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msd9精彩小說 首輔嬌娘笔趣-164 宣平侯(二更)看書-3rwon

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
李婉婉因为琴技上确实不如顾瑾瑜与庄月兮,最终与庄月兮成绩持平,拿下了本场考试的第二。
顾瑾瑜尽管还是保住了第一,可她高兴不起来。
那个曲子实在是太优秀了,她能感觉到自己被彻底碾压了。
就是从淑妃那儿听说太子妃请了宫廷的乐师前来考核,为了惊艳谢乐师她才改了曲子的,不然一个小小的考试,她随便弹弹也能拿第一。
不改其实还那么糟糕。
以纯熟的琴艺拿第一,并不会遭到诟病。
现在有了李婉婉的对比,反倒让她的曲子成了笑话。
顾瑾瑜是打死也没料到自己的风头会被那么不起眼的李婉婉黑抢了。
考试结束后,谢乐师留下指点了一下李婉婉的琴艺,告诉她哪里还有待提高,并且送了李婉婉一把古琴。
与月影伏羲琴没法儿比,但绝对比李婉婉手上这把好上许多。
顾瑾瑜郁闷地抱着月影伏羲琴出了乐馆。
下楼时,碰见庄梦蝶。
庄梦蝶考了倒数,原本挺生气的,可看了顾瑾瑜的遭遇,她就不气了。
她瞥了眼顾瑾瑜怀中的月影伏羲琴,讥讽道:“哎呀,拿着这么好的琴有什么用?还不是一样让别人抢了风头?就那点本事,还改曲呢?真是笑死个人了!”
顾瑾瑜改的曲子差吗?
并不。
如果没有李婉婉的曲子,今天惊艳谢乐师的人就是她。
顾瑾瑜可没顾娇那样目空一切的气性,她气得够呛,说道:“我至少考了第一,请问庄小姐考了第几?”
庄梦蝶被踩中痛处,说又说不过顾瑾瑜,只得强词夺理:“好哇,你敢和我顶嘴?”
顾瑾瑜冷哼一声:“说起来,我是县主,庄小姐见了我合该行礼才对,不过这里是学堂,大家都是同窗,我也就不和庄小姐计较礼数了。”
庄梦蝶被她气坏了:“好哇顾瑾瑜,当了县主就了不起了是吗?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你最好别惹我!否则我把你的秘密说出去,看谁还瞧得起你!”
顾瑾瑜的脸都绿了。
她当然明白庄梦蝶指的是什么,当初在温泉山庄,父亲当着安郡王的面说她与顾娇、顾琰是三胞胎,不料庄梦蝶早就知道真相了。
她是怎么知道的?
还有安郡王,他知道吗?
他上次还来找她,是不知她的身世还是知道了也不介意?
顾瑾瑜突然变得心乱如麻。
她这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让庄梦蝶以为她是被自己说怕了,庄梦蝶满意地翻了个白眼,转身坐上回府的马车了。
另一边,谢乐师结束了对李婉婉的指导。
李婉婉没着急回去,而是抱着新的古琴去了平日里练琴的凉亭,这里太偏了,做洒扫的婆子都不会过来。
“姑娘,姑娘你在吗?”她望着墙问。
墙后没有回应。
以往这个时辰对方是在的。
她想了想,继续望着墙说:“姑娘,我考过了,多谢姑娘的曲子!”
她说完,又等了一会儿,直到雪下得大了才抱着古琴转身离开。
墙的另一边,二东家一边把顾娇托他买的椅子搬进院子,一边纳闷道:“墙那头说话的人是谁呀?啥曲子不曲子的?”
顾娇垂眸,翻了翻手中的账册:“谁知道呢。”
二东家不懂,总不会是他家小顾的曲子吧?小顾给人治病是个能手,谱曲还是算啦,别看她屋里摆着一把古琴,但也仅仅是摆摆设而已。
她摸都没摸过呐!
雪下了一阵就停了,可看天色还有下的,二东家怕顾娇一会儿晚了路上不好走,让顾娇赶紧回去。
也好,今天是国子监蒙学最后一天课,她答应了去接小净空。
到国子监时,小净空已经在门口巴巴儿地张望了,小小身子穿着国子监蒙学的衣裳,格外惹眼。
同样惹眼的还有他身后的萧六郎。
这人也不知怎么长的,一天天的,越来越人间绝色。
“娇娇!”小净空看见了顾娇,瞬间将坏姐夫扔掉,哒哒哒地来到顾娇面前。
顾娇揉了揉他的小脑袋,看向萧六郎:“今晚不用自习?”
“不用。”萧六郎云淡风轻地走过来。
顾娇在他身上是感受不到国子监的恐怖气氛的,事实上,因为春闱的临近,国子监的贡生们都快疯了。
就连林成业与冯林都比平日里睡得晚、起得早了。
今晚夫子们的确没要求自习,可真正敢不自习只有萧六郎一个。
一家三口往回走。
天空果然飘起了大雪。
顾娇从背篓里取出油纸伞来,小净空却表示他要淋雪!
幸亏顾娇给他带了小斗篷,给他把斗篷穿上,像个小小巫师。
小小巫师兴奋地在大雪中狂蹦:“哇哇哇——”
萧六郎拿过油纸伞,撑在二人的头顶,偏向顾娇多一些。
二人就那么肩并肩地走在大马路上。
世上最舒适的相处,是不说话也不会彼此感到尴尬。
二人都很享受这一刻的宁静,以及小净空时不时传来的叭叭叭的小声音。
“对了。”想到什么,顾娇突然问他,“你生辰是几月?”
他的户籍上有写。
二人的婚书上也有。
她之所以仍这么问,就证明她认为户籍上的生辰并不是他真正的生辰。
她就是这样,不会一下子捅破所有的窗户纸,却总在不经意间用一种他无法拒绝的温柔小语气,一点一点撕下他的防线。
“腊月。”他说。
“哦。”现在就是腊月,顾娇扭头看向他,模样有些乖巧,“几号?”
萧六郎顿了顿,淡淡地说:“除夕。”
顾娇莞尔。
还没过。
真好。
古人不是每年都过生辰,只过比较重要的,譬如周岁、本命年、女子十五及笄、男子二十及冠等。
及冠是男子的成人礼,代表他可以束发戴冠,是一个真正成熟的男人了。
不过在顾娇的前世,十八岁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生辰。
所以她还想给他过一下。
“小净空,你生辰是什么时候?”她叫住在前面撒欢的小净空。
小净空蹲下身,抓了一捧雪揉雪球:“除夕!”
顾娇唔了一声:“这么巧。”
小净空的眸子一亮:“娇娇的生日也是除夕吗?”
顾娇莞尔:“我不是,你姐夫是。”
小净空的笑容一僵,手里的雪球忽然就不香了。
啊!他为什么要和坏姐夫一天生辰?他不要这个生辰啦!
其实,小净空的生辰还真不一定是除夕,他被遗弃在寺庙时没有几个月大了,襁褓里没有他的生辰八字。
是住持方丈根据他的大小估算他约莫是除夕前后生的,便索性将他的生辰定在了除夕这一日。
小净空黑着小脸脸问萧六郎:“你为什么连生辰都要学我?”
萧六郎嘴角一抽,我比你大好么,到底谁学谁?
“唉。”小净空忧郁地叹了口气。
“怎么了?”顾娇摸摸他小脑袋,不会因为和萧六郎撞了生辰就郁闷成这样吧?
小净空摊手叹道:“往年的生辰都是师父他老人家陪我过的,不论他在哪里,都会及时赶回寺庙参加我的生辰小宴。”
萧六郎一脸懵圈,你个小和尚居然还有生辰小宴?你们庙里到底什么条件?
小净空再次叹了一口气:“京城太远了,今年我怕是见不到师父他老人家了。”
顾娇脑补了一下,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和尚杵着拐杖步履蹒跚地上京城……
呃,确实太残忍了。
来不了。
顾娇蹲下身来,温柔地看着他:“今年生辰你可以和姐夫一起过。”
二人神同步,一脸嫌弃:并不想。
顾娇又道:“虽然你不可以见到你师父,但你可以给他写信啊。”
小净空一拍小脑袋:“对哦,我怎么没想到?”
说做就做,小净空当晚便给师父写了一封长长的家书,第一句表达了自己对师父的浓浓思念,接下来的九十九句都是显摆和吹嘘自己。
一封严谨并且包涵他真挚感情的家书就这样完成啦。
萧六郎说拿出去给他寄。
他不放心,坚持要自己寄。
萧六郎只得第二天翘了国子监的自习课,带他去十分遥远的驿馆寄信。
驿丞收了信,正要装进信箱。
小净空问道:“是寄往幽州的吗?”
驿丞道:“是。”
小净空又道:“你能把地址说一遍吗?”
驿丞:“……”
驿丞把地址念了。
平城清泉镇大芒山白云寺。
“嗯,是这个没错。”小净空严肃地点点头,“是八百里加急吗?”
驿丞:“普通信寄不了八百里加急。”
小净空睁大眸子道:“可我不是普通的信。”
是写给师父的饱含思念(只有一句话)与人生探讨(吹嘘自己长高高)以及学术交流(显摆自己考了好多次第一)的家书。
年关了,驿馆特别忙。
是看在小净空长得太可爱的份儿上,驿丞才耐着性子与他说了一大通的。
可这会儿驿丞的耐性耗光了。
“你到底要不要寄?”他问道。
“如果你不是八百里加急,那我不寄了。”小净空果断将信拿了过来。
驿丞:“……”
萧六郎扶额。
不就是前不久给小家伙讲了一个八百里加急的故事吗?因为及时将情报送到,所以打赢了一场胜仗。
小净空对八百里加急的具体速度和操作没有概念,可他觉得这几个字听起来就很牛气,所以他寄信也要八百里加急!
萧六郎伸出手:“把信给我,我给你八百里加急。”
“真的假的?”小净空一脸怀疑。
萧六郎点头:“真的真的,保证你寄出去的信是八百里加急信!”
小净空严肃脸:“你不许骗我!”
萧六郎正色道:“骗你是小狗。”
小净空其实不太明白这句话的意义所在,为什么坏姐夫骗他还能变成小八,明明小八那么好……
不过他还是把信交给坏姐夫了。
萧六郎走回驿丞那里,要了支毛笔,在信封上写了个大大的八百里加急。
然后要了个大信封,把小净空的信装了进去。
驿丞默默竖起大拇指。
牛。
寄完信,萧六郎带小净空回家。
刚走没两步,小净空夹紧小腿腿蹦了起来:“我要尿尿!”
萧六郎将小净空带去驿馆的茅房。
小净空嘘嘘完,出来找人,结果他走错了方向,一下子撞到一个男人的腿上。
想当初,某小和尚就是这么碰瓷顾娇的。
小净空跌在了地上。
男人缓缓伸手,将他扶了起来。
一个简单的动作,却有着十足的优雅与贵气。
小净空抬头看向对方。
他穿着一身重紫千金狐裘,身形高大,眉目冷峻,容颜如冰玉。
岁月在他脸上并没留下多少痕迹。
他英俊伟岸,举手投足间的气势重如江山。
小净空看呆了,好半晌才想起来是自己撞了人家,他认真地道了歉:“对不起!”
“无妨。”他轻描淡写地说。
“嗯……那我走啦!”小净空哒哒哒地走掉了!
男子转身走向马车。
八名亲卫齐齐行礼,整齐划一:“侯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