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ur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承包大明 txt-第七百五十五章 蜜月之旅分享-hwhzy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
其实此番宗藩改革,非强制性得。
巧就在巧在这里。
任何宗藩都可以选择拒绝让自己的孩子来宗学院读书,如果你不要爵位的话,你完全可以不来,真的没有关系。
另外,亲王待遇又不一样。
亲王的嫡长子本来就不需要上宗学院,依旧世袭,庶出也可以不来,如周王那种大亲王,他生再多他也养得起,他就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来决定。
朝廷就是将领取岁入资格与毕业证挂钩。
不能再躺,必须通过努力才能够得到。
虽然大家都知道,虽然表面上看,宗藩问题得本质是并没有任何改变的,因为沈一贯并未要求削减宗藩岁入,只不过是改变领取岁入的资格而已。
非常简单,就是皇帝说了算。
但其实是增加了中央对宗藩的管控性。
到时宗学院建成,要领取岁入得人都在一起,虽然是皇帝说了算,但皇帝也得听从大臣们得建议,那么朝廷就可以根据财政情况,以及人数,来分发岁入。
以前得话,全国各地的宗藩多如牛毛,他们的拥有得特权又导致那些地方官员和大地主与他们相互勾结,欺下瞒上,没法有效管理,中央对此也是束手无策。
不过话说回来,万历可不希望这些宗藩要比他更加英明神武,若没有海外计划的支持,万历是绝不可能答应的,你们要变得厉害了,那我怎么办?我的儿子又怎么办?
将来来宗学院读书的人,那是绝不可能再回去。
宗学院教的不会是四书五经,而是教他们如何拓荒,如何管理,以及如何在海外生存。
算起来时间也差不多,他们毕业之时,就是海外推进之日。
到时就将他们全部会封去海外为王。
除此之外,这里面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能够借机扩大天津卫港口,既然这宗学院是皇帝亲自管理,就不可能设到江南地区,必须得在京城边上。
天津卫就是最佳的地点。
万历又划出一条海岸线建设宗学院。
大臣们也都无所谓,因为要不这么干,划出去得地更多。
而在禁海得情况下,海岸线是最不值钱的。
而此事得到结果之后,郭淡也就准备去卫辉府处理军备订单一事。
“夫人,过两日我得去一趟卫辉府,安排一些事宜。”
“你不先去潞王府那边看看吗?”
寇涴纱问道。
郭淡道:“我听说马上那边就要冻港了,有差不多两个月时间,我打算明年年初再去,先卫辉府那边将大峡谷的事安排一下,这回你跟我一块过去吧。”
天津卫在冬季后两个月,要冻港两个月,没法进行贸易,郭淡觉得就还不如年初再去看看,但是大峡谷一事,可是迫在眉睫,他必须亲自过去安排工作。
寇涴纱啊了一声:“我跟你一块去?”
郭淡点点头道:“这回事务比较多,我一个人可能忙不过来,居士又不在,夫人你必须得与我一块去。”
其实也不需要,领导不就是动动嘴,能有多少事,他只是想借此跟寇涴纱去享受一下二人世界,度度蜜月。
寇涴纱道:“那…那牙行的事务怎么办?”
郭淡道:“让他们都送去卫辉府,反正也没有多远。”
寇涴纱犹豫了一会儿,然后点点头道:“好吧。”
牙行每年砸那么多钱到卫辉府,身为总裁总得要去看看,否则的话,连门都找不着可就尴尬了。
至于小香儿,呵呵,被他们夫妇华丽丽地无视了。
这就不是一个因素。
不过那么多奶妈、丫鬟,还有一个爷爷在,他们确实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两日之后,处理手头上的事,郭淡便与寇涴纱启程前往卫辉府。
对于郭淡去卫辉府,那就跟去邻居家串门没有任何区别,不过这回,牙行得员工是非常热情欢送,总裁也走了,这回可真是轻松了。
行得几日,他们来到了卫辉府。
“卫辉府可真是热闹啊!”
刚刚入境不久,寇涴纱便发出惊讶声。
如今已经入冬,天气比较寒冷,但郊外兀自到处可以看到游人,京城得郊外可都远没有这么热闹啊!
郭淡轻轻揽着寇涴纱得肩膀,笑道:“这算得了什么,城内还要更加热闹一些,我相信你很快就会喜欢这里的。”
寇涴纱轻轻偎依在郭淡怀里,望着外面得景色,笑吟吟道:“难怪周丰他们现在都待在这里,不愿意回京。”
郭淡笑呵呵道:“在这里他们就是爷,在京城他们就是孙子,而京城可还没有这里赚得多,谁愿意当这孙子。”
又行得大半日,他们来到府城。
拥挤得人群,让他们不得不从马车上下来。
“郭淡来了!”
“你们快看,郭淡来了!”
“郭淡!”
“郭淡!”
……
四周的百姓见到郭淡,纷纷热情招手打招呼。
只有热情,没有阶级得恭敬和卑微。
寇涴纱可真是第一回见到这种场面,要知道郭淡在京城一直都被人鄙视,如今更是因为徐姑姑和朱尧媖被骂得是狗血淋头。
心里不禁也有一丝丝骄傲。
郭淡突然拉着寇涴纱的手,朗声道:“你们今天都给我认清楚了,这才是我的夫人,可别再认错人了。”
寇涴纱顿时羞得满脸通红,低声啐道:“你要死啊!”
郭淡低声道:“夫人有所不知,他们总是将居士认为是我夫人,搞得大家都非常尴尬,这回可得让他们认清楚。”
“就算如此,你也没有必要…啧,可这是气死我了。”寇涴纱羞得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这女人到底是不能抛头露面,一时难以适应。
“原来这就是郭大夫人啊!”
“是的。”
郭淡点点头,突然反应过来,道:“什么郭大夫人,这是我唯一得夫人,来人啊!去将那小子给我抓起来,吊打一顿。”
“哎呦!”
那年轻人拔腿便跑。
顿时惹得周边是一阵大笑。
寇涴纱也是含羞地白了郭淡一眼。
又听一个妇人喊道:“郭淡,你夫人可真是漂亮。”
郭淡立刻道:“这位大娘,你待会去一趟一诺钱庄领取十两银子,我就是最欣赏你这种诚实得人。”
那大娘当即就懵了。
“郭夫人最漂亮!”
“郭夫人最漂亮。”
……
霎时间,口号是此起彼伏啊!
寇涴纱狠狠拽着郭淡,低声道:“你别说了,早知这样,我就不与你一块来了。”
同时又吩咐人赶紧将帷帽拿来。
“在这里就放松一点。”
郭淡呵呵一笑,但也没有阻止寇涴纱戴上帷帽,主动拉着寇涴纱的手,往城内走去。
来到城内,当寇涴纱看到满大街的妇人时,顿时又傻眼了。
带帷帽的女人几乎就她一个人,反倒是显得有些不伦不类的。
“怎么她们都?”
寇涴纱惊讶地向郭淡问道。
郭淡笑道:“因为她们也得赚钱生活,如今在卫辉府农活可是最难找的。”
既然满大街都是妇人,寇涴纱也渐渐放松下来,眼中闪烁着激动之色。
就这一刻,她便喜欢上这里。
可以想象的是,女人在这里工作,要更加自由一些。
“呵呵…我说怎么这么热闹,原来是郭顾问来了。”
忽听得一个笑声。
郭淡偏头看去,只见姜应鳞身着一件儒衫站在街边,惊讶道:“姜给事。”
寇涴纱也赶紧矮身一礼,“民女见过大人。”
姜应鳞走上前来,拱手道:“郭夫人无须多礼,我已不是大人。”
郭淡稍稍一愣,道:“姜给事此话怎说,我听说朝廷经过调查,并未罢黜姜给事的官职,反而还给予了奖赏。”
姜应鳞苦笑道:“是我自己辞职的。”
郭淡惊讶道:“姜给事为何要辞职?”
姜应鳞沉默少许,感慨道:“曾几何时,我以为我可以做到问心无愧,但是经过这么多事,我发现我根本就做不到,我也无颜再在朝中待下去。”
郭淡听得不是很懂,兀自一脸困惑地看着姜应鳞。
殊不知之前那场赈灾危机,给姜应鳞造成很大得困扰,他当时觉得郭淡做得真是非常不错,拯救了不少百姓,也没有谁比他做得更好,要知道他可是亲眼所见,当时他可就是奉命来监督得。
但随后发生的一切,令他完全崩溃,他的好友,他的同窗,他的同僚,都在睁着眼说瞎话,并且还怂恿他一块对付郭淡。
以他的性格,他应该怼回去。
但是当时他却害怕得躲了起来,他觉得这些人都变得非常陌生,整个世界都颠倒过来。
他只是上了一道奏折,将所有的事实都写了进去。
也正是这一道奏折挽救了他的仕途。
但是他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再去面对那些人,故此他果断选择辞职。
目前朝廷还并未批准他辞职,他的许多好友还在挽留他,但他去意已决,坚决不会再回京城,他怕见到那些人控制不住的情绪。
不过姜应鳞对此却不愿多谈,突然问道:“有件事,我倒是想向郭顾问打听一下”
郭淡一怔,道:“什么事?”
姜应鳞道:“就是这诉讼院何时会再招人?”
“啊?”
郭淡震惊地看着姜应鳞,“难道姜给事想进诉讼院?”
姜应鳞点点头道:“我近几个月一直都在研读大明律,希望到时能够考进诉讼院。”
“呃…这…这其实我也不知道,因为这不归我管,根据规矩而言,要诉讼院先那边反应人手不够,我再决定是否招人。”
可见他还是老大,虽然他不能干预诉讼院日常的事务,但是他可以决定拨多少钱给诉讼院。
“这样啊!”
姜应鳞略显遗憾地点点头。
他如今觉得薛文清是对的,待在朝中,根本不可能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反而在这里,能够实现自己的抱负,虽然只是一隅之地,但问题是,他至今就连一隅之地都没有做到,在朝中就是天天打嘴炮,不是皇帝打,就是跟官员打。
问题是他也没法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