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isr優秀都市小说 日娛之花未眠 線上看-第五百四十一章 接通讀書-dabxx

日娛之花未眠
小說推薦日娛之花未眠
西野和树知道安田早纪后面也只是胡言乱语,当然也从中了解到了她的一些态度。
“算啦,我会去问父亲的,问问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安田早纪终于体会到了心烦的感觉,她感觉接下来一天上班都不会有好心情了。
“好的。”西野和树松了口气,“对了,这种事我找你商量是不是有点奇怪?”
“奇怪!奇怪极了,哪有这样的男人呢!”安田早纪没好气地说道,“弄的我好像没有追求者似的,迫不及待的要被推出去。”
西野和树没有回话,他最近也考虑过自己的未来,几个女友的想法,自己到底该怎么做。
实在不行的话,那只有按照曾经那位传说中的前辈的方法了。
安田早纪出了门,西野和树深呼吸一口,他又叹口气,随意拿起刚才铃木拓也拿进来来的资料翻看。
现在电视剧也已经过了宣传期,西野和树也不想再安排什么宣传活动,他现在不缺曝光率。
西野和树随意翻了翻,电视台有几家的黄金档他要上一上,还有某些杂志的访谈,模特工作他已经很少了,每年的大型走秀当然还有。
“咦?”西野和树突然看到一项日程安排。
朝日电视台某个访谈节目,嘉宾一栏中竟然有白石麻衣。
西野和树曾经参加过这个访谈,还是在去年的时候,因为电视剧的需要而上的,这次在电视剧宣传期间自己日程总是冲突,所以才推后到现在。
怎么连白石麻衣也安排进去了?当初不是说好就自己一个吗?
于是,西野和树马上找来了铃木拓也,这方面的事情一向都是他负责和电视台沟通的。
铃木拓也站到了西野和树面前,听着老板的问题,眼神稍许古怪,他说道:“西野桑,因为这次的节目是特殊版,时长有增加,按照以前的确定好的流程您一个人不够,所以节目放又加入了白石桑做为嘉宾。”
“……是么,我知道了。”西野和树点点头。
“白石桑是以乃木坂46的Center身份来宣传她们的新单曲的。”
西野和树明白了,看来与他确实没什么关系。
铃木拓也跟着西野和树那么多时间,自然也知道一些西野和树与白石麻衣的关系,他觉得老板最近好像翻车了,自从宣布桥本奈奈未是女友之后。
看着西野和树正在思考的模样,铃木拓也鞠躬告退。
连老板这样的人翻起车来都那么凄惨,自己还是别多提为好。
办公室又安静下来,西野和树坐到自己位置上,看着远处窗外的高楼大厦。
想了想,他摸出了自己的电话,熟练地输入了一串号码。
拨号之后,画面里跳出“麻衣”这个称呼。
西野和树昨天才打过一次电话。
本以为电话还是不会被接,但“嘟嘟嘟”的声音响了几声之后,电话却被接起了。
“喂!”西野和树从椅子上站起来。
他想着白石麻衣终于肯接受自己的对话了。
“喂~”电话那头的传来的声音却让西野和树一愣。
好像并不是白石麻衣。
“你是?”
“您好,麻衣样现在不在,您过一会再打来吧。”
“……”
西野和树沉默下来,他并不能听出是谁的声音,但是对方能够说这句话证明自己的号码已经不存在白石麻衣的手机上了。
实在令他有些颓丧。
“恩,没事。”西野和树说了句,然后挂掉了电话。
西野和树打算晚上再打一个试试。
电话另一边,白石麻衣对后辈梅泽美波比出一个OK的手势。
“梅泽,干得不错,他有说什么吗?”
“没有,他说没关系就挂断了。”
梅泽美波听不出西野和树的声音,今天自己刚巧在白石麻衣身边说事情,没想到一个电话响起,白石前辈看到显示的电话号码,直接抓住她让她来接,着实让梅泽美波惊讶。
白石麻衣最近心情放松,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工作越发忙碌,但看到西野和树在电视里出现的时候,也没了当初那种愤怒的感觉。
特别是对方几乎每天都要打个电话给她的时候,有几次她真的想要接起来了。
不过她知道接起电话的开始就是心软的开始,所以至今也没有接,虽然知道了大概自己的组织里已经都是叛徒。
她还是有着自己的坚持的!
“前辈,谁打电话来的呀,怎么突然让我这么做?”
梅泽美波想着如果不想要接电话干脆就别接,让自己这样说一段欺骗一下别人总感觉有点奇怪。
“没谁,一个讨厌的人,总是打我电话骚扰。”
“啊?那要不要报告给南乡桑啊,还是让他来处理比较好吧?”梅泽美波很着急的样子,有些担心自己前辈的安危。
“那个人的关系很厉害,南乡桑也不能阻止他的。”
“那、那,要不咱们报警吧?”
梅泽美波脸色都有些苍白,想着自己还与那个人电话里对话了。
“没事没事,我会处理好的,你就不用担心了。”白石麻衣看傻傻的后辈真的当真了,只能安慰道。
梅泽美波点点头。
等到晚上,白石麻衣回到了公寓里,洗完澡躺在床上,打开电视准备稍稍看一会。
她的手机铃声就响起来了。
那串数字清晰地显现在手机屏幕上,她早就已经熟的不能再熟。
白石麻衣把手机拿近,放在自己的身边。
要不要接呢?
白石麻衣陷入了纠结,人一旦长时间做了某件事,让它成为习惯之后,总感觉自己再打破这个习惯就会很奇怪,行动不了,甚至会有点畏惧心理。
她等着手机铃声不断响起,又循环了一遍,心中也不断抉择着,她觉得自己的心像是寒夜里的小草一样在风中摇摆着。
等到大概真的只剩下最后一秒的时候,白石麻衣才下定决心,接了起来。
她屏住呼吸。
“请问白石麻衣在吗?”
没想到话筒里传来的第一句话是这样的。
“我就是。”
两人的对话风格似乎朝着奇怪的方向转变。
“好久不见……”
白石麻衣听到对方的叹息,长时间没有对话的两人,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
“嗯。”她只是轻声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