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cycw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億萬分身存檔討論-第六百六十二章 接着奏樂,接着舞-aubs7

億萬分身存檔
小說推薦億萬分身存檔
“恨,恨,恨……”
“我不甘!”
“杀,杀了你!”
“死啊!”
鲲鹏在掌心之中愤怒无比,狂暴的挣扎着,但却被轻易的套上了一层又一层的枷锁,那些枷锁是天地之力的凝聚,是大道法则具现,是一重又一重无法反抗的力量在镇压。
即便妖师鲲鹏爆发出了自己的所有,却依旧无法挣脱,因为这已经成了既定事实。
“唳!”
鲲鹏只能在最后一声不甘的悲鸣之中,认清楚了现实。
安德手一抛,小雀迎风便涨,再度化成了那遮天蔽日的巨大身行,随后又是一变,重新化作那个惨绿老年人模样,站立在安德面前不语。
安德用的是最完全的力量镇压,并没有影响其神魂思维,所以现在的妖师鲲鹏,依旧保持着自我,但又因为身上那种种镇压禁制,让他无法做出任何反抗的举动,甚至连反驳的话都无法说,这种情形,都能够把人给逼疯了可想而知鲲鹏是何等的绝望了,因为他发现,自己连自杀都无法做到,这一辈子都将受制于人。
那些震荡的神念并没有消失,一双双眼睛依旧注视着这里,只不过因为现状而震慑的他们不敢有别的动作。
妖师鲲鹏那绝对是圣人之下战力最强的几位之一,但现在却这般轻易的就被镇压,可想而知在其他人眼中,这样的局面会有多么的震慑人心了。
所有人都等着安德开口,但安德对此却完全没兴趣,为什么?因为他现在是红云啊。
他没有去理会妖师鲲鹏,手指一挑,一段时间线便被剥离了出来,山谷中刚刚死去的飞禽走兽,变从时间线之中重新归来,那泯灭掉的山谷,也尽数复原,一切都仿佛从未发生过的一般,这样的手段,当即又让其他人感到震撼,因为这是玩弄时间,已经是圣人手段了。
“日后,你就负责驮着我这片道场,作为我这道场的护法神兽吧。”安德道。
鲲鹏并为开口,脸色平静,但身行却是一闪,消失不见,从空间的深度中看去,便能看到鲲鹏化作本体,将道场负于其背,完全按照安德的命令行事。
“感觉还差点什么。”
安德摩挲着下巴,然后感觉一手胡子很不习惯,索性就来了个变身,从新变成自己青年模样。
“红色太骚包了,不过我是红云,那还是用红色吧,比较符合人设。”
“对了,我是老好人来着,这个时候,应该说点场面话。”
咳咳。
他清了清嗓子,随后朗声道:“洪荒之中的诸位道友,你们可是看到了啊,这不是我挑起来的事,完全是妖师鲲鹏自己惹到了我头上,我这是不得已之下的反击,可是有着天地为证的。”
想了想他又道:“我红云从不惹事,一生与人为善,乐善好施广结善缘,这是有目共睹的,说一句我为洪荒第一好人都不为过。可是再看看妖师鲲鹏,这厮果真不要脸,搞不过接引与准提,就把矛头放在我身上,这不欺人太甚嘛,当真是人心不古啊。”
“不得已,我只能做个反击,结果你们也都看到了,妖师鲲鹏自作孽,受了因果报应。所谓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大家切莫为了一时的利益与人为恶,这可是警世之言,这不,功德金光不就来了?”
果然,一大捧功德金光从天而降,落在了安德身上,量不大,但却似乎是天道对他所言的肯定。
数不清的洪荒大能无语。
“还有啊,大家伙儿都知晓我红云广结善缘,最喜欢交朋友了,所以三日之后,我大开火云宫门,迎四方道友相聚,共论大道。”
“所谓礼轻情意重,大家伙儿人来了就行,可别带什么礼物啊。”
这一刻,不知道有多少大能懵了,一时间都不知道三日后的聚会,到底该不该带礼物,只因为安德的人设实在太坚硬了。
即便到现在,那些大能们都还将他当成是那个与人为善的老实人红云。
所以都觉得应该听红云的,上门不用带礼物,但仔细想想却又觉得不妥,都是退面人,上门做客不带点东西,感觉很丢份儿,所以一时间不少人居然因为这样的小事纠结起来。
带!肯定要带礼物,不止要带礼物,还要备重礼。
没人杀傻子,想通了其中关键,更就没谁会轻视红云了,这样的红云,让这些人总有些不安,不仔细看看,总是不踏实。
安德这边满意的点点头,觉得自己说的话,很符合自己的人设,自己是红云,可不就是个老好人么。
……
这时间一晃就是三天,三天时间对于洪荒中人来说,那只不过是眨眼功夫而已。
这一日,火云宫门大开,门前有被安德随手点化的两个道童立着,迎接四方宾客。
“听说了吗?老爷今日的客人中,可是有着太阳星上的那三位。”
“太一?帝俊?还有羲和?”
“是呀是呀,不止如此,还有与世同君的镇元子大仙,那可是老爷的至交好友。”
“哇,还有谁啊?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啊?”
“我是谁,我可是老爷亲手点化的通心草仙草,这世间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事。”
“哇,那你好棒棒啊。”
“你呢?你又是谁?”
“我是老爷亲手点化的龙根藤,老爷说我的血能壮阳,你知道什么是壮阳吗?”
“我不知道诶,不过我听说里面有被老爷点化的仙女,像是闭月花和含羞仙苗,她们可漂亮了,还有一群玩儿迪街的道童。”
“什么是迪街啊?”
“迪街你都不知道?那可是老爷弄出来的仙乐,听说无比的好听,嘘!你听!”
火云宫中,安德坐于上手,殿中一群小道童拿着各色乐器正在演奏,场中还有一群美丽仙子正在起舞。
动次打次,动次打次……
“不错,有内味儿了。”
就在这时,外间有人唱喏。
“与世同君,镇元大仙到……”
安德眼睛一亮:“是我镇元道兄来了,我得亲自去迎接,你们接着奏乐,接着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