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p8dv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重生南非當警察笔趣-1092 麻煩不斷的美國人鑒賞-gonx4

重生南非當警察
小說推薦重生南非當警察
南部非洲挣扎前行的时候,美国遭遇更严重的危机。
和世界大战后对退伍军人进行妥善安置的南部非洲不同,美国在世界大战结束后,对退伍军人的重视程度严重不足,大约四百万士兵在身无分文、没有任何安顿计划和救济的情况下就被送回美国。
美国的农田价格因为战时泡沫破灭急剧下降,导致许多农民破产或身陷因新购土地所欠下的债务中。
就在今年初,钢铁业和肉类加工业工人举行大罢工,希望能缩短劳动时间,并且增加工资。
种族骚乱也在芝加哥、奥马哈以及其他城市蔓延。
在纽约,年初发生一系列由激进无政府主义分子实施的爆炸活动。
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命令总检察长亚历山大·米切尔·帕尔默制止暴力活动,司法部随后展开了被称作“帕尔默搜捕”的大规模行动,旨在收集与暴力激进团伙有关的证据,以及关押或驱逐国内外煽动分子。
伍德罗·威尔逊的身体也出现了很严重的问题,九月初,伍德罗·威尔逊的身体出现头痛、复视、左侧肢体有细微无力感等等症状,这些症状很可能是脑部短暂性脑缺血发作,也就是所谓“小中风”,但是在1919年,因为医疗还不够发达,医生没能给予伍德罗·威尔逊足够的重视。
整个九月份,威尔逊为获得美国人民对加入国联的支持,连续地走访全国各地发表演讲,九月底威尔逊在科罗拉多州的普韦布洛发表完推广国联的演讲后,终于昏倒在地。
十月二号,伍德罗·威尔逊左侧身体完全瘫痪,左眼失明。
美国这时候宪法第二十五修正案还没有出现,之前从来没有过总统在任期内因为健康状况无法行使总统职责这种情况,伍德罗·威尔逊没有死,但是无法处理政务,美国政府因此陷入更大的混乱中。
“我们这个月卖掉了1500辆汽车,勋爵和狄赛尔各一半,勋爵汽车受到百万富翁们的追捧,狄赛尔的价格虽然高,但是凭借着更强大的性能和更多的颜色可供选择,也逐渐被市场接受,现在主要问题还是价格,如果狄赛尔的价格能降低到福特T型车的程度,那么我们就可以占领更大市场。”贝克兰干劲十足,尼亚萨兰汽车进入美国市场刚刚四个月,有现在这个成绩,也确实是可以让贝克兰为之骄傲。
六月份,麦克·卡莱尔和贝克兰带领着尼亚萨兰汽车集团的销售团队来到纽约,之后注册了两家公司,分别对勋爵汽车和狄赛尔进行针对销售。
之前美国的汽车市场福特一手遮天,要在福特的阴影下抢占市场并非易事。
勋爵汽车最先取得突破,福特生产的T型车无法满足高端市场的需求,百万富翁们不想和平民乘坐同样的汽车,那无法彰显出他们的地位和实力,勋爵汽车的出现有效弥补了这个空白地带,在美国出售的勋爵汽车价格比在欧洲出售的更高,依然供不应求。
和顺风顺水的勋爵汽车相比,狄赛尔的销量稍稍遭遇到一些困难,不过现在也一路看涨,福特T型车只有黑色,狄赛尔拥有更多颜色,和福特汽车相比,狄赛尔虽然价格高一些,但是更能满足那些追求性能和个性的年轻人,他们并不介意付出高一些的价格,得到一辆与众不同的汽车。
“狄赛尔不可能把价格降到和T型车一样的程度,我们的成本更高,所有的零部件都要万里迢迢从南部非洲运过来组装,而且美国的工人薪水实在是太高了,我们在南部非洲的企业更多雇佣非洲人,他们干的多要的少,一个顶十个。”麦克·卡莱尔心情很不爽,福特不仅拼命压低T型车的成本,而且把工人的薪水提高到每天五美元,这个薪水比南部非洲高太多。
南部非洲的工人,即便是华人和白人,每个月的薪水折合英镑也就十镑左右,如果是非洲人,每个月的薪水更能压低到二镑左右,而把美国的工人月薪折算成英镑,大概是每个月30镑。
这里要说明的是,尼亚萨兰汽车集团在美国的组装工厂,更多使用的也是那些所谓的“外籍工人”,这些工人的薪水还是比较低的,但是折算成英镑,依然要每个月5镑左右。
“麦克,这里是美国,美国是一个法治国家——”贝克兰表现他的美国式幽默。
“狗屁,南部非洲也是法治国家,而且比你们美国更尊重法律。”麦克·卡莱尔不客气,美国的法制其实就是说说,对美国富人有利的时候,美国就强调法制,对美国富人不利时,美国就修改立法。
或者是对法律进行重新解读。
这里要注意的是,不是美国政府,是美国富人,美国的富人是凌驾在政府之上的。
“不要攻击我的国家,你是想和我吵架吗?”贝克兰不允许麦克·卡莱尔攻击美国政府,打狗还要看主人呢。
“哼哼哼哼——”麦克·卡莱尔用一连串的哼哼哼表达自己的不满,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加利福尼亚的工厂就要投产了,我们要更多使用墨西哥工人,进一步把成本降下来——我们还要成立两家新公司,分别销售皮卡和SUV,这些工作年前都要完成,明年我们要开始发力,向福特开始全面进攻。”
麦克·卡莱尔有野心,美国有一亿人,是目前全世界最大的单体销售市场,美国人对汽车的需求也很高,还有足够的消费能力,市场前景广阔。
“我就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要成立那么多公司呢,多一家公司,就要多一个销售团队,增加更多销售成本,只成立一家公司,对所有产品进行集中销售难道不好吗?”贝克兰不理解这么做的原因,这个时期的美国人还是很可爱的,真务实。
“差异化,我们要的是差异化,不仅仅是对客户,也是对我们的产品定位,腰缠万贯的百万富翁,值得享受更好的服务,把勋爵汽车和狄赛尔汽车摆在同一个展厅里销售是不明智的,狄赛尔会拉低勋爵汽车的档次,我们为挑选汽车的百万富翁提供产自法国的白兰地,为购买狄赛尔汽车的农场主只提供冰水。”麦克·卡莱尔了解人性,在这方面如果说麦克·卡莱尔是米其林餐厅的主厨,那福特就是只会一锅乱炖的农妇。
另一个时空的福特有一句名言:任何顾客可以将这辆车(福特T型车)漆成任何他所愿意的颜色,只要它是黑色的。
这是因为福特为了提高生产速率,只使用价格低廉干燥迅速的日本黑涂料,虽然后来日本黑涂料替换为低氮硝化纤维素亮漆,主要原因依然是价格低廉。
福特的这个决定,导致福特T型车的市场份额不断被其他汽车品牌蚕食,到1926年,福特也不得不向市场妥协,生产不同颜色涂装的汽车。
南部非洲汽车集团在这一点上远比福特考虑的更周到,福特是为用户生产“工具”,南部非洲汽车集团却是为用户提供“朋友”,工具不需要个性,只要好用就行,朋友却需要满足一定目的的需求,要不然就会渐行渐远。
“你这是对农场主的歧视——”贝克兰不喜欢麦克·卡莱尔的经营方式,别忘了贝克兰除了是个商人之外,还是个发明家。
文化人!
“如果农场主愿意拿出五万美元走进我的展厅,他们也会受到贵宾待遇,三百美元级别的客户享受到的待遇,和五万美元肯定不一样,这个规则农场主也应该接受,如果不接受很简单,努力把自己的身家提高到五万美元的水平,然后他就会发现这个世界对他们会有多友善。”麦克·卡莱尔理直气壮,资本世界就是这么冷酷,不能把资本企业理解成慈善机构。
贝克兰哑口无言,这不是美国特色,全世界通用规则。
“先生们,我们有麻烦了——”贝克兰的助手杰瑞·格斯急匆匆推门而入。
“出去!”贝克兰对手下要求严格,跟刚才的言论并不一致。
果然是虚伪的美国人!
杰瑞·格斯欲言又止,默默退出房间重新敲门。
“进来——”贝克兰声音充满威严。
“先生,我们在加利福尼亚的工厂没有获得生产许可。”杰瑞·格斯声音就跟一条线一样毫无起伏,再也没有了刚才的激情。
“什么?”贝克兰难以置信。
“为什么?”麦克·卡莱尔和贝克兰异口同声。
“加利福尼亚州认为我们雇佣了太多的墨西哥人,没有把工作机会留给美国人,所以不允许我们的工厂生产。”杰瑞·格斯说话的时候,眼睛是看着麦克·卡莱尔的,明显是不想搭理贝克兰。
这个消息有点意外,心乱如麻的贝克兰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搓着手不停地念叨“怎么办、为什么会这样?”
“杰瑞,帮我订一张最近的机票,我要去一趟加利福尼亚。”对农场主并不友善的麦克·卡莱尔,对待身边的工作人员还是挺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