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n3m5好看的言情小說 修真必須敗討論-第八百二十四章擔心-fr7qj

修真必須敗
小說推薦修真必須敗
蹈水术,分水术,天灵感应术,圣光术,吸金术……
冯妤一向不肯好好学习,她的天赋资质,好得令人嫉妒,不过她从来都不用心去学,没想到铁中堂给了她一个大导师的职务,让她去教导这些天灵资质的新生学习,这反而激发了她学习天灵术法的热情。
而且她从丁乙给众人授课,教学里面,获益不少,尤其是理论知识的重新认识,让她对天灵修士,有了新的认识,她对她重新对自己的原先所学,进行了系统性的梳理,整理,去芜存菁,在韦嵩的帮助下,这两天,她的进步非常大。
教别人,不同于自己对这门术法的掌握,学生们时常会提出许多刁钻的问题,自己是不是真的完全领会这门术法,在教学中完全能够表现出来。为了不至于让自己出糗,冯妤势必要将她要教给学生的每一项技能法术,自己先要完全掌握才行。
冯妤的教学,冯妤是花了大气力的。冯妤的教学,不仅仅教那些天灵资质的学生各种术法,技能,冯妤还在向众人宣导,一种来自天灵师,特有的骄傲与自信。
“要有光!”冯妤喝道。
“要有光!”学生们应和道。
冯妤由内向外散发着强大的自信与骄傲,她的法衣绚丽多彩,闪耀着毫光,她的身体,发肤,都绽放出了夺目的光芒。她在场中,就像是一只熊熊燃烧的火把。而四周的学生,则像一只只,大小不一的蜡烛。他们也在发光,像他们的导师一样,熠熠生辉。
“小妤,教的不错。”铁中堂在丁乙上方,轻轻对丁乙说道。
丁乙表示认同。
“光明出于黑暗,归于黑暗。”一个声音突兀的在场中响起。一阵黑雾袭来,不论是场中像火炬一样的冯妤,还是场边像蜡烛光亮的诸位学生,这一刻他们的光芒顿失、
丁乙忍不住摇了摇头,想不到,铁中堂连安松都没有放过,让他在课堂上客串一把。
“我行,我能,我做得到!”场上,冯妤脆声叫道。
“我行,我能,我做得到!”场边,学生们应和道。
“黑暗不可能永恒存在,光明最终将驱散黑暗。圣光普照!”冯妤的声音变得高亢,神圣。
黑暗中是无数响应的声音。
丁乙感知了一下,冯妤教授的圣光术,大概只有四分之一的人这一刻被激发出来。其中又只有十来个新生成功的发出圣光术。这个成绩已经算是非常好了。毕竟这些学生,很多都只是初学乍练。
黑暗中一点点如豆的光芒,苦苦支撑,不过陆陆续续,又有新的光芒诞生。
冯妤在场中大声的鼓励,背诵圣光术……
四分之一,渐渐的变成三分之一,最后变成二分之一。黑暗褪去,光明重现。只不过场中,冯妤已经被换成了韦嵩。
“韦导,韦导……”学生们看来非常喜欢韦嵩,他一亮相,不少人都高声大叫了起来。
其实并不是这些学生不喜欢冯妤,而是冯妤太傲娇了一些,韦嵩则不然,他性格平和,法力高强,他的课诙谐生动,通过一个个小故事,将天灵师的各项法术,一项一项展现出来。大家更愿意亲近他。
“我不喜欢钻树林子,尤其这地上到处都是水,不过,这是有原因的,话说……”这时,韦嵩在场中说起了故事。
韦嵩绝不是在搞脱口秀,他的一边说,一边打出法诀,场上出现一幕幕情景……
“……我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谁能想到,在林子里,那家伙还带了灵宠呢?不过我们是什么人?大家一起说……天灵师!我怎么会被这点困难吓倒,没过两天,我又去了……我考考你们,妖兽一般怕什么?”
四下里学生议论纷纷,有说怕火的,有说怕烟的,有说怕打雷闪电的。
韦嵩点点头笑道:“大家比我聪明,我当时没想到你们说得这些法子,对付三首恶犬,我当时带了百来个肉包子……”
“后来我的导师告诉我,我们天灵师,天下间各个宗门、道门的功法,我们都可以模拟,驯兽术我们也可以掌握。下面有没有想学驯兽术的,大家都想学是吧,那好,我教大家……”
丁乙环顾四周,大家都在专心的听韦嵩讲课,就连安松也是如此,难怪这家伙甘愿客串一把大反派。
一个个法术神通,用天灵师特有的方式演绎,和其他各系的术法看似雷同,其实又不一样。
冯妤和韦嵩他们注重术法的传授,丁乙则是从理论原理上剖析,同样一门天灵术的课程,也不能说孰高孰低,各有擅长而已。
以冯妤和韦嵩的精明,背后又有整个玄藏学院的支持,看得出来,这些天灵资质的学生,这几天时间,大家有了质的蜕变。
根本轮不到丁乙救场,冯妤和韦嵩完美的掌控全场,他们的表现,足以让铁中堂放心。
铁中堂这些学校高层有些偏心,他们只关心两门大课,傀儡术和天灵术,其他的资质专业课程,他们一般不会去旁听。
尤其是这些天灵师资质的新生,更是铁中堂他们的心头肉,方方面面都围绕这些新生去考虑。对于先前的那些老生,他们的态度就差了许多。
其实搞教育的,没有一个师长,不希望自己门下,出人头地。丁乙非常理解,铁中堂他们当初,在流花大陆东南苦苦支撑玄藏学院的艰辛。
四百多年来,他们唯一捡漏,得到了丁乙这个旷世奇才。现在来到小世界办学,招收的学生,虽然不大可能再招收到像丁乙这样的奇才,不过这些天灵资质的学生,任何一个,放在地表大世界,都是各个学院争抢的天骄。铁中堂他们,难免心理有些失衡,以至于顾此失彼。不过好在学院还有丁乙坐镇把关,虽然说做不到完全的一碗水端平,不过那些老生,因为有丁乙在后面支持,也非常用功努力。
这种良性的竞争关系,是丁乙乐于见到的,虽然他的关注点其实并不在这一块,但是既然答应了铁中堂,成为了玄藏学院的大导师,丁乙还是希望玄藏学院能够在小世界大放异彩。
一节大课上完,各个专业老师开始扯旗帜,吆喝。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天灵师要博采百家之长,即便只是模仿,起码也要知道其他各门道法,究竟是怎样施展,不是么?更何况,安松,姬优,蔡媚娘,张尚志,许之渐都是元级大宗师,平常人见都难得见到他们一面,这些老师,会专门为他们讲解传授各个道门的精要,众人哪里会不知道,机会难得呢。
丁乙带着吕品回,杨家彪,返回锦屏山。
“老吕,家彪,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你们在学校里面,有时间尽可以去听听各位老师讲课,方才这一堂课有意思吧?这便是我们玄藏学院的特色。”
吕品回叹息道:“活到老学到老,这话算是不差,别的不说,单单和这些年轻人在一起,我都觉得自己变年轻了不少。”
回到锦屏山,从家用傀儡手中接过一大叠悔过书。丁乙粗略的看了一下,基本上,这些老生的悔过书,还算是勉强过得去。这一批招进来的学生,基本上家境都不错,除了个别人是凡人家庭出身,一般都是出身于各个修真世家,或者是各个原先的道门、宗门。识文断字是最基本的要求,不然怎么跟丁乙学习傀儡术呢?
孟蝉下午要比上午轻松一点,此刻她正和赵侗一起在观看军演。
其实神武帝国的军演非常有看头,现代化程度非常高,不论是机械军团的操演,施法,还是一些武装平台的攻击,极具视觉效果。
不过丁乙对这一块,不是很感兴趣。他对制造和发明远比军演要有兴趣得多。
回到家里没多久,小黑和小灰也回来了。
丁乙身边的这几个人,这一次都吃过了‘空焰’。他们身上的空间资质灵力,异于常人。
吕品回,杨家彪都是小黑和小灰熟悉的面孔,他们身上空间资质的提升,使得这两只灵宠,这一次,对他们好感度增加了不少。难怪会有人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不过相较他们两个,小黑和小灰,除了丁乙外,他们最愿意亲近的还是赵侗。
赵侗还在书房和孟蝉一起观看军演,小灰再度的憩息在了赵侗的头上。
两只灵宠,现在都是出于精养状态,除了早晚一餐,丁乙还会在深夜为他们做夜宵。两只灵宠的待遇,可比一般人要高多了。
这两个家伙这时候回来,多半是因为它们饿了。
“丁少,小黑和小灰,还是我来料理吧。”吕品回主动请缨。丁乙点了点头。
丁乙和杨家彪一起聊天。
“家彪,想蜃海不?王胄、杨君吾,吴强,他们这些火种,是我留在海外诸国的一着暗棋。今时不同往日,神武帝国一定会改变他们在海外的政策,蜃海不再是方外之地,虽然说我们在蜃海做了一些布置,但是总还是让人放心不下。唉!”
“没来到小世界,不知道天外天的人间仙境,没来到天龙国,不知道摩天大厦的繁华都市,是这样一番景象,我在这边大块吃肉,大碗喝酒,难免也会想到大世界外面的情形。不过丁老大,你也不要太过担心,蜃海天龙国政教一体,教民一心,神武帝国想要拔桩,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杨家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