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3q4b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問丹朱-第二百七十六章 安然展示-o1ypr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太子再一次跪下来,但不是在先前的大殿了。
这里是皇帝的书房,先前的官员们都留在大殿上,查看铁面将军带来的证据,皇帝则带着太子,铁面将军来到书房。
“父皇。”太子流泪说道,“是儿臣的疏忽,是儿臣的错。”
此时此刻认错认的坦然又真诚,皇帝看他一眼,神情复杂,眼中闪过一丝无奈。
“你起来吧。”他说道,“朕知道迁都没有那么容易,必然要有很多危机,你也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
太子叩谢起身,再对铁面将军一礼:“幸有将军在。”
查出上河村案的凶人是齐王兵马,这件事就解决了,从事发到结束,也就两天的时间,干脆利索毫无遗患,皇帝看着铁面将军,神情更缓和。
“有劳将军了。”他说道。
铁面将军施礼:“为陛下为大夏解忧,是臣之责。”
“这也是为什么朕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西京,让你主持迁都大事。”皇帝对太子沉声道,“因为有铁面将军在,就是最坚实的屏障。”
太子对铁面将军再次施礼。
铁面将军对他还礼:“殿下已经做得很好了,只不过齐王奸猾狡诈,太子败在他手里一次,不为耻。”
太子点点头,看着铁面将军又是感激又是敬重。
皇子看两人也满意的点点头。
朝会一直持续到深夜,但等候在东宫的五皇子一点也不心急了,看着神情不安的太子妃,以及站在一旁神不守舍的姚芙。
“你们不用担心,没事了。”他说道,“这根本不是太子的错,这是齐王在陷害太子。”
太子妃握着手又是恨又是不安:“齐王这个老不死的,真是作恶多端。”
姚芙则想的是,虽然是被人陷害,但铁面将军没有拿出证据为太子解围的时候,陛下真的要问罪太子呢,可见太子在皇帝心中的恩宠也并非那么牢固。
说这话太子回来了,太子妃和五皇子忙起身迎接,太子对他们笑了笑。
“你不用担心,早些睡吧。”他先对太子妃说道,再看五皇子,“睦容随我来。”
五皇子随着太子来书房:“没事了吧?陛下怎么说?”
“陛下,要对齐王用兵。”太子对他说道。
五皇子抚掌:“就该这么做,陛下心慈饶了齐王这老孙子,他竟然敢陷害你。”又对太子一笑,“可见父皇还是维护你的。”
只有对齐王用兵,才能宣告整个天下,上河村案是齐王的阴谋,与太子无关,太子才能彻底不留下污名。
太子轻叹一声:“只是又让父皇劳心了。”他默然一刻,“而且我觉得——”
话说到这里又停下。
五皇子忙追问:“你觉得如何?”
太子道:“我觉得这件事不止是齐王的手笔,先前是,但现在孤儿们突然告我,或许还有其他人推波助澜。”
五皇子不解,但不多想,听太子的就对了,顿时站起来:“哥,你说是谁?”
太子示意他放松:“你别紧张,我只是猜测,你不要往心里去,待证据查问结束后,自有定论。”
五皇子道:“直觉也是很准的,别说太子哥你觉得,我都觉得现在想要害哥哥你的人多了很多,别的不说,咱们这兄弟中,一个个都心怀不轨。”
太子喝止他“不要胡言乱语,不可对兄长们不敬。”又道:“这次的事,他们就算对我不敬,也是我这个大哥行事有亏在先。”
五皇子更生气:“大哥你就是好脾气,才让他们一个个爬到你头上,先一个三皇子,现在二哥也如此。”
太子按了按额头:“行了,你管好你自己,不要给我惹事就好了。”
看到太子疲惫的神情,五皇子忙按下要说的话,太子已经这么累了,不能让他心烦,应该替他解忧,这才是当弟弟应该做的事。
“我知道了。”五皇子点头,“哥哥,你快歇息吧。”
太子嗯了声,却没有去歇息,而是坐下来:“还有些事务没有处理完,不能因为我的原因懈怠耽搁,看完我就去歇息了。”
吃苦受累担惊受怕挨骂都是太子,五皇子心疼的看了太子一眼,不敢惊扰告退了。
太子果然坐着一笔一笔的看奏章,不多时福清端着宵夜进来。
“殿下。”他站在一旁低声问,“这次真的是很凶险啊。”
太子停下笔:“的确很凶险。”他看着面前的奏章,咯吱一声,握在手里的笔被折断,“上河村的事不是都处理干净了?怎么会有遗漏?”
福清低头:“老奴问过了,他们说当时很混乱,也没想到王县令他竟然敢背弃殿下。”
太子握着断笔,手上青筋暴起。
“父皇一声一声的逼问我,问我如果匪贼以村民为要挟,我会怎么选择。”他咬牙说道,“我能怎么选择?我怎能为了一群毫无用处的村民,放走乱我功绩的匪贼,换做是父皇他自己,难道会有别的选择?”
他的父皇装什么仁善之君!死在他手里的无辜人还少吗?两个皇叔,燕王鲁王,以及那些人的妻妾子女——
现在天下太平了,就开始装模作样了!
福清将头低垂,事实上,那时候匪贼都没有来得及发出要挟,太子殿下就已经下令动手了,宁可错杀不放过一个。
这件事进行的私密,处理的干净,谁能想到,这些匪贼竟然是齐王的人,更没想到齐王此举的杀伤力延续到了现在!
“还好,是齐王的人马。”福清忍不住说道,“更还好有铁面将军查清了这一切。”
否则此事,还真不能善了了。
太子显然也明白,重重的吐口气靠在椅背上:“幸好有铁面将军,怪不得父皇一直跟我说,有铁面在,我可以安心。”
…..
…..
第二天清晨,陈丹朱一大早就知道了事情的新进展——在喂了周玄吃了一碗饭之后。
陈丹朱握着碗筷坐着有些怔怔。
“那这么说。”她道,“太子这次没事了。”
周玄看了她一眼,问:“陈丹朱,你好像很盼望着太子有事?”
陈丹朱回过神瞪眼:“我哪有。”
周玄笑了笑没有再问,撑着身子要起来,陈丹朱戒备的问:“你要干吗?你要方便的话我可不管。”
周玄被她气笑脱力又跌回去:“陈丹朱你想什么呢!”
陈丹朱轻咳一声。
“我要回宫,我要去见陛下,我要去领兵。”周玄说道。
“虽然你说你要走我很开心。”陈丹朱笑道,“但你这个样子领什么兵?”
周玄道:“对齐王用兵,不管我什么样子,我都要去。”
陈丹朱哦了声,是啊,太子没事,齐王就有事了。
这一次,齐王这么早就有事了吗?那——
陈丹朱握住了碗筷,看向皇宫的方向,三皇子他也会这么早就为齐王求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