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日月風華-第五零四章 口空無憑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卫璧脸色难看,却并无说话。
左卿署大堂内一片肃穆,卫璧双手背负身后,虽然神色冷峻,却并无慌乱之色,嘴角边甚至泛起一丝冷笑。
腹 黑
秦逍从后堂转出来,径自到了公案后面的椅子坐下,高高在上,拿起惊堂木,啪的一声清亮无比,堂内更是冷寂一片,这一生惊堂木似乎也将两边的刑差精神打醒,都是站直身子,挺起胸膛。
“堂下何人?”秦逍淡淡问道。
“光禄寺丞卫璧。”卫璧依然是双手背负身后。
秦逍正要开口,卫璧却已经伸出一只手,很干脆道:“秦少卿,大理寺很少审理案件,你这套规矩是在京都府审讯白丁布衣,不必用在大理寺这边。今日你要审讯下官,下官自然是知无不言,只是你这顺序似乎错了。”
“什么意思?”
“你要审讯下官,总要先让下官明白这是审理什么样的案子,是谁递上的诉状,又是谁要状告下官。”卫璧已经被秦逍当做嫌犯,双方的面子已经撕开,卫璧对秦逍毫无畏惧之心,也不给秦逍什么面子,言辞锋利道:“到现在原告还没有上堂,案子还没有说明白,你却冲着下官来直接审讯,这顺序难道没有错?秦少卿虽然是刚入大理寺,但既然要接下这桩案子审理,一些规矩应该事先弄明白才是。”
他言辞之中充满讽刺,很不客气。
秦逍却毫无恼色,笑道:“卫大人提醒的是。”大声道:“带原告上堂!”
很快,卫管家卫诚被两名差官从大门外带进来,卫璧回过头,瞧见卫诚进来,脸色微变,眉头锁起,卫诚却是不敢看卫璧,在卫璧身后两步距离停下脚步,跪倒在地,额头贴在地面上。
“此人卫大人可认识?”秦逍看着卫璧问道。
卫璧淡淡道:“自然认识,这是下官府上的家仆。”
“卫诚,你在诉状上状告的卫璧,可就是眼前这位卫大人?”秦逍目光移到卫诚身上。
卫诚低着头道:“正….正是!”
“那就好。”秦逍拿起卷宗看了看,才继续道:“卫璧,今有卫府管家状告你在府里装神弄鬼,意图谋害妻子。在此之前,更是令其戕害府中丫鬟莲翠,此后再以借莲翠之死故布迷阵,令人假扮莲翠怨灵装神弄鬼,你可认罪?”
卫璧不惊反笑,道:“少卿大人,这就是今日要审理的案子?”回头瞥了卫诚一眼,冷笑道:“此人在我府中吃喝多年,我待他不薄,可是今日却状告其主,如此背信负义的小人,少卿大人难道相信他的说辞?”
“你是说他在诬陷你?”
“下官先前和大人也说过,我与内子相敬如宾恩爱有加,怎可能会存有谋害之心?”卫璧冷冷道:“此外大人所说的令其戕害丫鬟翠莲,又是如何说法?莲翠分明是投井自尽,而且事发当时,下官并不在京都,回来之后,就听说莲翠是因为对内子的训诫心存委屈,这才投井自尽,这是下官知道的唯一说法,至于莲翠是受戕害而死,这还是下官今日头一遭听见?”竟是向前一步,目光咄咄逼人:“秦少卿,令其戕害莲翠,究竟是令谁?是卫诚?”
“卫大人不愧是读书人,酌字酌句。”秦逍面带微笑:“你说的没有错,卫诚供认,是你派他谋害了莲翠,故意在三更半夜将莲翠引诱到水井边,尔后趁莲翠不防备,将他推进了水井。”
卫璧笑道:“这就是了。卫诚应该是来自首,他害死了莲翠,草菅人命,罪大恶极,下官虽然是他的主人,也不会包庇他。”
“老…..老爷,是你让我将莲翠投入水井,我是受命行事,你……你可不能不认账?”卫诚脸色立变,抬起头大声道。
卫璧也不回头看他,只是冷冷道:“我让你害死莲翠?我为何要这样做?”
“你…..你说莲翠如果被人知道是含冤而死,那么她的鬼魂出现纠缠夫人就合情合理。”卫诚立刻道:“你让我害死莲翠,目的是为了让人假冒她的鬼魂吓唬夫人。”
薄情冷王独宠废妃 季桐
“吓唬夫人?”卫璧失声笑道:“我又为何要害死夫人?”
“你……你想升官发财平步青云,所以……!”
“所以为了升官发财,我便要害死夫人?”卫璧叹道:“少卿大人,这样的理由,你会相信?”左右看了看,向两边的刑差问道:“大理寺的弟兄们,你们都是听到了,因为要升官发财,所以便要害死自己的妻子?这是哪家的道理?”
卫诚有些发急,卫璧不等他说话,已经向秦逍拱手道:“少卿大人,下官实在不明白,升官发财和谋害妻子有什么因果关系,还请少卿大人解释一下。对了,卫诚状告下官令他将莲翠推进水井,空口无凭,他有何证据证明他这样做是下官吩咐?是下官给了他签字画押的手书,还是下官令他杀害莲翠的时候有其他人听见?”
秦逍看着卫诚道:“卫诚,卫大人问你话,你如何解释?可有确凿证据?”
“大人,卫……卫璧狡诈多端,他是私下对小人单独吩咐,这事儿自然不能让太多人知道。”卫诚有些慌乱道:“这样的事情,他当然不会让小人抓住证据。”
秦逍还没说话,卫璧已经冷笑道:“没有证据,便是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向秦逍拱手道:“大人,卫诚杀害莲翠在前,又污蔑下官,这两桩罪,无论哪一桩都该判处死罪,还请少卿大人做主。”
秦逍确实淡定自若,道:“卫诚,你状告卫大人杀妻,却拿不出证据,现在卫大人要告你杀人诬陷,你可知罪?”
“大人,小人还有其他人证。”卫诚立刻道:“小人也已经安排他们到了大理寺,还请大人将他们传来询问。”
卫璧扭头再次看向卫诚,神色冷寒,目带杀意。
“来人,将其他的证人都带上来。”秦逍吩咐道。
很快,刑差带了三名认证进入大堂,一男二女,卫璧瞧见三人,眼眸之中划过一丝慌乱之色,但仅仅是一瞬间就恢复镇定,神情淡定自若。
篮青春
三人跪倒在卫诚左右,秦逍这才问道:“你们三人都是什么人?”
那男子立刻道:“小民是寺丞府的马夫廖三!”
“奴婢含香,是…..是夫人身边的丫鬟。”一名少女脸色苍白,异常紧张。
剩下那名少女倒是镇定许多,恭敬道:“民女香兰,莲翠是民女的胞姐!”
秦逍居高临下看着几人,道:“卫诚,这几人又能证明些什么?”
“回禀大人,香兰就是受卫璧指使,在卫府假扮莲翠怨灵之人。”卫诚立刻道:“含香在夫人身边伺候,是受了卫璧指使,故意演戏吓唬夫人。”瞥了卫璧一眼,拱手道:“莲翠被买入卫府之后,虽然卖身契在夫人手中,但夫人为人宽厚,并不阻拦莲翠和家人靠近,不但每年都会让莲翠回去探望一下家人,而且还准许莲翠的家人过来探望。”看了香兰一眼,道:“此事香兰可以作证。”
香兰低头道:“大人,确实如此。”
“一年多前,香兰到府里探望莲翠的时候,刚巧被未必碰上。”卫诚大声道:“卫璧瞧见这两姐妹长相极其酷似,从那时候开始,就生出了歹毒的心思,开始谋划害死夫人。他不敢用其他的手段谋害夫人,担心被查出端倪,而且他对夫人的性情了若指掌,知道夫人胆子小,所以就想着利用怨灵作祟的法子活活吓死夫人。”
卫璧也不争辩,镇定自若,只是唇角泛起不屑的笑意。
“害死莲翠之后,就可以利用香兰假扮莲翠怨灵,然后含香在夫人身边,故意说不曾看到怨灵,让夫人以为莲翠的怨灵就是冲着她去。”卫诚供认不韪:“莲翠的家人一直以为莲翠的死是因为夫人之故,所以对夫人心存怨念,小人…..小人也是受了卫璧的指使,故意让香兰对夫人恨之入骨,然后劝说她假扮怨灵,吓死了夫人,就能为莲翠报仇。”
卫璧此时终是淡淡一笑,道:“香兰是否到现在还不知道,莲翠是被你推进水井?”
香兰本来低着头,闻听此言,赫然抬头,看向卫璧,卫璧已经转过身来,指着卫诚,向香兰道:“此人在深更半夜引诱你姐姐到水井边上,趁你姐姐不备,将你姐姐推进了水井。你姐姐并非自尽,而是被他谋害,香兰,你事先是不是毫不知情?”
“这是真的?”香兰变了颜色,看向卫诚,恨声道:“卫管家,我姐姐……真的是你害死的?”
“一切都是这个卑鄙无耻的狗贼指使。”卫诚既然已经撕破了脸,再无顾忌,抬手指着卫璧道:“真正害死你姐姐的是他。”竖起手,咬牙切齿道:“我说的若有半句假话,天打五雷轰。”
“像你这种人,誓言就像狗屎,不值一钱。”卫璧毫不客气道:“你说指使香兰假冒莲翠的怨灵是本官指使,是否也没有证据?”盯住香兰,问道:“香兰,你据实回禀,让你假冒莲翠冤魂在卫府作祟,是我亲自指使你,还是卫诚诱骗你所为?”
香兰看向秦逍,道:“大人,卫管家当初告诉我说,是夫人害死了姐姐,若要为姐姐报仇,一切听他的安排。民女当时只想为姐姐报仇,并没有想其他,他说什么,我就按照他的吩咐去做。自始至终,卫……卫大人都没有和民女说过一句话,民女所做的一切,都是遵照卫管家的吩咐。”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