么激动?
陈正泰便道:“陛下准我来应付高昌国的事,我一路过来,这沿途都是崔家的土地,见许多麦子都要熟了,还有大量的土豆地,似乎也要收获,看来……你们崔家今年要大丰收了。”
“哪里的话,现在粮食不值钱。”崔志正笑了笑道:“只是靠这些粮,勉强养活族人和部曲糊口罢了,那棉花才值钱。殿下,既途经了崔家,怎么有过门不入的道理呢?就请殿下至寒舍来,喝一杯水酒吧。”
陈正泰心里想,这家伙真是三句不离开棉花啊!
想那高昌人也是可怜,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陈正泰倒没有拒绝,道:“也好,正好去你家的坞堡里见识见识。”
崔志正满面红光,其实……他也是第一次来河西,起初的时候,以为这里很荒凉,可真正到了,却发现这里在崔家的经营之下,已不亚于关中了。
他完全可以想象到,假以时日,在这一片新的土地上,崔家将焕发新生,西宁崔氏,依旧将延续百年、千年、万万年!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