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t0a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第405章 燃燒的北雪平熱推-cwrtg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
一艘艘长船陆续冲滩,蜂拥而至的梅拉伦战士如潮水般涌入哥特兰人在奥斯塔拉废墟上建立的北雪平。
重新振作的卡尔获得了这批生力军,就又带着残存的亲兵,和父亲豢养的数百名“黑色战士”一道,开始了全面的反击。
接下来的战斗可谓精锐对精锐,交战双方皆是铁头盔锁子甲,梅拉伦军还有着压倒性的兵力优势,那些“铁家伙”已经没有机会逃脱。
梅拉伦军非常坚硬的淬火铬铁斧头直接砸断了敌人的锁子甲,不过他们也被敌人夯来的熟铁斧头砸了个筋骨碎裂。其实,哪怕是极端坚硬的铬钢武器,在当前的混战中也难以体现战术优势。
村庄内局促的战场里,兵力数量、战士体力占有优势的一方,就是在用蛮力取得胜利。
胆敢抵抗的哥特兰人尽数被杀死,一些梅拉伦军看是从木屋里拖拽出嚎啕大哭女人和孩子,敢有抵抗直接刺杀,罢了就开始抢掠财富,找寻银币、铜币和宝石,乃至是布匹皮革等一切有价值物。尤其是混入其中的梅拉伦农夫兵,他们是最为贪婪了,不过他们也意外的有着一点“仁慈”。
比如说,奥列金命令他的黑色大军进攻,这些平日里食君禄的家伙可谓无差别攻击,倒是贫穷的、指望一战致富的农夫兵,他们一旦抓到女俘虏,第一时间就是保护住。不能说这是真的仁慈,仅仅是因为他们希望将俘虏带回去当妻子,仅此而已。
他们有意将这些俘虏拉到海岸,至于国王是否会满足夙愿,还要看王的决议。
不过他们这样做了,也就彻底失去了一次真正的抢掠盛宴。
那些敌人的“铁家伙”又不是突然变出来的狂战士?
他们本身就是一位大户豢养的卫队,平日里总是身着甲胄护卫者主人的财富——银币和皮革。
所谓的大户,本质上就是受丹麦盟主指示,带着一群精锐战士,在北雪平做生意为盟主“狮子哈夫根”牟利,同时象征此地是丹麦控制区。
随着那些浑身锁子甲的来自丹麦的战士,被兵力、武装都具有压倒性优势的梅拉伦军冲垮、斩杀,丹麦大户和丹麦的实力所在的一处木屋区域,已经被梅拉伦军团团包围。
更疯狂的是,卡尔带着一众战士毫不客气的踹开所有的木门。这个男人对他自己的女人都是狂暴的,对敌人的妻妾自然毫不留情。
最后,那个衣着讲究一看便知富贵的家伙,在乱军中被多支短矛戳杀。
卡尔看着死相很惨的尸体,不由啐了口痰:“真是,对付这么一个富贵者,死了我那么多人。可惜了,一件不错的皮衣就这么多毁了。”
一位癫狂表情、脸上写满癫狂的身着墨色锁子甲的小头目紧跟卡尔,“大人。王让我们找寻金子、银子。兄弟们都去抓他们的羊了,我们怎么办?这里看起来……”
“找金子!你们给我找!给我到处去挖,把他们埋起来的金子找到!”
卡尔刚刚气喘吁吁发布命令,就有战士急匆匆跑来汇报喜讯,“大人!我们找到他们的银箱了。还有,大量的羊皮?”
“真的?”亢奋的卡尔直接抓住这人的脖子。
战士极其痛苦地嘟囔:“是……是!一个木屋全都是。”
“走!那都是我的财富,别管我父亲了,带我去瞧瞧!”
很快,卡尔和他的人控制住了发现的主要财富,那是两个木箱的银币,其分量实在喜人。跟多的货物自然是羊皮,它们层层叠叠,简直要堆满整个木屋。
披甲的战士把玩着银币,不少人下意识的往自己的衣服里塞。他们不敢塞的太多,生怕高贵的人怪罪。不过真的见到了这么多财富,见财眼开的卡尔也不追究那么多。
他望着这密实的木屋,叹言中呲着牙:“真是该死,害我丧失那么多弟兄,就为了这点钱?”
“大人。我们现在就把战利品搬出去?”私拿了不少银币的战士,急忙暗示卡尔去做更大的破坏。
“现在就搬出去,你们把东西往海滩上搬运,带着弟兄们严加看管。之后,把这些房子全烧掉!”
得了命令群情亢奋,在场的梅拉伦战士都知道自己一定能在战斗后分一杯羹,这里的羊皮那么多,战斗捞到一张羊皮还不是很轻松很合理的事?这样,那些战死的兄弟也不算白白死掉。
这不,就在他们开始扛着成捆的羊皮撤走之际,已经有战士在扒死人的衣服。
他们所扒的都是那些“铁家伙”的锁子甲和头盔,哪怕上面染了血。盔甲尽数被拔下来,露出一张张扭曲变形的金发脑袋,死者无不是瞪着空洞的眼神,证明了他们就是在战斗中阵亡。
对于这种狠角色,梅拉伦战士无意施以侮辱。他们尊重这种勇士,自发的为他们收尸。至于仅着布衣的哥特兰人,这些人的尸体依旧扑在地上无人问津。
多达一千只绵羊在战斗中受到了强烈的惊吓,他们已经完全被梅拉伦入侵者控制住,羊的主人已经悉数被杀。其实哥特兰人还有更多的羊,牧羊人带着他们的羊群去放牧的,见到定居点冒出的大量浓烟,自感出了大事的他们非常聪明的选择先藏起来。
羊群被梅拉伦人驱赶到他们的登陆场,一大群白乎乎的东西在海滩蠕动。
留里克本来只是想好好看看基本结束战斗的梅拉伦人会做些什么,他探着头眯着眼,惊讶的看到了羊群。
“嗯?他们捞到意外惊喜了?”
这是卡洛塔的故乡,留里克有些粗鲁的将精神状况不佳的女孩又揪回船艏甲板。
卡洛塔举目远眺:“啊!那些居然是绵羊!”
“对,就是绵羊。卡洛塔,你有什么想法。”
“那是我们的羊!一定是我们的!”焦急的卡洛塔说话都带着哭腔。
“嗯?”
卡洛塔是想到了恐怖的记忆才精神消沉,现在看到了羊,她的悲愤又涌上心头。留里克注意到女孩攥紧的双拳,以及夺回羊群的渴望。
“那是我们的羊群!一定是这样。我们逃亡之际什么都没带,只有很少的奥斯塔拉人逃走。我们的牛羊都被他们抓住了,那是我们的。啊!现在羊群被梅拉伦人……”
卡洛塔武断的说法,一部分确是事实。
当年丹麦联军打到这里,一些哥特兰人占据这里后就在废墟上建立新城镇北雪平,被掳掠到手的羊,自然成了新晋定居者的生产资料。再加上一批来自于哥特兰岛的绵羊输入,本地羊群的规模扩大了,在满足本地人需求的同时,他们也能销售富余的羊毛、皮革制品,北雪平这个地方已经成了一处“羊毛生产基地”。
抛锚的阿芙洛拉号定在海面上,船与陆地的距离区区二百米,像是视力很不错的卡洛塔清清楚楚看到那些梅拉伦人在当众宰羊,他们已经在庆祝自己的胜利了。
第一时间享受战利品,这是胜利者的权力,卡洛塔心里有狠暂时却无法干涉。
留里克一副豁达的模样,他轻拍卡洛塔的后背:“别担心,等我们上岸后,我们去和奥列金说,至少给你抢回来一批羊。”
卡洛塔点点头,攥紧的拳头松弛下来,她双眼带着泪珠含情脉脉看着留里克,除了谢谢她不知说什么更合适。
梅拉伦军的战斗遇到了一些挫折,损失了一些兵力,但就战果而言可谓大获全胜。
奥利金这辈子并没有经历过真正的大规模战斗,一切就如奥托说的那样,这个老家伙的世界观总是局限于梅拉伦湖和周边地区。
奥利金迎来了这辈子最大一场胜利,他透过儿子得到的消息获悉,抵抗最激烈真是展开反击的身着铁甲衣的家伙们,他们都是精锐的丹麦战士。
“精锐?我打的就是精锐!传说中勇猛的丹麦人也不过如此!”他拍打着儿子卡尔的肩膀,对此战获得的战利品颇为满意。
瞧吧,两箱银币摆在自己面前,有一说一这些钱并不多,考虑到这个定居点是丹麦、哥特兰入侵者建立,他们自然不会把太多的钱放在此地。
羊群和大量的皮革让奥列金高兴得又蹦又跳。他是国王,麾下的八百名精锐的“黑色战士”只损失了不到十人。他可以宣布战利品都归他所有,至少也是他享有分配权。倘若有不从者,八百名精锐战士杵在这里,谁敢说个不?
已经有梅拉伦人在抢劫中闹出火灾,他们将妇孺拉出木屋,无所谓房子的燃烧。
海滩上,一小批可怜的女人抱着她们的孩子,其实很多人已经被杀。活下来的人似乎是幸运的。实际呢?等待她们的是骨肉分离,以及更残酷的折磨。
奥利金又不是什么大善人,再说了哥特兰人摧毁奥斯塔拉部族,等于在他的脑袋上随地大小便,这等奇耻大辱他自觉必须用最暴戾的手段泄愤。
他指示儿子卡尔:“这个北雪平的存在就是对你我的侮辱。带着你的手下,把所有的房子烧掉,让那个奥斯塔拉女孩看看,让其他人的军队看看,是我们梅拉伦军捍卫了我们的尊严。”
“好嘞!”卡尔本就打算在纵火中放纵自己心里的魔鬼,他又指着不远处聚集一起瑟瑟发抖的俘虏:“那些女人怎么办?她们做奴隶?”
“呸!那是该死的累赘。我们还要扩大战争,让更多的敌人去死。留着那些女人,岂不是让战士们分心?”
卡尔觉得明白了父亲的意思,这便拔出了剑:“我懂了,我安排人将她们全部杀死。或者先让兄弟们快乐一下再做也不迟。”
说罢,卡尔就要带着兄弟们动手。
“且慢!”
“嗯?父亲,你犹豫了?”
“对,我改主意了。”
“为什么?他们不是累赘?”
奥利金随手指着罗斯人的帆船:“我们和他们有约定,我们欠他们的债务。”
“那笔债务?依我看他们就该孝敬我们。难道你要把一批财物给他们?我不想……”
“我也不想,可是……”奥利金深深叹了口气,“作为男人,作为王,我必须有信义。这样吧,那些俘虏全部卖给罗斯人,抵偿我们的债务。”
“价格呢?”卡尔谨慎问道。
奥利金看着天,他想了想:“这样吧!男人留着是祸患,罗斯人想来肯定不要,你将男子全部杀死。一个女人一磅银币,女孩半磅,就这么安排。”
卡尔点点头,这便真的开始行动了。
所以不远处观摩的留里克,很快就看到了惊心动魄的一幕,当他和卡洛塔都看清那里发生的可怕之事,哪怕是自诩不怕血腥战场的留里克,也心惊肉跳的退回船舱。
北雪平,丹麦人实质上的最北据点,她在旧奥斯塔拉的废墟上建立,仅仅两年后,她又将重回废墟的状态,化作一片焦土。
一群失魂落魄的女人被捆住手脚,嘴巴也被塞进布团。
在维京世界里,哪怕是十岁的男孩通常也被当做战士看待。如若只是部族战争,战败者自然都是要做奴隶的,奈何奥利金这回是单纯的以牙还牙,他又是行将就木的年龄,来一次凶狠手段他毫无负罪感,甚至毫无压力。
婴孩也被梅拉伦军杀死,活下来的女人、女孩已经变成一种商品,就等着销售给罗斯人。当然,一些梅拉伦战士已经在卡尔的受益下放纵了一把,他们无所谓衣冠不整趟地痛苦的女人,整理好自己的甲胄后,就纷纷宰羊烤肉去了。
燃烧的北雪平燃起剧烈的浓烟,它就是最好的信号,引领姗姗来迟的各部族军队抵近。
昂克拉斯军、耶尔马伦军,乃至其他部队姗姗来迟。他们抱怨战斗已经结束,自己光顾着赶路,收获的除了气喘吁吁外就再无新东西。
当他们开始冲滩之际,梅拉伦军已经带着他们准备好第一批细软,在哥特兰人的海滩上搭建营帐。
此刻的奥托已经带着一批人员,押运着属于梅拉伦军的军粮完成了登陆。
缴获的本地人的陶瓮开始煮着麦子、羊肉,以及一些新鲜的洋葱头。
已经有多达三百只绵羊被宰杀,新鲜的羊皮被收拢,尽数成了国王的财产。
奥托、留里克,乃至卡洛塔等人登陆了。多名矮个子的孩子跟在奥托身后,这场面着实令奥利金觉得荒唐与无趣。
在突击搭建起的帐篷里,奥列金只许奥托一人进入,因为胜利,他整个人都变得居功自傲。
“你们终于登岸了,我是粮食也都运到。做得好,奥托。”
由于察觉到了这个奥利金也在杀俘,想不到此人还会做如此愚蠢举动,再看到奥利金傲慢的脸,奥托只觉得这个家伙已经漂了。表面工作还是要做的,奥托木着个脸回答:“我们按照约定给你送粮食了。”
“哦?真的按照约定了?我发觉你们在向敌人射箭,箭矢的呼呼声暴露了你的身份。你们并不是袖手旁观。”
奥托并不慌张,他只是惊讶自己的担心果然成真:“可我们并非亲自介入。我的战士并没有登陆搏杀。”
“这倒也是。你们的箭矢威力很大,不过打赢的关键还是上阵搏杀。”说着,奥列金指着帷帐的外面:“这片战场死了五十多名丹麦战士,他们浑身都是铁甲,不过他们都被我军斩杀,可见我们梅拉伦军的确是联军的中流砥柱。”
“是的,我一直承认你的权势。”奥托木着脸附和道。
“现在这里没有他者,那些首领还没有全部登陆。这里只有你我二人,我正欲与你谈谈还钱的事。”
“战利品现在就分给我?”
奥托觉得此事有点蹊跷,毕竟自己和留里克都算计着梅拉伦军实际会在秋收的时候,以交割粮食的方式还债。
奥利金斩钉截铁道:“就是现在,不过不是银币。我们有约定,我可以用等价的商品还债,所以我决定用奴隶。”
“奴隶?难道是你掳到的战俘?”
“正是。我有一百多个女人,还有五十多个女孩,她们的价值至少一万五千枚银币。请你一定要接收这批奴隶。你必须!”
瞧瞧这家伙趾高气昂的模样,奥托觉得自己被要求禁止拒绝。
可是,突然获得一批奴隶并不在他和留里克的计划内。
奥托故意试探性问:“为什么没有男人?哪怕是男孩也行。”
“他们胆敢反抗,都被我军斩杀。”
奥利金说话之际,那眼神充满了恶毒,奥托一想,此事肯定不是这样简单。
“如果那些女人……我一个都不要呢?”
“你敢!”一直盘腿而坐的奥列金猛然探出脑袋,又缓缓缩回身子嘿嘿笑起来:“反正都是敌人。卡洛塔那孩子也在账外,我大可让她进来,我想她会满意我的决议。”
“你……到底想怎样?”
“既然你不要,我就授意手下将那些俘虏全部杀死。听着,我的老朋友!”奥列金干枯的大手指向南方:“我们要继续南下,去袭击真正的丹麦人的据点。我们梅拉伦军是主力部队,自然不少任何的累赘。这些女人就是累赘,我奉劝你还是买下她们。”
“你!”
此刻,奥托真想大吼一声“我就是不要”的,一想到罗斯部族的东方定居点永远非常缺乏人口,他的心软了。再说,如若真的坐看奥利金继续杀俘,留里克那小子肯定勃然大怒。
身为罗斯公爵,奥托当然有权自己来决策。只是他有自知之明,甚至自身的智慧肯定是不足的。
“要不这样。让留里克进来商议,卡洛塔也有一些事有求于你。”
奥列金甩了奥托一个眼色:“想不到留里克才是真的公爵,你居然要听你儿子的决议。不像是我,卡尔再是狂放,在我面前永远是温顺的小狗。也罢,我愿意和那小子打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