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61ds超棒的都市言情 唐朝小白領 線上看-第二百八十二節 吐谷渾的來回(32)鑒賞-8jhzl

唐朝小白領
小說推薦唐朝小白領
冰天雪地里行军,看不是好事哦。
因为危险,因为补给,因为很多东西。
可惜,这个事情对于叶檀来说狗屁不是,因为他不在乎啊。
慕容顺本来不想去的,可惜,他不去的话,叶檀说自己也认路,所以就算了吧,他是真的想算了,可惜,没有办法,现在怎么算啊?
自己的小命还在人家的手里呢,所以,就带着黑丑等人带着一万人就来了。
雪花飘起来,是很漂亮的,可惜,这样的漂亮,却让人觉得有一点烦躁的。
行军的辎重,叶檀这里自然是没有的,而且就算是有的话,他也不会给的,所以这一切都是慕容顺给的,虽然他不想给,可是这里的人都是自己的,如果都死光了怎么办
本来叶檀也不想来,因为觉得没有什么意思,可是呢,如果他都不来的话,慕容顺觉得自己也就没有什么办法帮助他了。
两者之间没有明显的界限,所以,行军的路上遇到了不少人呢,可惜,这些人还没来得及问什么,就被黑丑带人给杀了。
这件事虽然不是什么大事,在这里,打仗的事情不过是平常事,可是呢,如果真的出现大纰漏的话,那么天都要塌了。
夜色沉下来的时候,他们到了一个叫做桂城的地方,听说是因为这里有一颗巨大的桂花树的结果,才有这样的名字,可是他们这里所谓的城池,叶檀都觉得是扯淡,都是土球才是。
安营扎寨的时候,叶檀和慕容顺等人在吃饭。
夜晚的风更大了,不少人就算是在一个地方不出来都容易被冻死,所以,才会有冬天的时候,不出兵的道理。
他们这次去的地方叫做青城,算是清湖附近的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可以说是不毛之地,可是呢,却有一个很大的矿藏,所谓的矿藏却是金矿。
所以,在这里,二王子摆放了不少的人在这里,而且更加有意思的就是,这里的人都是奴隶,其他的人倒是不多,为什么这么说呢,为了安全啊。
为了这个事情,二王子甚至于派人将里附近的牧民都给杀了,因为这样子的话,速度和效果很快,有的时候,效率就是一切啊。
“明日下午,我们就可以到青城,可是我们如何进去?”
慕容顺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清湖从来都不结冰的,到时候怎么过去啊。
而且就算是过去的话,面对的却是一群精兵啊,对于过去的人来说,所谓的钱袋子才是根本啊,其他的都是扯淡呢,不管是所谓的高手还是野蛮人都是认可的。
“这个你不用担心,对了,在清湖的这里有多少人?”
叶檀自然是有自己的想法了,就打断他的担忧,问道。
“只有一千多人,他们只是为了防止这里出现陌生人,所以才布防的,可是实际上,却没有任何用处,我们一个冲击就可以拿下来。”
慕容顺的话就是这么一个意思,对于过去的一些人来说,这样的行为不过是平常事,因为你不管如何做,都会有人怕死,一旦被冲撞了之后,就会四散而开,这样的事情,他们早就习惯了。
“好,对了,今晚你们都在这里休息,我去看看。”
叶檀的话让慕容顺一愣,他到底要干什么啊?
不过呢,他没有多说,而是继续吃饭。
现在天气不好,所以饭食也不会很好,但是呢,谁会在意啊。
刑天看了一眼覃宇,然后继续吃饭。
晚饭之后,所有的人都留在营地里,因为天气冷的缘故,大家都不想说话,只有几个人却没有睡觉,因为不知道怎么办。
你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御风而行啊,你可以想象嘛,这就是你站在摩天大楼上面看着这个蝼蚁一样的世界,你说会如何呢?
叶檀吃过饭之后,就出去了,然后走了差不多一里地之后,忽然一抬脚,就像是踩在了一块块的台阶上,然后朝上而去,慢慢地走到了半空中,你如果觉得下面很冷的话,那么这里肯定是不冷的,不仅不冷,反而有点热气升腾的感觉,这就是自然界的威力。
他看着前面的方向,快速地超前,就像是要飞起来的一样。
而远远地就看到了后世的那个清湖,说真的,这个东西真的大,反正比后世的时候要大的多,而且更加有意思就是这个地方的边上还有一些野草。
你说奇怪不?
一个咸水湖竟然有这样的东西,这说明什么,说明这里的一些东西可能不是后世的那种全部都是所谓的盐水。
而之前慕容顺说的就是这个大湖过后,还有一个地方,那个地方驻扎了不少人,一千多。
之所以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出事。
而这里在湖边也有人,都是慕容顺的人,目的是为了采盐,我们总是认为有些事不是那么简单的,可是呢,有的时候也不是那么复杂的。
这个清湖虽然是个两家都可以采摘的人,可是呢,慕容顺的脑子更好,而二王子更多的却是希望得到了一些所谓金子,至于盐巴这样的事情,他没有那个时间,最多的却不是没有时间,而是他没有渠道。
你以为有些东西是个人就可以做到的吗?这方面的本事,有的时候,需要的人啊。
慕容顺可以做,慕容伏允可以做,唯独他不行,因为他有金矿啊。
金矿很大,听说还是半露天的,所以大家更加的喜欢了,可惜,为了防止自己的儿子的势力膨胀的过快,让自己都没有办法活下来,所以慕容伏允必须这么做。
叶檀看到了那个清湖,也看到了慕容顺手下的一些人。
这些人简直就是太惨了,因为天气冷,他们也有帐篷,不过呢,这个帐篷到处都是漏风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似乎他们的吃饭模样也不对,后世的时候如果有人在这里干活的话,你就会发现,简直就是一个小型的镇子,可是现在却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群人在宿营一样,而且更加搞笑的就是这些宿营的人还没有准备吃的。
这里的颜色虽然和四周的雪花地有点类似,可是仔细地看的话,还会看到有不少的金色,只是呢,他们的手段不行,所以,就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原始采金可不是一个好的活计,所以,这里的人更加的原始而已。
叶檀慢慢地落下来,而这些人早就睡着了。
虽然叶檀觉得吧,在这样地方如果想要睡着的话,是个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呢,很明显这个世界上,人的生活模式最为奇葩,而又实在,你觉得不可能,可是人家就可以做到。
等到叶檀靠近的时候,才发现为什么?
这帮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来数量足够的羊粪和牛粪,这个东西在汉朝的时候有个名字叫羊围子,算是一个智慧和无奈的结合。
因为过去的匈奴人就生活在茫茫的沙漠戈壁,这样的地方,天气热的时候扛不住,可是冬天的时候,依旧扛不住,不是说人,就连其他的都是如此。
这样的扛不住的原因就是,冷。
你躺在地上睡觉,如果有足够多的羊皮,狼皮等物,你可能还可以扛过来,但是呢,实际上怎么可能有啊,怎么办呢,后来他们就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过一个距离,就会存放一大堆的羊粪,虽然味道不好,可是呢,这些东西就是天然的毯子,只要是窝在上面,就不容易被冻死,冰冷的大地可不是一个好的床铺,所以这个是关键点。
而没想到这里的人也懂得这个,只是味道不好闻,不过也不用多想,如果你想要生活下去的话,你觉得可能会计较这些吗?
人都是在有了生存下去的可能之后,才会如此矫情的。
叶檀慢慢地踏上了这堆养分上,发现他们不只是在这里铺上了厚厚的一层羊粪,而且还挖开了一个不大的山丘,然后人就住在里面,虽然叶檀觉得这样子的话,很容易被憋死,可是呢,总比冻死要好。
既然是有一定的本事的话,叶檀还是觉得挺不错的。
他仔细地看了看这里,发现没有什么特别的,而在对面就是搞金矿的地方。
想到这里,他就知道,这些人搞盐巴的时候,也是运气不好,之前看到的那些金黄色的东西应该都是从一些地方流出来的脏水。
对于一些人来说,这个不算是什么,只是如果让叶檀喝下去的话,他可能会抓狂,因为这个东西味道是真的不怎么地。
他看了看四周,然后慢慢地踩着清湖超前走去。
你可以想象自己就是在天海之间走着,你不像是走在路上,而是走在了天空之上,四周的一切都是非常的让人迷醉的,因为真真假假的很难看清楚。
可是呢,再过一些年,这里就会成为圣湖,因为总是需要一些人去处理这样的事情,而现在则是算了。
叶檀走了差不多半个时辰,才算是穿过了这个地方,然后看了看四周,发现根本就没有船只,但是呢,这个也没关系,他刚刚已经试探过了,一些地方可以走去,就算是天气如此的冷,依旧有一些地方是没有办法经过的,安全第一啊。
等到他一脚踩中了地面的时候,却被一股子刺鼻的味道刺激的皱眉。
对于他来说,这样的地方真的是非常的不舒服,因为野蛮的采摘这些金矿,为了能够让他们的速度更快,就算是这样的天气里,这样的行为依旧继续,因为你不知道这个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呢,他需要先看看,否则的话,到时候要是出事的话,就麻烦了。
叶檀在这个地方穿梭,发现比之前的采摘盐巴的地方要夸张的多,他知道这里的人守护的厉害。
这不,他刚刚到了一个帐篷哪里,看到里面有灯光,刚要走进去,却被窗帘打开了,然后就从里面出来了一个人,一个男人,一个看样子就知道是中原人的人,可惜,这个人没有办法救活了,因为他的胸口已经被一大片的鲜血染红了,而这个男人的身上的衣服很少,而且干瘦如柴。
“呸,老子看上你的女人,你应该双手奉上,竟然敢喊我讨价还价,真的是找死。”
一个一身混肉,不过呢,看着就知道是个只有肌肉没有脑子的男人从帐篷里出来,看着地上已经奄奄一息的男人,不满地喊道,而帐篷里有一个女人低沉的哭泣声。
不用说,肯定是有些人又开始做一些奇怪的事情了。
叶檀看着他只是看了对方一眼,然后转身就走,这么冷的天气,他还是不喜欢待在外面的。
而那个躺在地上的人,竟然慢慢地冻住了,对于他们来会说,这样的事情不过是平常事而已。
叶檀没有出手救助他,因为这人死定了。
他等到帐篷里再次传来声音的时候,才慢慢离开,他需要做的事情是体会到这里的一切的人,所以他暂时不会理会,而且这里的奴隶哪里有什么人权啊,他们都是人家的财物,既然是人家的,你觉得人家会在乎吗?
既然不在乎,那么,死掉了就是死掉了,就像是一些军营里莫名其妙消失的人一样,他们难道不懂得这些,不是不懂得,而是没有必要。
叶檀来回折腾了一遍,发现这里的人还真得是不少,而且这里的人似乎都有一个类似阵法一样的东西,不过呢,应该不是阵法,而是一种摆兵布阵,看来这里的人对于这个金矿很看重。
叶檀转身就要离开的时候,刚刚的那个帐篷里传来了一个女人的惨叫声。
他本来是打算走的,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声音,他竟然停住了脚步,然后转身朝那个帐篷那里走去。
他越是走近,越是听到这个声音惨烈。
等到他慢慢地将帐篷前面的窗帘掀开了之后,发现帐篷里的男子的玩法还真得挺厉害的,手里拿着牛皮鞭子,然后对着一个瘦弱的干柴一样的女子就是一顿抽,这样的行为是不是很眼熟啊。
不过呢,更加奇葩的却是这里还有一个男人没有衣服,躺在那里,看着两人,似乎有点害怕的模样,不过呢,叶檀没想到这人还挺会玩的吗?
“你是谁?”