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oh2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第598章 大家沒一個乾淨的閲讀-j8kz4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怎么了?看你神色好像很凝重的样子!”
挂断电话之后。
一直伏在方正怀里的帝清猗终于出声了,一双明眸如水般轻盈,看着方正的眼神里满是柔意。
刚刚方正与流苏对话之时,她一直就在边上,只是方正不让她说话,她就不说话,方正大手再怎么乱动,她都强忍着没出声……
这会儿终于结束,她明显有些撑不住了。
俏脸满是酡红,轻轻在方正腰里扭了一下以示抱怨,随即关切的问了起来。
方正沉吟了一阵,笑道:“不算小事,但说大事的话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倒是不必立即去处理,眼下还是祖龙城的事情为先,等这边事情完了,我再回去吧。”
听流苏的口气。
那个老黄是主动提出要将功法教给流苏的,如果他是心存歹意,那么所授的功法肯定是有问题。
恐怕他万万想不到在流苏的后面还站着自己。
检查一套粗略的不成体系的功法心得,对方正而言并不是问题。
而如今界林市的防护,加上流苏与赵安歌两人的联手,应对这两人问题不是太大……既然如此,正好趁机探查清楚这两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嗯,就从功法开始着手吧。
他也没必要急着回去,先专心将眼下的工作处理完比较好。
眼下,无论是在祖龙城,还是在末法世界里,都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他可委实没有更多的心力去处理这个什么王兽的事情了。
搂过帝清猗,温柔的缠绵了一阵。
方正起身,穿上外套……叹道:“我得回去了,再不回去,家里那个小祖宗恐怕就要等急了。”
说完。
他自己都忍不住古怪的摇头,这话感觉好像自己是在外面包养小三似的。
帝清猗起身。
帮他整理好衣服,说道:“去吧,人家一个小姑娘孤零零的了离开家人,跟着你在外面求学,可别太冷落了人家。”
“放心吧,冷落不了。”
方正心道你是不知道那小丫头缠我的劲儿。
“明宗已经即将建造完成,我这就准备发下文书,将明宗招收弟子之事宣扬整个夏亚,挑选弟子主要目标虽然在上议会和元老会之内,但若他们真没有这本事入选,我们也没必要给他们行什么方便……既是明宗第一批弟子,自然要是整个夏亚最优秀的弟子才行,而且考虑到修仙功法什么的名声不显,我打算用你这不到三十岁的宗师的名头来造势,到时候,肯定会有很多优秀的年轻人动心的。”
帝清猗絮絮叨叨的跟方正说着关于明宗内的诸多事宜。
她对这件事情极其上心,不仅仅只是因为这件事情确实是对她统管夏亚有极好的辅助作用,更因为这件事情还是她所倾慕之人的意愿。
难得方正有这宏愿,意图将自身功法在这方世界之内传播开来,她身为他的红颜知己,又有什么理由不支持他呢?
而听着帝清猗的描述。
方正满意的点了点头,朝里有人好办事,如今帮忙操持这事务的可是帝清猗。
整个夏亚帝国身份地位最高的人。
她一言出,下面人怕是跑断腿都不够讨好这位陛下的……谁敢使绊子?
尤其是现在文武百官,主要是文官们都盯着这个明宗呢,他们做梦都想进去重圆儿时的梦想,全朝上下都在督促,明宗的建立比想象中来的还要更快,方正遥遥的去看过一次,之前还是一片平坦的土地,短短十几天的时间,已是山石嶙峋而起。
看起来,倒是有了几分蜀山玄天峰的雏形。
“这方面你多多上心就成,反正你我是绝对信的过的。”
方正笑着跟帝清猗说了一句,惹的她不满的皱眉,嘀咕着占便宜没够,真到正事跑的比兔子都快。
辞别了帝清猗。
有令牌,如今的方正出入皇宫已无人敢于阻拦。
径自回去了自己在祖龙城的家里。
方正的房间里。
流晓梦还在呼呼大睡,一人一猫俱都是睡的四仰八叉……
方正小心的把晓梦抱回她自己的房间,连带着旺财也丢了过去。
这也算是晓梦住在这里的好处了吧,起码有人帮忙暖床了……
躺在犹还带着少女腌制入味的轻盈香气床上。
方正轻轻舒了口气,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再醒来。
九脉峰上。
不算宽阔的房间里,地面上已经铺满了厚厚的羊绒地毯。
是方正特地从灵气复苏位面里买来的。
姚瑾莘正坐在羊绒地毯上认真的盘膝修炼,而柳清颜则整个人毫无半点淑女气质的趴自己的腿上呼呼大睡。
三个人都在一起。
如今的九脉峰上,短短两三天的时间,灵气已经稀薄的仅仅只余一丝了,再想修炼,就只能在方正的身边才行。
这几天里,他们四个基本上都是同吃同睡……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只是今日里不知道怎么回事,云芷清竟然不在。
而在方正睁眼的片刻之后。
姚瑾莘随之睁眼,注意到方正困惑的视线,她解释道:“师父已经发现了那云天顶的下落了,他日前邀请其他宗门各宗高手前来蜀山,打算联手去往那里拯救任寿等人,如今这些人已经到了,你师父身为九脉峰峰主,这个时候自然也是要前往玄天峰的。”
方正哦了一声,心头颇为讶异。
竟然这么快的么?
不过也对,玄机既然敢于说出牺牲九脉峰这种话来,显然也是有着十足的把握可以发现那云天顶的下落,做了那么多的准备,发现不了才是搞笑。
只是不知道师父会不会遭受到那些别宗宗主的责难呢?
毕竟动手的人是她的父亲,而迁怒于人,这本就是人类的本能反应。
想着,他心头不无忧虑,只是毕竟他的地位不高,实力不强,很多事情,他是真的照应不到,也只能等云芷清回来再问她了。
事实上。
此时的玄天峰上。
熙熙攘攘,人头趱动。
玄天大殿辽阔无比,此时竟然也有了几分拥挤之感。
各宗宗主失踪。
这回过来的,自然都是各宗的精锐人士,化神道人却是未至,没办法,化神修士在外走动已是极其勉强,若是远程奔袭与人动手,除非能承受修为掉落的风险。
不过各宗也不是没有炼真修士。
如五灵仙宗的五月真人,玄音阁的洞玄真人、还有驭兽宗的鹿力真人等等……实力俱都十分不俗。
云芷清静静的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不言不语。
至于方正所担忧的会不会找她麻烦什么的。
倒纯粹是方正想多了。
要知道,魔道的前身,其实就是正道宗门之内的渣滓,真要论起来,各大宗门没有一个干净的,这也算是各大宗门的默契,魔道就是魔道,不牵正道……正道丢不起那个脸。
再者魔道销声匿迹几十年,他们又如何知晓到底谁才是如今魔道的主事人?
那担忧纯粹是方正担忧则乱而已。
事实上,这种层次的战斗,凝实境修士所能起到的作用已经是微乎其微了。
这是足可挑起整个正魔大战的争端,而且正道失却了宗主,诸多正道宗主急着援救,那些邪宗之人纵然再如何薄情寡义,恐怕也会将此事放在心上。
谁顾的上去找一个小小凝实修士的麻烦?!
很快。
玄机便已经敲定了出动的人选。
云芷清不在其列……这一点,云芷清早有腹稿。
玄机,以及另有炼真修为的司仪圣峰峰主莫攸,以及六柳峰峰主郑玄平!
另有两名凝实境峰主,二十名洞虚境界的精锐弟子跟随。
云芷清,不在其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