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73z人氣小說 禁區之狐笔趣-第一百一十四章 他一鳴驚人之後讀書-dcpw6

禁區之狐
小說推薦禁區之狐
李自强刚刚走进东川中学的大门,就看到校长翟光明站在大门口,一副在等人的样子。
看到他走进来之后,便向他招了招手。
“是这样的啊,小李。我刚才接到宣传口的电话,说央视要来咱们学校采访……到时候我和你都要上镜,谈一谈和胡莱有关的事情。”
两个人在并肩走向体育场的路上,翟老校长对李自强解释找他的理由。
“他们动作还挺快的。”李自强对此并不意外。
实际上在昨天晚上看到胡莱完成帽子戏法,帮助中国足球结束“恐韩症”,成为了抗韩英雄之后,他就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了。
“还有啊,《进球》网想给咱们学校拍部纪录片……”
李自强这就奇怪了:“胡莱又不在球队里了,他们现在来拍什么纪录片?”
“人家不拍胡莱,就拍东川中学足球队征战全国大赛的纪录片。”
“也顺便拍拍东川中学足球队的‘后胡莱时代’吧?”李自强问道。
翟光明笑了:“可能有点这个意思吧,但不重要,重要的是宣传我们东川中学。这个纪录片的拍摄需要征求你的意见,因为摄制组要跟着球队一起去参加全国大赛的……”
李自强看向老校长:“翟校长,我能拒绝吗?”
翟光明愣了一下然后说:“当然可以。你是不是担心摄制组的存在会影响到球队的训练和备战?”
李自强摇头:“不是……没事儿了,翟校长,我答应他们拍纪录片。”
“诶?”翟光明有点意外,没想到自己还没说什么呢,李自强就改变了想法。
他最开始心想李自强应该不会那么容易答应的,他都准备了一套说辞,准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结果现在完全没派上用场。
于是他很好奇:“我以为你要拒绝的,怎么突然又答应了?”
“翟校长你是不是很希望有媒体帮咱们学校足球队拍纪录片?”李自强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
“那是当然。”翟光明点头道。“那次《进球》网给曙光高中拍纪录片,你知道我什么感想吗?我看完之后就觉得真是浪费!当时应该拍我们的纪录片,正好把咱们学校夺冠的全过程记录下来,多好啊!”
“但这次我们可能夺不了冠,翟校长。从夺冠之后,球队实力是一年不如一年的,去年靠着卫冕冠军的身份进了全国大赛,今年我们在安东杯中和嘉翔高中打的也难解难分。就球队这样的表现,我真的一点都不看好在全国大赛上的表现……”李自强实话实说。
之所以很难拿到冠军,当然是因为我们缺少一个稳定高效的得分点。
夏小宇作为中场组织者,完全没有用武之地。于是他不得不把高三的夏小宇改造成得分型进攻中场。
“无所谓,重要的是参与,而不是成绩。冠军只有一个,那其他拿不到冠军的学校就不参加了吗?”翟光明摆摆手,“毕竟没有胡莱了,也没办法嘛……”
听到老校长提及这个名字,李自强就在心里念叨,为什么一开始不想拍纪录片,还不就是因为知道这个纪录片主题肯定和胡莱有关,这根本就是帮那小子扬名嘛……
那后来为什么又同意了?
因为一想到昨天的那个帽子戏法,这小子早就已经名扬四海了,一个《进球》网的校园足球分部拍个纪录片,又能扬什么名呢?搞不好是《进球》网来蹭胡莱的热度呢。
“翟校长你放心,我会配合好摄制组工作的,只要他们不妨碍我的正常训练和备战工作,我就不会管他们要拍什么。”
翟光明很高兴:“好好好,我一定代表学校和他们协商好,大家事先把事情都谈好了,签个协议,白纸黑字,照章办事,有规矩才能成方圆!”
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
※※※
谢兰提着装满了花生瓜子和糖果的大塑料袋,算好了时间,卡着点走进了办公室,所有人都在办公室里,她是最后一个来的。
一进去,她就扯着嗓子吆喝道:“来来来!今天我们家有喜事,专门来和大家分点喜气!”
然后从门口那一桌开始,挨桌挨桌地散喜糖、花生瓜子。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谢兰所说的喜事是什么,有和谢兰关系好的就捧上一句,明知故问:“哟,谢姐,家里有啥喜事儿啊?”
谢兰就特别开心地高声回答道:“嗨,当然是我儿子了!昨天中国队和韩国队比赛看了没有?我儿子打进了三个球!帽子戏法诶!电视上说他破掉了中国足球四十一年来的‘恐韩症’,四十一年啊!你说这是不是喜事儿?”
“喜事儿喜事儿,当然是大喜事儿了!”捧哏一边连连称是,一边伸手接住了谢兰递过来的花生瓜子和糖果。
就这么,谢兰一路分到了王姐所在的办公桌,从口袋里抓了一大把花生瓜子递给王姐:“王姐,吃点儿?”
王姐脸色很不好看地摇头:“不了不了……这几天上火,口腔溃疡,吃不得炒货。”
谢兰也不勉强,见她很明显不高兴,就开心地又把花生瓜子放了回去:“行,可惜王姐沾不到喜气咯……”
然后不顾王姐看她的眼神,转身去给下个人分喜气了。
就在这时,主任来到了办公室门口,冲谢兰招手:“小谢啊,你来一下。”
“主任来了?来来来,吃糖!吃瓜子!吃花生!”谢兰把塑料袋放在桌子上,双手进去抓了很大一把,然后笑嘻嘻地捧到了主任面前。
主任连忙摆手:“不用不用……我来是想给你说个事儿,刚才单位接到了宣传口电话,说好几家国家级媒体想要采访一下你们家……”
办公室里的人在看到主任找谢兰的时候,就都竖起了耳朵,很专注地听着。
现在听到主任这么说,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其中以王姐的表情最夸张,她瞪圆了眼睛,张大的嘴巴几乎可以塞下一个钨丝灯泡还能再拿出来……
在大家羡慕嫉妒的眼神中,谢兰听到这个消息却有些犹豫:“这个……我得和我家老胡商量商量……”
“这没问题,你中午给你老公打个电话,就回我吧,我也好回宣传口的同志,人家等着信儿呢。”
“诶好,主任你吃糖啊!”谢兰又把双手往前一递。
血糖高的主任看了一眼她双手捧着的那些糖果炒货,最后捻了几颗瓜子放在自己手中,笑眯眯地说道:“恭喜你啊,小谢,辛苦这么多年,培养了一个出息的儿子。”
谢兰笑得很开心,顺嘴拍领导马屁:“还不是主任你领导有方?”
主任咳嗽起来:“你教孩子,关我什么事儿啊?走了走了!”
他摆摆手,转身离去。
谢兰转身进了办公室,继续提着塑料袋:“来,吃糖!吃瓜子!吃花生!”
※※※
穿着略显宽大的保安制服,胡立新站在小区门口的岗台上,向每一个出门去上班的业主敬礼,并且喊上一声:“早上好!”
当没有人的时候,坐他旁边的老范就叹息道:“我说老胡啊,你这是康熙微服私访来了吗?”
“为什么这么说?”胡立新不解。
“你儿子都是大明星了,你还来做什么保安啊……怎么这么想不开?”
“这有什么……”胡立新话没说完,就看到小区里又走出来一个业主,连忙立正敬礼:“早上好!”
目送业主远离之后,他才放下敬礼的手,回头对老范说:“这有什么想不开的?”
“哎呀,老胡……你儿子是赚大钱的,你就算不工作了,靠你儿子养,这辈子都不愁了,还来做保安……每天站在这里给人家敬礼问好很有趣吗?”
“这不是有不有趣的问题……我靠自己劳动赚钱,不丢人吧?”
“这也不是丢人不丢人的事儿,我要是有这么一个出息的儿子,我早辞职不干了,回家让儿子养着,顶多再拿点钱出来做点小生意……啧啧,我就退休咯!”老范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摇头晃脑的憧憬着他梦寐以求的美好生活。
“我才四十八岁,离退休还早着呢。再说了,孩子的钱是孩子的钱,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自己工作赚钱养活我自己,花自己的钱,想买什么买什么,自由自在,也不用给孩子打申请。”胡立新摇头道。
“你怎么这么别扭呢?老子花儿子的钱天经地义嘛!”
“不,儿子是儿子,老子是老子,我还没老到动不了需要他来养我的地步。”
让老范特别不理解的就是胡立新在这事儿上的坚持。
换谁家里出了这么一个有出息的儿子,出大名,赚大钱,当父母的哪个不是兴高采烈的?但怎么看着老胡,反而还不太满意呢?
就在这时,胡立新裤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从岗台上跳下来:“老范你帮我站一下。我去接个电话。”
说着他就掏出电话往远处走去了。
“好,你去吧。”老范站上岗亭的台子,然后对每一个从他眼前经过的业主举手敬礼。
“早上好。”
※※※
“采访?”胡立新有点意外,没想到这么快就有记者找到了他们。
“是啊,说是国家级媒体,我估计就是央视那样的……”谢兰在电话里说道。
“你就在你们单位接受采访吧,我不想上电视。”胡立新说道。“你也不要在记者面前提我过去的事情。”
“那样会很怪啊,人家会认为胡莱是单亲家庭的孩子!”谢兰抱怨道。
“你可以说我现在是干什么的,但不要说我以前是做什么的。”
“这样啊……行吧,我知道了。”谢兰明白了丈夫的意思,他这还是没把自己过去的失败经历完全放下呢……不想把这么一段往事曝光在全国观众面前。
对此她理解,并且不勉强自己的丈夫。
男人嘛,总是多少有点自尊心的,怎么能够拉的下来脸呢?他到现在都还没在儿子面前完全放下呢,指望他在媒体记者面前就袒露心声了?
※※※
挂了电话的胡立新重新走回自己的工作岗位,把老范换下来,在岗亭台子上立正站好,对那些业主敬礼。
老范在旁边看着,摇了摇头。
如果我儿子这么有出息了,老子肯定辞职,谁还当保安啊?然后就在这小区里买套房子,成天没事儿就在这大门口进进出出的,享受让老胡这老小子给我敬礼的待遇!
唉,老胡这人怎么就这么轴呢?
放着这样的好日子不过,非要来给人敬礼……
※※※
谢泽林走进自己的公司,就听到有人的手机里正在播放新闻视频:“……在昨天晚上结束的东亚杯第一轮比赛中,中国队出乎意料的以3:0的比分击败了韩国队,打破了此前四十一年不胜韩的尴尬纪录。为中国队打进全部三个进球的球员是十九岁的小将胡莱……”
“该工作了,干什么呢?”他皱着眉头斥责道。
该名员工连忙手忙脚乱地关掉了手机:“啊,谢总,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谢泽林看了一眼这名员工,径直走进了自己的总经理办公室。
在办公室里,他刚刚掏出手机,手机就叮咚叮咚连响五声。
他解锁之后发现是微信群里的聊天记录。
来自“谢家大院”这个家族群,彭浩连发五条新闻链接,无一例外全都是报道昨天晚上比赛的。
“……震惊!打破‘恐韩症’的竟然是十九岁小将!”
“胡莱的国家队首秀,值得被载入史册!”
“少年天才打脸傲慢韩国人,他一夜征服世界杯赛场!”
……
诸如此类惊悚标题,一看就特别吸引眼球,让人恨不得能够马上点进去看个究竟。
尤其是第三条,不是东亚杯吗?怎么就变成世界杯赛场了?
点进去一看,原来是说征服了曾经举办过世界杯比赛的首尔世界杯体育场……
看着这些新闻标题,谢泽林的手在颤抖,又是这个该死的外甥!
简直不堪其扰,恨不得能够退群。
但考虑到他就是这个群的群主,如果他退了这群就解散了。到时候他又要怎么向大家解释自己为什么要解散群?
因为我不是想看到胡莱这小子出风头的新闻?
谢泽林长叹一声,把他一手建立起来的家族群给屏蔽了……
※※※
就在谢泽林因为胡莱而感到难堪和尴尬的时候,远在千里之遥的岭南市,也有一个男人面临着和他一样的中年危机。
孙赫盯着手机,他刚才刷个抖音都看到了胡莱,这大数据……让他有一种胡莱阴魂不散的感觉。
短短几个月前,他还期望胡莱不要再出现在他的生活中。
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国家队首秀的帽子戏法,对手还特么是韩国队……这意味着什么,他一个足球从业者,再清楚不过了。
这小子,要一飞冲天了!
妈的,昨晚上孙镐敏那一脚怎么就没把这小子给废了呢!
废了就一劳永逸解决自己的烦恼了……
老天不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