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tsdh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線上看-第二千二百九十八章 黑手同伴再相聚推薦-8u1du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卞范之咬了咬牙:“桓谦等人懦弱无能,何澹之等将又是常败将军,早无对战北府军的勇气,一旦刘毅大军来到江陵,他们必然会逃跑,根本顾不上去带司马德宗兄弟。到时候你就带着司马德宗兄弟,随他们一起去投奔桓振吧,江陵失守,将士家属多在城中,那桓振的部下也会多半溃散,这回是真的散掉,不象上次。所以,你那时候劝桓振去后秦,他应该不会再拒绝了。”
陶渊明点了点头:“那就按你说的办。我们现在回江陵。不过,我不能公开露面,你懂的。”
卞范之没有回话,转身就向着帐外走去,而陶渊明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嘴角边勾起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巴陵,北府军中军大营。
刘毅的脸色铁青,目光在帐内两侧的军将们脸上扫过,最后落在了何无忌的脸上,不再移动,他重重地“哼”了一声:“无忌,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何无忌的眼中泪光闪闪,紧紧地咬着嘴唇:“都怪我,贪功冒进,不听道规的好言相劝,以至有此败,此役,一切的后果,由我承担。哪怕剥夺我的一切军职与爵位,降为白身,带罪从军,我也没有意见,只要给我一个机会,能让我亲自报仇就行!”
刘道规连忙说道:“希乐哥,这次我作为副手,同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愿与无忌哥一同领罪。”
参与此战的十余名将佐同时出列行礼,齐声道:“愿与无忌哥和道规哥一同领罪。”
刘毅不满地勾了勾嘴角:“你们这是做什么,难道你们一个个白身从军了,就能挽回此役的损失了吗?现在这次军议,不是为了追究责任的,我和无忌,还有道规已经联名上表,自降官爵,留军中待罪效命。不过你们都听好了,如果还有下次这样的大败,恐怕从我到各位,每个人都会直接给解职召回,连翻盘的机会也没有了。”
众人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喜色,何无忌正色道:“桓振所部,果然是我们建义以来前所未有的劲敌,这回我们面对面地较量,兵力也差距不大,输得无话可说。鲁宗之的兵马,只怕也不是对手,我建议暂留巴陵,下令鲁宗之在当阳一带扎营固守,不要与桓振交战,桓振如果分兵,我们的机会就来了,如果他强攻鲁宗之,我们就进取江陵。”
刘道规摇了摇头:“江陵城一向坚固,就算桓振分兵,只留几千兵马防守,只怕我们一时半会儿也难以攻克。何况,现在我们对于荆州一带的情报一无所知,前一段进展太快,来不及在这里遍布眼线,我们这次在青坪原遇伏大败,也是吃了情报不足的亏。羡之,你派出的探子现在有消息回报吗?”
坐在帐内一角,奋笔疾书的徐羡之抬起了头,平静地说道:“荆州这里一向自成体系,非常地排外,无论是风俗还是方言都与其他地方的迥异,只有出生于此的人,才可能不被人怀疑,但以前我的探子多是吴地人士,现在要新选探子,得从荆楚降军之中挑选,这需要点时间。”
刘毅摇了摇头,叹道:“早知道当初就应该迅速进军江陵,拿下城池,只要大军进城,桓振也不会这样容易地夺回来,至少,可以迎回陛下和琅玡王,不至于如此被动,不过现在说什么也晚了,江陵那里敌情不明,我们不可轻举妄动,如果再中埋伏损失主力,那这次西征恐怕都无法再继续了。羡之,你还得加快速度,打探出江陵的…………”
徐羡之突然微微一笑:“希乐,虽然我这里的探子一时半会儿不能发挥作用,可是咱们在这里,不是没有老朋友啊,有一位旧人,这会儿正悄悄来见你呢。”
刘毅的双眼一亮:“你说的可是他?”
徐羡之正色点头道:“他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你也知道,他现在不太方便直接出现。”
刘毅长身而起,大步向外走去:“今天军议暂时到这里,羡之,带路。”
半个时辰后,一身伙夫杂兵打扮的刘毅,在同样一身辅兵打扮的徐羡之的带领下,走进了辎重营中一处不起眼的小帐蓬之中,一个白发苍苍,看起来五十多岁的老军,佝偻着背,拿着一把扫帚,正在地上清扫着,刘毅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渊明,好久不见。”
陶渊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缓缓地转过了身,一张人皮面具,应手而落,露出了他那张清秀的脸,他微微一笑:“希乐,我让你抱得美人归,这么大的人情,你准备怎么感谢我呢?”
刘毅走到了陶渊明的面前,在一张士卒睡的通铺之上坐下,他看着那张遍是汗渍,爬着虫蚁的凉席,轻轻地叹了口气:“这鬼地方真是闷热难受,再呆下去,我们的将士恐怕有不少人要得病了。渊明,你把刘婷云介绍给我,也是为了自保而已,毕竟你在桓玄那里的活动,我是一清二楚的,现在我掌了权,没准哪一天就会向寄奴揭发你。这算是封口费吧。”
陶渊明笑着摇了摇头:“你们二位是黑手党现任两大镇守的秘密,我不也是守口如瓶吗?只是我有点失望,你居然没有领我的情,让我加入成为新的一方镇守。难道孟昶比我更强吗?”
刘毅冷笑道:“是你自己从来对黑手党镇守没有兴趣罢了,连我这个白虎之位,也是你给我的,渊明,你这位前任镇守,在组织最危难的时候选择了退出,等到现在情况好转了又想回来,是不是有点太贪心了?”
陶渊明叹了口气:“罢了,往事不用再提,毕竟,我们曾经是同道中人,就算是现在,黑手党的存在,也同样是一个秘密,就算我不再是镇守之一,也可以成为你们的朋友,就象你的新夫人,不也是对你大有用处吗?”
刘毅勾了勾嘴角:“这次来,你能帮我什么,想要得到什么,直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