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vq4d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都市之最強狂兵 大紅大紫-第5070章 定嘉獎?!-jpx7e

都市之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都市之最強狂兵
顿了顿,陈六合继续说道:“并且,我跟帝家之间的恩怨矛盾想要解开,就唯有这一战,这是必经之路,也是如何也不可避免的唯一方式。”
沈清舞没有说话了,沉默无声的坐在那里,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一些什么。
这一夜,陈六合心难宁,在床上转辗反侧,一直到三点多钟的时候,才算是浅浅入睡。
这一晚,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看到了雨仙儿,雨仙儿的模样很惨,被几根粗大的铁链锁在了一个阴暗潮湿的地牢内。
她面容憔悴披头散发,身上还有很多让人触目惊心的血痕。
那模样只看一眼,就足以让陈六合癫狂疯魔。
梦中,雨仙儿那般的无助与凄凉,她卷缩在地牢的角落,对着虚空不断的招手,一直在呐喊着。
但陈六合却听不到半点声音,看那嘴型,似乎是在说着:“六合,救我……”
“啊~”陈六合疯狂,大吼了一声,猛然从梦中惊醒了。
他惊坐在病床上,才赫然发现,这是一个梦,一个让他痛彻心扉的噩梦。
他脸色惨白,大口喘息,身上已经被汗水全都浸湿了,衣服都湿透了。
他的心脏,到现在还在不断的抽蓄着,一阵阵的绞心刺痛袭来,让他难以承受。
“怎么了?做噩梦了?”沈清舞从洗手间出来,看着陈六合问道。
陈六合连续大呼了几口气,这才抬起手臂抹了抹脸上的汗水,他看了看窗外的阳光,再看了看沈清舞,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从来不做噩梦的他,这是头一次,那种感觉,太过恐怖了,恐怖到让他都心惊胆颤。
“小妹,我梦到了仙儿,她很惨,她正在遭受着生不如死的折磨,她需要我。”陈六合对沈清舞说道。
沈清舞来到陈六合的身旁,握住了陈六合的手掌,道:“哥,没事的,那只是梦而已,我相信雨仙儿一定不会有事的,没有得到你的原谅,没有见你一面,她不甘心死,她绝不会让她死的。”
陈六合轻轻点了点头:“小妹,我一定会找到她,我一定要救她,不然,我这一辈子都会活在愧疚和痛苦当中。”
“我懂,哥,我跟你一样,很心疼她。”沈清舞说道。
陈六合再次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才感觉那种恐惧感稍微消退了一些,他看了看病房四周,没看到苏婉玥的身影:“婉玥呢?”
“她出去买早餐了,很快回来。”沈清舞说道。
陈六合回京的消息不经而散,一个上午的时间,陈六合就接到了不少来问候的电话。
在长三角所发生的事情,除了紫金山庄那一件之外,其余的都不是什么秘密,知道的人有不少。
可以说,这次的南下湛海行,陈六合是赢家,去了,杀了人,挫了黄百万的锐气,最终还安全的回来了,不是赢家是什么?
这让得更多人更加高看陈六合一眼了。
慕容青峰、龙向东、吴长阳、李根生、尚胜男等等跟陈六合关系要好的人,在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都亲自来医院看望陈六合了。
几人聊了一下关于湛海发生的事情后,便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先聊着,吴长阳想到了什么,忽然整了整神色,变得有些郑重严肃的说道:“六合,请功授衔的事情,你收到消息了吗?”
闻言,陈六合愣了一下,其余人也把目光落在了吴长阳的身上。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吴长阳有些讶异的问道。
陈六合道:“我去了湛海几天,忙的不可开交,昨晚凌晨刚回来的,我能知道什么?”
顿了顿,陈六合眼睛一亮,道:“难不成你收到了什么消息?”别忘了,吴长阳的爷爷可是战部大佬吴占国,能第一时间得到什么内幕消息,这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吴少,你知道什么就赶紧说说,我已经等不及了。”龙向东迫不及待的说道,语气和神态中都有着难以掩饰的激动情绪。
这种时刻,他们怎么可能不激动呢?
要知道,他们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很久很久了。
虽然在这几天内,他们也有着不断的猜测,猜测陈六合最终能得到什么样的功勋奖励,虽然外界有着很多个版本的传闻。
可是,那只是传闻和猜测而已,当真有内幕消息的时候,大家都满心期盼的坐不住了。
对此,陈六合也是颇为好奇,虽然他一直以来都是一副不以为然无所谓的姿态示人,可是,又有谁会真正不在乎自己所得到的认可和授衔呢?
他做了这么多,一路披荆斩棘的爬上来,如此的努力,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
感受到众人那充满了期待的眼神,吴长阳顿感不小压力,他咳嗽了两声,才说道:“今天早晨起来,我去老爷子那里吃的早饭。”
“用餐的时候,老爷子去书房接了一个电话,好像是常爷爷打来的,我估摸着肯定有重要的事情,所以就偷偷摸摸的去偷听了一会儿。”吴长阳说道。
听到这话,陈六合哭笑不得了起来,没好气的踹了吴长阳一脚,道:“你怎么跟哥娘们一样说起话来绘声绘色,能不能简单直接直奔主题?”
被踹了一脚的吴长阳嘿嘿笑了两声,这才道:“在书房外,我隐约听到了龙魂龙头、少帅中帅这样的关键字眼。”
“我就估摸着,这肯定是上面在研究要如何嘉奖六合与龙魂成员这一战立下的大功了。”吴长阳说道。
闻言,众人都禁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慕容青峰没好气的说道:“这就是你说的内幕消息?这算哪门子消息?说了半天,你小子什么信息也没得到啊。”
吴长阳说道:“你别急啊,我这不是还没说完吗?”
连龙向东都忍不住相对吴长阳扬一扬拳头了,感情这个家伙说了这么久,还没进入主题呢?
“后来,吃饭的时候,在我旁敲侧击的询问下,确定了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