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x9dg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武煉巔峯》-第五千四百六十七章 你還要臉?相伴-quosy

武煉巔峯
小說推薦武煉巔峯
但战场之上,局势瞬息万变,王主也不敢轻易施展王级秘术,当年追击杨开的那个羊头王主,便是因为对他施展了王级秘术,导致自身变得虚弱,又迎头吃了杨开一道日月神轮,才被杨开以八品之境斩杀。
所以除非逼不得已,又或者能够保证自身安全的前提下,墨族王主是轻易不会施展王级秘术来墨化八品开天的。
在没找到那两个八品墨徒之前,杨开也无法确定他们的来历。
他在想事情的时候,另一边天罗宫的那女子服下驱墨丹,没片刻便有了效果,侵蚀入体的墨之力在驱墨丹的药效下,纷纷被逼出体外,叫乌姓男子看的又惊又喜,这才对杨开方才所言深信不疑。
却又有些奇怪,杨开刚才一身墨色笼罩,分明一副资深墨徒的模样,怎会不受墨之力的影响呢?
他对墨之力的了解并不算多,只是从自家师尊那里听了三言两语,是以也想不透彻。
少顷,那女子已经转危为安,长呼一口气,睁开了眼帘,还有些心有余悸,却赶紧上前来与杨开躬身道谢。
乌姓男子也感激涕零不已。
杨开稍稍询问两人几句,这才知道,洞天福地这边派出了八品开天亲自前往天罗宫,已与天罗神君达成协议。
不止天罗神君,据眼前两人了解,破碎天三大神君,如今都在为洞天福地效力。
毕竟那是一场牵扯人族存亡的大战,没人能够置身事外,三大神君在破碎天逍遥多年,却也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
如今由掌控破碎天的三大神君牵头出面,传令各处灵州,命五六品开天限时赶往集结地。
在破碎天这种地方,三大神君的命令比起洞天福地要好使的多,他们的命令传下,想要在破碎天中厮混的武者没人敢不尊。
就比如笸箩州这边,天罗神君要覃川点齐两百五品以上的开天,他就必定会办的妥妥当当。
如此一来,破碎天这边的可战之力也能用的上了。
而三大神君本人,早已带领一些七品开天奔赴战场,洞天福地已经允诺,此战之后,无论结果如何,他们都可以自由现身在三千世界任何一处大域,只要不再为非作歹,往日种种再不追究。
这对三大神君而言,也是难以拒绝的条件。
他们都是八品开天,放眼整个三千世界都是极强的存在,因为忌惮洞天福地,无数年如一日藏匿在破碎天中,日子过的枯燥无味,若能在这一战中存活下来,那他们日后就不必枯守破碎天,想去哪便可去哪。
正是有这样的考虑,三大神君对洞天福地的来人才唯命是从,否则没点好处的事,谁会干。
只是谁也不曾料到,破碎天这边居然已经有墨徒出现了。
“我要你们速速传递消息出去,将墨徒之事在最短时间内扩散开来,让所有人都警惕可疑之人,可能做到?”杨开望着两人道。
那乌姓男子想了想道:“借助天罗宫的情报网,再传递给另外两家,可以做到,只不过破碎天不小,需要一些时间。”
“尽快吧。”杨开点点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传递消息这种事总是没办法一蹴而就的。
“前辈放心,我二人必尽心竭力!”乌姓男子抱拳道。
杨开点点头,正要离去,忽又想起一事,顿足道:“对了,与你们打听个人。”
乌姓男子道:“不知前辈要打听何人?”
“可曾在破碎天中听说过乌邝的名号?”
此言一出,师兄妹二人皆都表情古怪,乌姓男子小心翼翼地问道:“前辈与乌邝有旧?”
“算是。”
乌姓男子苦笑一声:“若是前辈打探的是那位乌邝的话,那此人在破碎天可是大大的有名。”
经由师兄妹二人你一言我一句的解释,杨开方才知晓,这千年来,乌邝在破碎天中可是闯出了偌大名头。
没办法,噬天战法太过诡邪,但凡与这家伙为敌者,无不是死的凄惨,一身力量被吞噬的干干净净。
最初乌邝只有六品开天,对破碎天的人来说,威胁还不算太大,只不过这家伙成长的速度太快,五百年前晋升了七品之后,行事愈发肆无忌惮起来,不少破碎天的武者遭了他的毒手,便是天罗宫,枯炎神宫,晟阳殿的人,也没能幸免。
为此,三大神君震怒,枯炎神君甚至亲自出手追杀过他,却被他遁往破碎墟躲藏了起来。
枯炎神君在那边寻了上百年,也一无所获,最终只能悻悻而归。
现如今,乌邝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也不知是死是活,而据他上一次露面被枯炎神君追击,已经过去两百年之久了。
杨开听完之后表情古怪,虽然知道乌邝这家伙不会太安生,当年将他带至破碎天,必定要在这里搅的风起云涌,却也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如此胆大包天,连三大神君的人都敢招惹。
不过话说回来,破碎天这边的武者,大多都是一些作奸犯科之辈,乌邝本身性格邪戾,又有噬天战法助长修为,杀起来岂会手软。
他也是聪明的,破碎天这边时常会有一些洞天福地的弟子前来斩邪除恶,也是一种历练,若是遇到了,他也不会下手。
他心里清楚,对付破碎天的本土武者没什么关系,可若是招惹了洞天福地,恐怕没什么好果子吃。
一千多年前,杨开在破碎天这边被晟阳神君追着,遁往破碎墟。
三百年前,乌邝被枯炎神君追着,遁往破碎墟。
彼此经历何等相似。
至于说他两百年未曾露面,乌姓男子推测此人已死,杨开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所谓好人不偿命,祸害遗千年,以乌邝的奸恶程度,怕是能紫寿无极。
只不过破碎墟不是什么好地方,那外围一层神通海波澜诡谲,乌邝大概率是被困在那边了。
就在杨开这么想着的时候,空之域战场中,一道血河滔滔,席卷虚空,裹住一个墨族领主,那血河翻涌,具有极强的侵蚀性,被血河笼罩,便是墨族域主也难以承受,不片刻便血肉消融,墨之力逸散。
那血河却是毫不畏惧,竟将那领主的血肉统统炼化吞噬,而得了领主血肉只能的滋润,血河更是得以壮大几分。
放眼整个战场上,能搞出这种阵仗的,也就只有血鸦了。
当年跟着杨开征战的时候,血鸦便以大衍不灭血照经炼化过墨族,得了不小的好处,食髓知味,血鸦这些年来一直以这种方式争斗,虽说每一次炼化了墨族之后都有一些后遗症,不过只需吞服大量的驱墨丹,或者进驱墨舰的净化之光走一趟,自可安然无忧。
阴阳关那边的几艘驱墨舰的净化之光,如今有大半都有被血鸦消耗掉的。
不过他的成长也是极为显著的,如今放眼七品开天这个品阶,他的实力也是最顶尖的一批人,比起当年的冯英有过之而无不及。
再加上他与墨族争斗的方式凶残,便是同为人族的战友们,对他也心有戚戚。
眼瞅着便要顺利炼化掉一位墨族领主,忽有一道身影从侧面杀来,探手一抓,一股玄妙力量跌宕之下,硬生生从那血河之中抢走大半能量。
血鸦暴怒,扭头喝道:“乌邝,你还要脸?”
乌邝嗤笑一声:“独食吃多了,小心撑破了肚皮,本座为你分忧解难,不必谢了!”
血鸦鼻子都气歪了。
他本以为,大衍不灭血照经已算是世上顶顶邪恶的功法了,直到他在空之域战场上碰到了这个叫乌邝的家伙。
此人据说修行了一套叫噬天战法的神功,功效与大衍不灭血照经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炼化外物为己用,提升自身的力量。
不过大衍不灭血照经只能炼化精血,这噬天战法却是万物无不可炼,莫说墨族的精血,便是墨之力,他居然也能炼化掉!
当日血鸦见到他炼化墨之力的时候,简直要将乌邝惊为天人。
墨之力何等诡谲,但凡沾染,便如跗骨之蛆一般摆脱不得,人族若不是有净化之光和驱墨丹,哪有什么远征,初天大禁之外一战,也早就败在墨族手上了。
八品开天都不会轻易让墨之力侵蚀自身,这个叫乌邝的,居然能直接冲进浓郁墨云中,施法炼化。
更让血鸦心惊的是,这噬天战法,据说还是乌邝自创的功法。
何等惊才艳艳之辈!
若仅仅这样的话,血鸦巴不得将乌邝引为生平知己,彼此交流一下炼化吞噬的心得,或许还能成为人生挚友,可在战场上,这家伙屡次抢夺自己即将到手的好处,让血鸦对乌邝痛恨不已。
无奈功法不如人,被抢了,血鸦也只能任命,又或者如这般叫嚣几声,奈何不得乌邝。
如今的两人,借助各自功法强大的吞噬性,俱都是最顶尖的七品强者,也在整个空之域战场上打出了偌大名声,七品开天当中,此二人风头正盛,便是洞天福地出生的七品们都难以与他们相提并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