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xt25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魔臨 純潔滴小龍-第五百一十七章 落幕分贓,新君肚量看書-jyr7w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
大燕的宰辅,
死了;
被以一种杀鸡的方式,杀死的。
脖颈切下一刀,强行掰开脑袋和身躯的弧度,让脖颈一直处于张力阶段;
所差的,无非是没有在下头再摆一个碗来接血以备食用。
你说你再多活两年,对大燕更好,我信;
你说你两年后,会白衣入历天城灵堂自裁,我信;
你说田无镜是因为你于国有用,所以才没杀你,我也信;
我信,我都信。
但,
又有何干?
今儿个不杀你,
我膈应,
今儿个杀了你,
我舒服。
1/14第四季:多出来的第14个人
舒服,就完事儿了,还管你他娘的天下大计江山社稷!
你可知道,当年老子进历天城靖南侯府后宅,看见坐在灵堂门槛上老田的一头白发时,老子是什么感觉?
这几年每次回府,看着天天只能一个人在屋子里玩,只能和魔丸玩,和那几只妖兽玩,过得如同囚犯一般的童年生活时,老子,又是什么感觉?
天下大义,
家国情怀,
舍身取义,
你们愿意做,就去做;
老子以前是孙子,甭管是装的还是真的,毕竟是孙子;
现在,老子起来了,有那个能力做个买卖杀你了,你还想让老子等?
抱歉,
真等不了。
“宰相大人啊,您再睁眼瞧瞧,您瞧瞧,今儿个太阳,真好啊。”
郑侯爷松开手,
赵九郎的尸体摔在了屋檐上。
“我还以为,你会再给他两年时间,刚刚这位宰辅大人,几乎都将我给说动了。”
郑凡笑了笑,弯下腰,伸手在赵九郎白衬上擦了擦血迹,道:
“等了干嘛。”
剑圣点点头,道:“你出刀时,我居然也挺愉悦的。”
“是吧?呵呵。”
郑侯爷伸了个懒腰。
“李良申,你打算带他回去?”
“你知道他当初做了什么事么,瞎子有没有与你说过?”
“说过。”
“嗯,说真的,那个疯女人,其实对我,倒还挺好,我和她,其实没什么直接的过节,唯一的过节大概就是当初做民夫时得她召见,她没有一眼瞧出我的天赋异禀和未来之质,没有对我自荐枕席。
她错失了一个很好的机会。”
如果七个魔王,跟着自己进了李家,那她李倩,现在真的可以准备准备去母仪天下了。
“呵呵,这是为了夸自己,完全不要脸了。”
“是吧,和我也就是沙拓阙石的过节,但和姬成玦,也就是新君,那是真正的仇啊。
姬老六大婚那天,她居然敢让李良申和她身边的那个七叔去刺杀他。
唉,
大婚之夜,姬老六可是命悬一线悬了整个晚上。”
“和此时差不多。”
剑圣的意思是,和此时杀赵九郎差不多。
因为当初的姬成玦压根就没料到,那个女人会发疯到直接在那一晚派人去刺杀他。
人疯起来,真的是不讲逻辑的。
而赵九郎也是一样,他也没想到新君刚登基的夜晚,大燕平西侯会直接下场当街刺杀于他。
篮神传奇 淋雨湿了鞋
千算万算,
那也是基于一种规则之上的算法,
当那个人完全不讲规则时,你压根是算不到的。
姬成玦和赵九郎都是绝顶聪明心思缜密之人,但越是这种人,就越是容易在这种看似荒谬的情景下吃大亏。
这会儿,
剑圣倒是有些理解郑凡无论什么时候都会确保其自身安全的举措了,因为前车之鉴,太多。
“新君想借我的手,杀他。”
因为他知道,我身边有剑圣。
“你敢用他?”剑圣反问道。
“剑婢我都留着,还怕一个李良申?其实我懂他,我和他,都是军人,在这个时节,大燕每个军人,都渴望建功立业。
他也一样。
不怕死,但怕窝囊死。
再说了,
现在,真的只有我能保下他了,否则,咱们现在就让他离开,或者和他分开的话,魏忠河以及陆冰手下的那些高手,必然会马上扑过来,将其闷杀在京城之内。”
“这算不算是,自断手臂?”剑圣问道。
一个三品剑客总兵,就这么死于自己人之手,怎么看都有些亏。
郑凡摇摇头,道:
“在首先,他李良申算不得手臂,手臂嘛,至少得像我现在这般粗壮的才行。
網遊之戰神之路 天之炫
其次,好的园林匠,得会剪枝,好的皇帝,也得会杀人。
先皇留下的摊子够大,如今大燕虽然是凛冬时节,但枝干繁茂,新君可以随心修剪,等到来年开春,必然又是郁郁葱葱。
行了,
进宫吧,
杀了皇帝的宰相,总得给皇帝点面子,复个命也是应该的。”
郑凡和剑圣下了屋檐,
而这时,
早就在下头等待的阿铭又上了屋檐,拿出水囊,在赵九郎尸体旁,接了一些血。
下来后,碰见了薛三。
“普通人的血,你也喝?”
薛三清楚,阿铭喜欢的是强者的血。
“酒分两种,一种,是真正的佳酿美酒,实于内在;一种是名气大于内在的酒。”
“我知道,俗人都喜欢喝后一者的。”
“是啊,偶尔俗人一样,也很快乐啊,不是么?”
阿铭将水囊放好,道:
“毕竟刚进阶了,我想快乐一下。”
“………”薛三。
“行了,我进宫一趟,你们先回去。”
四娘对魔王们说道。
“主上,这里怎么办?”阿铭指着四周问道。
马车残骸,尸体;
郑凡无所谓地摆摆手,
道:
“留给乌鸦收拾。”
………
“陛下,陛下。”
姬成玦睡得很香,然后,被魏公公叫醒了。
当了皇帝,没有过于喜悦,第一晚睡觉,也没梦到父皇的梦魇;
这一觉,挺踏实,也挺舒服,好几年没睡得这般舒坦了。
起身,伸了个懒腰,看了看透着窗户照射进来的光亮,姬成玦开口道:
“哦,对了,昨晚……”
“陛下,宰辅大人,死了。”
“唉。”
姬成玦叹了口气,伸手,轻轻捏了捏自己的额头。
赵九郎,
还是死了。
宰辅的死所造成的朝堂不稳,这还是其次,关键是姬成玦清楚,新法的推行,新政的延续,需要赵九郎在。
能在自己父皇任上,一直坐着宰辅之位,赵九郎没大才,那是侮辱先皇。
死了呀,死了啊。
姓郑的,
朕要是年少早衰,你得负责任。
“行吧,洗漱。”
魏公公命两个宦官和宫女进来伺候陛下洗漱更衣。
更衣时,
魏忠河禀报道:“陛下,李良申,没死。”
“哦,没死?”
“是。”
“你不是说,剑圣的剑,应该比李良申厉害么?”
“回陛下的话,确实是如此,昨晚奴才在宫殿顶上观望他们之间的剑气,李良申虽然强,但剑圣,更强。”
这里的“更”字,其叠加的意味,比普通的要强烈得多。
“啧,没死。”
姬成玦有些无奈,他是真心不喜欢李良申。
因为李良申不仅瞧不上那姓郑的,其实,也瞧不上自己。
有才的人,都恃才傲物;
但那姓郑的,心底不比谁都傲气?
可人家会做人呐,你李良申做的是什么人?
这时,
一个小宦官进来禀报魏忠河,
魏忠河回禀道:
“陛下,平西侯爷请见,还带着李良申。”
“哟,姓郑的这是给朕面子啊,可以,吩咐御膳房,朕的早膳,加一份,朕和那姓郑的一起用。”
“是,陛下。”
早膳,
在御书房里用,因为昨晚姬成玦就没挪窝。
倒是没有普通君臣之间用饭的礼仪,
而是一张小桌,
末世修行者 封天妖孽
小桌上,粥、咸菜、鸡蛋、油条、肉饼子。
姬成玦坐一端,郑凡坐另一端。
李良申跪在御书房门口,
魏公公,站在李良申身前,同时,御书房外头,还有很多个影子在游荡,以确保,不会发生那种冲冠一怒之事。
和这里的情况相比较,里头,臣子和皇帝平起平坐地吃早食,反而显得很是寻常了。
魏公公也早就习惯了,毕竟,龙椅都邀请着坐过,何况一顿早食?
“舒服了吧?”
姬成玦亲手剥了一个鸡蛋,放在了郑凡面前的粥碗里。
“嗯,舒服了。”郑侯爷点点头。
“朕,接下来就头疼了。”
“你是皇帝,你要是日子过得太舒坦,自己心里过意得去么?”
“不带这么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人,给你杀了,是吧,朕塞过去一个李良申,你他娘的居然还给朕活生生地又带了回来?”
“………”门口李良申。
魏公公挪了挪步子,从侧面转移到李良申正前方。
“呵呵,陛下,我惜才,这么个好手,就是以后攻城时,让他当个先登之卒,都比就这般闷死在京城里要好。”
“不厚道,姓郑的,你这真的很不厚道。”
郑凡拿起皇帝给自己剥的鸡蛋,
道:
“这一枚鸡子,怕不是得二十几两银子吧?”
“呵呵,哈哈哈。”姬成玦指着郑凡笑了起来,“行了,朕玉米面儿窝窝头都吃伤过,又不是不知民间疾苦的深宫皇帝,他们不敢当傻子一样糊弄朕。”
“是啊,没人比你会算账。”
“得,既然你这般说,那咱们就把账,趁着这个机会,先算算。”
姬成玦用筷子,在粥碗里划了一道,
道:
“玉盘城的守备冉岷,已经被父皇调到南门关去了,朕接下来欲用这个人,去攻略南门关以南的那些小国,不求动什么大兵戈,至少,要多施加上一些影响,给这些墙头草,顺顺毛。
这玉盘城呢,就给你平西侯府了,你选个人,再选个将,给它安上。”
玉盘城划归平西侯府,这就意味着整个望江以东,就全部都是平西侯府的地盘了。
相当于是从法理和实际上,彻底掌控住了昔日大成国的一半疆土。
“许文祖,和你交好,这一点,朕也知道,就让他继续在颖都,但这颖都,朕不能割给你。”
謀殺官員1·邏輯王子的演繹 紫金陳
“小气。”
“哼,以后再伐楚,打下的疆域,咱们可以二一添作五,选一些,直接划入你的封地,再选一些,行郡县制,归于中枢,总之,不会让你吃亏。”
“噗……呵呵……”
我的创世纪元
郑侯爷差点一口将嘴里粥给笑喷出来,伸手接过姬成玦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这才停了下来:
“神他妈的二一添作五,你他娘的要不要这么逗。”
“做买卖,不就这样嘛,你情我愿呗,大家都有得赚,那大燕,自然也就有的赚。”
“行了行了,说你想要的吧。”
郑侯爷清楚,好处在前头,又是以后的许诺又是玉盘城的交割,意味着,皇帝想要的,在后头。
“靖南军各部总兵,朕会施恩封赏,升官发财封妻荫子,朕,都能大大方方地给。”
“你是想瓜分靖南军?”
赵九郎死前所说的,正在成为现实,没人比陛下,更会做买卖。
“啧,话别说得这么难听,你能联系的人,你去联系,毕竟南王世子也在你家里,哦,对了,等荒漠那边战事开了凯旋后,
朕会册封天天,直接封他郡王,宝郡王,你看如何?”
“合着,我回家后还得给我干儿子行礼磕头?”
“你是军功侯,哪个更尊贵,你自个儿心里清楚,再加上,这才封侯多久啊,姓郑的,你就算想封王,等过个两年,你去雪原杀几只鸡或者去楚国砍几只鸭,朕就顺理成章地给你封个平西王好不?
朕的意思是,
甭管现在坐龙椅的是哪个,哪怕就是个痴呆皇帝,这朝廷的运转之下,也必然会去收拢靖南军的军权的。
朕呢,是怕自己直接动手,你不高兴了,所以,朕这才提前与你商量,知会一声。
肯定会有人继续倾向你,那是你事,朕不管,朕的意思是,朝廷该拉拢的该分化的事儿,也必然会去做。
成不?”
郑侯爷低下头,喝了两口粥。
“朕不急着立传业为太子,明年开春后,夏天吧,朕打算把传业送去你平西侯府,让他和天天当个玩伴,天天还是他哥哥呢。”
郑凡开口道:“差了一辈,天天是你传业的叔叔,天天和你是同辈。”
“是是是,是叔叔,行了吧?”
“我是天天干爹。”
“畜生!”
“呵呵。”郑凡点点头,道,“成吧,可以。”
皇帝都把话说到这份儿上,
甚至要将先皇钦定的“好圣孙”,他的嫡长子,未册封的太子,当作质子一般,送到平西侯府。
接下来,朝廷想要在晋地拉拢原靖南军的那些总兵,郑侯爷,还真不好再置喙什么了。
这是买卖,明面上的买卖。
还是那句话,
除非郑凡现在就造反,否则,真的没理由去阻止。
“姓郑的,朕不是不放心你,朕最担心的,是你不便去伸手,朕这边再投鼠忌器,到时候,这支兵马直接给朕给大燕在晋地形成一个个藩镇,反而不好。
等以后再有战事,必然是你郑凡挂帅,他们,照样是你的麾下。
神燼世界
美女劫 水鄉幽藍
你到时候反悔了,想造反,也是一句话的事儿,可咱现在不是感情还在么,还没闹分家呢,那就先将家里的产业,给归归档,好好地治理治理。
朕呢,就是这么个意思,我就当你是同意了啊。”
“嗯。”郑凡点点头,但又提醒道,“靖南王,会回来的。”
“实话跟你说,最巴不得靖南王回来的,是朕,不是你,靖南王比你更稳,各方面都稳,你懂的吧?”
“嘁。”
“嘿嘿嘿。”姬成玦拿起一根油条,递送过去,“来,再吃点儿,你要是还觉得心里有点不舒服,喏,晋王府,你再去去就是了。
眼下朕是皇帝,不是父皇在的时候了,你自己做事儿小心点儿,谁敢说你什么?”
“姬老六,你脑子里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多的龌龊。”
“龌龊什么呀龌龊,咱俩当初刚认识时,不就直接一起逛过红帐子了?
甚至,那位一直心思不灭的晋王,还巴不得能喊你郑凡一声仲父呢。”
“吃早饭呢,别恶心。”
“好好好,哦,对了,传业明年去你那儿后,你得好好待他。”
“你担心担心你自己吧,别又莫名其妙地喜欢上小儿子,以后想要把位置传给小儿子,到时候老子还得麻烦一趟起兵造反帮传业争皇位。”
“成成成,你姓郑的就不能盼着朕点好,你他娘的从头到尾就是把天家的事儿当戏在看。”
“可不,精彩着哩。”
“你吃,你吃。”
姬成玦起身,离桌,走到御书房门口。
李良申,还跪在那儿。
魏忠河则拦住了姬成玦,再近,他就来不及挡了,毕竟,对方是个三品剑客,哪怕大剑不在身边,但指尖的剑气,依旧可以在近距离内顷刻毙杀!
姬成玦却推开了魏忠河,
直接在李良申面前,坐了下来。
“你当初,想杀朕来着。”
李良申没说话。
妖孽王爷蛇蝎妃 夏末花不靡
“朕昨晚,也是想把你一道送走的,可惜了,你还活着,又回到了朕的面前。”
李良申跪着,继续沉默。
“哎呀,朕这个人呐,其实真的不算心胸开阔。”
姬成玦拍了拍手掌,
“但你想杀朕一次,没杀得成;朕也想杀你一次,也一样没杀得成。
咱们,
这就算扯平了,是吧?”
这时,
有小太监来通禀:
“陛下,四殿下奉诏侯见。”
因为正式的登基大典,还没举办,所以,兄弟们之间的新爵位,除了老二的悯安伯,其余的,还没定下,所以,宫内还是喊四皇子……殿下。
“让他进来。”
“是,陛下。”
不一会儿,
四皇子姬成峰就走了过来,直接跪下行礼:
“臣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四哥来了啊。”
“是,不知陛下召见臣有何事需要臣去办?”
“哦,是这么个事儿,四哥前阵子不是才和朕说差事太重,累人嘛。
这么着,
四哥手下的兵马职责,自今日起,就移交给李总兵了。
李良申,
朕念你这几年拱卫京畿有功,封你为定海伯,提领京都内城各路禁军、衙司诸守备事宜,给他们全都整合起来。
拱卫京都,
拱卫皇城,
拱卫………朕!”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