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九星之主 ptt-299 成長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夏方然的马不是马,那是轰轰作响的皮卡,更是象征自由的灯塔!
即便是在白天,雪夜惊那两个巨大的眼眸,也泛着深蓝色的幽光,照亮了前方求生的道路。
师生四人的重量悉数压在它的身上,但是雪夜惊却是越跑越快,越跑越快……
想当初,夏方然接到命令,护送荣陶陶去百团关吸收魂宠·雪将烛的那次。
明明得走一个多小时的路途,但他心中尽是怨气、催促马匹,硬是只跑了半个小时便抵达百团关,马匹的时速达到了每小时百公里以上!
等跑到百团关的时候,高凌薇的胡不归喘的跟狗一样,而夏方然的本命魂兽却是屁事儿没有。
足以见得,夏方然的本命魂兽,在潜力值跟着夏方然拉平之后,此时的实力等级极高,起码比荣陶陶和高凌薇都高,甚至可能比杨春熙都高一点?
众人在密林中疾驰了不出10多分钟,迎面而来了一小队人马。
杨春熙站在那兵之魂的戟杆尾部,生怕夏方然杀红了眼,急忙道:“夏教,这是我叫的援兵,我们刚遇袭的时候,我就打了电话。”
“啊!”夏方然看着迎面而来的四人组,当然也认识那雪燃军装,对方估计是从松魂驿站赶来的。
魂武世界中,一般的团队都是三人组,雪燃军虽然有多人组合的模式,但是眼前这四个人,其中有一个女兵显然与其他人“脱节”了。
虽然他们都穿着军装,但是那唯一的女兵,气质却完全不一样。
荣陶陶怀抱着方天画戟井字形中间的戟杆,宛若考拉,低头看着几人,也是一眼看到了这个女人,或者说…他不得不看这个女兵。
毕竟,她太耀眼了一些。
三个雪燃军士兵面色凝重,发现夏方然小队之后,急忙打招呼,也立刻拿出对讲机通知其他搜救小队。
而那个女兵…自始至终,都是一脸的愠怒,甚至达到了怒不可遏的程度,一身的气势强的可怕,气场惊人。
这还是在她戴着防风面罩的情况下,她的脖子、包括下半张脸都被黑色的防风面罩挡住了,看不出来具体表情,但就是露出来的上半张脸,那一双狭长的眼眸中,仿佛燃烧着熊熊怒火。
直至她仔细观察了高凌薇半晌,发现女孩无碍之后,怒火这才少了一丝。
其中一个雪燃军士兵调转马头,追上了马不停蹄的夏方然,开口道:“夏教,我们是先头队伍,大部队马上就到。”
“番号!证件!扔给杨教!”夏方然哪管你那些,直接从四人身旁跑了过去,半点没有停留。
几个雪燃军当即报告队伍,看得出来,他们对夏方然这位雪境神将非常敬重,一本本军官证也扔了过来。
夏方然的确是松魂名师,也的确有三分薄面,但是在正常情况下,士兵们亮证就可以了,绝对不可能把证件递给别人。足以见得,夏方然这20年来,在雪境闯下的赫赫威名。
杨春熙仔细检查了一番,开口道:“没问题。”
“好。”夏方然稍稍放缓了速度,以便于其他几人跟上,也将高凌薇向前一甩。
高凌薇急忙召唤出了胡不归,落下的同时,稳稳坐在了马背之上,后方,杨春熙召唤出了自己的雪夜惊,大声道:“收回兵之魂吧,夏教。”
夏方然手中魂力流转,巨大的兵之魂当即破碎开来,高空中的荣陶陶,顿时抱了个寂寞。
本是满怀的巨大戟杆,悉数破碎成了霜雪。
“喔~!”荣陶陶一声惊叫,从天而降,杨春熙拍马赶到,手中雪鞭一甩,捆着荣陶陶,拽向了自己。
夏方然却是看向了左后方那个沉默的女兵,道:“你呢?证件呢?你很特殊?”
这显然不是一个人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说是救命恩人可能言重了一些,但是起码人家是好心来的……
一个雪燃军士兵急忙道:“夏教,我们接到任务的时候,她刚好在松魂驿站休息,就一起跟着来了,搭把手。
我们之前详细查过了,她是驻守三墙的士兵,前两天回家省亲,今天刚好归队。”
“嗯。”夏方然微扭头看着那戴着下半脸面罩的年轻女子,她不像个士兵,更像是一个刺客。
夏方然看着她策马疾驰的模样,以及那随风凌乱飞舞的短发……他眉头紧皱,询问道:“我是不是见过你?”
网游之彪悍人生
女子微微点头致意,很是恭敬:“夏教。”
这两个字一说出来,夏方然面色一怔。这个声线很好听,很是悦耳,也极具辨识度,她是……
总裁的专属小妖精
“啊!我想起来了!”夏方然一巴掌拍在脑门上,道,“当年进雪境旋涡搜救青山军战士的时候,我跟你一组来着!当年你还是个小丫头……”
女子轻轻点头,没再开口。
然而她之前的种种表现,已然被有心人记在心中,就比如说那策马疾驰的高凌薇。
高凌薇也扭头看着那落在后方、为众人断后的女子,道:“您认识我?”
女子的声音从防风面罩中传来:“你和你姐长得一模一样。”
高凌薇:“……”
“一个无法无天。一个拿了全国冠军。”年轻女子哼了一声,继续道,“呵,杀人放火的横行无忌、夜夜笙歌,走正路的却在家门口遭到刺杀。”
高凌薇:“贵姓?”
“徐伊予。”
琉璃 美人 煞 小說
高凌薇抿了抿嘴唇,道:“你刚才的情绪波动有点大,尤其是对我。”
前方,夏方然却是咧嘴一笑,道:“能不大么,当年跟我组队进旋涡搜救的,那可都是青山军。这是你爹当年手下的兵。”
高凌薇的眼眸微微瞪大,看着后方这个自称徐伊予的年轻女子。
这一切都对上了呀!
女子刚才那盛怒的反应,以及随后松了一口气的模样。
士兵们说她是三墙立岗的守卫,此时,青山军已经名存实亡,的确被编入了三墙立岗守卫的军团。
她竟是当年被打散的青山军?
而青山军这一名号还在,也正是因为有像徐伊予这样的人还活着。
“诶呀!”队伍右侧,被杨春熙按在身前,横趴在马背上的荣陶陶突然开口,一脸的可惜,“我的书包!书包落战场上了!里面有我和大薇的奖杯……”
荣陶陶还有一句话没说,丢了的不止奖杯,还有那两瓶好酒,父亲荣远山特意拿的,过年要送高家的白酒……
“怎么着?”夏方然扭头看向了荣陶陶,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调侃道,“淘神,咱杀回去?”
听着夏方然的话语,荣陶陶抿了抿嘴,默默的趴在马背上,没再开口。
没听到荣陶陶的回应,夏方然有些诧异,本以为要和荣陶陶对线几句,但荣陶陶却是避而不战?
杨春熙很敏感,微微歪头,也看到了荣陶陶那沉默的模样。
实力,实力,还是™的实力!
没有实力,便什么都守不住。
全国大赛上,荣陶陶大杀四方,称王称霸,虽然他冠军的头衔谁都拿不走,但是那象征着荣誉的奖杯,却是在大赛以外的其他地方,就这样丢失了。
理性来看,在生死战场上,荣陶陶当然要卸下累赘、放下怀中抱着的白酒礼盒。但目前的结果对于荣陶陶来说,无疑是一次打击。
夏方然超神一般的操作,带领众人死里逃生,荣陶陶怎么可能去奢求他带上遗落的包裹?那不是人干的事,荣陶陶也根本不可能那么想。
尽管,荣陶陶在全国大赛上,遇到的都是最顶级的大学生,甚至那些都不是他的同龄人,平均比他大好几岁,多训练好几年。
毫无疑问,在外人眼中看来,荣陶陶已经做得足够好了,甚至是前无古人、后难再有来者,没有人应该要求荣陶陶做的更多,但对于荣陶陶自己而言……
还不够,成长的速度还慢,还远远不够……
今日之耻,该还,也必须还!只是,我还要等多久?
一个装着奖杯的包裹,两瓶父亲拿来的白酒……
不朽 神 王
爹地只值两块钱 格格乌
说出来有些不可思议,丢失包裹这件事,竟然比荣陶陶死里逃生带给他的影响更大。
活着,但却守不住属于自己的东西,这滋味简直糟透了!
“淘淘?”杨春熙一手按在荣陶陶的背脊上,轻轻的拍了拍,“调整好情绪。”
荣陶陶:“嗯。”
杨春熙是这样的细心,又是如此的温暖,似乎揣摩出了荣陶陶的心理活动。
她稍稍探前身子,轻声安慰道:“你已经足够刻苦了,只是这个世界,将你拽进了更高一层级的战场。
在你这个年纪,本不该加入这样的战场,本不该面对这些。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刚刚的围剿,你甚至凭一己之力造成了一次伤亡,所有人都没想到,甚至那战场都有片刻停滞。
别太苛责自己,你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来成长,多给自己一些时间。”
“嗯……”荣陶陶双手扒着侧方的马腹,默默的点了点头。
前方,碎裂的马蹄声越来越近,大部队人马与众人相遇。
一番交涉过后,夏方然带着师生几人,在一队雪燃军士兵的护送下,继续向松江魂武大学的方向行进。
夏方然虽然嘴上花花,但也知道在什么时候该做怎样的选择。
而那戴着半脸面罩的徐伊予,却是不声不响的停了下来,看着那离去的师生几人,也深深的看了一眼那沉默的荣陶陶。
几秒钟之后,她便策马掉头,追上了那抓捕偷猎者的大部队……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