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gxb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黎明之劍 txt-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史無前例閲讀-ai9dm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
“奥古斯都家族的子嗣啊……你搞错了一件事,我已经履行完诺言了。”
那个由大量错乱扭曲线条勾勒成的空洞之眼漂浮在秘法大厅的半空中,尽管祂没有任何表情和姿态,却有一种强烈的戏谑甚至嘲弄意味从它的每一丝细微变化中释放出来,那是仿佛积累、伪装了两百年的恶意终于揭露出了真面目,带着终于不用掩饰的嘲讽。
“我只说过要帮助你们削弱战神,帮助你们制造发动最后一击的机会——可没说过要帮你们削弱到什么程度,也没说过这一切一定会成功。而且我刚才已经帮你们制造过机会了,可惜……你们没把握住。”
挺立在高山之巅的冬堡西侧,山路上升腾的云雾正在渐渐散开,一个模模糊糊的庞大阴影正在爆炸云深处蠕动着,令人心智狂乱的嘶吼声中混杂着明显的狂怒。
“再见了,奥古斯都家族的子嗣——感谢你为我提供的力量以及你在精神上的妥协,我会牢牢记得我们这些年愉快的相处过程……”那只空洞扭曲的眼瞳震颤着,祂的声音渐渐变得遥远,连带着那虚幻的身影也一点点在空气中黯淡下来,“放心,我会遵守承诺的,我不会再对任何一个‘奥古斯都’出手……自由之后,我还有许多许多事情要做,一个小小的凡人家族,很快就会消失在我的记忆中……”
终于,那个扭曲空洞的眼睛彻底消失了,祂全部的气息都离开了这处神与人的战场,也离开了罗塞塔·奥古斯都的心智,诚如约定的那样——祂获得了自由。
罗塞塔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幕,仿佛外界的一切变化已经与他无关,在神之眼离去之后,他仿佛是在享受着这几十年来难得的自由——这也是整个奥古斯都家族两百年来第一次的自由。随后,他才轻轻呼了口气,看着神之眼最后消失的方向,突然嘴角微微上翘。
“已经被‘人性’侵蚀透了。”
他自言自语了一句,随后露出侧耳倾听的模样,仿佛有好几个声音正在心底对他窃窃私语,接着他微微点了点头,轻声嘀咕着:“是的,事情还没完,还没完……”
城堡外的西侧山路,爆炸卷起的蘑菇云已经快要彻底消散,云雾中的铁灰色巨人身影正逐渐变得清晰,随着神之眼残留力量的逐渐消散,那个身影开始迅速释放出足以令凡人心智狂乱的气息,仿佛仅仅直视那个方向,目击者的意识就会陷入彻底的疯狂——一旁的传讯水晶剧烈闪烁着,帕林·冬堡语气急促地询问着下一步的行动,冬堡要塞群附近的几座山峰上空光芒暗淡,复数湮灭之创同时释放之后导致的魔力浪涌已经摧毁了整道防线上的魔力通路,罗塞塔·奥古斯都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终于,他转向了身旁的传讯水晶。
“帕林,”他语气平静地说道,“二号方案,反转冬堡魔力井的所有极性——随后带着所有人撤离吧,极性反转之后你们有一百二十秒离开这里。”
“陛下?那您呢?!计划中……”
“必须有人对一些事情负责——而且我身上残留着神之眼的气息,我必须留在这里把目标牢牢地‘钉’住。”
罗塞塔话音未落,西侧山路上腾空而起的云团中便再度传来了一声愤怒而混沌的战吼,一团污浊且疯狂的红色光芒突然在云雾深处亮起,仿佛某种“眼睛”般死死地盯住了秘法大厅的方向——足以摧垮凡人心智的压迫力瞬间爆发出来,肆无忌惮地开始辐射向整个战场。
“执行吧,你没时间犹豫了。”
“是,陛……”传讯水晶中传来了冬堡伯爵的声音,但对方刚说出几个音节便突然发出一阵惊呼,“等等!怎么回事!蜘蛛丝……这里怎么会有蜘……警戒,有不明入侵,所有……”
水晶对面似乎陡然爆发了一场巨大的混乱,在一连串的惊呼和诡异的噪声之后通讯便突然静默下来,罗塞塔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惊愕的表情,但他还没来得及询问对面的情况,便突然感到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凭空降临,扫过了自己的心智——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准确描述的“体验”,就仿佛有某个庞大的、友善的、具备安抚和镇定效果的思维“场域”和自己的心智进行了非物理层面的接触,在本能的驱使下,他下意识地抬头看向了秘法大厅一侧的窗口,外面发生的事情便映入他眼中:
有三架造型古怪的飞行器从高空降下,那些飞行器的模样有些类似塞西尔人制造的那种“龙骑兵”,然而细节却又有诸多不同,它们没有龙翼一般的翼板,上层的半球形舱壳内还有波光涌动,其内部仿佛储满了某种液体,液体中还浸泡着某种粉白色的、微微蠕动的庞大事物。
每个飞行器周围,又有十几名身穿轻质铠甲、脑后漂浮着金属带状物的士兵漂浮在空中,这些士兵的双眼被某种金属面甲完全覆盖,其身旁则弥漫着一种持续不断的魔力波动,某种隐秘的联系似乎作用于这些士兵和那三架飞行器之间,在罗塞塔的眼中,他们互相之间竟仿佛血脉或神经相连般存在着不可思议的“同步性”。
这是……塞西尔人的另一张牌!?
罗塞塔心中瞬间闪过了这样的念头,紧接着他便发现从那铁灰色巨人身边弥漫出来的神性污染已经被迅速压制下来,他再次感到了那种心智层面的安抚和“接触”,就仿佛有一个看不见的心灵力场在不断从那三架飞行器以及数十名士兵周围逸散出来,共同对抗着神明的精神扰动。
那个铁灰色的巨人显然也感受到了这股突然降临的威胁,即便正处于疯狂之中,祂也立刻开始做出应对——残破的铠甲表面喷涌出铁锈色的蒸汽,一张巨弓开始在祂的手掌中成型,祂酝酿着强大的反击,然而在这力量成功凝聚之前,一道虚幻的、长长的节肢便突然凭空出现在空气中,节肢扫过之处,大量蛛丝迅速爬上了那巨人的手臂和躯干,甚至爬上了祂身边蔓延出的蒸汽和祂脚下蔓延的熔岩与死亡焦痕。
三架飞行器和数十名漂浮在半空的士兵围绕成了三角形,在三角形覆盖范围之内,数不清的蛛丝层层叠叠地涌出,到最后甚至开始从巨人的铠甲缝隙里面蔓延出来——后者剧烈挣扎着,爆发出让山峰都为之颤抖的力量,然而这个已经被严重削弱的神明在这次战斗中第一次落入了下风——祂终于被蛛丝完全包裹起来,而在祂正上方的云层中,一个体形几乎和祂一样巨大的白色蜘蛛则渐渐从空气中凝聚成型。
罗塞塔站在秘法大厅的落地窗前,下意识地抬起头迎向了那个漂浮在云端的巨大蜘蛛,他感到有一股温和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尽管那白色蜘蛛似乎根本没有眼睛,但他认为自己确确实实感到了视线。
下一秒,那视线移开了,白色蜘蛛低下头,俯瞰着已经被蛛丝层层包裹的铁灰色巨人,随后她开始划动自己长长的节肢,就如同捕食者拖拽猎物般开始拉起空气中无形的丝线,蛛丝一点点拉高,铁灰色巨人终于被拉离了地面,升上半空,并渐渐越过了冬堡最高的法师塔,被吊悬于高空——
罗塞塔眯起眼睛,下一秒,他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东北方向的天空中出现了一抹白光,那白光陡然间扩大、变亮,下一瞬间便化为一道贯穿天宇的光芒洪流,轰然从铁灰色巨人附近的天空扫过。
直到此刻,一阵低沉的嗡鸣声才从高空传来,中间还夹杂着令人牙酸耳鸣的尖锐噪音。
从入冬开始便在这片前线上作战的提丰军人对类似的声音并不陌生,他们立刻便联想到了塞西尔人那种威力巨大的奥数聚焦武器——虹光,然而此刻出现在冬堡要塞上空的“虹光”却远比他们在战场上见过的规模要大,那超过了装甲列车虹光主炮的口径,甚至超过了安置在固定要塞上的巨炮的口径……那已经是一道真正的光芒“洪流”。
罗塞塔一瞬间便望向了那道光束传来的方向,在非常短暂的错愕之后,他意识到了那是什么地方——大海!
二十多公里之外的东部海域!冬堡背后连绵的群山里不可能藏得下这么大规模的武器,唯一有可能的,就是越过群山之后的大海!
一个彻彻底底的“死角”,一个在传统作战思维中根本不会考虑到的方向,没有任何人会把二十公里外的东部海域当做这片战场的一部分,然而……塞西尔人看来并不这么认为。
……
陆地之外,位于冬堡防线东部的海域中,一艘规模庞大的铁甲舰正漂浮在风平浪静的海面上。
仿佛翅膀般的魔能翼板从铁甲舰两旁舒展开来,巨大的翼板表面符文闪耀,舰船两侧和尾部的散热装置嗡嗡运转着,巨量的海水不断被泵入船体,随后又化为蒸汽喷向海面。
舰船前方,宽阔的甲板上耸立着一座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虹光巨炮,那呈现出弧线的奥术反射外壳在阳光下闪耀着金属的光芒,反射壳内的水晶与符文组之间则跳跃着亮蓝色的能量火光。
“首发失准!”位于舰船中部的舰桥内,一名身穿蓝色战斗服的士兵高声喊道,“娜瑞提尔已传来校准数据!”
身穿海军元帅大氅的拜伦站在高高的舰长席上,眼睛盯着从前线传回的实时景象,狠狠咬了一下叼着的烟斗:“再干它X的一炮!别浪费前线那么多人给咱们争取的机会——只要动力脊没炸,就给我继续打!寒冬号扛得住这一仗!”
“是,长官!”
拜伦叼着烟斗,双手撑在舰长席的护栏上,已经几天没有好好休息的眼珠因充血而泛红,其中却闪烁着火一般的光芒。
指挥着刚刚完成测试的主力铁甲舰“寒冬号”从北港出发,一路绕过圣龙公国的入海半岛和弧形海岸线,绕过塞西尔东部的唤龙峡湾,绕过提丰东海岸的暗礁区和临海岗哨,最终抵达能够直接攻击到冬堡的预定海域,这是一段颇有挑战性的航行,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只有规模庞大的海上平台,才能够拖着史上最大规模的虹光巨炮完成这种长距离的移动,也只有粗暴可靠的海洋冷却器,才能供得上这庞然大物的散热需求。
现在,是时候用巨炮带来的正义结束这一切了。
从遥远的海上舰船命中几十公里外的陆地目标——即便是个固定目标——也是一件非常有挑战性的事情,哪怕虹光巨炮有这样的射程,人力瞄准也很难实现这样的精度,但昔日的“上层叙事者”亲自进行的校准计算和末端调校引导让这番壮举有了实现的可能。
首发失准只是正常现象,这算不得什么,对“寒冬号”而言,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
当那规模庞大的光束第三次从远方贯穿长空,铁灰色巨人终于结束了祂所有的挣扎。
光瀑奔流而至,冲刷着空洞的铠甲,已经濒临崩解边缘的“神之躯体”骤然间布满了数不清的白色纹路,惨白的光辉由内而外地爆发出来,这个过程持续了大约两三秒钟——那是一个神明在凡人的群体力量面前进行的最后僵持,随后,那个山岳般的躯体终于被击穿了,祂的铠甲四分五裂,纯粹的能量光束穿透祂的躯体,逸散在茫茫空中。
冬堡主峰上空发生了一场规模巨大的爆炸,数不清的碎片如暴雨般倾盆而下,在黄昏时分的天光中,几乎整个冬堡地区都能够目睹到这场爆炸的余波:碎片仿佛流星雨般划过天空,裹挟着火焰的气浪形成了环状的冲击波,在天空中层层扩散,所有的云层都被推离了原来的位置,掀起的狂风席卷整个平原和丘陵。
在这一瞬间,所有目睹这一切的人都感觉到有某种强大至极的“思想”仿佛就要降临在自己身上,然而在他们能够仔细体验这种感觉之前,这一切便如幻梦般烟消云散。
……
一个真正的神明陨落了。
陨落在主物质世界,陨落在和凡人之间的、正面的战争中。
这是自起航者离开以来,发生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变数”。
遥远的塔尔隆德,高耸入云的圣殿上层,恩雅突然间眯起了眼睛,一道凌冽的视线仿佛不受她自己控制般投向了洛伦大陆。
在塔尔隆德上空,凡人无法窥见的真实维度中,那庞然无匹、覆盖着整个巨龙国度的错乱之龙也瞬间发生了变动,在祂那起伏涌动的躯体表面,无数只邪异的眼睛在同一时间转动起来,接着一个接一个地转过视线,投向洛伦大陆的方向。
在两次呼吸那么短暂的时间里,龙族“众神”所有的视线都被这个撼动世界的“变数”吸引了,不论祂是否愿意,不论祂是否能控制,作为塔尔隆德的神明,祂都因另外一个神明在凡人手中陨落而陷入了短暂的失控,而伴随着错乱之龙那数不清的眼睛全部指向洛伦大陆,一件史无前例的事情发生了:
一百多万年来,塔尔隆德第一次完全消失在龙神的视线中。
最高评议团总部,心灵王座大厅,巨龙议长安达尔猛然间抬起了头颅,连接在他身上的无数线缆和管道中光芒流淌,一个仿佛嘶吼般的声音从这老迈的龙族喉咙里迸发出来:
“授权指令——成年礼。
“欧米伽,你自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